《天龙八部》不全是虚构,慕容复父子就能在两晋时期找到原型

原标题:《天龙八部》不全是虚构,慕容复父子就能在两晋时期找到原型

《天龙八部》不全是虚构,慕容复父子就能在两晋时期找到原型

在武侠小说《天龙八部》中,有一对父子,为了达到目的能不择手段,这便是慕容博与慕容复。他们是两晋时期,崛起于辽东的慕容氏皇族后裔,为了光复慕容氏祖上的辉煌,可谓颇费心机。当然,这是将虚构的人物,放在武林世界里,演绎人性的善恶,这也是社会现实的一个缩影。历史上真实的慕容氏,为了实现称霸中原的夙愿,也是煞费苦心的,和慕容复父子几乎如出一辙。换言之,慕容父子的人物形象,在历史上是能找到相似的身影的。

那么,父子二人到底像谁呢?他们的武功和名气,可以远及千里之外,让武林中人折服。这很像当年为前燕建国立下汗马功劳的慕容恪。慕容恪在辽东的辉煌战绩,几乎创造了当时东北地区的战争神话,也让慕容氏迅速成为东北霸主,完成了进取中原的原始储备。入据中原后,打败冉闵,让中原的战局彻底发生逆转。其威名远震,连当时东晋的大将桓温和前秦皇帝苻坚都忌惮三分。

以慕容博的隐忍,居然可以不顾武林宗师的身份而装死,这在性格上,有点像西燕的皇帝慕容冲。前燕灭国,年仅十二岁的慕容冲不但成了俘虏,继而还“有宠于坚”(见《资治通鉴》),慕容冲生得眉清目秀,颇“有龙阳之姿”(见《晋书》),也深得苻坚喜爱,于是,成为了苻坚的男宠。苻坚喜爱归喜爱,但对于慕容冲来说,却无疑是一段难以启齿的羞辱。不过,慕容冲没有办法,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能有什么办法。所以,他只能忍受,但就此也种下了对苻坚的刻骨仇恨,这种仇恨在心里一憋就是十三年,这份隐忍,犹在慕容博的装死之上。在苻坚淝水落败后,慕容冲举兵反叛,兵临长安城,与苻坚展开生死对决。杀入长安城后,慕容冲心中积蓄多年的愤恨,化作了对这座城市的毁灭性报复,他“纵兵大掠,死者不可胜计”(见《资治通鉴》)。一如慕容博在少室山上的狂笑,或许这也是慕容冲的一种发泄吧。

慕容复有着作为一个皇族后裔特有的冷漠和高傲,他总是自认高人一等,虽四处碰壁,落拓江湖,在心理上和态度上,对别人还是不屑一顾,这一点很像前燕的末帝慕容暐。慕容暐被前秦军队俘获后,大将巨武要捆绑他,慕容暐皇帝劲头拿捏十足,痛斥说,“汝何小人而缚天子”,就你这样的下人奴才也敢绑皇上!你不配,一脸的瞧不起,全然忘了自己已成为了人家的阶下囚。不过,苻坚对慕容暐还是不错的,苻坚坚持“为政之体,德化为先”(见《晋书》)的治国理念,将慕容暐押解长安后,不但没有杀他,还委任他为新兴侯,礼遇甚重,对其他的皇族也一一进行了妥善安排,比如慕容暐的弟弟慕容泓被封为北地长史,慕容冲被封为平阳太守,等等。而对慕容暐,苻坚则更是高看一眼,在征寿春时,甚至让慕容暐作平南将军、别部都督,对其可谓充分信任。

然而,苻坚淝水落败后,慕容垂、慕容泓和慕容冲相继起兵反叛,慕容暐于是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乃潜使诸弟及宗人起兵于外”,开始里里外外的忙乎起来。苻坚就责备慕容暐,说“奈何因王师小败,便猖悖若此”,说你不该这样的啊,我刚刚战败了,你们就这样迫不及待的背叛我,像话吗。“卿欲去者,朕当相资”,你要想走,我不拦你,还给你盘缠。慕容暐听后吓的“叩头流血,泣涕陈谢”,哭天抹泪的连表忠心。后来,局势恶化,苻坚让慕容暐给慕容垂、慕容泓和慕容冲三人写招降书,慕容暐再一次逮着机会,悄悄写信给慕容泓,说“今秦数已终,长安怪异特甚,当不复能久立”,你们别泄劲,前秦这闹腾不了多久了。你说你不写就算了,还拉偏套,而且,还想“谋杀坚以应之”(见《晋书》),这有些不地道。结果,被苻坚发现,将其杀死。

兴复大燕的想法,本也不能说错,毕竟这属于政治的范畴。然而,利用苻坚对自己的信任,做出背信弃义的事,从人性的角度上讲,就着实不怎么样了。当然,政治是很难用人性去衡量的,也许政治的成功,与人性向善本来就成反比。这或许也是苻坚以德治国最终落败的原因之一。慕容父子擅长斗转星横的绝学,讲究“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虽说是武功的一种,但金庸先生是将它赋予了生命的,它更像是慕容父子为人的写照。他们不但擅长“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更擅长“以己之道还施彼身”,在这父子二人心里,本就没有什么道可讲。

书中的慕容博为了达到目的,挑拨中原武林与契丹发生冲突,以便浑水摸鱼,得渔翁之利,这点很像后燕的开国皇帝慕容垂。前秦南下伐晋,苻坚也是经过一番讨论和论证的,并非就是一时的头脑发热。在征求群臣意见,几乎所有的人都反对出兵,只有慕容垂一人坚决支持,并极尽煽风点火之能事,说“陛下德侔轩、唐,功高汤、武,威泽被于八表,远夷重译而归”,您的威望在这摆着呢,而且帝国“强兵百万”,怕他作个鸟甚,大拍苻坚马屁。最后,还用激将法直戳苻坚的软肋,说“若采群臣之言,岂能建不世之功”,你听这些老朽们的话,还怎么成就千秋大业啊!搞的苻坚连夸慕容垂不算,还重赏了他。然而,淝水战败,“诸军悉溃,惟慕容垂一军独全”(见《晋书》),都被打散,只有慕容垂一支部队还健全,这就很蹊跷了。当然,慕容垂治军有方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慕容垂未必就没有保存实力,伺机起事的打算。

慕容垂因为被挤兑,叛离前燕,投降前秦。应该说并非出于他的本心。对于慕容氏的帝业,他还是无限留恋的,所以,他要伺机复国,也就埋下了第二次叛离的伏笔。正如《天龙八部》中的少室山之战,慕容复站到了星宿老怪一边,让局势一下子复杂起来一样,慕容垂的前后两次叛离,对当时的局势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第一次,让前燕与前秦势均力敌的对峙,变成了秦强燕弱的一边倒,前燕很快被前秦灭国;第二次叛离前秦,牵扯了前秦大半的精力,也让前秦迅速走向无法收拾的败境。

世事总是这样的无奈,一些人的落拓,也许正是另一些人的机会所在。苻坚淝水惨败,却让慕容垂看到了复国的希望,他忘掉了昔日苻坚对他的好,在苻坚最困苦的时候,毅然决然的离开,以帮助苻坚平定北部叛乱和祭祖为名,重回旧燕故地,很快便竖起了自己的旗帜,自称大将军、大都督、燕王,不久又称帝,可怜苻坚当时还派人护送他!书中慕容复为了光复大燕,不惜认四大恶人之首的恶贯满盈段延庆为父,并不顾江湖道义,亲手杀害与他情同手足的包不同和风波恶。而慕容垂剿灭西燕,杀害慕容氏的血脉宗亲,似也堪能与之媲美。

慕容复住的地方叫参合庄,使用的一种武功叫参合指,其实也是有来头的,便是那场改变后燕历史的战争--参合陂(今山西省阳高县东北)之战。后燕建国后,与北魏连年征战,参合陂一役,慕容宝(慕容垂的儿子)的征魏大军几乎全军覆没,后燕元气大伤。公元396年,慕容垂亲帅大军再次攻魏,走到参合陂时,见古战场积骸如山,于是设坛吊祭,“死者父兄一时号哭,军中皆恸”,三军将士一起恸哭,场面煞是凄凉。当此情形,慕容垂也是悲从中来,遗恨顿生,“惭愤欧血,因而寝疾”(见《晋书》),大口吐血,就此病倒,在退兵途中死去。英雄一世的慕容垂,有过风光,也有过憋屈。正如不能实现平生夙愿的慕容复,终至到了疯狂疯癫一样。慕容垂为了完成大业,用尽了心机,虽然得到了很多,却也有着内心无法完结的遗恨。个中滋味如何,或许只有他自己才能明白。

(本篇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