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藏杀机!2020年的第一大雷 小心再小心!| 檀公司

原标题:暗藏杀机!2020年的第一大雷 小心再小心!| 檀公司

文/滑冰冰

大名鼎鼎的北斗导航系统大家肯定都不陌生,现在全球导航市场90%用的GPS系统,而就在今年,我国北斗系统服务范围将覆盖全球,2035年将建成综合时空体。全球卫星导航系统作为国家的战略计划,不管是民用消费市场还是国防军工,都有广泛应用前景。

但就是这样广泛看好的行业里也会“爆雷”,2020年1月11日,被称为北斗行业的高精度芯片龙头北斗星通发布公告,在年度报告中对商誉及资产进行减值,减值总额约为6.53亿元,其中商誉减值5.3亿元,其他还有应收账款坏账损失5100万元,无形资产和存货减值损失分别为4000万元、3200万元。

消息一出,引起轩然大波,被称作2020年A股第一大“雷”。

北斗星通过去十年净利润加起来也不够5亿,眼看要陷入上市首亏。

这家公司还曾提出到“2020年实现百亿目标”,2018年营业收入30.51亿元,这怕是要打脸了?

神奇的商誉 这次爆雷并非首次

先来说说商誉这个神奇的东西。

没有合并就没有商誉,商誉只产生于企业合并的过程,体现在财务报表上,它是合并方支付的对价超过被合并方可辨认资产公允价值的份额。也就是说高估了被合并方可以计量的资产价值,高估的这部分价值只在合并时形成,如果没有合并,也就不构成企业资产。

而发生商誉减值,本质上就是收购时高估了资产价格,但这个错误通常会过一段时间才发现,原来买的公司并没有那么值钱,多花钱不能白花啊,就要进行商誉减值。

商誉的神奇之处在于,它看不见摸不着,需要经常对它的价值进行再确认、再计量,它的计量和确认并不基于实际发生的交易,更多立足于眼前,着眼于未来,因此有较多主观成分,那企业内部管理层就可以在这上面做手脚,成为大股东操纵利润的工具。

很多公司的商誉减值让人匪夷所思,比如之前的天神娱乐预亏78亿元,市值仅37亿元;利源精制预亏48亿元,市值仅为32亿元。更有甚者,商誉成为大股东掏空上市公司的“财技”,上市公司多出钱收购,记上市公司账上,算作商誉,然后大股东和被收购公司分成。

这次北斗星通商誉减值5.3亿元,原因在于2015年通过发行股份收购了华信天线和嘉兴佳利,2016年收购了东莞云通、广东伟通,2017年收购了杭州凯立、德国in-tech和加拿大Rx等公司。

可就在2019年9月,机构到公司现场参观时还对商誉减值风险提出疑问,公司当时的回答是通过一系列举措,将有效降低商誉减值风险。

这家公司已经不止一次食言了,假话说太多,那些承诺股民们也别太当真。

这也不是北斗星通第一次大额计提商誉减值,2019年3月,2018年度拟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共计4.76亿元,对华信天线,广东威通、银河微波、in-tech等四家子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合计4.51亿元。

2018年4月,北斗星通聘请北京国友大正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华信天线的股东权益价值进行评估,华信天线商誉减值3160.01万元,将减少2017年度净利润3160.01万元。

截至2019年三季报,北斗星通账上还有15.77商誉,这次计提减值准备5.3亿后,还剩10亿的商誉,难说以后还会不会减值。

一个国家支持、行业前景颇好的芯片公司为什么不好好做芯片,买这么多公司是图啥?

业绩乏力 却大肆收购?

北斗星通成立于2000年,时间很早了,那时我国才刚开始建立北斗一号系统,才发射2颗卫星,2007年在深交所上市,是我国卫星导航产业首家上市公司。主营业务覆盖芯片、板卡、终端、系统还有运营服务。

2009年北斗星通成为国内最大的北斗运营商和终端供应商,也在这一年,公司开始负责北斗芯片的研发,而研发就需要大量资金,当时北斗星通每年的净利润就只有几千万。

我们生活中很多场景都需要定位系统,手机、汽车等都离不开GPS的运用,GPS 是美国的卫星导航系统,占全球定位市场90%份额,但我国导航系统从1994年北斗一号系统建设开始,到2020年,完成30多颗组网卫星,完成全球服务能力,按理说基于位置的行业应用于与运营服务,前景可期。

但观其历年财报发现,北斗星通历年营收逐步递增,但净利润却是起伏不定,2012年至2014年净利润分别为4611.14万、4316.05万、3073.86万,出现下滑。

北斗星通2007-2018年营业总收入

北斗星通2007-2018年净利润

资料来源:Choice

在自身利润增长缓慢下滑情况下,2015年北斗星通开启并购之路,净利润拉升至5069.30万元。

2015年7月,并购华信天线100%股权,交易对价10亿;同月并购佳利电子100%股权,交易对价3亿,8月华信天线购买东莞云通100%股权,交易对价2000万元,10月,购买银河微波60%股权,交易对价1.8亿。

重点说下并购华信天线这笔交易,当时北斗星通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了华信天线100%股权,交易对价10亿元,但华信天线根据当时中和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华信天线的评估报告,以资产基础评估的价值为1.29亿元,收益法评估价值10.01亿元,相差如此之大的情况下,采用10亿作为交易对价,形成商誉8.44亿元。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

给出理由是预期华信天线未来盈利能力,2015-2018年华信天线分别实现净利润7800万元、9800万元、12250万元、14250万元,尴尬的是其2015-2017年三年业绩未达标,2017年后开始,每年华信天线计提大量商誉减值。

北斗星通自2015年后一路“买买买”不停,2016年,又投资了广东伟通、海上鲜、杭州凯立、赛思电子... 2017年业绩出现大幅上涨,财报显示,公司利润大幅飙升主要因政府补助、处置资产及理财收益等非经常性损益大幅增加。

也就是说,2017年其利润大部分来源不是其主营业务收入,而是公司获得政府补助、处理资产及理财收益合计8766.6万元,占当期归母净利润83%。2017奶年,德国in-tech合并报表增加收入1.62亿元。还有一笔较大按收入是卖掉星箭长空全部51.74%股权,作价7164万元。

2011年,北斗星通披露,将募集资金6090万元用于收购星箭长空51.43%股权。并称星箭长空以惯性导航产品为主业,惯性导航是北斗星通发展战略和实现做大做强的重要方向之一。然而奇怪的是,在2017年,北斗星通就将星箭长空51.43%股权以7164万元转让给了另外两家公司。投资6年,星箭长空仅贡献净利润约158.5万元。

并购这么多公司如果好好发展业务就算了,但买的时候说这家公司业务是我们公司战略重要一环,之后又卖掉,说好的战略业务呢?

大股东减持 套住大基金

更奇怪的是,在公司营收和归母利润上涨的时候,2018年4月9日,公司实际控制人,大股东周儒欣、监事王建茹及副总理、董事会秘书潘国平三人计划在公告发布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减持公司股份,减持套现超十亿元。

消息放出后,股价在10号达到最高点36.92,之后横盘几天,就开始一路下跌,再也没回到36元的价格。

中招的不止股民,被称作大基金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投资的18家半导体产业公司里,截至去年年底,只有一家处于亏损,那就是北斗星通,截至2019年3季度,大基金共有北斗星通5875.44万股,持股比例11.98%,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大基金持有北斗星通成本价为25.50元/股,最新收盘价1月10日26.40元,目前浮盈为3.5%,归功于最近几天大涨,不过这个雷爆出来后,明天开盘肯定是要跌下来的。

2017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出现下滑,经营性现金流量连续两年为负,前两年疯狂并购花了那么多钱,研发费用支出也在增长,可公司的净利润依然一路下滑。北斗星通亏损就早有迹象,从2019年一季度开始,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一直呈亏损状态,与2018年相差甚远。

总结:北斗星通作为上市公司,需要踏踏实实拿业绩说话,科研和市场并不是一蹴而就,疯狂并购之路不可取,而大规模并购产生大额商誉若发生减值很难不让人怀疑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并购标的质量一般,居然还能形成如此高的商誉,评估机构、会计事务所是否也该承担责任?各位股民要小心那些账上商誉过高的公司,说不定哪天业绩突然就变脸。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