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苏阳:虽然错过了阿里巴巴,但我们投了腾讯和百度丨沙丘学院

原标题:章苏阳:虽然错过了阿里巴巴,但我们投了腾讯和百度丨沙丘学院

近些年,媒体笔下的章苏阳常给人一种“老男孩”的形象。

有一次,某媒体在采访他时,为了拍张特写,摄影师让他摆一个双臂交叠放在胸前的姿势,他说“这是上个时代人的拍照姿势”。随后,他灵机一动,摆出一个酷酷的造型,两眼放光,双手指向镜头,仿佛发现了新的投资洼地那般兴奋。

火山石资本创始合伙人 章苏阳

章苏阳就是如此真实、率直、与时俱进的一个人。跟他接触过的人,几乎都能感受到他对投资的热忱,以及投资行业对他的滋养。我们甚至很难想象,如今60多岁的他,每周都会抽出时间去打拳,锻炼肌肉和心肺功能。这也许是他看上去比同龄人、同行人显得更年轻的原因之一。

从1994年加入IDG资本到2016年离开,二十多年的时间,他与熊晓鸽、周全一起投资并见证了450余家创业公司成长,超过100家被投企业成功上市或并购,其中有超过25家独角兽公司。在IDG资本退休后,他与另外两位前IDG合伙人一起成立了火山石资本,聚焦中国互联网创新、泛智能技术和新医疗健康领域。(章苏阳担任带班导师|沙丘七期招生启动)

他所投资的“代表作”包括:携程旅行网(NASDAQ:CTRP)、康辉医疗(NYSE:KH)、易趣(NASDAQ:EBAY)、如家酒店(NASDAQ: HMIN)、土豆网(NASDAQ:TUDO)、汉庭酒店(NASDAQ:HTHT)、Geek+、Gene+、至本医疗、健客网等。

回过头看,他的个人经历恰好也是中国创投市场的一个缩影。

01

有时候,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1982年,章苏阳毕业于上海科技大学无线电子系。作为恢复高考后最初的毕业生,他进入了上海101厂。1988年,他被派往德国科隆高等专科学院进修企业管理。学成归来之后,1991年,他进入上海贝尔电话设备制造有限公司,担任中央计划协调高级主管。1992年,他又调入邮电部上海520厂任副厂长。

当时,他的发展前景非常被周围人看好。然而一年之后,34岁的他把铁饭碗砸了,去了民营企业万通,老板就是王功权。

“当年我曾考虑过,如果我继续在国企做下去,应该可以在退休前做到体制内正局级。然后退休后可以享受个局级工资和医保。但也就是这样了。”章苏阳说。

1994年,加入万通不久的章苏阳被任命为上海万鑫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负责工业领域投资。在谈一个合作项目时,他结识了熊晓鸽和周全。与二人的相识,成为他人生中的重大转折点。

当时,风投在中国还是一个新行业,全国做风投的不足10人,IDG投资部也才刚刚创办,他们想邀请章苏阳加入IDG,操作风险投资业务。

章苏阳在翻阅一些资料之后,感觉到风险投资是一个方向,而且早一点做机会更大,再加上当年很年轻,也愿意闯一闯。当然,他同熊晓鸽、周全也合得来。经过多重考虑之后,他答应了二人的邀请,成为IDG资本第四位合伙人。

砸掉铁饭碗,毅然投身未知行业,一切从零开始,这对于很多人来说,无疑需要很大的勇气。然而,章苏阳却拒绝任何对于他的鼓吹和赞美。“我没觉得这需要什么勇气。我当时想,最坏能怎样?要么是这个行业在中国发展不起来,要么是我做不好,如果是这两种情况,我退出就是。大不了重新找工作。”他笑笑,“我也有信心能找到其他的工作啊,我当年也不差。”

自信源于对自身能力的肯定,然而在入行初期,他却吃了“自信”的亏,前3笔投资都失败了,最终有20万美元打了水漂。当时,20万美元是一笔很大的数字,这给当时的章苏阳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整个人十分焦躁,晚上睡不着。

“损失一直在持续,其中有一个项目,损失了8万美金的时候,我去找IDG的董事长。我对他说,实在不好意思,好像损失了8万美金。”回忆起当年的往事,章苏阳脸上似乎还可以看到恍若当日的尴尬。

让章苏阳感动的是,对方马上把手递过来对他说,“Congratulations, 要成为一个合格的投资人,是要交‘学费’的,8万美金,你可以避免更多更大的失败。”

在团队的鼓励下以及在行业的摸爬滚打中,章苏阳重拾信心。交了学费,也学到了东西,他在风投这一行,一待就是20多年。也许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会用尽人生最意气风发的20多年,参与并见证中国创投行业从星星之火到迅速发展的全过程。

其中,对携程的投资是章苏阳的经典案例之一。1999年10月,携程网开通,章苏阳投资了40万美金,并主导了后续对携程网的多轮追投,最终携程网给IDG资本带来了34倍的回报。携程是章苏阳投出的第一家成功上市的公司,章苏阳看中的也是其创始人都是强人。

乘胜追击,章苏阳又投出了很多中国VC史上的标志性案例。2003年,投资如家,这是国内VC第一笔在连锁消费领域的投资;2006年,主导了对康辉医疗的A轮融资。在此之前,中国VC极少投资医疗领域,他对康辉医疗的投资可以算是开先河之作;2015年,IDG资本的一大退出案例——宝钢包装,也是章苏阳的手笔。

如今的章苏阳成为了业内首屈一指的“金牌投资人”,他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亏了合伙人的钱,内疚到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的新手了。

2015年,IDG逐步战略转型,做更多偏大型的投资。章苏阳也做过大型投资,但他对早期投资、对跟技术相关的新兴公司更感兴趣。2016年4月,他从IDG退休,不仅成为IDG资本的首位荣誉退休合伙人,也是中国VC史上首位荣誉退休合伙人。

02

对投资的热爱和执着,让他选择了再出发

在IDG的显赫战绩,成为章苏阳再启航的奠基石。离开IDG仅仅两个月后,他与另外两位前IDG合伙人董叶顺、吴颖一起成立了火山石资本。在他看来,这并不算创业,而是继续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投资。

他将新基金取名为“火山石资本”,是因为火山石是非常珍贵的多孔石材,有着天然的筛选、过滤功能,象征着VC投资的优中选优。更重要的是,火山爆发充满了能量,而火山石是这些能量落地后形成的实体,是实实在在的价值存在。

在章苏阳看来,投资没有什么秘诀,就是趋势+常识+判断力。所谓趋势,就是无论在技术还是应用层面,三年时间可实现的广泛增长点,这离不开长时间的经验积累和常识判断。

基于以往的经验以及对趋势的判断,火山石资本主要投资于互联网创新、泛智能技术、医疗健康领域的高成长创业企业,尤其是以上领域的跨界融合项目。

目前为止,火山石资本投资数量最多的领域是在医疗健康,这也与章苏阳的个人经历符合。

早在2005年,他就参与创建了IDG的医疗投资板块,任职期间大概参与了20多个与之相关的项目,对医疗行业非常熟悉。延续到火山石资本,他们在基因检测方面投资了吉因加、至本医疗;在医药电商领域投资了健客网;在新治疗方面投资了豪思生物;在医疗器械领域投资了傅利叶智能。

多年的“战友”吴颖对章苏阳的评价是:他非常愿意尝试和了解新东西,比如年轻人最近说什么,看什么,世界上有意思的新技术到底是什么,解决了什么问题,这些他都很好奇,这就导致他对新东西接受度很高。“章苏阳对医疗很了解,都是自学的。他不是医疗专科出身,他是学雷达的。”吴颖说。

泛智能技术是火山石资本看好的另一个领域。“2018年是AI的落地元年,未来7到10年是AI发展的黄金时代,所有的业务模式都会通过AI技术得到进一步改造和创新。”章苏阳说。

03

投资就是投人,他看人有“四个标准”

我们常说,投资就是投人。尤其是早期投资,对人的判断,有时候甚至超过了对项目的判断。一个项目的商业模式可能会经历多个版本的迭代,但创始人的品行是很难改变的。

投资人如何识人?

考察一个创业者,除了大家普遍都看重的比如管理能力、沟通能力、业务能力要强以外,章苏阳还根据自己多年的实操经验,总结了一套更为详细的“识人”体系:

第一,必须是讲究诚信的人。遵循商业道德底线是最重要的一个诚信标志,承诺的东西必须做到,这是所有商业活动的道德底线。

第二,必须是负责任的人。首先,要对客户负责,因为你所有的业务都建筑在客户之上;其次,对股东负责,通常来说股东是投资方,是公司最早的支持者要饮水思源;再次,要对员工负责。哪怕他最后没能留在公司,也要让他感觉在公司得到了新知识或技能。如果能做到以上三点,你就已经为社会做出贡献了。

第三,你要有千方百计超越别人的想法。VC和一般投资并不完全一样,VC就是要找到整天琢磨着超越别人公司的创业者。

第四,身心健康。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下,人是很容易生病的。我们不仅要身体健康,而且也要关注精神健康。一名优秀的创业者,应该拥有良好的精神状态和理智的积极。

除了对人有标准之外,章苏阳对被投公司也有评判标准,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看这家公司能否做成“机构”。如果一家公司的财务、人力、市场等部门员工,凡事都向CEO请示的话,那这个公司就是一个人的公司,是做不大的。

优秀创业者都比较坚持

章苏阳认为,我们想做一件事,坚持三年,大部分人能做到;坚持五年,比例就会急剧下降;坚持七年以上的,大概也就3%的人能做到;坚持到十年的就更少了。作为创业者,能不能在困难、不困难的,这种影响、那种影响的情况下,坚持十年?如果坚持不到,能不能做到坚持七年?如果坚持不到七年,可能很多东西就不行。你的毅力、意志不够,你就做不成一个大公司。基本上现在出来的那些新型公司,都坚持了十年以上。

章苏阳举了马云的例子。

1999年,马云正在为阿里巴巴四处寻求融资。那段时间,马云见过十几家投资公司,其中就有IDG。

当时是章苏阳对接的马云,因为马云在杭州,章苏阳在上海,距离比较近。但真正面谈的地点却是IDG在北京的办公室。那时候,IDG的办公室就是北京的3间“破”房。

当时的马云,就像现在一样,是一个气比较盛、特有信心的人。他到IDG办公室,先四周环视了一眼。章苏阳当时就想,估计马云心里在嘀咕,就这3间破房,还想投资我们?

那是阿里巴巴的A轮融资。IDG准备为阿里巴巴投资300万美元,但没能投进去,马云没接受IDG的投资。后来,马云选了一些有名的像软银、高盛这些投资机构。 “对我们来说,这是件很遗憾的事儿。”章苏阳说。

“我今天看到马云的讲话方式,还会回想起1999年我见他的样子。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气场、讲话方式和我当年见他的时候一模一样。”章苏阳回忆道。

在章苏阳看来,马云的创业热情和当年没什么两样。这么多年过去了,马云始终保持着这种精神,很不容易。这种创业者,不是一般的创业者。很多创业者做到3亿元估值的时候就已经觉得是大公司了。

“虽然错过了阿里巴巴,但好在我们投了腾讯和百度。BAT这三家,我们投进两家,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成绩。所以没投进阿里巴巴是一件憾事,但也不能所有的优秀公司都被我们投中。”章苏阳说。

04

在沙丘学院,愿做一只照亮和影响别人的“萤火虫”

章苏阳在微信签名中这样写道:“我是一只小虫,但我相信我是一只萤火虫。”萤火虫虽然很小,但凭借自己内在的力量散发有限的光芒,勇敢执着地追求着人生,并照亮和影响着身边的人。或许正是这样的想法,让章苏阳一直坚守在投资路上。

如今,章苏阳依旧保持着高强度的工作节奏。忙碌并未让他感到厌倦,他对投资的热情反而越来越浓。入行之初,他希望能带一个企业上市,2003年,携程的上市让他实现了自己的“小目标”。梦想的实现让他激动,但也让他活在了压力之下,等待他的是更大的目标和更难以触及的未来。“这个行业,大家普遍有这么一颗追求的心。”他说。

追求到底有没有止境?有时候,他也想歇一歇。他理想的晚年生活是,养一群小猫小狗,住在大学附近,每周给学生们上一两节课,吃吃大学食堂的饭,和年轻人一起分享他们稀奇古怪的想法。

机缘巧合,一个为人师的机会悄然而至。当沙丘学院邀请章苏阳老师担任七期带班导师时,在详细询问了带班流程之后,秉承着为学员负责的态度,他规划好自己的工作计划,并细心盘点了自己资源和人脉,而后才答应了我们。

2017年,沙丘学院以培养拥有国际视野,擅于捕捉市场机会,具有超强实战经验和责任担当的企业家和投资人为目标,以打造投资界的黄埔军校为愿景,迎来了沙丘第一期学员。短短不到三年的时间,沙丘从一期做到了六期,为社会培养了一大批创投新人,并帮助众多企业家借助资本的力量成功实现了转型升级。如今,沙丘七期招生正在进行中,我们也相信,章苏阳老师定能带领七期学员创造佳绩!

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资本寒冬”一度成为资本市场热议的话题,拥有二十多年投资经验的章苏阳,对于资本寒冬则持有更为积极乐观的态度,他认为,资本冷冻期一般不超过一年半,2019年已经过去了,也许2020上半年会再经历一段时间,但是下半年资本市场会重新热起来。届时,他所带领的七期学员,将有幸与他一起参与到资本回暖的创投市场。

“中国互联网近二十年来,已经有四五次迭代发生,这一波你错过了没问题,两年、三年后,还会有新的一波出来。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创业者,都要保持乐观,不要怕,继续往前走。”章苏阳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