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将军手腕强硬:被炸身亡之前 几乎控制了半个伊拉克

原标题:伊朗将军手腕强硬:被炸身亡之前 几乎控制了半个伊拉克

(伊拉克前总理和现任看守政府总理都公开悼念苏莱曼尼)

在美伊新一轮的紧张局势中,伊拉克深陷旋涡,无论是美国对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的空袭行动,还是伊朗的报复行动,都在伊拉克境内进行。而为了避免更多的麻烦,本就偏向伊朗一些的伊拉克看守政府也在美军炸死苏莱曼尼行动之后,对驻伊拉克美军做出新的动作。在美军杀死苏莱曼尼之后,伊拉克看守政府迅速策动议会做出要求美军离开的声明,虽然这份声明实质意义并不是很大,但是鉴于美伊尚没有正式签署驻军地位协定的现实,伊拉克的这个声明还是能对美国起到一定效果。

据此就有人认为,美军离开伊拉克的日子不远了。可是,现实真是如此吗?未必。想要赶走驻伊拉克美军,伊拉克现今的看守政府是做不到的,美军也绝不会轻易的离开伊拉克。而此次美伊新的一轮较量,起因其实就是为了争夺伊拉克,美国岂会乖乖离开接受失败。

美伊新一轮较量的起因,就是伊拉克的控制权争夺

伊拉克控制权争夺前篇:美国埋下伏笔

在本世纪初美国军事占领伊拉克并扶植新的伊拉克政府之后,伊拉克的主导权是由美国牢牢掌控的。

(美国上一届政府曾经完成从伊拉克撤军,但是在伊斯兰国崛起后,在伊拉克的请求下,美军再次部署到伊拉克,现今在伊拉克的美军具体人数一直是个谜)

在美国推翻伊拉克政府扶植新的政府之后,原本处于被压制地位的伊拉克什叶派开始崛起。在美国的支持下,凭借人数优势,伊拉克什叶派迅速成为伊拉克政治的主导者。而美国对伊拉克如此的战后安排,则为现今美国和伊朗在伊拉克的争夺埋下伏笔。

受相同信仰影响,伊拉克什叶派政府和伊朗更加亲近,和中东地区与伊朗关系不睦、亲美的一些国家反倒比较疏远。只是,在当时,美国仍在伊拉克部署有重兵,新生的伊拉克的几乎所有国内事务,当时的驻伊美军和美国政府也都有很大发言权,当时的伊拉克政府还需要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美国。受此影响,虽然在当时伊拉克就出现了可能偏向伊朗的倾向,但是,美国仍然牢牢控制着伊拉克,控制着伊拉克政府,当时的伊拉克政府也不敢和伊朗明目张胆的发展关系。

伊拉克控制权争夺中篇:美国主导、伊朗开始在外围游离

到了2012年前后,伊拉克迎来第一次转折。

在此时期,出于美国全球利益考虑,美国开始从伊拉克撤离,根据当时美国公开的计划,美国有可能在伊拉克实现零驻军。到2014年前后,美国也基本完成在伊拉克的零驻军。此后,美国在伊拉克兴建的、可容纳超过10000人的、世界最大的美国驻外大使馆开始取代驻伊美军担负美国在伊拉克的战略使命。

(此轮美伊争斗要从去年10月份开始的伊拉克示威开始,示威者怒火转向美国是美国人没有预料到的,2019年12月27日,美军基尔库克基地遭到火箭弹袭击,一名美国承包商死亡,美国认为此事是由伊朗和伊朗支持的伊拉克民兵所为)

在此时,伊拉克的控制权仍然牢牢掌握在美国手里,美国在伊拉克的大使馆也一直有效的执行着美国对战后伊拉克政府的战略规划。但是也是在此时,伊拉克什叶派政府也开始在暗中和伊朗加深关系。而在这个时期,伊拉克也迎来了第二个转折点。

伊拉克控制权争夺后篇:伊朗开始在伊拉克和美国平分秋色

2014年之后,伊拉克迎来第二次转折。

到了2014年,受叙利亚内战影响,极端武装伊斯兰国开始崛起,并迅速开始向伊拉克扩张。而面对穷凶极恶的伊斯兰国极端武装,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之后为伊拉克政府训练和培养的正规军队,在战场上却一触即溃,大批的先进装备流失,美军训练的部队成建制的投降或者一哄而散。而在这个时候,伊拉克也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为了避免被伊斯兰国极端武装灭国,伊拉克迅速向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发出援助请求。随后,为了本国利益,美国联合多个欧洲国家重新开始在伊拉克部署军事力量,并开始协助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但是,面对穷凶极恶的极端武装,美国似乎并不想出太多力,此时的美国更不想派出大批的地面部队和极端武装作战。受此影响,美军和欧洲国家军队的帮助虽然也缓解了当时的局势,但很难彻底扭转伊拉克的困局。

(两天后,也就是2019年12月29日,美军完成一次报复性空袭,目标就是伊朗支持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

在这个时候,已经在叙利亚积累众多经验的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开始进入伊拉克视野。借助伊拉克和伊朗相同教派,政治上也比较亲近的关系,伊拉克迅速找到了伊朗,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就是在这个时期、开始扎根伊拉克。

随后,苏莱曼尼就开始代表伊朗势力进入伊拉克,而在此时,美国对苏莱曼尼的到来也是默许的。在当时苏莱曼尼扶植培养伊拉克什叶派民兵,并指导这些民兵武装和极端武装作战的过程中,美国甚至还为其提供了空中支持。在其后,伊朗帮助组建和训练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迅速壮大,从2014年到2019年,5年时间,伊拉克什叶派武装壮大了几十倍。而借助苏莱曼尼的成功战术指导,以及当时驻伊美军的紧密配合,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迅速将极端武装从伊拉克清除。

从2014年前后苏莱曼尼开始代表伊朗进入伊拉克开始,截至到2019年,伊朗在帮助伊拉克打击极端武装、收复失地的同时,在伊拉克的影响力也开始崛起。到2019年,在伊拉克,伊朗已经基本具备和美国分庭抗礼的实力。

(2019年12月29日的空袭之后,伊拉克什叶派民兵和其支持者开始冲击美国驻伊大使馆,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领导人甚至对美国发布声明,要求美国关闭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

2019年,伊拉克迎来第三次转折。

伊拉克控制权争夺后续:美伊开始亲自上阵

到了2019年,伊朗在伊拉克的势力已经能够和美国平分秋色,而这一年,也是美国伊朗开始争夺伊拉克主导权元年。

正所谓是一山难容二虎,伊朗在伊拉克的崛起迅速引发美国的担忧,美国开始改变态度,对伊朗在伊拉克的势力开始警觉。而作为长期的老对手,伊朗自然也看美国不顺眼。再加上叙利亚战事的发展,伊朗建立从本土到地中海的什叶派战略性走廊的可能,美伊在伊拉克的矛盾开始激化。

2019年年底,伊拉克的示威成为点燃美伊争斗的导火索。

受伊拉克国内问题影响,伊拉克国内在2019年年底爆发大规模的示威,对于此次示威,美伊双方各怀鬼胎,都希望示威者的矛头对准对方的势力。美国妄想让示威者的怒火指向亲伊朗的伊拉克政府和伊拉克什叶派民兵,并借助示威者的力量削弱甚至赶走伊朗在伊拉克的势力。而伊朗也希望借助示威者的力量,将美国尤其是美军赶出伊拉克。在这样的背景下,2019年12月底的突发事件再次激化了矛盾,美伊双方也开始从幕后走向前台。

2019年12月27日,美军基尔库克基地遭到火箭弹袭击,一名美国承包商死亡,美国认为此事是由伊朗和伊朗支持的伊拉克民兵所为。

(2020年1月1日,在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被冲击之后,美国宣布增兵伊拉克,增兵人数750人,同时,美国国务卿开始将矛头对准伊朗苏莱曼尼和什叶派民兵领导人,美国宣称伊拉克第二大政党领导人埃米里是伊朗代理人,图为埃米里出现在针对美国的示威中)

两天后,也就是2019年12月29日,美军完成一次报复性空袭,目标就是伊朗支持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

随后,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的怒火开始指向美国,伊拉克什叶派民兵和其支持者开始冲击美国驻伊大使馆,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领导人甚至对美国发布声明,要求美国关闭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

2020年1月1日,在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被冲击之后,美国宣布增兵伊拉克,增兵人数750人,同时,美国国务卿开始将矛头对准伊朗苏莱曼尼和什叶派民兵领导人,并宣称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的这些动作都是由苏莱曼尼和伊朗操纵的。

(伊拉克是伊朗打通中东什叶派战略走廊的要道,美国自然很清楚)

2020年1月3日凌晨,美国炸死苏莱曼尼,伊拉克主导权的争夺,美国和伊朗开始亲自上阵。

而由以上就可以看出,美伊近期的紧张局势,美伊在伊拉克的动作,目的都是为了争夺伊拉克。美国和伊朗都想要将对方赶出伊拉克,然后由自己完全掌控伊拉克。而在搞清楚这个根本问题之后,伊拉克政府能不能赶走美军就很好判断了。(利刃/CX)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