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0万贿赂金装了三大箱?!互联网公司反腐:有人被判5年有期徒刑

原标题:1300万贿赂金装了三大箱?!互联网公司反腐:有人被判5年有期徒刑

互联网公司反腐

本文由 创客公社 编辑整理,素材来自投资界、36氪、投中网等,转载请注明来源。

年关将至,互联网公司举起了“反腐”的大刀

美团近日发布2019年年度生态反腐公告称,2019年美团总计查处违纪类刑事案件38起,涉案员工20人、合作商员工70人被采取刑事拘留、取保候审、依法逮捕等强制措施;无独有偶,房多多也发布反舞弊通报:2019年有5人因触犯“高压线”被辞退。

这些并非个例。刚刚过去的2019年,互联网公司掀起了一场反腐风云从大疆集团因腐败问题损失超10亿元到ofo员工偷卖价值超200万元的小黄车,再到蚂蚁金服两名80后员工收受超1300万元贿赂……互联网公司反腐战场,硝烟四起。

有些昔日的职场精英,连过年都回不了家。每一则反腐公告背后都潜藏着一个个大同小异的故事——面对诱惑,手握重权的公司佼佼者逐渐丧失职业操守,甚至走上犯罪的道路,最终东窗事发入狱。

违规手法各异,花样层出不穷

最惊人的腐败和舞弊,往往在最风光的时刻发生。

2017年前后,ofo使用的还是机械锁,因为没有定位系统,很多地方员工将出厂成本五六百一辆的小黄车折价成一两百块钱,“成百上千辆地卖给供应商,后来供应商又把这些车子以原价重新卖给ofo”。一名ofo高管对记者说,这造成了“巨大的”资金浪费。

繁华落尽后,ofo反腐的过程就显得格外伤感。2019年年初ofo遭遇押金危机时,曾紧锣密鼓地严抓贪腐问题,反腐负责人历时几个月时间,配合警方跑了几个城市,最终仅追回数百万元损失,对于ofo几十亿元的押金窟窿来说杯水车薪。

因为资金链断裂陷入关店风波的生鲜电商呆萝卜,有内部人士认为,陷入如此境地和无节制的财务支出脱不了干系。一名呆萝卜员工透露,该公司总部每月有大概9000多万元的采购支出,却几乎没有任何监管体制监督,“基本是报上去多少就批多少,这些钱怎么花出去的,花哪里去了,无人知晓”。

不少人都经历了那段“宽松”的时光。

网约车大战时期,一家公司曾招聘了很多实习生每周在系统上登记给司机的补贴款,“一些实习生会让自己同学、家人和朋友注册成司机,日常刷刷单,然后给他们发补贴”,一名知情人士称,“只要不是很出格,给一个司机补贴的数字简直就是随便填”。后来一个实习生在登记补贴时,误将司机的11位数手机号填在了金额那一栏,被财务部门察觉到不对,才引发公司严查。

另一个前互联网公司品牌部员工说,2015年他每次给总部上报活动费用时,都会在事实的基础上乘以1.5甚至更多,“直属领导从不追究这些钱怎么花掉的,甚至不会问一句。只要他批了,报销款很快就会下来”。

损失的有时是钱,有时候还连带损失了竞争力和战斗力。

一家电商公司发现,曾经有其供应商“组团”入职,几个月时间就总共贪污了数百万元,“调查后发现,他们在和平台合作时发现了漏洞,商量好一起进来‘薅一波羊毛’”。

一名前饿了么地推员工对记者称,她入职后发现,团队的其他地推人员会向商户直接提要求:想上线要先交一千到两千块钱不等。“这还不算额外给资源的费用,当时正是饿了么和美团竞争激烈的阶段,这么做显然会影响饿了么的商户数量”。因为难以忍受这样的工作氛围,她很快就辞职了。

2017年火热一时的无人货架也类似。一名从某无人货架公司的离职高管称,到后期,该公司资金出现巨大问题,急需现金,他们才发现,很多线下地推人员直接将货品搬回自己家或者销售出去,然后按照正常货损向公司上报,“几名员工后来直接私下把装饮料的冷冻柜都给卖掉了”,业务直接没法开展了。

舞弊行为还会伤害外界对公司的信任。滴滴风控反腐负责人周蕾称,他们在调查一个地方团队运营勾结供应商贪腐时,发现那名员工以增加派单为由,向司机销售自己制造的“作弊器”,造成不少司机上当。

一位做企业培训的人告诉记者,最密集的时候他每两个星期就要进行一场新员工培训,“人员流动太快了,有时候一批培训30个人,不到两个月时间,就有一半的人因为贪腐问题离开”。

一些公司会刻意招刚毕业的年轻人,尤其是涉及采购和销售的部门。他们在意的是这些人的履历像一张白纸,“暂时还没有受到过多利益的污染”。

以至于,年轻有时候反而意味着“战斗力”。金沙江投资人朱啸虎曾经的一个著名论调,就是只投年轻人。曾有供应商找到滴滴一名高管抱怨,“你们这些人都是青瓜蛋子,没有社会经验,做事又认死理”,滴滴风控反腐负责人周蕾说,“我们高管听了反而挺高兴”。

如果是钱多求快的繁荣时期,贪腐虽像一颗毒瘤,但还不至于立即致命。但在裁员、收缩、融资难为新经济公司主旋律的2019年,很多企业已经达成共识,再不反腐就来不及了。

1300万贿赂金装了三大箱

2019年,堪称互联网公司反腐大年。

一个触目惊心的事实摆在眼前:互联网公司贪腐屡见不鲜。

显然,互联网公司内部都弥漫着贪腐与反贪腐的硝烟。从上面的“2019年互联网公司重大贪腐信息统计表 可以看出,互联网公司腐败事件比比皆是,从传统互联网巨头BAT到美团、滴滴等新生力量,无一幸免。

值得一提的是,通过梳理2019年互联网公司所披露的信息不难发现,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贿赂、侵占资金、盗卖资产是贪腐事件中的高频词。曾经就有人证实蚂蚁金服员工收受的贿赂金是用纸箱分三次现金交付,箱子很重很沉。贪腐就像是瘟疫,迅速地蔓延开来,花样百出,凶猛异常。

面对严峻的贪腐问题,互联网公司掌舵人立志将反腐进行到底。360知识产权部资深总监黄某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后,周鸿祎深夜发布了一条朋友圈,“要用最锋利的刀子将这些腐烂的肉切掉,我管你是什么鸟人”。曾经因员工贪腐导致第一次创业失败的刘强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公司怀疑你贪了10万,就算花1000万调查取证也要查出来”。2019年3月,京东更是组织员工参观看守所,以提升反腐意识。

那么,一个疑问不禁浮上心头:为什么互联网公司都对贪腐重拳出击?或许这要从互联网自身的基因谈起。

众所周知,互联网公司历经了粗放式野蛮增长的时代,激烈的市场竞争裹挟着公司和员工一路狂奔。但是,飞速发展的业务和稳妥的风险控制彼此对立,提高效率抢占市场的前提是缩短决策流程、减少审批环节,而这也为未来的贪腐埋下了罪恶的种子。

正如历史学家阿克顿所言,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权力是滋生贪腐的温床,一旦手握重权的员工尝到了贪腐的甜头,人性的贪婪会取得压倒性胜利,行为越来越大胆,甚至可以说肆无忌惮。尤其是互联网公司,缔造了无数暴富神话,与金钱和利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面对巨大的诱惑,很多人可能都会被欲望牵着鼻子走。

况且,即便是抛开权力不谈,还是有很多员工铤而走险。互联网公司多驻扎在北上广深,超一线城市意味着超标的压力,无论是高居不下的房价,还是不断攀升的物价,都可能成为贪腐的诱因;而且,互联网公司时常“996”“007”等标签捆绑出现,或许有人会在工作重压之下选择捷径也未可知。

至关重要的是,2019年互联网公司反腐势在必行。今时不同往日,囿于经济形势下行的大背景,裁员、紧缩、减支等关键词跳跃在互联网公司的日常中,即便是巨头公司也得捂紧口袋过冬。攘外必先安内,经济状况越是不佳,反腐热情越是高涨。

华为、百度等是怎么反腐的?

2017年12月华为消费者BG大中华区执行副总裁腾鸿飞因受贿被带走调查。当时,华为消费者BG规模惊人,正跃跃欲试跻身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厂商。

而华为大规模反腐是在2014年9月初,华为通报称,已经查实企业内部116名员工涉嫌腐败,涉及69家经销商,并追回资金3.7亿元。

离职员工盗窃知识产权也是华为深恶痛绝的。华为原消费者BG硬件工程架构设计部部长吴彬因涉嫌侵犯公司知识产权,于2016年12月18日被依法刑拘,1月17日批捕。在这次被批捕的6名华为前中高层中,除了吴彬,还有华为P6总架构师张慧敏等,他们带了内部资料到乐视、酷派,拿着华为的知识产权到外面去赚钱,给公司带来巨大损失。

华为对腐败是零容忍,任正非曾强调,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华为公司前进,唯一能阻挡的,就是内部腐败。

百度近几年的反腐风暴中,多名高管和副总裁纷纷倒下,包括:百度游戏事业部副总监廖俊、百度“太子”李明远、前百度联盟总经理马国林、原百度糯米总经理曾良等。2016年1月,百度因“血友病吧”被卖遭全国网民声讨,深陷舆论漩涡。随后百度副总裁陆复斌、王湛、总裁张亚勤皆受到不同处分。

从时间线来看,2018年成为了互联网公司腐败案披露的小高峰,各大公司披露意愿和打击力度明显增强。

2016年以来,京东官方反腐微信公号“廉洁京东”每年都会公布京东集团反腐败的典型案例,平均每年10起左右,主要涉及利用职务之便牟取私利、涉嫌收受商业贿赂、侵占公司商品、向商家索要现金、礼品等。

2018年,滴滴内部查处各类腐败、舞弊等违规事件60余起,共查处违规人员83人,均被解聘,其中8人因涉嫌违法被移送司法。违规事件主要集中在弄虚作假、收受不当利益、侵占和信息安全违规等方面。

大疆创新也深受腐败之苦,2018年因内部腐败问题,大疆预计损失超过10亿元。除了数额巨大之外,牵涉面也非常之广,从研发到工厂等多个部门都在其中,总共查处45人之多。

2017年,美团曾打掉一批与商家勾结的内部人员。2018年12月,美团点评公司宣布89人受到刑事查处,其中外卖渠道高级总监因触犯公司高压线被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其中,内部员工贪腐及其他违纪刑案11起,涉案员工16人,社会人员14人。

2018年11月,58集团通报,58同城原渠道事业部高级副总裁宋波、原渠道事业部总监郭冬等人,涉嫌收受代理商财物,数额巨大,影响恶劣,被移至公安机关处理。

2018年5月,今日头条查处了3名火山小视频运营员工收受贿赂的行为,作出开除处理,扣除全部期权,三人均被海淀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年夜饭变牢饭

昔日职场精英沦为阶下囚

那些在反腐风暴中跌落的人,更是体验了一场前所未有的人生失重。

滴滴风控合规部在官方公众号“滴滴清风”上发布的廉政调查员手记中,曾这样描述被调查者:他们有的沉吟不语,有的装神弄鬼,有的如实坦白,有的泣不成声。每一次调查背后,都隐藏着一个堕入深渊的故事,众生百态。而这些对于调查员来说,早就已经司空见惯了。

2017年11月,廉政调查员调查了一起案件——滴滴某城市经理收受供应商回扣。据其记录,这位城市经理自身家境优越,曾经赴澳留学,学成归来后供职于一家国企,而后加入滴滴,并且很快被提升为城市经理。不出意外的话,她的前途一片光明,大有可为。

然而,贪欲却开了一个无情的玩笑。这位城市经理迈出了受贿的第一步,从此跌入万丈深渊。一笔笔受贿记录砸向曾经令人艳羡的职场精英,天之骄子卷进了金钱的漩涡,迷失了方向。令人诧异的是,家境优渥的她并不缺钱,“就是鬼迷心窍,一念之差,把自己的大好前途断送在这点钱上了!

这位城市经理的故事,只是万千贪腐员工的一个缩影。如果对每个案件追踪溯源,就会发现困境都源自侥幸的第一次。有的人是在签下业务后,第一次收了感谢费;有的人是在牵线搭桥后,第一次拿了介绍费;而有的人,则是在手头紧的时候,第一次挪用了公款……面对诱惑,走错一步,满盘皆输。

甚至,攀得越高,摔得越惨。2018年底,阿里文娱大优酷总裁、阿里音乐CEO杨伟东因经济问题被警方调查的消息一出,业内一片哗然。这位履历优异的职场精英,操盘《火星情报局》《这就是街舞》《微微一笑很倾城》《白夜追凶》等爆款综艺和现象级大剧,战功累累。没想到,他却在贪腐上狠狠地摔了一跤,瞬间从云间跌入谷底,惨淡收场。

年关将至,很多在一线城市的工作者已经陆续开始筹备回家过年,然而那些昔日的职场精英,却因一时贪念,连过年都回不了家,只能独守铁窗,令人唏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