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得这么烂,可真是把脸丢尽了

原标题:「抄」得这么烂,可真是把脸丢尽了

长期以来,国内影视圈有一个特殊门派。

叫做「 汉化组」。

他们擅长把国外成功模式「借鉴」到国内,在人物设定、台词、剧情上进行 99.999% 的复刻。

明明只出了翻译的力气,却赚着地产商的钱。

因为预期可控,创作成本低廉,利润可观,这一门派日益发展壮大。

天高皇帝远,国外版权方也不太管。

但最近有一档「汉化」国综播出后, 罕见地被国外原著创作者 Diss 了

不是喷它抄袭,是喷它「抄歪了」。

真·脸丢到国外去——

《你怎么这么好看》

这档节目的流程是这样:

5 位嘉宾构成一个「好看团」:

吴昕(美妆)

昆凌(生活方式)

范湉湉(美食)

韩火火(服装)

黄吉(室内设计)

通过给出自己领域的指导建议,来帮助「生活状况有问题」的素人进行由内而外的提升和改造

非常明显,它仿照的是高分热门美国综艺《粉雄救兵》

香玉非常喜欢这档节目,每一季都会写。

《好看》播出后,《粉雄》的主持人 Bobby Berk 转发了一篇文章。

配上文字「 太令人失望了」。

注意,人家骂的可不是「抄袭」,而是「酷儿们」全变「直」了。

更有趣的是。

《环球时报》英文版也专门出了批评文章。

重点也不是抄袭,而是指责这档节目加深了性别的刻板印象

在国外舆论发酵前,豆瓣上更是早已经骂声四起。

一星、负分滚粗引发了大量点赞。

可以说,芒果台这档《好看》已经不只是「烂」的问题。

而是让主流的、小众的、国内的、国外的观众从内到外,自上而下地感到由衷愤怒

香玉也挺好奇,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看完出来,我也愤怒了。

这档节目,或者说这几位嘉宾最大的问题在于:

把批评当建议,把傲慢当好心。

一个有着基本同理心的人都应该知道: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己所欲,也勿施于人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和自由,如果你有不同的想法,至少应当在尊重对方的前提下,通过有技巧的沟通来给出建议。

就算是这样,接不接受也是由他人决定。

否则,就是将自我意志凌驾于他人之上的傲慢。

如果看过《粉雄》就会知道。

天使五人组在给出意见之前,都会进行海量的「彩虹屁」铺垫,逮着人使劲夸。

绝不是尬吹,而是真心地去发现和赞美对方美好的一面。

要让被改造者先认同自己的美,意识到自己的美,建立好自信心的前提下,再若无其事地提及需要「进步」的空间。

请欣赏 Jonathan 的花式夸人。

夸 57 岁的大爷。

如果7-10年前

如果你也是gay

你会成为我的丈夫

你哪里丑了?

夸 50几岁的烧烤王者,黑人大妈。

首先,你已经很美了

看你这张脸

很令人惊艳

不知道谁允许你的,这么美

有一期他们前往一个老大爷家。

57 岁、离了三次婚、住在车库、肥胖、患有狼疮皮肤病、家里乱成一团。

大爷表面嗨皮,内心很自卑。

在进行护肤和发型建议的时候, Jonathan 从来没有主动去提过大爷脸上的狼疮

而是反复地、疯狂地夸赞他的胡子,然后轻轻提到脸上皮肤「有点干」。

我非常喜欢你的胡子

而且你胡子的颜色真是 mua(抛了个飞吻表示由衷喜爱)

但我发现你脸颊上的皮肤有点干燥哦...

大爷听到这里,主动提及自己有皮肤病,Jonathan 便顺势给出恰当的护肤建议。

大爷对衣服的喜好很单一,衣柜里 摆满了格子衫

Tan 提建议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你很喜欢格子衫

我也很喜欢格子花纹

但穿格子也有很多选择...

这既肯定了大爷的爱好,也温柔地提出了「进步空间」。

幽默又温柔的 5 人组与每一位嘉宾传达的理念都是如此:

你并不是因为不好而要被改造;

你已经足够好了,你非常优秀值得被爱,但在此基础上,或许也可以试试看更多的可能性?

互相的尊重与体谅,是顺畅沟通的前提。

然后,我们来看看反面教材——芒果台「好看团」是怎么做的?

第一期素人嘉宾,是 34 岁的 方静

单身、独居、大龄、物欲极低。

还是 留学德国的神经信息专业博士

天知道能够在德国拿到博士学位是一件多么厉害的事情!

而且还是在这种尖端领域里!

这不值得你们这群人吹个 20 分钟,进门拥抱沾沾智慧的喜气么?

但「好看团」有什么赞美吗?

None。

他们一群人看到人家桌面上摆的英文资料,给出的评价就是:

我的妈呀

全看不懂

好的,知道您文化水平低行了吧。

而且他们一进房间,就直接开始一顿数落。

你家东西怎么这么少啊?

你沙发怎么没有靠垫?

你怎么连一只口红都没有啊?

你是不是女生啊?

为什么家里一张照片都没有?

怎么没有高跟鞋?

.....

说实话,这一开场就已经让香玉来火气了。

暂且不论家里东西少、没有口红、没有高跟鞋、没有实体照片这些是否算得上缺陷。

试想一下,如果有一群人突然来到你家,翻箱倒柜 Balabla 跟你说你这里那里都是毛病。

你怎么想?

当然是本能性地 反击啊!

所以方静对这些毫无教养的扫射,都是很强硬地怼了回去。

结果完了吴昕还抱怨她,在用「找茬的方式跟人聊天」。

拜托,是你们先不礼貌欺人太甚的好吧!

作为对比。

我们再来看看《粉雄》里的几个人都是怎么做的。

还是前面大爷那期。

5 人一窝蜂冲到人家里,四处观察情况,巴啦啦很闹腾,这已经给素人大爷很大压力了。

Jonathen 敏锐捕捉到这一点。

赶紧捂住大爷耳朵,跟大伙说「 别吓到他了,我们才刚来呀」。

然后友好地和大爷话家常,建立沟通。

这才是基本为人的礼节。

《粉雄》5 人组在各自的领域,不说是权威,但也都是专业的。

大爷提到自己有狼疮。

Jonathan 顺势就说「狼疮最重要的是防晒」,然后细致而准确地给出了一些专业且实用的建议。

注意,这时候 他没有表现出哪怕稍微一点点惊讶或同情的表情,而是单刀直入提供解决方案。

而且非常重要的一点。

他会考虑到这些建议的日常操作性,尽可能地简单易懂,让大爷日后也能坚持。

那么同样作为 美妆顾问的吴昕呢?

表现只能用糟糕和可笑来形容。

方静从来没用过口红,很抗拒,认为这是消费主义的陷阱。

某种程度上,她是对的。

况且不喜欢口红这件事,本就没什么。

但吴昕不管,一副「一支口红都没有你还是女人吗」的夸张表情。

还非要给她试色。

给出三个颜色,方静都不喜欢。

吴昕还是不管,生劝「你试试呗」,硬是给涂上了。

讲真,这颜色真的好看吗?适合吗?

审美在哪里?

功课在哪里?

还「轻松打造完美唇妆」,这花字是故意反讽的吧!

更重要的是,方静明确表示了不喜欢这个颜色,被强迫涂上之后也依然不喜欢。

为什么不提供浅色、裸色等其他选择,或尊重她不爱涂口红这件事。

反观《粉雄》。

5 位小天使从来没有「强迫」过任何一位素人接受自己的审美标准。

Tan 带着大爷去试帽子。

遇到大爷不喜欢的,Tan 立马说「 不喜欢的话那咱就不要了,我们穿一些你更容易接受的」。

方静跟大爷一样,对衣服的品味比较单一。

她喜欢条纹。

同样是给出意见,但韩火火的做法就非常令人不爽。

他以一种「公开处刑」的方式,把条纹衫一件一件从柜子里拿出来摊在床上。

然后一脸泄气地坐在那里。

方静明确表示自己不喜欢婚礼那一套, 昆凌还是执意送她一件婚纱

我真的.....

黄吉作为室内设计师,几乎用带着责备的语气说「你作为一个女孩子,客厅怎么可以没有窗帘」!

那语气仿佛是方静的爹了吧。

人家楼层住的高,玻璃是毛的并不透,不用窗帘怎么了?

客厅又不是浴室和卧室?

好好好都听黄爹的。

我以为装完窗帘就 OK,没想到还有 更骚的操作

他录制了自己看书拖地的身影,用投影仪投在窗帘上,好让别人认为这个家里「有男人」,然后保护方静的安全。

人家国内外独居生活了这么久,就缺您这个「男人」的影子吗?

这种满溢出屏幕的大男子主义自恋,以及对于「女生天然必须要有一个男人来保护」的前提设定真的令我再次窒息。

你们这群大明星大成功人士,真的哪怕有一点点把普通人真正的需求放在心上吗?

哪怕愿意放低一些姿态,肯定普通人身上的优点吗?

不过,女博士这一期还不算严重。

顶多算是「按着头喝水」。

是一种「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明式传染病在审美标准上的泛滥。

到了第二期,那就真叫一个「 可怕」了。

朗茹慧是一个四胞胎的妈妈。

现代家庭养一个孩子都焦头烂额的,更别提哗啦一下子来四个。

第一次当妈妈的朗慧茹非常焦虑。

早上要给四个婴儿穿衣服,奶粉要冲四份,洗澡要洗四次,洗衣服要四筐......

只要有一个孩子生病,其他几个就会接连感染上一轮。

这个喂完饭,又得喂下一个。

这个坐在餐桌上,另一个爬到小黑板下面躲着。

3 岁的年纪,正是好奇心泛滥走路到处磕磕碰碰的时候,当妈的一整天心里的弦儿崩的紧紧的。

过度的操劳与压力让朗慧茹迅速憔悴。

婚前的她大方知性,身材丰腴,眼里有神采。

可婚后 3 年的她,几乎瘦的跟纸片人一样,姥姥在家时她一天能勉强吃上三顿饭,姥姥不在时她 一天忙得只能吃一顿

或许你要问了:

妻子如此操劳,丈夫去哪儿了?

答:

他去节目组提意见去了!

自从我们 3 年前结婚之后

她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成天围着孩子转

把自己和我都抛之脑后

两句话说不对就和我急

他认为妻子过多地把精力放在孩子身上,忽略了他们夫妻之间的经营,希望节目组对妻子进行改造。

并且晒出了妻子 前后对比照片

以上内容翻译一下就是:

我希望妻子被改造后,在养好四个孩子不出差错的前提下,能更加关心我在意我,更温柔体贴。

最好还能变得漂亮一点。

其实改善妻子的状况,就是要卸掉一部分她的压力。

首先当然是经济压力。

丈夫的工作是网约车,整体收入有限。

虽然挣得不多,但好在时间分配还算灵活。

家务压力能分担点吗?

昆凌采访妻子,最希望听到丈夫说什么话。

妻子说: 放着别动,我来!

这侧面说明丈夫在家里主动承担的时刻非常之少,少到「我来干」都成为妻子最大的愿望。

就算是干活了,丈夫也是「佛系育儿」。

医生嘱咐了药物的食用方法。

妻子会严格按照医嘱来,可丈夫就会很随意,这让她受不了。

此时的花字再次令人迷惑:

育儿焦虑症的妈妈

眼里已经容不下一粒沙子

仿佛妻子希望丈夫遵循医嘱给孩子喂药这件事,是种过分的要求。

聊到这里,估计大家也能十分理解老婆了.

她的焦虑非常简单——

账单有钱付吗?

衣服洗了吗?

饭做了吗?

孩子的病好了吗?

幼儿园作业完成了吗?

一大堆的麻烦摆在面前,普通新生儿家庭要面临的问题,这位妈妈都要 乘以四倍

这个时候丈夫还要抱怨妻子抽不出时间打扮,不漂亮了。

脸在哪里呢?

妻子并不是不懂化妆打扮。

婚前她也是两层护肤水眼霜精华面膜一整套流程下来的精致女孩。

这位妈妈缺的是爱美的心思吗?

她是缺时间!

问题很明显了。

节目组完全可以从育儿难题下手,帮助妻子找到更科学的育儿流程,买入更高效的家务设备。

以及敦促丈夫增加经济收入分担育儿。

可「好看团」最后都干了什么呢?

他们把妻子带出去,化个妆穿个裙子,让两人在日料店里约个会浪漫一下。

妻子还对丈夫说了「 对不起」。

拜托,姑娘你没有错啊,错的是那个经济能力不足佛系育儿还要求妻子美美哒的丈夫啊。

至此我发现,这 5 人组根本不是帮助人变好,而是 顶着满清贵族的王冠来加深性别刻板印象的

要不, 请解释一下,为何四期下来,接受改造的都是女人呢?

四个素人,分别是女博士、四胞胎妈妈、996 挣钱供妹妹留学的姐姐、临退休副主任女医生...

这些勤劳的善良的乐于奉献的女性,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节目组没有去肯定她们的付出与价值,而是肤浅地单从外貌上进行评价和刁难。

怪不得叫「好看团」,只有表面功夫。

而所谓的改造又是什么呢?

不过是单纯把素人打扮一番,要求她们配合进行做作的摆拍。

而且说实话,改造后的造型也根本不好看。

明星嘉宾们倒是自我感动了,而这些女人们呢?

第二天醒来一切照旧,压力不仅丝毫不减,反而得分出更多精力去进行既不适合自己,也没有太大意义的「打扮」。

来符合丈夫、儿子眼中的「顺眼」。

于是也就不难理解这档节目为什么会被骂成这样。

《粉雄救兵》的特别之处,在于「素人大变身」背后所传递的平等,宽容,是以珍贵的人情味作为底色。

而《你怎么这么好看》却散发着「七嘴八舌教做人」压制意味,令人喘不过气。

别说平等宽容了,反而在加深固化性别的刻板形象。

照搬了形式,却在精神与价值内核层面背道而驰。

抄袭已经足够可耻。

更丢人的是抄得糟糕,抄得差劲

麻烦国内节目组以后在「借鉴」之前,好好斟酌一下国内艺人的素质和基本国情。

否则还是执意要做的话,那就是非蠢即坏了。

助理编辑:姜弹弹

拜托垃圾节目不要再出来祸害人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