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孙正聿:搞一门学问不要先问有什么意义,而是有没有意思!

原标题:观点|孙正聿:搞一门学问不要先问有什么意义,而是有没有意思!

墨香学术”可以关注我哦

■小学主要是让我们知其然,中学重点在于让我们知其所以然,但是大学不能满足于此,需要对人类的文明和知识进行批判性反思,能够去创造文明。这种区别不意味着小学、中学的老师低于大学老师,但也不意味着小学、中学的老师能够成为大学老师。

■做大学的好老师,最重要的是要觉得教学、科研“有意思”。做一件事情、讲一门课程、搞一门学问,不要先问它有什么意义,而是有没有意思。有意义是对社会说的,有意思是对你自己说的。如果你自己都没觉得它有意思,那怎么能把它搞得有意义呢。

■一个搞文科的人必须有三个积累:一是文献积累,得道于心;二是思想积累,发明于心;三是生活积累,活化于心。这三个积累不可或缺,缺一个积累,你就不可能成为一个很好的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者,不能成为一个人文社会科学的好老师。

■有人常问我,什么叫好老师,什么叫坏老师?我说别用好和坏,用好和差还是可以的。好老师和差老师的区别就在于,好老师讲究两个字,差老师则多了一个字。好老师讲究的两个字是“讲理”,差老师多了个字就是“不”讲理。

孙正聿,吉林省吉林市人,哲学博士。全国政协委员,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科研基地吉林大学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中心主任,吉林大学哲学社会科学资深教授。国家哲学社会科学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教育部学风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吉林省社科联副主席。2000年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2003年获首届国家级教学名师奖。

搞明白道理,还要把道理讲好

有人常问我,什么叫好老师,什么叫坏老师?我说别用好和坏,用好和差还是可以的。 好老师和差老师的区别就在于,好老师讲究两个字,差老师则多了一个字。好老师讲究的两个字是“讲理”,差老师多了个字就是“不”讲理。

作为学生也好,作为老师也好,最真实的体会就是一个好老师,他能够滔滔不绝地、由浅入深地给你讲道理。为什么那位中学的代数老师给我印象最深呢?就是因为他给我解代数题的时候,能够一下子把道理讲清楚,我可以通过他解的一道题,解其他类似的各种代数题。而对于文科教育来说,道理更是如此。很多时候,书上写条条,老师讲条条,学生背条条,考试答条条,阅卷找条条,老师自己从来没有把道理搞清楚,所以他只能是以“不讲理”的方式给人家讲理。

那么,真正做到讲理的前提是什么呢?就是有理,有理才能讲理。

真正做到有理,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理论是规范人们思想和行为的概念系统。正因为这样,任何一种理论,无论文史哲、政经法还是数理化、天地生(天文地理生物),都具有四种特性:

一是向上的兼容性。可以称之为理论的东西都是人类文明史的总结、积淀和升华,这是最根本的。我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做《哲学就是哲学史》。哲学是历史性的思想,而哲学史是思想性的历史,离开思想性的历史就没有历史性的思想。列宁曾经说:“不钻研和不理解黑格尔的全部《逻辑学》,就不能完全理解马克思的《资本论》。”如果你没有研究过康德、黑格尔,就不可能说明白马克思;你说不明白马克思,所以学生就认为马克思不需要学。这就像《红楼梦》里面说的:“假作真时真亦假。”如果你研究明白了马克思,我想学生最愿意听的课就是关于马克思的课,因为马克思曾经被评为千年来最伟大思想家的首位。如果大家读一下马克思的书,哪怕你读懂了一点,你就感到今日之我已不是昨日之我了。

比如我们现在搞市场经济,什么叫市场经济?我们的经济学家说了很多,可是没有一个人超过马克思。马克思认为,市场经济就是“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这就是我们现在每个人的存在方式。我们获得了独立性,但是我们自己的独立性是以对“物”的依赖性为前提的。

二是时代的容涵性。任何重大的现实问题,都深层次蕴含着重大的理论问题。我们现在要解决两极分化的问题,要解决反腐倡廉的问题,它必然从理论上凸显什么叫正义、什么叫公平。同样地,任何重大的理论问题都源于重大的现实问题,你看起来离现实问题最远的所有形而上的问题,仍然是源于现实问题。当代人类在现代化进程中面对的最严峻问题是精神家园的失落,我们不知道如何规范自己了,我们用欲望代替了自己的需求,所以才构成了对现代化的反思。你看这是说理论问题,却是源于我们今天人类面对的最严峻的现实问题。我们看现实问题的时候,必须透视它所蕴含的重大的理论问题。这就要求教师以理论的方式去把握现实。

三是逻辑的展开性。马克思有一句名言:“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马克思在讨论别人对《资本论》评论时说,尽管《资本论》存在这样或那样的缺陷和毛病,但是《资本论》作为一个完整的艺术品,他是引为自豪的。读一读《资本论》,你会被《资本论》的逻辑之美所征服。理论是逻辑化、系统化的概念体系,它是通过逻辑力量“以理服人”的。

四是思想的开放性。最重要的思维是一种批判的、反思的思维。恩格斯说什么叫哲学?哲学就是一种建立在通晓思维的历史和成就基础上的理论思维,学哲学就是为了提升我们的理论思维能力。列宁指出,马克思主义绝不是离开人类文明发展大道的宗派主义,而是批判地继承了人类文明的全部遗产。历史在发展,文明在进步,理论、思想永远是与时俱进的。

为什么要这么详细地论述关于理论的特性呢?我是想说,你想做到有理是极为艰难的,只有做到了有理才有可能去讲理。什么是好老师呢?好老师就是讲理,但问题就在于讲理的前提太艰难了——有理。有些老师说你为什么让我写论文呢,我把课教好就行了。不行,你不能成为好老师,你没理怎么讲理呢。大学老师的教学必须以自己坚实的研究成果为基础。进一步说,讲理是一门艺术,是非常需要我们自己去琢磨、体悟、总结和升华的,绝不是说把道理搞明白了,就能够直接把道理讲好。也就是说,有理是讲理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它的充分条件。有理又会讲理,才能成为大学的好老师。

对于大学老师来说,教书就是育人。没有离开教书的育人。大学老师承担着双重责任,最起码我认为认真负责的态度,这就是最好的育人。“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老师稀里糊涂,就会把学生育成马马虎虎的人。身教胜于言教。老师不仅仅是言教,而且必须身教,你的一举一动都是学生效仿的对象。美国心理学家有一句话:“人过40岁就应该对自己的容貌负责任了。”你看一下人,人不是一种自然的产物,而是一种历史文化的产物,一个人外在的风度和他内在的风采是统一的,没有内在的风采不会有外在的风度。一个老师若没有“绅士”风度,想培养出像模像样的学生,这是不现实的。

乐于每日学习,志在终生探索

大学的好老师需要基于研究,有理讲理,我把它概括为四个“真”字和三个积累。四个“真”字是:真诚,抑制不住的渴望;真实,滴水穿石的积累;真切,举重若轻的洞见;真理,剥茧抽丝的论证。对于好老师而言,这四者不可或缺:没有真诚的态度,什么都谈不到;没有真实的研究,什么也没有;没有真切的洞见,什么也认识不到。大学老师就是要讲学生没有想到的问题,去讲学生没有发现的问题,要启迪、引导使学生感到震撼。

在四个“真”字中,我特别强调“真实”,滴水穿石的积累。一个搞文科的人必须有三个积累:一是文献积累,得道于心;二是思想积累,发明于心;三是生活积累,活化于心。这三个积累不可或缺,缺一个积累,你就不可能成为一个很好的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者,不能成为一个人文社会科学的好老师。

在讲演即将结束时,送给大家几句话。

第一句,忙别人之所闲,闲别人之所忙,把时间和精力用到学习、研究和教学上去。

第二句,平常心而异常思,美其道而慎其行。老师就是美自己的道理,同时还应该提出另一方面的要求,做个言行一致的人。

第三句,对我来说,感到最幸福的事情,就是乐于每日学习,志在终生探索。只有能够乐于每日学习,并且能够志于终生探索,我们才能够做到有理讲理,才能成为大学的好老师。

文章来源:解放日报,转载自高校人文界(ID:HumanitiesinChina)

我们期待原创稿件,来稿请发:moxiangxueshu@126.com

温馨提示:推广内容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互联网是一个资源共享的生态圈,我们崇尚分享。

其他平台转载请注明(来源:墨香学术 微信:moxiangxueshu)

转载仅供思考 不代表【墨香学术】立场

公众号推荐

墨香学术

关注学术资讯,追踪学术前沿

密切关注学术资讯,持续追踪学术前沿问题,积极推广原创性成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