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遭4波空袭,伊朗阵营被打垮死伤惨重,大批士兵叛逃

原标题:连遭4波空袭,伊朗阵营被打垮死伤惨重,大批士兵叛逃

自从苏莱曼尼被美军暗杀之后,伊朗的海外武装就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就在最近,伊朗阵营遭遇“不明军机”的连番轰炸,损失惨重士气大跌,甚至出现了大量逃兵。据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1月14的报道,近段时间大批“不明身份”的军机,对叙利亚东部代尔祖尔省布卡马尔地区发起了一系列轰炸,导致当地亲伊朗的武装人员蒙受巨大人员伤亡,并罕见地出现了大批士兵逃亡的现象,这是极其罕见的。

报道称,“不明军机”于1月9日空袭了叙东部布卡马尔地区附近的一座武器仓库,总部位于伦敦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表示,至少有8名亲伊朗的“非叙利亚籍”武装人员被炸死,并有“许多人受伤”。10日,“不明军机”再次出动,空袭了布卡马尔地区亲伊朗民兵的弹药库和车辆,导致8名伊拉克什叶派武装人员被炸死,《耶路撒冷邮报》表示,这些亲伊朗民兵利用卡车,向反以色列的黎巴嫩真主党秘密运送武器弹药。

11日,“不明身份”战机突袭了叙利亚、伊拉克边境地区的亲伊朗民兵总部,摧毁了该武装组织在马加达和阿巴斯村的武器弹药仓库。13日早上,“不明军机”再次出现在叙伊边境的布卡马尔地区,对正在试图从伊拉克境内向叙利亚输送武器的车队发起了至少2次空袭,该地区亲伊朗民兵部队遭到了猛烈的轰炸。当地媒体“代尔祖尔24小时”网站表示,当时有一架隶属于美国领导的国际联盟的军机从上空飞过。

从报道来看,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叙伊边境的亲伊朗武装人员,就连续遭到了至少4次猛烈轰炸,受到西方控制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表示,空袭摧毁了亲伊朗武装人员的心理防线,至少有20多名士兵从马亚迪地区叛逃,还有数十人从布卡马尔地区逃离,进入了美国支持的库尔德人武装控制的地区。而这些亲伊朗的武装人员,主要由三个部分构成,即叙利亚政府军、黎巴嫩真主党以及伊拉克什叶派武装“人民动员力量”。

自从叙内战爆发以来,伊朗一直都是阿萨德总统最坚定的盟友,在叙利亚政府最困难的时刻,德黑兰不仅送来了数百亿美元、200万桶原油,还有多达数万人的伊朗革命卫队士兵和亲伊朗的附属武装。真主党也是伊朗海外武装的重要分支,与以色列有“不共戴天”之仇,“不明军机”之所以空袭布卡马尔地区,相当部分原因,是因为伊朗通过该地区向黎巴嫩境内输送各种武器弹药,为真主党提供强大支持。

什叶派武装“人民动员力量”表面上是伊拉克政府军的一部分,但事实上却接受伊朗的指挥和控制,被美军暗杀的伊朗名将苏莱曼尼,就是“人民动员力量”武装的真正最高指挥官。为什么1月3日苏莱曼尼会出现在伊拉克的首都机场,其实就是为了指挥伊拉克境内的什叶派武装围攻美国大使馆。但不巧的是,苏莱曼尼前脚刚到伊拉克,后脚美国的“死神”无人机就到了,4枚“地狱火”导弹将其坐车炸成了一堆废铁。

因此,这一系列猛烈的空袭,针对的都是伊朗阵营的武装力量,而发动袭击的“不明身份”战机,要么属于美国领导的国际联军,要么就是以色列空军在行动,甚至两者兼而有之。从遭受袭击最多的布卡马尔地区来说,早在2019年9月份,以色列军用间谍卫星就已经发现,伊朗在该地区正在建造一座大型军事基地,拥有至少5座可以储存弹道导弹的弹药库,驻军人数最多可达数千人。

整个9月份,以色列对伊朗的这座军事基地发动了至少3次空袭,最终未能将其摧毁,因此,以色列是这一系列针对伊朗阵营武装袭击的最大嫌疑人,只是“只做不说”罢了。据英国天空新闻网2019年12月25日的报道,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科维奇就表示,以色列会通过“公开和秘密”的军事行动,打击伊朗境内外的军事目标。因此,2019年9月份、2020年1月份在布卡马尔地区的一系列军事行动,大概率是以色列的杰作。

以色列之所以再次空袭对布卡马尔,主要是因为伊朗名将苏莱曼尼被特朗普下令给暗杀了。苏莱曼尼被誉为“中东谍王”,专门负责指挥伊朗在海外的军事力量,在苏莱曼尼被暗杀之前,即便遭遇再大挫折,伊朗阵营都从未出现大规模叛逃的现象。这一现象的出现,说明新上任的“圣城旅”指挥官伊斯梅尔·卡尼准将,还无法替代苏莱曼尼。伊朗海外武装因杰出领袖被杀而军心浮动,大量人员重挫之下失去信心,最终选择叛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