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丁楠:我的伊朗朋友:难道是我们把国家建到了错误的地方?!

原标题:王丁楠:我的伊朗朋友:难道是我们把国家建到了错误的地方?!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贝赫扎德·阿卜杜拉波尔、王丁楠】

贝赫扎德·阿卜杜拉波尔(Behzad Abdollahpour)是德黑兰大学的国际关系博士生,目前的研究方向集中在中国-伊朗关系、中国外交和“一带一路”。此前他曾主攻北美研究和美伊关系。

美国刺杀苏莱曼尼之后,我找他聊了聊伊朗国内局势,也想借此呈现伊朗人对此事的真实想法。

贝赫扎德·阿卜杜拉波尔,德黑兰大学国际关系博士生,以前研究美伊关系,现在研究中伊关系

王丁楠:感谢你接受邀请,和中国读者们聊聊伊朗的近期局势和宏观展望。我们先从最近发生的事说起吧。上周六(11日),乌克兰客机坠毁三天后,伊朗政府承认客机是被导弹误射的。随后,德黑兰的几所大学出现反政府示威。你怎么看待这一民意变化?抗议会蔓延到国内更多地方吗?

贝赫扎德·阿卜杜拉波尔(以下简称阿卜杜拉波尔):我认为抗议将会是比较短暂的。但坠机事件确实太令人震惊和悲伤了。大多数遇难者是伊朗几所杰出大学的校友,比如德黑兰大学、沙希德·贝赫什提大学(注:即伊斯兰革命前的伊朗国立大学)、谢里夫大学和阿米尔·卡比尔大学。正因如此,抗议集中在这几所学校,伊朗民众也非常沮丧。

不过照目前的形势看,抗议应该不会持续不绝。伊朗的主要领导人已就此事纷纷道歉。而民众之所以感到愤怒,主要还是因为当权者在最初几天试图封锁消息。对此,官方的解释是它们需要时间调查核实,然后才能公布结果。不论对立双方持何种观点,任何人都不愿看到类似的恐怖情形重演。对此,政府已承诺将彻查案件,重责当事人,他们的失职确实是不可原谅的。

求上帝保佑逝者安息,阿敏。

王丁楠:我们也希望伊朗局势和人民生活能尽快回归平静。事实上,从本月3日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遭美军空袭身亡开始至今,事态发展跌宕起伏。苏莱曼尼遇袭后的第二天,外媒注意到库姆的贾姆卡兰清真寺升起“象征复仇”的红旗。你怎么看待这一信号?它背后有什么政治内涵?

阿卜杜拉波尔:说到这个问题,我先要简单介绍一下苏莱曼尼少将:他是谁?为什么会得到很多伊朗人拥护?苏莱曼尼被人们奉为英雄,因为他坚守军人本职,保卫国家安全,且平易近人,不摆领导架子。

苏莱曼尼为抗击伊斯兰国、努斯拉阵线和基地组织立下了汗马功劳。不论外界是否认同伊朗的地区政策,苏莱曼尼在国际反恐战争方面的贡献应得到国际社会肯定。

美国杀害了苏莱曼尼,不光是伊朗,“抵抗轴心”(注:广义上,可指代伊朗、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也门胡塞武装和哈马斯)的其他成员也会发起报复。在贾姆卡兰清真寺升起红旗有这样的象征意义。正如该清真寺负责人Hojjatoleslam Mohammad-Hassan Rahimian指出的:“我们升起红旗是要告诉世界我们必将复仇。”具体到国际关系上,这意味着伊朗和美国在当时濒临战争状态,中东局势有可能被全面改写。

1月6日,德黑兰大学前的悼念活动

王丁楠:的确,我们看到本月8日凌晨,伊朗向驻有美军的两个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射了数十枚导弹进行报复。你认为德黑兰接下来还有可能采取哪些动作?

阿卜杜拉波尔:单纯列举伊朗实施报复的选项,可以有轰炸美国在本地区的军事基地、袭击以色列、关闭霍尔木兹海峡等。但很明显,伊朗不会与美国硬碰硬地单打独斗,它将与地区盟国和武装组织联手展开行动。在接受国内电视台采访时,前任伊斯兰革命卫队司令穆罕默德·阿里·贾法里还提到,伊朗可发展位于美国本土的“志愿团体”进行旷日持久的斗争。

苏莱曼尼被暗杀后,伊朗的最高领袖、总统和军队将领纷纷表示,将用军事手段奉还美国的军事行为。这也是民意所向。当时,我在德黑兰、马什哈德、库姆和克尔曼四地参加了集体追悼活动,数百万群众自发上街,表达对苏莱曼尼的敬意,要求当政者对美国实施严厉报复。我认为这种史无前例的场面本身就是对美国的一种震慑和回击。

1月7日,伊朗议会通过决议,将美国军队列为恐怖组织。紧接着,伊朗发射导弹袭击了美军驻伊拉克基地。我认为这次行动意在传递警讯:特朗普的极限施压已经把中东搞得危机四伏,如果美国胆敢继续以军事行动回击,甚至是打击伊朗本土,伊朗有能力摧毁以色列和美国在本地区的军事基地。

德黑兰的最终目的是将美国赶出中东地区。至于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实现这个目标,答案还是未知。

王丁楠:既然我们已经谈到了伊朗与美国的斗争,作为这一领域的专业研究者,你如何总结伊斯兰革命以来的伊美关系?这是一种文明和宗教的冲突吗?抑或是赤裸裸的物质和地缘政治利益争夺?

阿卜杜拉波尔:伊美紧张态势可以追溯到伊斯兰革命伊始,美国驻伊朗大使馆被占领,52名美国外交官和平民被扣留为人质。从1979年11月4日到1981年的1月20日,人质被伊朗方面扣留长达444天。此后,伊美关系跌宕起伏。

1988年7月3日,从德黑兰飞往迪拜的伊朗航空655号班机被美国海军导弹巡洋舰文森斯号击落。机上包括66名儿童在内的290人全部遇难。国际社会对此默不作声。

如今,当我们再讨论伊美紧张态势时,杀害苏莱曼尼或将成为两国关系史上的另一个分界线。由此引发的伊美关系急剧恶化是非常危险的。

概括来说,我认为问题的症结在于,美国不能接受伊朗的外交政策特性及后者的独特意识形态、民族主义和政权的革命内涵。与此相对,就伊朗而言,伊斯兰共和国的创始人霍梅尼和他的继任者哈梅内伊都认为,美国充满着霸权者审视全球的傲慢,是世界各地暴力活动的始作俑者。

此外,美国自相矛盾的民主观也是阻碍伊美关系缓和的障碍之一。美国以世界警察自居,假借支持民主干涉他国内政,哪里出事都有它的存在。但在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下,华盛顿对别国是否尊重民主和人权有一套自己的标准,一直奉行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态度。

从上述角度看,伊美矛盾有文明、宗教和意识形态的因素。

但世界观和意识形态的冲突又和伊美两国对物质和地缘政治利益的角逐密不可分。伊朗同包括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和阿富汗在内的地区国家联系紧密。而美国要通过设立军事基地等手段维持对本区域的强力控制。伊朗的影响力和美国在中东的利益不可调和。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