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炸专挑世界文化遗址,人干事?

原标题:轰炸专挑世界文化遗址,人干事?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伊之朗波之斯】

近日,美伊局势空前紧张。美国总统特朗普甚至威胁要对伊朗的文化遗址发动袭击。言论一出,遭到世界舆论的一致谴责。

伊朗拥有着悠久、灿烂的古代文明,也有着众多的文化遗产。一如我们言及历史,常会追溯上下五千年,并有一段对秦汉帝国的记忆与崇敬,伊朗人对于波斯帝国的历史以及自己昔日的辉煌也颇引以为傲。

自1975年2月26日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成员国后,截止2019年7月10日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闭幕,伊朗共计拥有24项世界遗产,其中包括22项文化遗产,2项自然遗产。遗产数量与美国并列世界第10位,在中东居首位。除去那些知名的世界文化遗产,伊朗还有着非常多的地标型、宗教型的文化遗产,在伊朗人民,甚至是其他国家的什叶派穆斯林心目中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

对于大众而言,伊朗是一个既让人感到熟悉,而又略感陌生的国度。所以,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几处具有代表性的文化遗产与地标建筑,感受一下伊朗迷人的波斯文明与历史底蕴。

1. 德黑兰的地标--阿扎迪自由塔(Azadi Tower)

阿扎迪自由纪念塔位于德黑兰梅赫拉巴德国际机场附近,是德黑兰的地标型建筑,更是伊朗的象征。

阿扎迪自由纪念塔原称作沙希亚德塔或国王纪念塔,建成于1971年,为纪念波斯帝国建国2500周年献礼。伊斯兰革命后,国王纪念塔改名为自由塔,象征伊朗自由时代的来临。伊朗建筑师候赛因•阿马那特在设计该塔过程中,既注意吸收外国建塔的优点,同时又充分体现伊朗建筑的民族风格。

从塔底沿着275级石阶盘旋而上,可到达塔顶的瞭望台。站在瞭望台上,环顾四周,金碧辉煌的古老建筑,气势非凡的高楼大厦,宽阔笔直的林荫大道,从城南的火车站开始,向北越过旧城区、新城区,直到海拔1600米以上的厄尔布尔士山麓的避暑胜地,德黑兰全城景色尽收眼底。自由纪念塔处在德黑兰城市布局的中轴线上,以塔为起点,四条宽阔平坦的柏油马路伸向远方,像一条细带将条条街道连在一起,使全城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该塔之于伊朗,犹如埃菲尔铁塔之于法国、自由女神像之于美国,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资料图

2.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创立者霍梅尼之墓

霍梅尼墓位于德黑兰市南郊,始建于1989年。从外观上看像一座大清真寺,金碧辉煌,寺顶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有四座尖塔,塔高91米,表示霍梅尼91岁去世。72个寺门象征伊历1360年4月7日(1981年6月28日)伊斯兰共和党总部爆炸事件中遇难的72名烈士。寺内共有124个石柱,柱间距22米,意指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日(伊历11月22日)。柱高12米,表示什叶派的十二位伊玛目。霍梅尼的墓穴安放在寺的正中间,围以铁栏,其子艾哈迈德•霍梅尼的墓穴安放在旁边。霍梅尼墓虽然有些简陋,但是并不影响它在宗教上的神圣象征,宗教的宽容也在此体现得淋漓尽致。霍梅尼之墓虽然是新近的宗教建筑,但是在伊朗人心目中的地位是无比神圣的。

资料图

3. 伊斯法罕的地标——三十三孔桥

伊斯法罕是伊朗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伊斯法罕”一词波斯语意为“军队”,这里曾是军队的集结地。伊斯法罕最为著名的地标型建筑应该是建于萨法维时期的三十三孔桥,此桥横跨扎因达鲁德河两岸,共有三十三个桥洞,因此得名。

每当日夜交替,桥上来往的人群尽显世间百态,而暮色之时水面上的倒影,让这座古桥显得更为神秘和震撼。若说建筑是城市站立的姿态,那么凌空飞架的桥梁便是这万千姿态中的一丝优美线条。在人们眼里,这座美丽的古桥不仅仅是一座建筑,更是历史的见证者与怀旧者。四百多年来,它与伊斯法罕同步发展,将一段厚重的历史慢慢浓缩在自己的身影中。

资料图

4. 殉难者的葬地——马什哈德礼萨清真寺

马什哈德是伊朗仅次于德黑兰的第二大城市,是伊朗和中东久负盛名的旅游地点,也是伊斯兰教什叶派的一座宗教圣城。马什哈德一词为阿拉伯语词汇,其含义是“殉难者的葬地”,是伊朗唯一一个拥有阿拉伯语名字的伊朗大城市。

818年,什叶派第八位伊玛目阿里•礼萨来到此地,被哈里发马蒙下毒谋杀。礼萨遂即葬在这里,此处逐渐成为什叶派圣地,每年上千万朝圣者来马什哈德朝圣。在礼萨清真寺游览后,逛附近的巴扎绝对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伊朗的每个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大巴扎,其中有些历史悠久。对于游客们来说,各种巴扎是最适合淘宝的地方。

资料图

5. 波斯的荣光——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

波斯波利斯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礼仪之都,位于伊朗设拉子的善心山下,公元前518年由居鲁士二世所建。波斯波利斯在古代希腊语中的含义是“波斯人的城市”,在前331年被亚历山大焚毁,1979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伊朗的历史沿革

波斯波利斯古城遗址提供了许多关于古代波斯文明的珍贵资料,在多年的考古挖掘中,波斯波利斯出土了大量的手工艺品,其中包括武器、家庭用具、金饰物、印章和泥板文书、皇家铭文以及一对描绘国王举行正式接见情景的大型浮雕,具有极为重要的考古价值。

波斯波利斯在伊朗的地位就像是中国的长城,所以如果到了伊朗只能去一个地方,那么一定是波斯波利斯。所以,在伊朗的朋友常说:“波斯波利斯给人的震撼,你可以慢慢体会”。

万国门正面 图自UNESCO官网

6. 伊朗“空中花园”——恰高•占比尔(Tchogha Zanbil)

恰高•占比尔是一处位于伊朗胡齐斯坦省的古代埃兰遗址,它是在美索不达米亚以外仅存的几座金字形神塔之一。“恰高”一词在当地的巴赫蒂亚语中意为“山丘”,而“恰高•占比尔”一词的意思是“篮子形的山”。恰高•占比尔大约在公元前1250年由埃兰国王翁塔希•纳毗日沙修建,主要是为了供奉埃兰主神因舒希纳克。在埃兰语中,恰高•占比尔的名字意为“翁塔希之城”。恰高•占比尔的金字塔被认为是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的金字形神塔标本。1979年,成为伊朗第一个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的人类遗迹。

塔赫特苏莱曼远景 图自UNESCO官网

7. 皇家建筑群——塔赫特苏莱曼(Takht-e Soleyman)

塔赫特苏莱曼考古遗址位于伊朗西北部的一个火山区山谷中。主要是萨珊王朝在公元4—7世纪间陆续兴建的一组政治宗教建筑,2003年7月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塔赫特苏莱曼的意思是“所罗门王的宝座”,古时曾误传这里及其附近是所罗门王关押怪兽的地方,其实这是祆教祭司们在阿拉伯人入侵时为避免神殿毁灭编造的谎话。塔赫特苏莱曼是索罗亚斯德教的教徒避难所的典型代表,是萨珊王朝富丽堂皇建筑特点的完美统一,堪称萨珊王朝建筑的原型。历史过于纷繁复杂,建筑则是最有力的佐证,即使它伤痕累累,也足以证明曾经发生过的往事。

塔赫特苏莱曼远景 图自UNESCO官网

8. 帝国之都——帕萨尔加德(Pasargadae)

帕萨尔加德在今伊朗法尔斯省东北,是波斯人的荣兴之地,阿契美尼德王朝在此崛起,居鲁士大帝长眠于此。它的宫殿、花园和居鲁士的陵墓都突出地反映了皇家艺术和建筑特色,以及波斯人的文明程度。

居鲁士的墓高达12米,呈梯形,它以简单的线条象征着未来的世界征服者简朴的品质。这座墓俯瞰着整个帕萨尔加德,墓由六层高的小室组成,各层都逐渐缩小地向上发展,呈阶梯状,并且全部由巨石构筑而成。

2500年以来,居鲁士衣冠冢就那么孤傲地屹立在穆尔加平原上,站在山丘之上,眺望整个帕萨尔加德城,所有风光尽收眼底,昔日王城的辉煌就安静地隐藏在这片大地上。

居鲁士二世墓 图自UNESCO官网

9. 沙漠之玉——巴姆城堡及其文化景观(Bam and its Cultural Landscape)

巴姆城堡及其文化景观位于伊朗东南部克尔曼省的巴姆郡,遗产的核心部分是巴姆城堡(又名巴姆古城)。

巴姆城堡是全球最大的土坯建筑群,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阿契美尼德王朝时期(公元前6世纪到公元前4世纪)。巴姆城堡的繁盛时期为7世纪至11世纪,当时是重要贸易干线的十字路口,著名的商品有丝绸和香料。

巴姆城堡的所有建筑都是采用非烧制的粘土砖,因此巴姆城堡一直是全球最大的土坯建筑群。据说当初建造古堡时,由于这里只有土,没有石头,因此才建成了土坯建筑,这种独特的建筑风格让古堡曾经成为许多电影的取景地。

资料图

10. 神秘主义之地——阿尔达比勒谢赫萨菲丁长老陵园和圣殿建筑群(Sheikh Safi al-din Khānegāh and Shrine Ensemble in Ardabil)

阿尔达比勒的谢赫萨菲丁长老陵园和圣殿建筑群,位于伊朗西北部阿尔达比勒省的阿尔达比勒市。阿尔达比勒是阿尔达比勒省的省会和最大城市,也是波斯萨菲王朝的始祖谢赫萨非•丁•阿尔达比里的出生地。这里还是伊斯兰教苏菲派的精神休憩之所,前往神庙的道路被八道门分为七段,分别代表着苏菲神秘主义的八个理念和七个发展阶段。阿尔达比勒的谢赫萨菲•丁长老陵园和圣殿建筑群建于16世纪初期,但在18世纪末进行了重建。它主要是伊斯兰风格的建筑,根据伊朗不同文化包含多个不同的部分,主要有清真寺、图书馆、医院、学校、陵墓等等。

资料图

11. 伊朗明珠——波斯园林(The Persian Garden)

波斯园林这一遗产共包括9座来自伊朗不同省份的花园,分别是帕萨尔加德古代花园、伊斯法罕的四十柱花园、卡尚的菲恩花园、设拉子的天堂花园、马汉的王子花园、亚兹德的杜拉特阿巴德花园、马赞德兰省的阿巴斯阿巴德花园、南呼罗珊省的阿克巴里耶花园以及帕赫鲁普尔花园。这九座园林分别建设于不同时期,最早的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

波斯园林可分为两类:一是王室猎园。其中留有大面积的林地,供王公贵族狩猎和骑马。二是天堂乐园。受波斯艺术(特别是诗歌、地毯和绘画)的广泛影响,它代表了波斯人对天堂的想象。波斯庭园主要采用两种自然元素,即水和树,水是生命的源泉,而树则因其高耸而更加接近天堂。

资料图

当巴黎圣母院毁于熊熊大火时,全世界都在心痛。而今,伊朗的古老文明同样不该被置于战争的火药桶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