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国剧最佳!孙红雷大有乾坤的四个语气词,赢了!

原标题:新年国剧最佳!孙红雷大有乾坤的四个语气词,赢了!

《红色》剧组归来,金海、铁林、徐天三人组一样的名字、不一样的配方。

如果说《红色》是乱世荒年里海派的人间烟火,那么《新世界》则是动荡时代中京派的浮世绘。

这出《新世界》,品相也相当扎实。

乍看之下,《新世界》似乎没有能够打动观众的噱头。

叫人惊艳的全戏骨阵容,曾经在很多只有门面没有骨相的剧作中出现,演员们能独善其身已然是万幸,这导致观众也一早就对所谓“黄金阵容”失去信任。

万幸的是,《新世界》没有浪费这样的阵容。

将重要的信息不显山不露水藏在绵密的细节里,有回甘、有后劲、有生活。

孙红雷饰演的金海,黑白两道都能玩得转,亦正亦邪很有分寸感。

这样的角色很容易落入老套又装X的尴尬境地,但《新世界》是正面例子。

如何拍好大世界里、小市井中复杂的传奇人物呢?

三个故事,层次和特色都很清楚。

第一次是和朵儿,处理兄弟之间的内部矛盾,见性格。

第二次是和小耳朵,处理道上的棘手问题,见手段。

第三次是和剿总以及保密局,处理小人物在大时代里的站队困境,见格局。

金海在两大势力派系压力中博弈的水深火热而又应对自如,仅仅通过一通电话的“哦嗯嗯嗯”几个语气词、就已然活灵活现表达出。

收到剿总高层的电话之后,他又接到了保密局来要人的电话,他的态度非常有意思,哦,嗯,嗯,嗯。

舒心酱太喜欢打电话时这几个敷衍的语气词了,看似寻常、其实抓住了真正的精髓。

敷衍完了之后面对来办事的立即换了一手软硬皆施:嘴上说着大家都是干活的别为难我,手上却立刻派了人“请出去”。

一派敷衍。

一派官僚作风。

一派老油条老江湖的两面派作风。

金海和小耳朵的对峙也很有意思。

一面遵循着所谓的道上规矩、局气讲究,一面又硬碰硬黑吃黑、心狠手辣。

孙红雷的角色到场之时,尹昉饰演的好兄弟已经被对方土埋了一半,他到场第一件事不是把人挖起来反而是说事儿,一码归一码、一边说一边埋。

一手道理一手豪横,黑白灰玩得很有质感。

对付小耳朵,拿出“你弟弟押在我这”当筹码,这是身份给他的加持;

对付小耳朵愤愤不平的手下,他手起刀落迅速割开对方手腕,这是他的狠辣本事。

挑断别人手筋之后还嘱咐“去胡同口谁谁家接上”,这是复杂的江湖之道。

一个不动声色的厉害人物,立得非常鲜明。

他的表情包崩盘时间,大概都用来嫌弃自家妹妹,心大的妹妹让他从墙上被炸开的洞里省事进来,他瞬间喜提一脸嫌弃.jpg

角色立面很饱满。

目前已经播出的四集内容之中,三兄弟的个性都非常鲜活,就连出场戏份不多的角色、也同样有极高的辨识度

第一集中尹昉上线追犯人,对方用手雷炸塌了墙,同行的兄弟劫后余生的后怕不已,而刀美兰(胡静饰)则非常镇定给了他一个白眼。

很短的一个镜头,瞬间交代清楚了:这是个狠角色。

戏里孙红雷妹妹大缨子也很有意思。

小朵考虑要不要去南方心事重重,她拉着人家聊自己前夫的现任。

小朵死后她怀疑自己哥哥有嫌疑,对着差点成为小朵公公的人她不敢说可又不敢不说,于是她絮絮叨叨说昨儿听那出戏不行:从前是锣鼓点赶他、现在他赶锣鼓点都赶不上。

家里深更半夜来人,她抄了家伙事就出去。

家里来了一大帮子一看就不是善茬的角色,她也随手就抄起家伙事,大喇喇坐在台阶上嗑瓜子。

有点傻二缺,有点虎可爱。

很独特。

四集内容中上线了太多人物,叙事线索也多、阶段性故事里露几面就下线的角色也很多,但每个人物都很有特色、有辨识度、有记忆点。

关于剧作的高级概念那么多,但归根结底真正重要的还是人物、故事、情感。

《新世界》的人物和故事,在国剧中都堪称教科书级别,而情感似乎是短板。

首先,这三兄弟看起来完全不该是一条道上的人。

一个狠,一个怂,一个刺儿头,他们图的、在乎的、看重的似乎也都不尽相同,让人很迷惑:这仨怎么混成了同生共死?

当然,可能此后的剧情中会有合理的解释。

其次,徐天对小朵的感情执念。小朵惨遭杀害,徐天反反复复“冲我来的”,这样的反应背后,因果关系、利害关系、自责心理、创伤心理都对,但角色多次、重复、车轱辘如此强调,会让人感觉错位:能不能尊重一下她的个体生命本身,在“她年纪轻轻不幸死亡”的故事里、主角不必是你

同样,一以贯之的是年代戏份中的男权视角,孙红雷上线第一集就说男人说话女人插嘴找抽,“(你)还没过门呢吧,过门了也可以换”。

当然,对年代戏的男权视角过于苛责、显然属于找茬的过分行为,但在《新世界》对于人情世故的微妙拿捏、精准呈现中,感情戏的确稍显薄弱。

徐天劝二嫂那段奇怪的言论,没把人劝得更加火大、原理也很难懂。

徐天和小朵为什么大白天在路边泡脚,这项业务也有点超出认知(当然少男少女泡脚看天聊未来的画面依旧相当美好)。

整体而言,《新世界》的品相在国剧中已然非常难得,台词风格鲜明、节奏推进高能。

开场的第一个镜头,蜘蛛、蛛网、人的对位关系和构图,都颇为讲究。

每切一次镜头都更换了一个更大的景别,一点点交代清楚场景和背景。

一场徐天(尹昉饰)追认的戏,长镜头下是北平胡同里的众生相,年代感很强烈、烟火气很有温度。

剧作中带入新角色,往往从建立场景印象开始。

徐天追犯人闯入灯罩地界,一群人拿枪换金条。

闯入小耳朵的地界时,两只凶狠的狗互相咬到鲜血淋漓,残酷又疯狂。

同样是黑道角色,但前者的灯罩那里是一群人烂到脚都拔不出的溃烂:信念已失、只求钱财保命;后者的小耳朵那里则是更凶悍也更癫狂的质感。

此前两部开局台词亮眼的国剧,一部是陈宝国的《老酒馆》,一部是何冰的《芝麻胡同》,光凭台词和话术就已然非常唬人,但一个剧情上有坑挖大了埋不上的嫌疑,另一个情感戏的走向狗血又烂尾。

《新世界》也会如同这两部剧作一样吗?希望不会。

从目前播出的四集内容来看,品相相当周正。然而人物线索太多、叙事枝节也太多,剧作有七十集的体量,未来会不会注水、烂尾,目前还没法下论断。

就已播出内容来看,《新世界》堪称开年国剧最佳,希望此后的内容不会打脸。

最后,说一个非常不负责的剧情推测,我胡乱猜测杀死小朵的凶手是徐天家的车夫祥子,因为凶杀案里屡次出现骆驼,而我脑补了一下《骆驼祥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