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捐了半个故宫,价值超100亿,晚年想住单间,被告知级别不够

原标题:此人捐了半个故宫,价值超100亿,晚年想住单间,被告知级别不够

导读:1936年,处在内忧外患中的中国,发生了一件震惊整个文物界的大事情。在这一年,清朝恭亲王奕訢之孙,著名的画家、收藏家爱新觉罗·溥儒,将收藏的唐朝名画《照夜白图》,以10000大洋的价钱卖给了日本人。

之后不久,溥儒为了维持家中的开销,又打算将家中西晋陆机的《平复帖》,再次卖给外国人。消息传出后,张伯驹立刻找到溥儒,劝他不要将国宝卖给外国人,遭到拒绝之后,张伯驹表示愿意购买《平复帖》。溥儒听说他要购买,就狮子大开口,要价20万大洋,少一分都不行。

平复帖局部

在20世纪30年代,20万大洋绝对不是小数目,一个普通的政府人员一年的工资不过60大洋,要想赚够20万大洋,就算不吃不喝也要300年。一时凑不够钱的张伯驹只得暂时放弃购买计划。虽然没有买成,但张伯驹没有放弃,一直关心着《平复帖》的下落。

一年之后,溥儒的母亲病重,张伯驹立刻前去探望,并拿出10000大洋为她看病,赢得了溥儒的好感。不久后,溥儒的母亲还是因为病重去世,张伯驹又主动提出愿意借钱为其办丧事。经过种种事情之后,溥儒最终同意以4万大洋的价格,将《平复帖》卖给了张伯驹,就这样,一件国宝避免了流失海外。那么张伯驹是何许人也?为什么愿意花大价钱买下国宝呢?

张伯驹出生于1898年,祖籍河南项城,父亲张锦芳,在他6岁那年,被过继给了伯父张镇芳。此人是袁世凯的兄嫂弟,如此算来张伯驹还是袁世凯的表侄。由于这层关系,年轻时张伯驹曾在袁世凯手下当兵。袁世凯死后,他看不惯官场的贪污腐败,辞官回家。

当时父亲张镇芳已经不再做官,开始在天津开银行,几年下来,张家成了富甲一方的大富豪。虽然张伯驹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富二代”,但他却不喜欢纨绔子弟的作风,相反,张伯驹喜欢的是读书、画画、看戏听曲,尤其是对收藏书画最感兴趣。只要遇到名人名画,张伯驹从不吝啬,宁愿一掷千金,也要将字画买下来,所以才有了前文购买《平复帖》的事情。为此他母亲多次劝他:“做官你不去,家里的银行你也不管,每天就知道摆弄古玩、字画!”

在买了《平复帖》之后的几年里,张伯驹又陆续买了大量的珍贵书画,包括李白真迹、杜牧手卷、黄庭坚书法等,为了买这些字画名品,张伯驹不仅花光了家产,甚至变卖了家中大量的房产。而最让后人敬佩的是他成功救下了号称“天下第一画卷”的《游春图》,避免了它流落海外。

展子虔游春图

根据史料记载,《游春图》是隋朝著名画家展子虔唯一传世的作品,备受历代画家的追捧,北宋年间,宋徽宗得到了这幅画后视若珍宝,亲自在上面题写“展子虔游春图”,之后一直藏于皇宫之中。北宋灭亡后,此画流落民间数百年,到元朝时重新被收藏于皇宫中,明朝时期曾为严嵩等人收藏,清朝建立后,一直被藏于紫禁城中。1924年后,溥仪被赶出紫禁城,《游春图》作为珍宝一直被他带在身边,直到抗战胜利溥仪被俘,此画才再次流落民间。

1946年的时候,《游春图》突然出现在文物市场,当时他的拥有者名叫马霁川,此人为了金钱正打算将画卖给洋人。得知消息的张伯驹立刻找到此人,表示愿意出钱购买此画。当时古玩行都知道张伯驹是爱国的文物保护者,马霁川决定借此敲他一笔,要价800两黄金。(以现在黄金每克350元计算,大概为1400万)。可马霁川不知道,张伯驹这些年为了买文物,已经将家中钱财花了个精光,根本拿不出如此多的黄金。

为了不让文物流失国外,张伯驹只能将此事告诉报馆的朋友,让他们报道:“《游春图》是国宝,谁卖给洋人就是变卖国宝,是国家的罪人。”事情闹大之后,马霁川迫于压力,最后同意卖给张伯驹,但最低也要200两黄金。为了筹钱,张伯驹只能将家中在北京的一套四合院卖了。据收藏大家马未都先生介绍,这座四合院位于北京弓弦胡同,占地15亩之多,原本是李莲英的一处房产,据说是仿照颐和园建造的。如果放到现在,光是这套四合院恐怕就要值几个亿。

张伯驹收藏文物、字画,绝对不是为了个人利益,而是出于对古代文化的喜爱,以及避免国宝流失到国外,他曾说过:“黄金易得,国宝无二。我买它们不是为了钱,是怕它们流入外国。

新中国成立之后,张伯驹决定将自己最珍贵的藏品全部捐给故宫博物院,让国宝能够被更多人看到。1956年,他第一次捐给了故宫8件珍品,包括西晋陆机《平复帖》卷、隋展子虔《游春图》、杜牧《赠张好好诗》卷、宋范仲淹《道服赞》卷等,从名字我们就可以看出,这些字画都是唐宋时期的精品,每一件现在都是故宫的镇馆之宝。

为了表扬他的奉献精神,国务院文化部决定奖励他20万元钱,可他断然拒绝了。并说:“我这辈子看到的文物太多了,买下的也很多,如今给它们找个好归宿,也就放下了。”最后他之收下了文化部部长沈雁冰(茅盾)亲笔颁发了一个褒奖令,留作纪念。

此后的几年时间里,张伯驹陆陆续续向故宫捐了100多件文物,每一件都是珍品,总价值超过100亿。据故宫的档案记载,当年宫中收藏的书画精品,有一多半都是张伯驹捐赠的。

不过在随后的十年运动中,张伯驹被下放到了地方,等到十年后重回北京的时候,他和妻子二人有一段时间连户口、住房都没有,只能委屈在一处大杂院中居中。为了生活,妻子只能给北京国画厂画5分钱一张的书签,两人才能勉强度日。后来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心下,慢慢的生活才有好转。

1982年冬天,84岁高龄的老先生得了感冒,被送往北大医院救治。当时医院安排他住在一个八人间的病房内,老人怕被同房病人传染,就提出能否住一个单间病房,得到的回复是:不够级别,不能换。几天之后,老先生果然被同病房的人传染,得了肺炎,十几天后不治身亡,呜呼哀哉!

据传在张伯驹死后,还有痛心者到医院门口大骂:“你们知道张伯驹是谁吗?他是国宝!你们说他不够级别住单人病房?呸,我告诉你们——他一个人捐献给国家的东西,足够买下你们这座医院!

在张伯驹的追悼会上,有人打抱不平,说张伯驹用一辈子保护国宝,最后全部捐给了国家,单单忘了保护他自己。也有人作诗说:“为人不识张伯驹,踏遍故宫也枉然。

参考文献:《往事并不如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