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善款仅付两万,儿慈会需要清理门户自证清白

原标题:百万善款仅付两万,儿慈会需要清理门户自证清白

北京青年报:9958回应“吴花燕事件”--募集百万转款两万 剩余善款或转捐

文丨杜虎

贵州24岁大学生吴花燕因患有先天性遗传性疾病、同时长期穷困导致营养不良,住院治疗无效,不幸于1月13日去世。吴花燕过世后,有网友揭露,儿慈会为吴花燕公募的100多万元善款,只拨付了2万元。1月14日,儿慈会发声明解释,含糊地将责任推给乡政府和家属,说是余下善款留待手术和康复使用等等。

儿慈会1月14日发布的进展报告

当地乡政府已经对媒体表示,从未干涉过儿慈会对吴花燕的捐款使用,等于直接否定儿慈会拿政府原因截留善款的理由。至于说停止拨付是应家属要求,恐怕更是托词。有业界人士指责儿慈会发动百万募捐,吴花燕亲属并不完全知情。儿慈会进一步表示,网曝信息与事实有出入,似乎在酝酿比首份声明更多的解释。

无论儿慈会变换什么新的说辞,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一直到吴花燕以令人扼腕的病情死去,社会爱心都没有全部抵达她及其家人身边。吴花燕生前受到的困厄,本来就叫人愤怒,其住院等待体重升至60斤这个手术最低线期间及身后,慈善机构用心叵测的低效更让人出离愤怒,舆论谴责体现了人之常情。

不管儿慈会9958救助中心是否完全征得吴花燕同意展开公募,按照正常的操作流程,这百余万善款在结束之后,碍于有关规定,无法拨付个人账户,但都应该打入医院公共账户,给吴花燕按照治疗进度专款专用。为尊重捐款人意愿和规避瓜田李下的嫌疑,这钱都不能停在儿慈会账户上。

儿慈会可以按照募款时所说,提取6个点作为行政管理费,但拖着善款不放,而且在被揭露前又不公布任何使用细则,这就很让人怀疑其真实意图是什么。换句话说,吴花燕生前对公众捐款的使用有什么期待,她过世后遗属意愿又是什么,儿慈会都没有接触没有了解,这是完全违背慈善法操守的。

吴花燕生前接受治疗

复盘儿慈会利用吴花燕事例来展开公募的过程看,也存在着诸多问题。比如,是不是在吴花燕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发布募款项目?分三次募款是不是有超额、过度募款的嫌疑?这只是汲取公众善款时产生的问题,儿慈会在聚拢了百万善款后,在如何使用上也未见更细致工作,这一百万更像是儿慈会的资产,这是绝对错误的。

社会捐赠人受到吴花燕事迹的震动,想要捐款抢救她的生命,甚至改善她的生活,这是善款的全部目的。姑且不论儿慈会发动捐款有没有得到吴花燕的许可,作为慈善机构,对这些公众意志本该一清二楚,即使吴花燕事前不知情,也可以在捐款完成后悉数告知,并在法规范围内转移善款,执行捐赠人意志。

现在这将近一百万善款成了儿慈会的“烫手山芋”,一百万只付2万元,这种反差过于强烈,儿慈会等于是在汹涌的社会救助意愿与危重的吴花燕之间建起了隔离墙,阻止爱心达到。儿慈会第一次声明中完全不涉及其余善款的处理流向,在这个关键问题上继续装糊涂,这是让人无法接受的。

只从儿慈会迄今为止的表现看,它似乎并未真正地把吴花燕作为一个急待救助的人来看待,而是作为一个募款的道具来使用——儿慈会知道公众面对吴花燕这种案例时会有怎样的救助冲动,所以因势利导,将吴花燕做成了聚敛社会捐款的IP,囤积善款。

2019年11月1日,该团队在进展报告中称,“本案例项目,将收取筹款额的6%作为项目执行成本费用”

由此出发,募款时吴花燕家不完全知情,募款完成后善款滞留儿慈会账户,面对社会普遍的不满,官方声明回避重点。儿慈会方面所说的“网曝与事实有较大出入”,到底出入在哪里呢?至少目前看,儿慈会无法自圆其说,公众的严厉批评和愤怒指责完全可以成立。

就在儿慈会因吴花燕救助个案饱受责难时,更多信息披露儿慈会9958救助中心可能存在更多问题,比如有公益人举报它不告知患者真实情况,超额募捐并且不及时拨款,拖死患者达到囤积捐款的目的等,并将一二十个违法案例举报到民政部。这些最新披露显示,儿慈会需要“清理门户”,自证清白。

此前春蕾计划违规资助的风波还未结束,儿慈会又在吴花燕一事上露出破绽,社会爱心与慈善组织之间的矛盾充分暴露,后者能不能尽责尽力实现前者的目标,让人深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