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军在印度洋演习,疑似出动潜艇,究竟强化了中国哪些能力?

原标题:中国海军在印度洋演习,疑似出动潜艇,究竟强化了中国哪些能力?

今天下午,由中国海军与巴基斯坦海军联合举行的“海洋卫士-2020”军事演习结束了海上实兵对抗阶段的演训,中国海军舰队继续向亚丁湾护航任务区航渡,巴基斯坦海军参演兵力则返回卡拉奇母港。

作为中国海军对外联演的“开年大戏”,随着媒体对这次演习的诸多细节的报道,“海洋卫士2020”还是有些细节值得咱们说一说的。

因此今儿个咱们就开坑稍微谈一谈。

参演兵力

咱们首先要分析的,是“海洋卫士2020”中巴两军的参演兵力,根据双方公开的信息:

本次演习中国海军参演兵力以上个月下旬从三亚亚龙湾基地出发的第34批护航编队为主编成,编队指挥舰则由1艘052D型防空舰175“银川”舰担任,下辖1艘054A型护卫舰571“运城”舰、1艘903型舰队补给舰887“微山湖”舰,再加1艘926型潜艇支援舰865“刘公岛”舰,编队参演官兵约700人,另有60余名随舰特战队员。

052D驱逐舰175“银川”舰

巴基斯坦海军则出动了2艘F-22P型护卫舰,数艘导弹快艇和1架陆基的固定翼反潜机,可能还有部分登陆舰只,具体的护卫舰舰名与参演兵力总数目前尚无报道证实;乍一看,本次双方出动的联演舰只也算是中规中矩,共有一艘防空驱逐舰、三艘通用护卫舰、一艘舰队补给舰,差不多也就是一个战斗力有限的小型分舰队水准。

巴基斯坦的F-22P型护卫舰

但是颇值得玩味的是,中国海军在此次出动的舰只中,增加了一艘潜艇支援舰,也就是咱们前文提到的926型潜艇支援舰865“刘公岛”舰。该舰隶属于北部战区海军某防险救援支队,主要的作战装备是其在尾部投放装置上携带的英国制造的LR-7型深潜救援潜艇,该舰日常所承担的战术任务只有一项,那就是对在训练或战时可能沉没的潜艇实施救援行动。

926型潜艇支援舰865“刘公岛”舰

而中国海军在“海洋卫士2020”中意外地派出了这样一艘平时不多见的辅助舰只,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咱们的参演兵力很有可能不止在水面上看到的这“一驱三护”,在水下还有一艘潜艇存在,需要使用潜艇支援舰实施伴随保障。

当然,大家也不要忙着激动,毕竟人家巴基斯坦海军也不是没有潜艇的:截止去年年底,巴基斯坦海军的常规动力潜艇部队还有五艘潜艇在役,包括2艘上世纪70年代进口自法国的“阿戈斯塔-70”型和3艘90年代到本世纪初进口的法制“阿戈斯塔-90B”型,其中2008年入役的3号艇“哈马扎”号据说具备在水下发射巡航导弹的能力。

“阿戈斯塔-90B”型哈马扎号

不过,咱们只要稍微看一看就明白,巴基斯坦的这5艘潜艇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太老了,毕竟常规动力潜艇由于其外壳经常需要承受巨大的水压,且对于静音性能的要求又非常高,因此其使用寿命一般是比不上水面舰艇的。以苏联海军而言,常规动力潜艇一般在服役十五到二十年后就要被列为二线装备或者封存了,中国海军与日本海自的情况也差不多;因此,巴基斯坦这几艘老爷潜艇目前还有多少实际战斗力,甚至几艘最老的“阿戈斯塔-70”还能不能开出来都是个未知数。

巴基斯坦海军的“阿戈斯塔-70”潜艇

在排除一切可能性后,大伊万个人还是比较倾向于咱们部署在海南岛的09III型攻击型核潜艇又跟着护航编队跑到印度洋去了。毕竟在几年前,就有1艘09III型潜艇以上浮挂旗的形式无害通过马六甲海峡,照片被传得到处都是;本次第34批护航编队可能也带了这么一艘艇,一方面给潜艇部队熟悉印度洋预设战场的水文环境,另一方面也搞一搞常态化的远航训练,还能顺带给水面舰艇部队增加一道水下屏障,在中巴联演中还可以客串一把印度的那艘971“狗鱼II”,让巴基斯坦海军体会体会搜潜攻潜,可谓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不过需要强调的是,在消息还没有公开的情况下,咱们也就瞎猜猜。

093型核潜艇

演习科目

“海上卫士2020”的参演兵力“留有伏笔”,但在演练的科目上,咱们也算是对巴基斯坦海军“倾囊相授”了,还是从公开报道出发吧。根据公开消息,本次为期九天的演习共分两个阶段进行:

岸上推演阶段

第一阶段是所谓的“岸上推演”,也就是在海军的岸基司令部、陆上指挥所进行的海图作业演习,通过给定部分战场情况、设置一定的参演兵力,对一定规模的海上战役进行推演。

除此之外,还包括了中巴两国海洋战略研讨和海战战术交流,如报道中提到的在巴基斯坦海军战术学院由中国海军教授的“超视距反舰作战”。

但是,对海上战役进行海图推演也好,超视距反舰作战也罢,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巴基斯坦海军短板缺项,毕竟以巴基斯坦海军水面舰艇部队的现有实力与指挥能力来讲,很难组织起一场有多种兵力要素共同参与的大规模海上攻防战役。

“海洋卫士-2020”军事演习中的巴方军舰

再以目前作为巴基斯坦海军主力水面舰艇的F-22P型护卫舰和配套的C-802A反舰导弹来讲,只具备非常有限的反舰导弹超视距攻击能力。

F-22P型护卫舰

在巴基斯坦海军即将拿到先进的054A型护卫舰、配套的某型超视距制导雷达、尤其是射程极远的CM-302(YJ-12外贸型)超音速反舰导弹的当下,怎样组织起一场比较复杂的海上战役、怎样运筹使用远程反舰导弹实施超视距攻击,都是巴基斯坦海军目前急需解决的战役战术问题。而中国海军自然而然地当起了老师。

CM-302反舰导弹

实兵对抗阶段

再到了后面四天的海上“实兵对抗”阶段,也就是各参演兵力集结到预定海区实施实际的编队运动、电子对抗、武器使用演练时,中巴两国海军则更是做到了“精锐尽出”,演练的全部都是高级战术科目:

根据公开的消息来看,这个什么联合护航、临检拿捕都是属于常规的非战争军事行动科目,多用于亚丁湾反海盗作战没什么好说的。而除了这两个科目,剩下的海上攻防、联合防空、搜潜攻潜那就全部都是实打实的为了舰队决战而准备的科目。

咱们就以中巴两国海军之前所举行过的一系列联合演习来对照吧,中巴两国海军早在2003年左右就开始举行联合演习,但早期的诸如03年的“海豚-0310”、2005年的“友谊-2005”都是难度较低的联合搜救演习。

中巴2003年的“海豚-0310”演习

在2011年和2014年举行的两场联合演习虽然参演兵力规模有了一定的提高,但演习侧重于非战争军事行动,即诸如联合护航、登船临检等反海盗科目;到2015年和2016年的两场分别于中国和巴基斯坦沿海举行的中巴海军演习中,首次在中国沿海的演习中增加了海上战役科目演训;而2017年实施的三场中巴海上联合演习则由于中方参演兵力有限,实际上演习效果有待于进一步观察。

2017年的中巴海军联合演习

相比而言,本次实施的“海洋卫士2020”可谓做到了两个“第一”,第一次在巴基斯坦沿海使用大编队演习、第一次在巴基斯坦沿海展开高级战术科目演训。如果说得再明白点,那就是中国海军现在终于开始在印度洋学习怎么跟巴基斯坦海军实施联合战役了。

当然,伴随着中国海军建军步伐的进一步加速,也伴随着我国海洋利益的逐步外延和拓展,目测在不久的将来,中国海军与巴基斯坦海军在印度洋海区实施的海上联演,乃至大规模海上战役攻防演习将逐步常态化。

甚至不排除在明年、后年的演习中增加更多的战术科目,增加更多的兵力要素参战。如同咱们去年曾经提过的中巴“雄鹰”系列演习一样,越来越向两国联合作战的方向发展。

中巴雄鹰演习

关于中巴海军联合军演与中国的印度洋战略,我们也将继续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