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雉从深宫放出的一个宫女,多年后变成汉朝第二个吕雉

原标题:吕雉从深宫放出的一个宫女,多年后变成汉朝第二个吕雉

刘邦去世之后,汉惠帝刘盈软弱无能,吕太后掌握大权操纵朝政。

吕太后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一方面在宫中大肆残害刘邦生前宠爱的妃嫔,另一方面屠戮朝堂功臣和刘氏宗亲。

吕后雷厉手段,治政聪慧,对王公贵族和臣子们讲究恩威并施,在其专制统治下群臣威服。

01

有一次,吕太后突然想到个好主意:将后宫中刘邦遗留下来的宫女赏赐给朝堂臣子和王公贵族们,每人分五名宫女。

对于宫女来说,很多人不愿意老死宫中,愿意出宫去寻个好人家嫁了;对于王公贵戚,突然得太后赏赐美女自然喜不胜收。

此计可谓一箭双雕。

因此消息一出,立刻在朝野上下引起轰动,一时成为当时热议的话题。

《史记》记载:“吕太后时,窦姬以良家子入宫侍太后。太后出宫人以赐诸王,各五人,窦姬与在行中。”

当时吕太后身边有一个宫女窦氏,出身低微,是个寻常人家的姑娘,一直在吕太后身边伺候,做事谨小慎微不曾出错,吕太后对她甚是赏识,不忍其大好时光浪费在宫中,所以也将其放在这次赏赐的队伍序列中。窦氏听闻吕太后恩典,不禁心花怒放,心想:“我老家在赵国的清河观津,如果能找个赵国的官宦人家就好了!”

窦氏长期在吕太后身边侍奉左右,自然见过大场面,在宫中也积累了些人脉。

窦氏很快打听到了主管这次宫女“外放”的宦官,并给那个宦官送了点“好处”打点,叮嘱主事宦官道:“我老家是赵国的,这次外放一定要把我放在去赵国的名册里面!”

主事宦官高兴地满口答应:“我办事,你放心!”

02

但是这位主事宦官只顾着收礼,很快就把窦氏所托之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最后主事宦官将其放到了去代国的队伍中。

宦官将名册定好上报之后,同意的诏书下达很快便下达了。

窦氏天天望眼欲穿,等待着被外放赵国的消息传来,然而当旨意传来窦氏才知道自己竟被分到了去代国的队伍中。

窦氏大失所望,对主事宦官恨的咬牙切齿,在宫中一哭二闹三上吊,几次通知她出发去代国她都不肯走。

但是即使她这么闹,一切已成定局,她在做什么都已无济于事。

太监们几次催促之后,窦氏无奈踏上了去代国的路程。

《史记》记载:“窦姬家在清河,欲如赵近家,请其主遣宦者吏:“必置我籍赵之伍中。”宦者忘之,误置其籍代伍中。籍奏,诏可,当行。窦姬涕泣,怨其宦者,不欲往,相彊,乃肯行。”

当时的代王刘恒是汉高祖刘邦生前的妃子薄姬生的儿子,吕后素来厌恶刘邦生前的妃嫔,所以他们母子也是吕后的眼中钉肉中刺。

薄姬是刘邦有一次心血来潮宠幸的,事后有孕生下皇子才封的妃子,所以薄姬算不上刘邦的宠妃,薄姬母子根本不受刘邦待见。

刘恒很小的时候,刘邦便将他流放到了饱受匈奴欺凌的苦寒之地代国。吕后掌权之后,没有像对待戚夫人和赵王刘如意母子一样对薄姬斩尽杀绝,反倒同情她一直见不到儿子,于是将其送到代国让其母子团聚。

03

话说窦氏到了代国,被代王刘恒一眼看中,当晚便宠幸了,从此宠冠后宫。

得代王荣宠的窦氏先后为代王刘恒生下了两儿一女,在代国的地位逐渐稳固,成为后宫仅次于代王后的二号人物。

《史记》记载:“至代,代王独幸窦姬,生女嫖,後生两男。”

公元前180年对窦氏而言可以说是其人生实现第二次飞跃的关键一年。这一年,大汉的实际控制者吕太后去世,大臣陈平、周勃等人联手刘氏宗亲朱虚侯刘章等人除掉了准备叛乱的诸吕,经过商议决定拥戴汉高祖刘邦在世的皇子中最为年长的代王刘恒为皇帝,也就是历史上的汉文帝,窦氏摇身一变成为皇帝的妃子。

然而窦氏的好运气还没完。

刘恒继位前后,代王后以及其所生的四个儿子先后去世,这样一来,窦氏所生的皇子刘启便成了皇长子。

自己的四个儿子接连离世,汉文帝刘恒悲观泄气,认为自己德薄不足以君临天下,薄太后一面安慰汉文帝,一面劝说刘恒应该抓紧立太子,一时间朝堂大臣们也纷纷上书皇帝请求即立太子,最终刘恒勉强地立窦氏所生的皇长子刘启为皇太子。

窦氏“母凭子贵”被册封为皇后。

《史记》记载:“先代王未入立为帝而王后卒。及代王立为帝,而王后所生四男更病死。孝文帝立数月,公卿请立太子,而窦姬长男最长,立为太子。”

04

窦皇后被册封之后,汉文帝准备按照汉朝的礼制册封窦氏家族,由于窦皇后的父母早已过世,所以汉文帝只能追封,并重修陵墓,还安排专门的官员负责为其打扫陵墓。

但是汉文帝还觉得不够隆重,于是问窦皇后:“你家里还有什么亲人吗?”

窦皇后回忆说道:“我幼年父母双亡,一个哥哥也已经过世,只有一个弟弟失散多年,也不知身在何处。”

说罢窦皇后泪如雨下,彻底打湿了刘恒的心。

刘恒当即下诏:“寻找窦皇后的弟弟。”

不久,寻找国舅爷的告示便张贴到了大汉的每一个郡县。

05

话说有一个二十岁的青年人在山中烧煤做苦力,这一天大雨倾盆过后,山洪和泥石流爆发,一下子便压垮了苦力们住的工棚。

话说这个小伙子运气确实很好,因为自己年龄小力气薄弱不受苦力们待见,每天晚上只能睡到工棚旁边的草垛上,所以躲过一劫。

此次事故导致一百多名工人被压死在工棚内,吓得矿场的主人不敢在当地待了,便带着这个幸存的年轻人逃到了长安城避难。

年轻人第一次到大城市,看着灯红酒绿的广宇高楼,不禁畅想:“我要是以后能留在长安过上这种日子,那就好了!”

但是转念想到自己和主人随时都有可能被朝廷通缉,脸上又愁云密布。年轻人看到旁边有一个卦摊,于是上前卜一下前程。

相士为他解卦道:“先生这是否极泰来的卦象!不但今后不会有性命之忧,相反近几日将会成为皇亲国戚得以封侯。”

青年人对这个结果嗤之以鼻,走在路上越想越好笑:自己幼年被人贩子拐卖,在深山老林做工多年,怎么会封侯拜相呢?!

走着走着看到大街上贴的告示:陛下为新皇后寻找失散多年的弟弟。

青年人看到皇后是观津窦氏,回想起自己年幼时候与姐姐分离,又联想到自己的卦象,于是大着胆子上书:我就是皇后的弟弟。

京兆尹听说真有人承认自己是皇后的弟弟,自然不敢怠慢,立即将其带入未央宫。

皇帝和窦皇后亲自接见了他。

他当场讲述了自己当年与姐姐采桑叶摔着、当年与姐姐分离的情景。

窦皇后听后当场将其搂在怀中失声痛哭,姐弟俩相认的场面令在场的人感动得无不落泪。

汉文帝当即下令:窦皇后的弟弟赐名为窦广国,封为章武候;

追封窦广国的哥哥为侯,窦氏近亲族人均有封赏。

06

自幼孤苦无依的窦皇后突然冒出一大家子亲戚,并且都沐皇恩受赏,窦皇后在朝中的势力一下子膨胀起来,曾经饱受吕氏外戚欺压的大臣们一下子被刺痛了敏感神经,唯恐吕氏专权的情景重现。

大臣们在周勃、灌婴等人的带领下向汉文帝上书:“请求不要封没有任何文化和功劳的外戚官职,并要派贤士给他们做老师教导他们。”

汉文帝拗不过大臣,最终对窦皇后近亲的封赏都只得作罢,后来虽然窦广国确实贤能,却也未能出任丞相等要职。

《史记·外戚世家》记载:“绛侯、灌将军等曰:“吾属不死,命乃且县此两人。两人所出微,不可不为择师傅宾客,又复效吕氏大事也。”於是乃选长者士之有节行者与居。窦长君、少君由此为退让君子,不敢以尊贵骄人。”

汉文帝壮年去世,窦太后的儿子刘启继承皇位,也就是汉景帝。

汉景帝时期窦氏手揽大权,权倾朝野。

窦太后的小儿子刘武被封为梁王,女儿窦太主炙手可热;

窦太后的侄子窦彭祖封为南皮侯;

侄子窦婴封为魏其侯,官拜大将军,后来到了汉武帝初年还出任丞相,家中门客三千。

汉景帝病故,窦太后以汉景帝遗诏名正言顺地临朝听政。

汉武帝继位后推行新政,宠信儒生,触犯了窦家在朝堂的利益并与窦太后笃信的“黄老学说”发生冲突,这让窦太后非常生气。

汉武帝宠臣御史大夫赵绾此时又上书请求今后朝政无需再上报窦太后,窦太后震怒之下发动政变处死了汉武帝的亲信大臣,废除了全部新政。

大汉王朝再次重演了“外戚专权”的惨剧。

也许谁都没有想到:当初太监犯的一个小错误,缔造了第二个吕后。

幸运的是,老太太奉行黄老之学,手段没那么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