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三国最低调的军阀,割据两广越南40年,死后被越南尊为圣王

原标题:汉末三国最低调的军阀,割据两广越南40年,死后被越南尊为圣王

汉末天下大乱、诸侯纷起,强者跨州连郡,弱者宰割县邑,使中国的版图看上去很像一件“百衲衣”。在这些大大小小的军阀当中,某些虽然看上去并不“显山露水”,但却实力非凡,能连续割据某地长达数十年时间,属于极为低调的类型。在这类军阀当中,曾割据两广、越南几近40年之久的士燮,便是典型代表。

士燮的先祖本是中原人士,后因躲避战乱才南迁至交州。士氏家族在士赐这一代开始成为交州的豪族,而士赐正是士燮的父亲,曾出任日南太守的要职。士燮由儒生起家,年轻时曾拜大学者刘陶为师,深研《左氏春秋传》,有博学通古之名。士燮成年后被推举为孝廉,补任尚书郎,后因公事被免官。其父士赐去世后,士燮以父荫被推举为茂才,曾出任巫县令。

士燮割据交州近40年,在群雄中最为低调

汉灵帝中平四年(187年),为加强对交州的控制,朝廷起用士燮担任交趾太守,希望借助于士氏家族的影响力,帮助帝国稳定在该地区的局势。而士燮到任后没几年功夫,交州刺史朱符便因横征暴敛,引起民众的反抗被杀,导致州郡秩序极为混乱。

正是在这种局面下,士燮趁机向朝廷提出建议,由其弟士壹兼任合浦太守,士䵋兼任九真太守,士武兼任南海太守,并得到朝廷的首肯。此时的交州共有七郡,除士燮兄弟统治的四郡外,其他三郡的关键职位也均由士氏家族的成员及亲信占据,由此使得士燮成为交州实际上的拥有者。

交州七郡示意图

士燮兄弟割据交州期间,因辖地偏在万里之外,公然僭越礼制、大讲排场,威仪俨然诸侯王,就连当年的南越王赵佗也不能超过他们(“燮兄弟并为列郡,雄长一州,偏在万里,威尊无上。出入鸣钟磐,备具威仪,笳箫鼓吹,车骑满道。胡人夹毂焚烧香者常有数十。妻妾乘辎軿,子弟从兵骑,当时贵重,震服百蛮,尉他不足逾也。”见《三国志·吴书四·刘繇太史慈士燮传》)。

士燮割据交州后采取保境安民的政策,并未参与到中原军阀混战当中,由此给交州带来一个和平发展的大好局面。正是在士燮的治下,交州局势稳定、百姓富足,安享太平四十余年,从未遭受战乱流离之苦,俨然成为当时的“世外桃源”。

名士刘巴等人曾投靠士燮,但最终都离去

士燮礼贤下士、宽厚待人,使得数以百计的中原名士前来投靠,可谓人才济济。然而士燮志在割据一方,并无进取兼并之心,所以这帮志在建功立业的人才们,最终都与他分手。其中刘巴、许靖、许慈先后投靠刘璋、刘备,而薛琮、程秉则成为孙权的重要谋士。

士燮同时也是个大学者,在他的治下,交州儒学教育事业兴旺发达,造就了两广、越南文化史上的黄金时代。对越南来讲,士燮的贡献不仅在于将儒学教育引进该地,而且还假借汉字形声,为他们创立了文字(喃字),使他们得以吟诗聊对,从事创作。正由于此,越南人对士燮感激备至,至今仍在怀念、歌颂他的功绩。

士燮曾依附于曹操,以对抗刘表

交州的富庶文明逐渐引起其他军阀的觊觎,荆州牧刘表便曾两度任命自己的部下张津、赖恭出任交州刺史,同时又任命吴巨担任苍梧太守。而士燮为对抗刘表,也主动向曹操表示归顺,被朝廷任命为安远将军、总督交州七郡兼交趾太守,封龙度亭侯。正是凭借着强大的外援,士燮才有足够的胆量对抗刘表,使得后者一直无法实际上占据交州。

赤壁之战后,曹操再无力南下,江南遂成为孙权、刘备两大势力争夺的疆场,此时的士燮在思量再三后,最终向孙权表示归顺。建安十五年(210年),孙权任命步骘为交州刺史,士燮率众归附,并送子侄为人质。孙权为笼络士燮兄弟,不仅让他们留任原职,还加封士燮为左将军。

赤壁之战后,士燮依附于孙权

士燮归顺孙权后,年年向其进贡大量的宝物、宝马、香料、珍贵布匹和奇物异果,而孙权每每也是厚加馈赠。东吴建国后,士燮又因引诱益州豪族雍闿叛蜀附吴有功,被孙权晋升为卫将军,进爵为龙编侯,可谓位高爵尊。

东吴黄武五年(226年),割据交州近四十年时间的士燮薨逝,虚龄九十岁。士燮死后不久,其子士徽便叛吴自立,但很快便被吴将吕岱击杀。士徽被杀后,士氏家族成员受其牵连或被杀,或被免,全没落得好下场。

士燮为越南创制喃字,被后者尊为圣王

士氏家族虽然在中国没有没能善终,但士燮却在越南得到长久性的尊崇,在他死后一千多年,被越南的陈朝追谥为“善感嘉应灵武大王”,其影响力可见一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