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了解中国社会办医发展现状!

原标题:一文了解中国社会办医发展现状!

社会资本办医热潮涌动,破局发展时不我待!

2019年12月28日,晋煤集团总医院(医疗集团)举行改革重组签约仪式。仪式上宣布,新里程医院集团旗下医院管理平台北京国科新里程医院管理有限公司控股投资晋煤医健。晋煤医健旗下有晋城市最大的三甲医院晋煤总医院、6家二甲及一级医院、17家社区卫生服务站,总床位数约2000张,总职工人数约2300人。

新里程医院集团首席执行官林杨林与晋煤集团副总经理曹建平在晋城市晋煤总医院签下字,宣布战略投资山西晋煤集团医疗健康有限责任公司。

2019岁末,又一家三甲国企医院宣布改制。让沉寂了许久的“国企医院改制”再次回到舆论中心。

社会资本办医热潮涌动

公立医院改革规模受限,社会资本办医迎来发展空间。

健康中国“2030”上升为国家战略,多样化、差异化、个性化健康需求持续增长。公立医院难以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当前,公立医院占主导地位的趋势不会变,并将在基本医疗领域发挥主要作用;但新医改打破原有医疗服务体系,公立医院规模受到控制,公立医院的数量呈下降趋势。

信息来源:《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的意见(2017.5)》

社会资本办医获得支持,社会资本办医进入黄金期。

国家十年内陆续出台政策鼓励、肯定社会办医,放宽准入条件,优化发展环境。

波士顿咨询公司在2018年发布的社会办医报告中用数据描述了这种“井喷式增长”。该报告称:自2012年以来,中国资本市场对医疗机构投资的交易金额年复合增长率高达80%,增长约50倍。尤其在2015-2016年期间,交易数量持续创下历年新高。

社会资本办医比重逐步上升,并将在非基本医疗领域大有作为。截至2018年底,社会办医疗机构数量达到45.9万个,占比46%;社会办医院数量达到2.1万个,占比63.5%;社会办医床位、人员、诊疗量占比均持续增长,但数量的增长并没有带来诊量的增加和经营状况的改变。预计2020年非公立医院床位占比将上升8个百分点达到20%。

社会资本办医破局发展时不我待。

随着2020年的大限近在眼前,可改制的优质国企医院越来越少,几大医疗集团再难靠跑马圈地改变竞争格局,投资后的管理才更见真章。

国家整体政策支持

当前,区域发展红利——一带一路、京津冀一体化、长三角一体化、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政策利好不断释放。在资方眼中,国企医院所处地方的小环境,至关重要。比如,所在城市GDP是否正向增长、人员是否正向流入、城市发展是否有经济支柱,是决定医院收购能否完成的区位条件,这恰恰是很多国企医院面临的困境。而对于条件相对较好的国企医院,也已在众多政策利好支持下成为资本角逐的对象。

2015年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鼓励放宽准入门槛,将符合条件的社会办医纳入医保定点,从“医保支付”这个关键点上表现出对非公医疗的接纳。

2017年5月,国务院发布了2017年第44号文件——《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的意见》,《意见》提出,到2020年,社会力量办医能力明显增强,医疗技术、服务品质、品牌美誉度显著提高,专业人才、健康保险、医药技术等支撑进一步夯实,行业发展环境全面优化。打造一大批有较强服务竞争力的社会办医疗机构,形成若干具有影响力的特色健康服务产业集聚区,服务供给基本满足国内需求,逐步形成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新格局。

2017年8月,国资委等六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2018年底前,完成企业办医疗、教育机构的移交改制或集中管理工作;同时,《意见》给出了4种剥离路径:其中,1/3关闭撤销,或转为企业内部的门诊部;1/4移交政府,包括移交给地方政府成为公立医院,移交给当地公立医院,少数移交给地方组建的平台公司;1/5由国家认可平台资源整合;1/6引进社会资本,重组改制。大部分国企医院更加倾向的是政策留出的1/6社会资本参与改制的空间。

2018年3月,国资委、发改委、财政部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国有企业独立工矿区剥离办社会职能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大型独立工矿区企业办医疗机构应尽可能移交地方政府、专业化机构或企业管理,不具备市场竞争力的应予以撤并,从2019年起不得以任何方式向医疗机构提供补贴。

2019年6月,国家卫生健康委等十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的意见》,桎梏社会办医的壁垒和藩篱被逐一破除,释放出国家层面鼓励社会办医的决心和信心。近年来伴随国家各项社会办医利好政策的密集出台,一定程度上也刺激了民营医院 的发展。

一方面是政策推动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剥离办社会职能,另一方面国家持续出台政策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

国家和政府从宏观层面提供了政策支持、降低了准入门槛、融洽了社会办医环境,但医院微观层面如何吸引患者、留住人才、提高技术水平、提升服务能力、促进可持续发展等深层次的问题却不是政策出台就能轻松解决的,更需要社会办医投资者、医院经营管理者、医疗行业从业者等结合实际,一步一步探寻摸索发展运行规律。

启步阶段借力合作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的意见【国办发(2017)44号】》的精神:

  • 允许公立医院根据规划和需求,与社会力量合作举办新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
  • 鼓励公立医院与社会办医疗机构在人才、管理、服务、技术、品牌等方面建立协议合作关系,支持社会力量办好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

与公立医院合作的关键点:资产的合法性和人员的独立性。

社会资本办医的医院PPP模式分类

公立医院不准与社会资本合作举办营利性医院、不准设立非独立法人资质机构(院中院)

分级诊疗建立医疗分工新体系

在区域医疗资源整体规划的前提下,融入当地分级诊疗体系,通过院院合作推进医联体建设。社会资本办医重点转向“常见病、多发病”以及“特需高端服务”。

  • 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
  • 一批大型公立医院未来将逐步定位于侧重危急重症、科研教学的医学中心;
  • 一批二级医院未来将逐步转型为康复养老或其他专科医院;
  • 社会资本办医在未来的医疗市场格局中将扮演重要角色。

为此,社会资本办医需要在项目营收平衡/盈利、床位开放节奏、成本构成(人员、耗材、药品、运维)、学科/病种设置、品牌合作(知名医院、专科医院、医生集团/医生)、内部管理(宗旨/文化/团队/营销)等诸多方面提升能力、加强合作。

社会资本办医既有案例与展望

  • 既有典型案例

2014年,重庆长安医院、重庆江陵医院改革之际,结缘国内社会资本办医领域的三博脑科正在进行全国连锁布局。在国务院国资委牵头和重庆市政府支持下,两家医院与三博脑科医院管理集团改制成立新医院——重庆三博长安医院、重庆三博江陵医院正式挂牌成立。

三博脑科分别在资金、技术、管理等方面开出了“药方”。改制后的三年内三博脑科累计向两家医院投入1.5亿元用于医院环境、设施建设和医疗设备购置,使医院硬件条件有了根本性的改善和提升。同时,两院建立起了完善的法人治理结构,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按照公平、公开、择优的原则确定管理层人选,按照市场化原则确定薪酬,优化管理机构,推行包括干部人事制度、院长职业化、岗位聘用制度以及与之配套的绩效工资制度等各项改革。如今,四年过去,曾经的两家国有企业医院,已发展成为以脑科为特色的重点医院。

  • 未来案例展望

目前,晋煤集团与新里程医院集团已经签约合作,这是一次优势互补、资源共享、互利共赢的新开端。

新里程医院集团将在体制机制创新、医疗资源输出、运营体系革新、品牌价值提升等方面给予晋煤总医院战略性的赋能,进一步激发晋煤总医院发展活力,充分调动医疗资源,盘活机制体制,切实将双方市场、管理、资源、技术、品牌等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竞争优势,助推总医院发展成为“研究型、平台型、国际化”一流医学中心,实现医者、患者、社会各方的满意。

我们期待着,双方的合作成为山西省大型国有企业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及社会资本办医的改革典范。

作者:姜俊峰

来源:医学界智库

责编:孙雪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