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是发生在什么朝代的事?范闲跟仆人对话,很有朝代特点

原标题:《庆余年》是发生在什么朝代的事?范闲跟仆人对话,很有朝代特点

今天小年儿,聊一聊《庆余年》,祝读者诸君小年快乐,也祝新的一年里幸福美满,共庆富足有余新年。

《庆余年》没有设定朝代,但既然原著是“历史架空小说”,那么就必然是有历史朝代特点的,比如最先出场的南庆鉴查院院长陈萍萍,不是补褂朝珠,也没有金钱鼠尾,所以可以肯定不是清朝。

但真的不是清朝吗?或者说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清朝吗?咱们且不要忙着下结论,比如范闲跟仆人的对话,就很有朝代特点。至于读者诸君能否从这番对话中,看出《庆余年》故事发生在哪个朝代,那就要看您的眼光是否敏锐了。

话说范闲进入范府之后,马上有一大群仆人赶来伺候,这让有一颗现代之心的范闲极不适应:“你看我有手有脚的,身体这么好,哪儿需要你们伺候呀?”

范闲把跪在地上忙碌的仆人逐个拉起来:“生而为人,大家没有什么贵贱分别,大家都是一样的。你们也应该为自己活着。”

范闲此言一出,刚才被拉起来的仆人马上被吓得又跪了下去:“我们这些做下人的,要是做错了什么,您直接教训打骂,可别吓我们呀!”

一头雾水的范闲还跟仆人解释呢:“人跟人之间,没有什么高下之分啊。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人……”

范闲话还没说完,一个仆人马上急赤白脸地作揖表忠心:“我们生死都是范府的人,绝无二心啊!”

众仆人跟着喊口号:“绝无二心!”

范闲认识到自己是在对牛弹琴,失去耐心的他一声怒喝:“都给我滚蛋!少爷我性格孤僻,不喜欢院子里有人!”

一看主人对自己发怒,那些仆人如释重负,脸上甚至露出了惊喜的笑容:“少爷,您要早这么说,小的们就明白了。”

气得范闲脸都白了:“你们再不赶紧滚,我就拿板子抽你们!”

一个比较有地位的仆人赶紧对同类吩咐:“一会找一个板子,给少爷送来!”

这些仆人,离开范闲的院子,是可以吹嘘的。至于怎么吹嘘,咱们可以假设如下场景:

仆人甲:“今天少主人跟我说话了!”

仆人乙:“他跟你说什么了?”

仆人甲:“他叫我滚蛋!”

于是仆人乙满脸羡慕,心里琢磨着自己一会是不是再去院子里溜达一圈,然后就可以跟别人炫耀:“主人用板子打我了!”

被主人骂过的人,别人就没资格再骂,被主人打过的人,别人就没资格再打——这些仆人的算盘打得很精。

纵然范闲范思辙再怎么精明,也拿这些只想当仆人不想当主人的“人”毫无办法。于是屠龙勇士在屠龙之后,自己变成恶龙,也就不足为奇了——范闲不发怒,那帮仆人不安心。

看了上面的情节,笔者认为,《庆余年》里的服装不是清朝的,但是事情应该是发生在清朝——只有清朝,才有很多人以当奴才为荣,如果取消了他们自称奴才的资格,他们会呼天抢地如丧考妣的。

这样的事情,在清朝经常发生:很多汉臣降清之后,不但剃发易服,而且在给皇帝上书的时候,还主动自称奴才,弄得皇帝很恼火。雍正曾经明确下令不允许汉官自称奴才——他倒不是跟范闲一样有平等思想,而是要区分满官汉官。

但是皇帝的命令也不是什么时候都好使,因为有清一代,都有“抬籍”之说,也就是汉官主动投入八旗贵胄家为奴,于是他们也就有了“旗籍”,是可以自称奴才的。皇帝要想区分谁是奴才谁是臣,还得现翻他们的家谱。

既然皇帝不能逐个审核奴才身份,就让很多汉官看到了有空子可钻。在清乾隆三十八年,满臣天宝与汉臣马人龙联名上奏,就统一自称奴才,结果被乾隆发现并怒斥。乾隆的怒斥是写在朱批谕旨中的,怒斥的内容也很搞笑,他说马人龙“冒称奴才”。

有读者可能会说:你就凭着人人甘当奴才这件事,就断定《庆余年》故事发生在清朝,实在是牵强附会。当然,也会有人说:你话里有话,《庆余年》只是个由头,你说的根本就不是清朝。

这一点笔者承认:人人争当奴才的事情,并不仅仅发生在清朝,自从孔老夫子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理念一出,很多人的膝盖骨就在摇头晃脑念“子曰诗云”的时候甩飞了,任凭范闲如何用力往起拉,最终他们还是要跪下去的。

我们看很多历史架空小说,都会发现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大侠们无所不能,能力稍差一点的都对他们顶礼膜拜,什么筑基、金丹、元婴、合体、分神,等级森严,分别享受不同的待遇。

在奴才听话还是让奴才干活这件事上,范思辙也很头痛,为了维护等级体系,他甚至得出了“舍己为人”的结论:“既然要让奴才服从,那就得让他们打死我!”

《庆余年》的结局,是范闲被身边的言冰云一剑刺穿。而范闲之所以中剑,是因为他把后背交给了言冰云。

言冰云一剑刺穿范闲之后,并没有半点愧疚:“这就是我的决定,鉴查院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保证庆国不动荡,这也是我活着的职责。”

范闲不甘地闭上了眼睛,天上一颗流星划过,画面闪回到了现代,电脑上出现了四个字:未完待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