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红牛“续命”成功,“斗牛之战”谁是赢家?

原标题:中国红牛“续命”成功,“斗牛之战”谁是赢家?

经济网 | www.ceweekly.cn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侯隽| 北京报道

陷入内斗的“两头红牛” 正在面临乐虎、东鹏特饮等“后起之秀”的挑战。孟凡婷|摄

新年伊始,中国红牛“续命”成功。

2020年1月5日晚,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下称“北京高院”)驳回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下称“泰国红牛”)和英特生物制药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英特生物”)申请对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清算一案的诉请,维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的民事裁定。

这意味着中国红牛将继续合法存续。

从2015年开始,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下称“泰国天丝”)的创始人许氏家族和华彬集团董事长严彬、中国红牛之间在商业及法律领域全面展开拉锯战,官司套官司达20余起。

“中泰两头红牛”之争可谓旷日持久,而且是官司套官司,谁会是赢家呢?它会不会重蹈红罐凉茶之争的覆辙呢?

打败可口可乐的神奇之水

“渴了喝红牛!困了累了,更要喝红牛!”

红牛在中国家喻户晓,欧睿信息咨询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红牛全球市场销售额达92.42亿美元,同比增长10.08%。中国红牛2015年销售额占全球市场份额的35%左右,达32.45亿美元,同比增长17.92%,超过了饮料大王可口可乐,被誉为“神奇之水”。

小小的一罐红牛,为什么会如此赚钱?

资料显示,泰国天丝创始人、红牛饮料发明者许书标,是泰国“饮料大王”。1922年,他出生于中国海南文昌,2岁随家人去往泰国,并在泰国长大。20岁长大成人后,他从推销员做起,白手起家一步步发家致富。

1975年,许书标发明了红牛饮料,目标销售群体是倒班工人和卡车司机等蓝领,帮助他们在通宵熬夜工作时保持清醒。1981年,红牛在泰国推出后大受欢迎,产品供不应求。

随着红牛在国际市场上相继取得成功,1993年他在海南创立了红牛在中国的第一家工厂,将红牛饮料引入中国。但是,由于当时中国还没有能量饮料这一分类,再加上许书标不了解中国市场,政府审批、市场培育、渠道拓展等方面的一系列问题,让红牛在中国迈出的第一步进展得并不顺利。

1995年,41岁的严彬与72岁的许书标相识,两个同样从底层打拼上来的人一见如故,严彬成为红牛在中国市场的合作伙伴。20多年来,许氏家族一直为中国红牛提供生产工艺、产品配方等技术方面的支持,严彬旗下的华彬集团负责红牛的生产和销售。双方共同协作,将红牛在中国做大做强。

在红牛商标问题上,中国红牛公司成立之前,泰国天丝集团仅在中国注册了英文“Red Bull”商标。彼时,严彬坚决不同意使用泰国天丝提议的“瑞德步”中文名称,认为应当改称“红牛”才符合中国文化。

为此,严彬亲笔书写了“红牛”商标中的“红”字。在注册登记“红牛”中文商标时,由于商标中的“斗牛”图案已经被浙江金华一家公司注册,华彬集团便出面协调,几经周折才换取该公司放弃异议,这才有了今天中国家喻户晓的红牛商标。

亿元大生意引发的一场利益之战

作为神奇之水的红牛在短短20余年,从无名小卒,一跃成为中国功能性饮料的第一品牌。

根据华彬集团公布的数据,经过25年的耕耘,红牛2019年在中国的销售额约223亿元,同比增长5%,也是中国最大的功能性饮料品牌。

但是,随着创始人许书标的去世,许书标的子女们怀疑这么多年来,严彬暗度陈仓,把本属于合资公司的利益输送给华彬集团,因此自2014年便开始着手调查,并起诉华彬集团。

许氏家族的代理律师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合资公司初期是有销售体系的。后来严彬一方面在合资公司外设立销售公司,一方面在湖北、广东和江苏等地成立兼备生产和销售业务的公司,这些公司均由严彬的独资公司华彬投资(中国)有限公司持股。

因此,泰国天丝及许氏家族认为:“严彬先生在合资公司体系之外设立了多家由其个人全资所有的公司,这些公司在没有取得任何商标许可,也未经其他合资方同意的情况下生产和销售红牛产品,将红牛在中国的业务据为己有。”

华彬集团则非常委屈,对《中国经济周刊》回复表示,尽管双方对中国红牛在商标、营业期限、股权几个核心方面的争议实际上均有明确的约定,但泰国天丝为获取不当利益,企图通过商标侵权诉讼、申请清算中国红牛等司法程序恶意阻碍中国红牛的正常经营。

资料显示,1995年,华彬集团创始人严彬与泰国红牛、泰国天丝在中国合资成立了中国红牛,泰国红牛创始人许书标向华彬集团提供品牌授权,后者负责红牛饮料在中国市场的生产销售。经过华彬集团多年的开拓,红牛饮料在中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20多年来中国红牛产品累计产量超800万吨,累计销售额1453亿元,上缴税金总额210亿元,该品牌2019年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高达223亿元,占中国功能性饮料的市场份额约七成。

2016年11月,泰国天丝宣布,中国红牛的商标授权已经到期,而华彬集团则回应,中国红牛与泰国天丝的授权合同为50年。

双方的争议从两版合资合同,到多份商标转让协议,再到品牌经营、分红等方面,涉及了股权、债权、合同法、商标法等法律规范及适用问题,中国红牛先后向法院提交了35份近5000页的证据,泰国天丝则一一回应,提交了近2000页证据。

目前,双方围绕合资期限、商标、股权、破产清算等的诉讼达20多起。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熊文聪分析指出,红牛之争主要涉及两大法律问题,一是合资合同相关条款内容与效力的认定,二是品牌的实际经营者能否基于其长期的生产投入和广告宣传而取得由此形成的市场声誉及相关商标权益。

南京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教授徐升权则从竞争法角度对判决予以观察。他认为,从历史起源来看,商标法源于竞争法,而竞争法坚持以诚实信用和公认的商业道德为原则。商标许可属于商标法规定内容,但其更是一种商业竞争行为,理应遵循竞争法基本理念和基本原则。

开辟第二战场

接近华彬集团的内部人士表示,华彬集团虽然早已开始将鸡蛋往其他篮子放,例如先后收购美国最大椰子水销售商Vita Coco 25%股份、引进儿童饮料果倍爽、控股高端水VOSS等。华滨集团在2017年强势推出一款欲替代红牛的能量型维生素饮料新品“战马”,2019年6月,战马获得蓝帽标识(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保健食品标志),同时拥有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和功能饮料两套外衣。

泰国天丝方面也没闲着。

2019年5月,泰国天丝正式将红牛安奈吉推向市场,而红牛安奈吉除名字不同,且产品添加了西洋参外,从包装到口感几乎与中国红牛的产品无异。

2019年9月,泰国天丝又在北京怀柔设立天丝(北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实控人为泰国天丝的实控人许馨雄,经营范围包括食品销售。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双方在自己开辟的第二市场上也正在进行新一轮交锋。

2019年4月底到5月初,此前屡屡跳票的天丝版红牛——红牛安奈吉完成试产并开始在华东和华南部分省份铺货,市场上开始出现两个“红牛”,而2019年10月,安奈吉已经开始进入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而在2019年底,泰国天丝集团又再次推出原装进口红牛,希望瓜分中国红牛的市场。

显然,红牛之争已经成了复杂的消耗战,而且双方也没有回到谈判桌前的意思。

但是,市场在中泰双方二虎相争的时候已经有了微妙的变化。

虽然红牛自“出道”以来一直是功能饮料市场的“最强王者”,但随着入局者的增多及产品同质化程度加深,来自深圳的东鹏特饮不断占有市场,从2016年到2018年,东鹏特饮的市场占有率一路攀升,年销售额也从30亿元狂飙至50亿元,成为继红牛之后功能饮料市场的行业第二。

此外,还有另一个“后起之秀”乐虎,它这几年的市场份额也是增长迅猛。数据显示,从 2014年到2018年,乐虎营收分别为7.94亿元、14.19亿元、20.36亿元、26.75亿元、30.79亿元。

那么,当硝烟散尽,最终的赢家会是谁呢?

正如网友们所说,看看王老吉和加多宝两败俱伤,还把凉茶市场搞得凉凉,官司缠身的“两头红牛”都需要冷静一下!

责编 | 吕江涛

版式 | 刘屹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