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脸识别工人月薪3000,《经济学人》揭秘中国新技术培育路径

原标题:​人脸识别工人月薪3000,《经济学人》揭秘中国新技术培育路径

四大发明已是历史,如今中国科技的代名词是智能手机、高铁、隐形飞机、 比特币矿山,以及其它高科技产品。

2020 年的第一期《经济学人》杂志梳理了中国科技发展脉络,题为《在国家的帮助下,中国技术正在蓬勃发展》,旨在阐述中国科技是如何培育而来,又在如何培育新技术。

[Image: image.png](来源:经济学人)

其中一些是相对传统的科技,以核电站和高铁最为典型,这些技术已经完成本土化,并且已经准备出口。这是成功验证过的国家主导的发展模式。

如今的中国在技术发展中的推动力有了新的特点。

其一是中国企业占据了世界上许多重要的技术供应链,那么它们可轻易获得各种技术细节。尤其在珠三角,各种零件重新组合出新产品的可能性变得大了很多,并且这个组合已经在演化,如中国主导的无人机产业,可以说是一个带有螺旋桨的智能手机产业。

其二,中国巨大的市场规模和特殊性刺激了创新。比如微信和支付宝带来了无现金社会,对社会控制的国家需求刺激了机器学习的发展。

2015 年发布的 “中国制造 2025” 计划带来双刃剑效应。一方面,这个持续 10 年、耗资 3000 亿美元的计划会让中国的半导体、电动汽车、人工智能和其它科技产业迅猛发展,中国将不再满足于美国高科技代工厂的称号。另一方面,这也加剧了中美较量。

西方不喜欢中国的人工智能企业,但其雄心不可否认。

《经济学人》指出,中国的优势在于,如果它下定决心想要发展核电和转基因这类容易引发民众争议的技术,通常是相对容易的。

这种制度也有其不足。国家对一些公司的支持常常是基于非商业考量,诸如政府认知不足以及腐败等各种复杂因素就会牵涉其中。比如在半导体技术发展中,中国政府更愿意投资那些外国技术主导的环节,而对真正有创新和有效的半导体公司会忽略。

在内燃机、大飞机和半导体技术的发展上,基于中国的历史欠账较多,目前还难以追赶,那么就需要考虑其他领域的创新。

《经济学人》指出,未来中国科技的发展,除了要考虑美国的施压,还要考量人口老龄化、环境恶化以及经济放缓等因素。

大数据与廉价劳动力背景下的中国 AI

《纽约时报》也报道过,中国政府和公司获得了堆积如山的数据,因为人们习惯于用手机购物、支付餐费,以及购买电影票。

相较于西方个人对隐私的极度重视,这些都是中国可便利获取的大数据。

仅有大数据还不够,重要的是把这些数据都贴上标签。有了标签,计算机才会有基于上下文信息的理解,才能认识到数据对于人类的意义。

人工智能机器擅长处理复杂的运算,但它们缺乏 5 岁孩子都具备的认知能力。只有在人类教导下,人工智能需要消化大量带有标签的照片和视频,才能认识到黑猫和白猫都是猫。

《经济学人》提到了旷视科技(Megvii)和商汤科技(SenseTime),其市值分别为 40 亿美元和 75 亿美元。根据其 IPO 招股说明书,旷视科技在过去三年半里在标签数据上花费了 2.18 亿元人民币。

《经济学人》透露说,许多地方政府在邀请莫比嗨客前往开设新的数据工厂,并许诺给政府补贴。那么,莫比嗨客雇佣的 30 万工人会得到每月 300 万元的补贴。

如今,这些贴标签的业务已经推动了淘宝基于图像的产品搜索功能。

中国的核工业和高铁是世界级的

相比于 AI 的新兴技术潮流,核电技术在中国可算是一项 “老” 技术。

中国核工业建设的序幕开启于 1955 年 1 月,当时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讨论并决定建设中国自己的原子能产业。

经过 65 年的发展,在 2020 年中国的核电机组数量有望达到 90 余台,从装机容量上看将超过法国,成为世界排名第二的核电大国,仅次于美国。

而法国正是中国发展核工业的老师之一。1996 年,法国公司法马通(Framatome)帮助中国在距离香港 60 公里的岭澳建造了一座反应堆。

法马通向一家以前制造锅炉的当地公司分享其专有技术,使后者学习了如何制造可以安全地容纳核反应的厚金属容器。

那家公司如今便是东方电气(广州)重型机器有限公司。除了主要的反应堆容器之外,东方电气现在还制造蒸汽发生器,这些发生器将核能转化为能驱动涡轮机发电的东西。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邹磊曾表示:东方电气的产品现在与法马通的产品具有同样的竞争力。

中国核工业的反应堆出口业务发展也很顺利。与法马通等外国公司的技术转让协议没有争议,加上制造工人的工资相对较低,辅以廉价的国家贷款,这意味着中国的核电站是世界上最负担得起运营的,也确实运营了 20 多年没有发生任何事故。

据相关统计显示,截至 2019 年 11 月底,中国在运核电机组达 47 台,核容量为 43 GW,仅次于法国的 63 GW 和美国的 99 GW。但是,中国的核电站建设速度超过任何其他国家。目前中国在建机组 12 台,规模为世界第一,拥有多种堆型的三代核电项目。在 1996 年,中国首批核电厂的国产化率只有 1% ,而现在这一数字已达到 85%。

在中国高铁网络的发展历程中也能看到一个相似的故事,但其中有一段小插曲。20 世纪 90 年代初期,中国开始投入到高铁的建设中,但首先选择自行研发的技术途径,跳入一个坑中——直接投入到磁悬浮列车的研发上。

这是一个困扰了全世界工程师的问题。不出所料,中国的工程师也没有解决。因此,中国在 2000 年前后放下骄傲,开始从海外供应商那里委托建造更多的火车;而后者则承诺让分包商将技术本地化。

中国一旦投入到大型工程领域中,便会努力地奋斗到底。 截至 2018 年底,中国拥有 29,000 公里的高速铁路,占全球总数的三分之二。

中国在核电和高铁领域的发展表明,技术的力量并不像人们通常认为的那样主要在于创新。对于技术来说,最重要的是它应该有用,并且被使用。

而有着 “基建狂魔” 称号的中国,进行超大型工程项目比任何其他国家都高效的关键,正是这种快速建设的能力。

中国未能掌控燃油车,但在电动汽车上将会有所不同

马斯克与特斯拉的到来,或许是中国在电动车市场中给众多国产 “沙丁鱼群” 中放入的那一条搅动风云的“鲶鱼”。

相比于中国在核电站领域中取得的成功,中国在燃油车的生产制造上,实在落后太多。中国的燃油汽车厂家甚至无法主导国内市场。在中国,最畅销的制造商是大众和本田,而它们的汽车是由当地的合资企业生产的。

核反应堆看似要比一辆汽车重要得多,需要许多十分坚固且精心设计的部件,但其实它们本质上都是一个加强版的“烧水壶”。而一辆汽车,尤其是它的发动机,则要精细得多。它的活塞和阀门不停地跳动,一连串爆炸在每个气缸中恰逢其时地发生,传输的扭矩力量通过凸轮轴让汽车实现驾驶者想要的速度。总之,燃油车是一件相当精密的机械“工艺品”。

这也使再多的技术转让,也无法让一个国家在该行业中迅速占据领先位置。正如日本和韩国所展示的那样,燃油汽车是需要数十年的密集投资、艰苦努力和精明领导才能开发出配套的工程技术和复杂的供应链,最终实现占据市场的目标。

虽然中国拥有许多电子产品的配套产业技术和供应链,但在汽车领域却没有那样强大。汽车行业的供应链是相对传统且稳固的一种商业合作模式。与电动汽车厂商的合作,可能让汽车供应链上的老牌公司承受风险,所以直接依托现有产业链条或许并不那么容易。

但像威马(VM Motor)、蔚来(Nio)这样的中国电动汽车公司并不相信这一点,他们认为自己依靠的是一套完全不同的系统,以及更有电子性质的组件。如此一来,可以让他们在与燃油车企业的竞争中弯道超车,而不是在身后追赶。威马汽车的英文名是一个德语单词 “Weltmeister”,这是“世界冠军” 的意思。

这也侧面体现了,中国电动汽车行业的高管们认为,中国有机会做一件在传统内燃机汽车制造商时代中国从未做到过的事情,那就是成为一股全球力量。

电动车市场的未来,或终将被中国企业主导,可能也包括 “拯救” 了特斯拉的上海工厂在内。特斯拉在中国上海的超级工厂,让世人见证了何为 “中国速度” 与“中国制造”。中国的电车企业完全有能力每年生产 150 万辆电车,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

知识产权的挑战

鉴于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尚未成熟,中国企业家面临的知识产权挑战也就巨大。

从电影放映机、高清 3D 电视,到教学用的电子白板和袖珍墙投影仪,光峰科技的激光技术都在大展手脚。光峰科技董事长李屹估计,他们的 ALPD® 激光显示技术被其他公司未经授权使用超过 400 次。这让李屹头疼不已。

尽管中国的侵权赔偿上限从以前的 100 万元提升到了 500 万元,但这不足以震慑侵权行为。同时在法庭上的知识产权纠纷会纠结数年之久,这对初创公司是难以接受的。

《经济学人》同时指出,中国对于知识产权的态度对于美国决策者来说并非总是好事。一方面,若要尊重知识产权,中国须增强自身创新性,另一方面,更具创新性的中国会让美国坐立不安。

参考:

https://www.economist.com/technology-quarterly/2020/01/02/chinas-nuclear-industry-and-high-speed-trains-are-world-class

https://www.economist.com/technology-quarterly/2020/01/02/china-has-never-mastered-internal-combustion-engines

https://www.economist.com/technology-quarterly/2020/01/02/with-the-states-help-chinese-technology-is-booming

https://www.economist.com/technology-quarterly/2020/01/02/chinas-success-at-ai-has-relied-on-good-data

https://www.economist.com/technology-quarterly/2020/01/02/chinese-inventiveness-shows-the-weakness-of-the-law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