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严重破坏生态的行业,很多消费者都忽略了

原标题:这个严重破坏生态的行业,很多消费者都忽略了

打开淘宝、天猫等电商的时装频道,大牌当季流行、原创设计、明星同款推荐纷至沓来;关注微博、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上的时尚网红,滤镜美化下的有型穿搭令人怦然心动;进入品牌实体店,新款设计与快节奏音乐瞬间激发消费欲望⋯⋯“买买买”,已成为当代诸多年轻人的时尚生活方式。

流行迭代速度加快、购衣时间与金钱成本降低,让时装的生命周期大为缩短,也让快时尚引发的生态破坏问题凸显。

某快时尚品牌发布的其环保线“参与生活”,以有机棉、再生羊毛和天丝棉制衣。图中毛衣即为其环保线产品

1

快时尚行业,通过迎合并引导消费者追赶流行的心理,采取较低价格、快速流行迭代的策略,完全重塑了服装行业形态。据2015年发布的纪录片《时尚代价》,全球每年生产约800亿件服装,是20年前的4倍。过去服装只有春夏、秋冬2个时装季,而快时尚的流行趋势则以周计算。譬如西班牙快时尚品牌飒拉(Zara),每年可发布超过20个产品系列,从概念到成衣上架,其周期仅为5周;瑞典快时尚品牌H&M每年则可发布16个产品系列。

快速的都市生活节奏、网络技术发展、物流加速,赋予了快时尚迅速发展的时代背景。

服装产业涉及原料、纺织、运输、零售等诸多环节,被一些研究者称为世界第二大污染产业。快时尚加速了整个环节,严重污染土地、水体甚至空气,并带来大量浪费,危及生态。

棉质材料在时装中广为应用。棉花种植需大量灌溉用水与农药,不仅污染水土,还会造成干旱。为了提高棉花产量、减少农药依赖及防治棉铃虫害,全球大多数棉花已进行了转基因改造,但这也引发了其他问题,譬如催生了可抵抗除草剂的“超级杂草”,导致更多有毒农药被使用。

旧衣还带来填埋问题。以美国为例,每年约有1050万吨的旧衣被送往垃圾填埋场, 其中大多数服装由石油基纺织品制成,例如聚酯纤维(又称涤纶), 其自然降解需数十年。聚酯纤维所含的微塑料纤维还会进入淡水与海洋,威胁水中生物生存,并可能随食物链进入人体。

色彩、印花和织物饰面丰富了服装设计,但纺织印染所需的有毒化学药剂危害甚广。 纺织印染是全球清洁水的第二大污染源,仅次于农业,亦是中国41种工业中的第三大废水排放产业。

2010年,某环保组织对耐克、阿迪达斯等快时尚品牌的供应链进行调查,检测发现,多家企业排放的废水中,含有壬基酚(NP)和全氟辛烷磺酸(PFOS)等有害物质;2012年,该组织将调查范围扩大到全球20家快时尚品牌,包括飒拉、李维斯(Levi’s)等,发现了更多有毒物质。

服装行业还排放了大量温室气体。纺织品制造每年排放的二氧化碳超过10亿吨,大于所有国际航班与海运的排放量总和。预计到2030年,服装行业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将达每年28亿吨,约等于2.3亿辆私家车在正常驾驶情况下的排放量。

2016年9月28日,“海阔凭澜·中英艺术时尚盛典”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建福宫花园举行,模特展示中英两国时尚设计师历时五个月完成的“中国风”系列男装作品。新华社记者 金良快 摄

2

如果仍然遵循现有的生产模式,预计到2050年,服装行业产量将是如今的3倍,或将带来更严重的环境问题。

飒拉、优衣库、盖璞(Gap)、H&M、ASOS等快时尚品牌,已经将其环保战略瞄准“循环经济”,以“排毒”与回收作为其三大实践方式。

2013年起,H&M发布其环保产品线“意识独家”(Conscious Exclusive),采用坦西尔人造纤维、回收聚酯纤维、回收玻璃、有机丝绸、有机棉、有机亚麻等环保材料制衣;2016年,飒拉发布了其环保线“参与生活”(Join Life),以有机棉、再生羊毛和天丝棉制衣。

参与“良好棉花发展协会”亦是厂商“排毒”的一大方式。良好棉花按照指定方案生产,其生长过程杜绝高毒杀虫剂,并严控水资源使用。盖璞承诺,至2021年将仅从有机农场或其认为可永续生产的商家购买棉花;H&M表示,从2020年起将实现全线有机棉使用。

快时尚品牌也在力求生产过程的环保化。飒拉、盖璞、李维斯、H&M、耐克、优衣库等均与技术供应公司Jeanologia合作,采用牛仔激光生产技术,减少有害化学药剂的使用,以避免有害工人健康的喷砂或手工打磨工序,并减少水资源浪费与污水排放。

回收是快时尚循环经济的重要组成。自2013年起,H&M开始在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门店推出旧衣回收计划,回收各种品牌、不同材质及成色各异的衣物,迄今已覆盖全球近4000家门店。H&M“旧衣回收计划”的参与者均可获得购物打折卡,凭借此卡在H&M消费可获得一张八五折的优惠券。2016年,H&M的衣物回收量同比增长29%,累计回收将近40000吨衣物,这相当于生产近2亿件T恤衫所需的面料。飒拉和优衣库也有旧衣回收活动。

3

为减少快时尚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消费者也可有所作为。

消费者可选购大厂商采用自然纤维和良好棉花制成的环保系列,但原材料只是快时尚生产链的一部分,自然纤维仍需纺纱、针织、印染、运输等环节,这些都会影响生态环境;有机棉可减少农药使用,但其灌溉用水量仍居高不下,其印染带来的生态影响也高于聚酯纤维。消费者还可购买小众生态友好型时装品牌,但快时尚消费者对价格大多较为敏感,小众品牌限于规模,成本与售价均更高。

消费者可诉诸回收。在英国,尽管有全国性的旧衣捐献商店网络,街头商店的店内回收点数量也在增加,但仍有75%的英国人选择直接扔掉旧衣,旧衣回收还有大量发展空间。在德国,旧衣回收箱分布在城市诸多角落,有75%的旧衣都会被投入其中。

过去,不少回收的旧衣会被运往一些亚洲和非洲国家。不过,2015年,东非共同体发布计划,提高旧衣进口税并于2019年彻底禁止旧衣进口;2018年1月,中国正式禁止废纺织原料等“洋垃圾”入境。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时尚营销高级讲师帕齐·佩里表示,快时尚消费者支持环保的最佳方式还是“将衣服使用期限延长一些,新款追得少一些”。而根据绿色和平组织2017年发布的《狂欢之后:国际时尚消费调查报告》,在对约5800名消费者的调查中,超过50%的用户有过度消费服装产品的行为。

对此,爱尔兰媒体人珍妮弗·柯林斯表示,最好的方式是不被消费主义洗脑,并身体力行,“购买新衣时要更清醒,还可以参加快时尚相关的环保活动,用钱包和行动持续向快时尚公司施加环保压力”。

来源:2018年5月16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0期

监 制:胡艳芬 责任编辑:林睎瑶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