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评论|《政府法制》刊登《本人娶刘亦菲的可行性报告》不幽默

原标题:香山评论|《政府法制》刊登《本人娶刘亦菲的可行性报告》不幽默

近日,有网友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反映,由山西三晋报刊传媒集团主办的《政府法制》期刊在其2010年第36期杂志上刊登了一篇《本人娶刘亦菲的可行性报告》。这名网友表示,虽然这篇文章刊登的栏目写有“幽默”二字,但这篇文章内容恶俗,省级法制类期刊能否刊登这样的文章?2020年1月16日下午,《政府法制》杂志一位工作人员回应澎湃新闻记者,早些年管理不是很规范的时候刊登过这类文章,有文摘版,各方面的东西都采用。现在管理都规范了,“幽默”的内容已经很少了,但有些幽默类的也可以发。(1月19日澎湃新闻网)

说“早些年管理不规范”,可能的确如此。但是,把这种东西放在“幽默”专栏真的不幽默。

幽默,形容有趣或可笑而意味深长,这是一个高级文字艺术。但是,从《本人娶刘亦菲的可行性报告》中,我们看不出任何艺术,更看不出什么意味深长。这篇文章写到,尊敬的领导:首先鄙人要严正申明,鄙人的感情是非常真挚的!鄙人的身世也是绝对清白的!鄙人每次见到刘亦菲娇美的面容都惊为天人: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鄙人对伊的感情苍天可鉴!天可崩,地可裂,此情不可灭!鄙人呕心沥血耗时7200秒,翻遍诸多法律文献,综合运用多种研究方法,最后终于得出以下刘亦菲成为我老婆的可行性研究成果……。这样的文字处处渗透的是一种虚伪的表白,私欲的卑劣,恶臭难闻,真不知道我们的某些编辑怎么会爱这口?或许,作者和编辑自认为“有趣或可笑”,但是,再怎么认为,也实在难以说“意味深长”。如果说这是幽默,简直是对“幽默”的亵渎。

这不由让人想起来,这几天关于期刊的一些“丑闻”,从对导师、师娘的献媚文章,到行业杂志刊登自己孩子的散文,再到今天这个恬不知耻的所谓“报告”,真的让人感到震惊。为何期刊奇葩如此多?为何期刊编辑胆量大?为何作者思想如此“怪”。说期刊是某些权力人的“自留地”也好,说“期刊”办刊方向有问题也好。笔者只想说,我们对期刊的监管工作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能够让这些“奇葩”文章刊登上期刊,能够长期存在?

的确,随着市场竞争激烈,给期刊带来了诸多挑战,期刊生存不易,但是,再生存不易,也应该有自己的操守啊,有自己的底线啊。期刊应该是神圣的,文章应该是让人敬畏的,现在,这些“奇葩”文章亵渎期刊,让人诟病,这是期刊工作的悲剧,这更是我们对期刊监管工作的不力造成的。

期刊,不仅是以时间为期,笔者想,更是让人充满美好期望之“刊”,这个美好期望需要我们的期刊管理者、编辑者严格打造,需要我们的监管者认真护航,再也别让这种“奇葩文章”粉墨登场了。读者对文章的美好期望不可欺,期刊神圣宗旨不可丢。《政府法制》刊登《本人娶刘亦菲的可行性报告》不幽默,是抹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