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行业迸发“第二春”,多家公司入局,美图上线配对交友新产品

原标题:社交行业迸发“第二春”,多家公司入局,美图上线配对交友新产品

最近一年内,社交行业开始重新热闹起来,马桶MT、多闪、聊天宝之后,腾讯、网易、新浪、陌陌、搜狐、阿里巴巴等多家公司纷纷推出新的社交产品,让人眼花缭乱。微信、QQ仍是当前最红的社交产品,但丝毫没有影响其他公司抢社交市场的野心。

进入社交行业的公司越多,反而愈发刺激了社交市场的想象力,社交行业已然迸发出“第二春”。

美图公司上线配对交友产品“HiLight”

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2020年1月10日,美图公司在App Store上线了一款配对交友产品“HiLight”,产品中文名称为“高光”。

其微信公众号简介显示:HiLight是一款基于真实身份的关系匹配产品。上HiLight,跟有趣的人产生交集。

“HiLight”的Android版和iOS版均已上线,“HiLight”在产品特色中介绍称,颠覆常规,女士优先,匹配成功后,24小时内需要女生先开口说话。“HiLight”目前仍处于内测阶段,用户需要邀请码才可以注册使用。

早在2018年8月,美图公司就宣布推出“美和社交”战略,该战略推出后,美图迅速往社交方面转变,美图公司的主App美图秀秀由图片美化工具变成了社交产品。美图公司2019上半年财报显示,美图秀秀月活数为1.23亿,增长5.1%;美图大幅提升美图秀秀应用的社交属性,社交用户每日平均使用时长增加至每日超过12分钟。

显然,由工具型产品到社交产品,让美图尝到了甜头。因此,这次再度推出全新的社交产品“HiLight”,也是“美和社交”战略的又一次推进。

相比较美图秀秀而言,“HiLight”更加纯粹,它就是一款全新的社交产品,而不是美图秀秀这种工具+社交的“杂交体”,它不必考虑工具型用户的需求。美图秀秀目前虽然在极力往社交方向发展,但用户对此颇为不满,美图秀秀App的图片编辑版块仅占很小的一部分,用户需要很努力才能找到它在哪个位置,而图片美化完成后,整个页面也非常凌乱(为了诱导用户变成社交用户),用户体验奇差。

实际上目前图片美化软件并不少,美图秀秀虽然是知名度较高的产品,但其他产品也会抢夺市场空间,从美图秀秀月活用户增速来看,美图秀秀的强制行为效果并不好。“HiLight”承载着美图公司在社交方面的新希望。

营收压力之下,美图尝试一切

上线“HiLight”并非美图公司首次进行新业务尝试。2019年,美图公司动作不断,比如砍掉手机业务,以近3.95亿港元的价格收购了收购社交招聘平台大街网57.09% 的股权。最近,美图公司CEO吴欣鸿在公司2020年会上表示,未来将逐渐布局医美行业,整合变美生态链。

郭静的互联网圈此前曾统计过,智能手机业务在2013年——2018年分别占美图总营收的60%、88%、90%、93%、83%、66%。如今,美图已经和智能手机告别,化身为互联网公司。App Store的信息显示,“Xiamen Meitu Technology Co., Ltd.”开发者ID下的App多达21款(包括HiLight在内)。

不再做手机后,美图公司的包袱确实少了很多,中国智能手机行业的竞争异常激烈,多家公司都被拖垮,美图这种年出货量只有百万台的小众手机厂商,很难在这种残酷的环境下生存,砍掉手机业务能让美图大幅减少亏损。

不做手机的弊端也很明显,智能手机业务虽然成本高,但它能让美图公司的总营收变大。美图公司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总营收分别为15.8亿元、45.2亿元、27.92亿元、4.64亿元,其中,2019上半年总营收同比下降4.7%,为何营收同比下降只有4.7%呢?这是美图公司将手机业务剥离后重新计算了营收构成,按照调整前的营收来算,美图公司2018年上半年总营收为20.52亿元,是2019上半年总营收的4.4倍。

美图公司在2016年上市之际,曾募集到6.29亿美元资金,是近10年来香港股市最大规模的科技公司IPO,美图公司市值曾一度高达970亿港元。如今,美图公司的市值仅81亿港元。

资本市场衡量一家公司的价值,几个常见的指标是营收、净利润、用户量、用户留存率等数据,美图公司在2019年12月30日的公告里提到称:“我们预计 2019 年全年将继续录得净亏损,但该亏损很可能大幅低于2018年全年的净亏损。” 与此同时,(美图公司)于2019年最后一个季度产生的经调整净利润约为1500万元——2100万元之间。

美图在透露净亏损收窄消息的同时,并未透露2019年的营收情况。吴欣鸿曾在美图公司2020年年会上提到:“刚刚过去的2019年,美图公司‘太难了’”。

就美图公司的“高光时刻”来看,要想再度重回巅峰,目前最需要做的就是不断提升公司的营收能力。2019年,多家互联网上市公司的营收增速均出现下滑,有公司的营收增速甚至是个位数,美图公司只有在营收表现“达标”或超出预期后,资本市场才会出现更加良好的反馈。

不难看出,正是因为有着来自营收的压力,美图公司才在主营业务之外,不断尝试一切。

美图公司旗下的主要产品是美图秀秀、美颜相机、BeautyPlus以及美拍。2019年上半年财报显示,美颜相机、美拍以及其他产品的月活用户数均出现下滑。

美拍的下滑非常致命。美拍曾是国内排名前三的短视频应用,但后来很快就被抖音、快手给超越,而美拍则不断走下坡路,2019年上半年美拍的月活用户只有970万。美拍的价值在于,它不仅是一款短视频产品,同时支撑着美图的直播业务,美图公司互联网增值服务的营收表现与美拍的表现直接挂钩。

失去短视频/直播这块阵地,美图公司相当于又少了一块强有力的地盘,并且,美图在短视频业务上是不可逆的,一旦下滑再想恢复巅峰的概率几乎为零。

美颜相机产品的表现同样不佳,七麦数据显示,2019年“轻颜相机”App以4492万+的预估下载量力压美颜相机的预估下载量(1716万+)。

不得已,美图只能在互联网招聘、医美、社交等领域开辟新战场。

美图能否依靠“HiLight”立足社交?

2009年,iPhone进入中国,2011年,微信、陌陌、米聊等社交产品开始大爆发,直到2019年,社交行业再次迎来“第二春”,多家公司纷纷在社交领域试水。美图能否依靠“HiLight”立足社交呢?

“HiLight”目前仍处于邀请制阶段,我们暂时无法了解这款产品的优劣性以及特色,但我们可以从互联网行业的情况以及美图公司的情况来看待这款产品。

得益于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目前开发一款App的成本并不高,七麦数据显示,仅2020年1月13日——19日一周时间内,App Store内就上线了8497款App,所以,包括美图在内的多家公司都有机会进行各种App方面的尝试。

但App成功的概率却与App的开发成本并不对等。App Annie公布的《2020年移动市场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App下载量排名中,前十名与2018年的数据几乎一致,并且,没有任何一款全新的App突破到前十中,这充分说明,新的App要想脱颖而出可谓是难于上青天。

“HiLight”必须面临的压力是用户下载量、用户活跃度、用户留存率,并且作为一款社交产品,必须要有足够多的用户量和用户活跃度才会吸引大量用户留存。而就目前的移动互联网情况来看,App的拉新成本非常高,一些特殊领域的App拉新成本甚至达到几百元,社交行业的拉新成本并没有那么高,但它有用户量要求,因此总的成本并不低。

目前的美图更倾向于降低亏损率,因此它不会在一款全新且短期内看不到大量营收的App上进行过多投入,而一旦投入不够的话,新的App要想立足,也是不容易。

所以,郭静的互联网圈并不看好“HiLight”在社交市场的机会,一方面,社交行业强者如云,熟人社交中有微信、QQ,陌生人社交中有陌陌、探探,配对交友类产品有积目、Soul,“HiLight”的差异化很难体现出来,另一方面,有投入才有回报,互联网行业再难有低投入高回报的情形,“HiLight”要想依靠自然增长从而做大做强的概率非常低。

整个中国互联网公司中,像美图这样不断转变业务线的情况非常罕见,多数情况下,互联网公司都有自己的“长板”,只要“长板”够长,基本上就是躺赚,比如搜索引擎、社交、电商、在线旅游。

公司能折腾是种能力,但能把“长板”给坐稳了,比什么都强,总是“这山望着那山高”,就很容易迷失自我,外界也无法厘清“它究竟是一家什么”公司,你觉得,美图是一家什么公司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