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降将两布饭局,残忍割掉5王首级,4大将,屠杀40000太平精锐

原标题:晚清降将两布饭局,残忍割掉5王首级,4大将,屠杀40000太平精锐

宴无好宴,这话老古人都说透了。当然咱不是说这宴席上的饭他不好吃,只是这饭好吃,他不好消化而已。

想当年刘邦吃的那鸿门宴,瞅着项羽发过来的请帖,他是死抱一主意,只要打不死,就不去。

这要不是张良在前边给他分析局势,历史上的鸿门宴一准就得泡汤,也没樊哙蹲在盾牌上吃肉的事了,而项羽和刘邦的战役到会提前打起来。

所以宴会上饭不好吃,风险系数忒大了,一不小心这命还得搭里边去,就算搭不进去,前途也得玩完。

杯酒释兵权听说过吗?这还没上啥硬菜,一杯老烧酒下肚,啥也没了,乖乖的回家做富家翁去了,这都没地说理去。

那么今天说的这事,可要比前边这两件残忍的多,这饭没吃几口,脑袋到被人割了,而手底下的人也被对方屠杀了个干净。

那么这事的主使者是谁呢?

这人叫程学启,开头是太平天国的人,后来投降了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荃,最后并入了李鸿章的淮军,他算是淮军中的一员。

所以这事是在李鸿章的手上发生的。

话说程学启这人很彪悍,迎面遇到一头老虎,别人撒丫子早跑了,和自己的同伴比谁的脚丫子快,他这人和别人反着来,提着刀子上前就捅。

但您要瞅这人的时候,您压根就瞅不出来他是这么个人。五短身材,用咱大白话说,这四肢比一般人短不说,这脖子还比别人短一截,所以是五短身材,就这相貌您给他披上一书生大褂,这压根就是一教书的。

就这相貌压根就联想不到彪悍这俩字,您要是观他的一些行径,这就是一个为求成功不择手段的人,行径和无赖差不多,但却是李鸿章手底下少有的悍将。

他这事,在历史也特别的有名,叫苏州杀降事件。

开头需要交代的背景

话说程学启自从投降了曾国荃之后,这官帽子一顶接着一顶的步步高升啊。

统管开字营,下设俩个营,归曾国荃直接管辖。这不后来连他这官,外带手底下这俩营就被借给了李鸿章的淮军,后来在李鸿章的扩编下,这开字营直接管理九个营,后来他这一死,这开字营一家伙就被李鸿章给分成了两部分。

从这里您就不难看出来程学启确实厉害,毕竟能被李鸿章这样的重用,这少有。

当时借的时候,程学启压根就不愿意去,最后是被好朋友孙云锦给说动了。

说起来也逗乐,当年程学启在太平天国好好的,就是这孙云锦逼着程学启的老妈劝程学启投降,如果不投降,直接就弄死他弟弟。

他老妈被逼哭着求程学启投降。

如今去李鸿章哪里,也是这孙云锦给出的路,这事弄的。

咋说动的呢?曾国荃是挺看重程学启的,但曾国藩对他不感冒,所以孙云锦就说在曾国藩这里,这基本上就到头了。那么李鸿章这里呢?他这人不懂军事,你去了就是顶梁柱的存在。

这不程学启就去了。

李鸿章一拿到开字营,这就带着人马跑上海了,这一路进攻下来,李鸿章感觉自己捡到了宝,这不开头俩营,这就扩成了后来的九个营。

那么最终程学启带着兵就打到了苏州这块,苏州这块骨头难啃的很,毕竟这是忠王李秀成的大本营。

按照兵书上的说法,围三缺一,把这城池可就围了。就这打了一个月,您别说城池了,就摸了个护城河的边,压根就靠不上去。

淮军三万来人,这死的也不少了,李鸿章感觉这要是在这么干下去,太平天国没有崩自己先崩了。

这蛮干压根就不行,所以就问程学启:“咋弄?”

那么战事已经打到这里了,只能劝降了。

杀降

那么这事一联系,苏州城里边一共九个人守着,其中的最大那头是慕王谭绍光,这压根就不会投降。

其余四王四将都有那么个投降的意思。

所以双方一拍即合,那么到了霉的就是这慕王谭绍光。说实话,这八个人开头对程学启那叫一百个信不过。后来程学启像模像样的折箭发誓,还加上自己的性命发誓,八个人还是不信,没辙了的程学启把那戈登洋枪队大鼻子戈登找来做见证。

得,洋人都做见证了,这事应该就没跑了,所以八个人这就决定投降了。

当然作为投降的一方,你说投降就完事了,这不行!

这八个想要投降的一合计,这就准备拿着谭绍光的人头,做为他们投降的敲门砖。

咋说呢?谭绍光作为他们的领导,其实也知道这八个人的心思不稳,但苏州这城里边,他虽然是大领导,但他的兵力对这八个人压根就不产生优势,还被这八个人给压制着。

所以谭绍光把这八个人聚集起来,稳定一下军心。

那么这八个人到了,九个一边吃,一边说,最后这谭绍光借着酒劲批评有人投降的事。

您就说吧,这八个人本来就心虚,做贼一样的蹲在边上琢磨着咋弄谭绍光的首级,还担心谭绍光在这酒席上给他们下套。

所以一不做二不休,八个人就在这酒席上杀了谭绍光,并且取下了首级。

那么为了排除不安定因素,他们自己个就把慕王谭绍光的兵一千五百人全部杀掉,做那叫个恨,连根子都掘了。

八个人挺开心,这敲门砖算是备齐了,就等着自己个投降,对方送过来的总兵,副将,知府的实缺封赏了。

啊!八个人是挺开心,但李鸿章不开心,为嘛呢?

实缺啊!在清朝的时候,这官随便封,这没关系,可真轮到手握实权的,这一个萝卜一个坑,就没有地给他们。您要是来个候选还成,这实缺难办啊!

这红口白牙都说出去了咋整?而且这一下子就是八个!

程学启出主意,咱就设宴请他们过来,然后在酒席上干掉不就完事了。

杀降这事,锅可不小,李鸿章犹豫了,但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那么后来就上演了一出好戏,八个人出来拜见李鸿章,李鸿章在大营里边整了一座酒席,顺道还把八个人的官服都备好了。

“做了咱清朝的官,以后可要好好的立功啊!”李鸿章客套了一大堆。

好吧,这八个人一瞅啥都不缺了,这高兴,一顿烧酒下去。

李鸿章可就退了,他这一出来,程学启带着一堆人马可就闯进去了。

“稀里哗啦”的就是一顿砍,得,八个人早喝瘫了,这脑袋就被程学启给拿下来了。

这八个人一死,程学启带着人马可就进入了苏州,这就纵容部下进行抢劫,这过程就不用俺说了,最后李鸿章也看不下去了这才斥责

君亦降人也,奈何遽至于此!

之后程学启带兵攻打嘉兴城,久攻不下,而且自己手底下的大将也有伤亡,于是自己就带队进行冲锋,结果遇到了太平军的排枪,一枪打到了右太阳穴靠后的位置,当场晕厥。

战斗结束,程学启虽然被拉回苏州进行救治,有那么点起色,但最终还是因为脑浆崩流而死。

好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喜欢的朋友加个关注,顺手点个赞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