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品集中采购透视|拜耳降糖药报出“全球最低价”,是倾销吗

原标题:药品集中采购透视|拜耳降糖药报出“全球最低价”,是倾销吗

近日的第二批国家药品集中采购,让德国医药巨头拜耳成了焦点。

在1月17日刚刚结束的第二批国家药品集中采购中,拜耳生产的口服降糖药阿卡波糖以0.18元/片的报价第一顺位中标,降价90%。 拜耳的这一举动被称为 “自杀式”的降价,震惊了全行业。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拜耳为阿卡波糖的原研企业,在报价中拜耳对50mg/30片规格的阿卡波糖给出了5.42元的报价,而同规格竞标企业还有华东医药(000963.SZ)旗下子公司中美华东、绿叶制药和北京福元,后3家的报价分别为13.96元、9.66元和12.98元,以单片价格计算,拜耳为0.18元,中美华东为0.46元,绿叶制药为0.32元,北京福元为0.43元。最终拜耳和绿叶制药中标。

根据招采文件的报价原则,同品种超过最低报价1.8倍的企业自动淘汰,拜耳的超低报价也直接导致了中美华东与北京福元的出局。

在宣读拟中标结果时,当工作人员报出阿卡波糖拜耳第一顺位中标,北京福元的代表直接在现场喊出 “不正当竞争,反对倾销”。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他在私下向同行表示, 拜耳此次的报价已经是全球最低价,他们将组织材料举报拜耳的行为涉嫌倾销。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北京福元的企业代表称,该公司的阿卡波糖采用国内的原料药,生产成本每片在4毛钱左右,因此公司报价0.43元/片。拜耳采用进口原料药,0.18元的中标价格很有可能低于生产成本。

根据我国的《反倾销条例》,倾销,是指在正常贸易过程中进口产品以低于其正常价值的出口价格进入中国市场。对倾销的调查和确定,由商务部负责。

一位外资药企的内部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4+7带量采购试点时也有国产药品降价92%,当时却很少有质疑的声音。“ 那个说要举报拜耳的企业是否吃透了国家的政策文件?”该外企人士说道,“我不能理解,在国家鼓励挤出药品价格水分的大趋势下,一家原研药企业带头这么做,让患者吃上低价的高质量药有什么不对。”

竞标结束后,现场一位药企代表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 不能理解拜耳为什么要“这么拼”。他解释,因为一直以来原研药的市场策略都是优质优价,即使不能中标,凭借患者的忠诚度和医生的处方习惯,在院外市场依然有机会。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公司负责人史立臣则向澎湃新闻指出,他认为拜耳硬着头皮报出低于生产成本价格的可能性不高。一是因为本次招采开始之前,有关部门已经对企业的生产成本进行了一轮摸底;第二,拜耳作为一家产品多元的跨国公司, 其成本核算的方式与品种类型单一的国内厂商有很大的不同。

史立臣还强调,单纯地比较价格没有意义,关键要看企业自身在该药品上是否对原料药有掌控力。

另外,在竞标结束后,试点办、联采办负责人在媒体答疑中也指出,据相关部门对一百多种常用药的审计调查, 药品销售价格平均为药品生产成本的17-18倍左右,生产成本只占药品价格中极低的比例。此次集中采购中选药品价格大幅下降,挤出的是以往在流通领域长期存在的不合理水分,而不是生产成本,不影响药品质量水平。

正是因为担心企业恶意竞争,以低价中标后,难以负担生产成本而导致断供。在今年的招采规定中, 明令禁止企业以低于成本价格申报,扰乱市场秩序,经有关部门认定情节严重的,将被列入“违规名单”。申报企业列入“违规名单”的,将被取消申报资格;中选企业列入“违规名单”的,则会取消中选资格。同时视情节轻重取消上述企业在列入“违规名单”之日起2年内参与各地药品采购活动的资格。

值得注意的是,在鼓励药企积极降价的同时,为了避免企业给出极端低价挤走竞争对手,文件同时给出了两个兜底原则: 以公布的天花板价格最高有效申报价计算,降幅大于等于50%或者单位可比价低于0.1元可以直接入围。

而对于阿卡波糖这一品种,即便拜耳没有出低价挤出竞争对手,中美华东和北京福元也不符合上述两项条件。

拜耳的中标也直接导致了华东医药股价的闪崩,以跌停收盘。

华东医药是一家主打仿制药与中成药的企业,是国内第一家仿制阿卡波糖的企业。2002年,华东医药以2450万元的价格从华东医药集团生物工程研究所、四川抗菌素工业研究所,获得了阿卡波糖原料药及片剂的新药证书和相关技术独家使用权。

在2019年11月完成的医保价格谈判中,华东医药的阿卡波糖(商品名:卡博平)价格从2.6877元/片降为1.1元/片,降幅达到59.11%。而当时拜耳并没有参与降价。

有业内人士分析,拜耳在医保谈判中的缺席或许让华东医药认为拜耳已无太多降价的空间,而 造成了集采竞价中的“轻敌”

拜耳的降价行为虽然让人出乎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

阿卡波糖是本次集采的33个品种中采购数量和金额最高的品种。1975年,阿卡波糖由拜耳研制成功,并于1984年在德国上市。阿卡波糖是一种α-葡萄糖苷酶抑制剂,其作用机理是抑制肠道糖苷酶,缓解淀粉类食物在小肠的吸收。由于东亚和东南亚地区以水稻为主食,因此阿卡波糖在降低这些地区患病人群的餐后血糖方面取得了比欧洲更好的效果。

而中国也快速地成为了拜耳阿卡波糖最大的市场。米内网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阿卡波糖销售额为74.3亿元。统计显示,拜耳阿卡波糖从1994年进入中国开始至今,总销售额在300亿元以上。中国市场占全球的份额,也从2009年的约45%,提升到2017年的80%以上。

由于原料药的生产难度大,即便在专利过期以后,国内的仿制药企业也仅有华东、绿叶和北京福元三家。

不过,转折发生在2015年,华东医药获得了阿卡波糖咀嚼片的独家剂型,因为阿卡波糖需要随餐服用,因此咀嚼片的推出立刻获得了巨大的市场竞争力。同时也让拜耳感受到了后来者的威胁。

米内网数据显示,受到国内仿制药的冲击,原研拜耳的市场份额一路下滑,2019上半年在重点省市公立医院终端占比为66.15%,中美华东一路飙涨,从2013年的不到20%上涨至2019上半年的30.57%。绿叶制药占比较小,而福元的产品则刚上市不久。

拜耳中标以后,质疑其倾销的企业们的普遍担忧在于,拜耳通过极低的价格侵占市场,逼得竞争对手无路可走,未来还会不会有企业愿意进入这个利润微薄的市场?一家企业独大是好还是坏?

不过,史立臣认为,由于集采规则的限制, 拜耳实际控制的市场范围有限。

按照招标规则,若2家企业中标,则给予60%的约定采购量,另外第一顺位的中标企业可以多一次选择地区的机会。这意味着,拜耳将与绿叶分享中标区域以及60%的采购额度。依然有40%的市场空间允许企业自由竞争。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