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种土豆”吸金500万:他用一套系统科学种植 覆盖10万亩 助农户收益增10%

原标题:靠“种土豆”吸金500万:他用一套系统科学种植 覆盖10万亩 助农户收益增10%

我国马铃薯播种面积约为7137万亩,一亩马铃薯一年的固定投入在3000元左右。

农户种植马铃薯,每亩固定投入在3000元左右,还面对着“农事不精、农时不准”的痛点。往往因为一些种植决策上的失误,对作物造成不可逆的伤害,导致亏钱赔本。

2019年8月,崔静波创办“耕简单”,主要产品为“马铃薯生长健康监护系统”。他通过其自主设计的气象站与土壤传感器等物联网设备及线下运营,采集以作物为核心的环境及作物数据,包括气象、作物营养、土壤、作物体征等。可辅助经销商提升服务效率,扩大市场规模,提高一倍客源量;同时为当地农户提供种植解决方案,增加不低于10%的综合收益。

目前,“耕简单”智能采集设备已经覆盖了约10万亩马铃薯农田,拥有超过300个种植户用户以及近10个经销商用户,公司通过向经销商收取软件服务费及相关智能采集设备的硬件费用获得收入。

2019年10月,“耕简单”获得甲子启航的500万元天使轮投资,本轮投资将主要用于产品的进一步优化和推广。

农户种植马铃薯,每亩固定投入在3000元左右,还面对着“农事不精、农时不准”的痛点。往往因为一些种植决策上的失误,对作物造成不可逆的伤害,导致亏钱赔本。

2019年8月,崔静波创办“耕简单”,主要产品为“马铃薯生长健康监护系统”。他通过其自主设计的气象站与土壤传感器等物联网设备及线下运营,采集以作物为核心的环境及作物数据,包括气象、作物营养、土壤、作物体征等。可辅助经销商提升服务效率,扩大市场规模,提高一倍客源量;同时为当地农户提供种植解决方案,增加不低于10%的综合收益。

目前,“耕简单”智能采集设备已经覆盖了约10万亩马铃薯农田,拥有超过300个种植户用户以及近10个经销商用户,公司通过向经销商收取软件服务费及相关智能采集设备的硬件费用获得收入。

2019年10月,“耕简单”获得甲子启航的500万元天使轮投资,本轮投资将主要用于产品的进一步优化和推广。

注:崔静波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内容真实性负责。铅笔道作客观真实记录,已备份速记录音。

选定马铃薯产业

选定马铃薯产业

崔静波进入农业领域已经有11个年头,将整个农业的产前产后全干过一遍。他从社区生鲜生鲜配送、农产品物流一路顺着供应链向上走,到最后开始做农产品种植项目。

“农业是一个高度标准化的行业。”这是崔静波的感受,他当时的种植项目是种植出口日韩的西兰花,这些西兰花按照个数出售,直径重量都有严格限制,一旦超出范围就不合格。受管理成本和能力限制,一般这种西兰花地没有人敢在单季种植超过600亩,但崔静波却将种植面积提升到了1359亩。

这是由于崔静波做了一套种植管理系统,通过分析种植环境、作物生长特性、种植资源陪衬等维度的数据,可以将种植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风险排查出来,再对症下药进行管理。这样,他将自己的西兰花地养护成本降了一半,效率提高一倍。

崔静波认为,农户遇到的问题主要是“农事不精、农时不准”,而农业标准化监控管理服务则可以解决这些问题,他想用自己的经验与技术帮助更多的种植群体。

确定创业方向之后,他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选择品类。经过再三考量,崔静波选定了马铃薯。

首先,马铃薯的市场规模足够大,我国马铃薯播种面积约为7137万亩,一亩马铃薯一年的固定投入在3000元左右。

其次,马铃薯产业的成熟度足够高,具有规模化与集中化的优势,同时从上游生产到下游销售均形成了完善链条。

更重要的是,马铃薯是我国仅有的两种可以高度机械化生产的农产品之一。崔静波表示,这些农产品与其他更传统的农产品相比,在生产理念、控制意识、投入结构等方面都更系统化。

于是,他在2019年8月创办“耕简单”,主要产品为“马铃薯生长健康监护系统”,由智能气象站、土壤传感器两种硬件与团队自研模型组成。

监测系统降用户成本

监测系统降用户成本

在传统种植产业中,农户无法精准把控作物生产环境,而“耕简单”马铃薯健康监护系统通过其创始团队自研作物及病害模型,结合环境与作物数据,为当地农户提供种植解决方案。

具体来看,其监测内容共4大类、122项数据,共生成6项服务,包括小区域气象监测服务、动态的土壤监测及水质检测服务、晚疫病预警与病害识别服务、作物营养及状态监测服务、产量预测及品质检测服务、数据驱动的马铃薯销售服务。经销商和农户可实时在小程序中直接获取数据服务结果。

“耕简单”小程序页面

这套系统可为用户动态地、数据化地呈现种植户田间地头的生产信息,从而预防作物病害。

他举例,马铃薯中一种疾病叫做“晚疫病”,是一种会造成种植户绝收的病害。当前行业内多数是通过例行防治或看以病害再采取措施。而这种病最佳的防治时机是在病菌浸染前,但它的发病时机及规律,用传统经验是很难得出的。不仅花费成本更多,还有可能对作物健康造成损害。

以往,这些数据通常由资深老农户根据马铃薯长势凭经验给出,但凭经验得出的结论往往非常不精准。同时,农业具有其特殊的时间性,一个能达到“耕简单”分析水平的农户几十年都不一定培养的出来。

“耕简单”的晚疫病预警模型研发者,在马铃薯病害的专项病害的研究及防治上有超过25年的实践指导经验。团队其余成员平均有近10年马铃薯行业从业经验,储备的面积超40万亩。

面向经销商进行拓客

面向经销商进行拓客

在拓客方面,“耕简单”没有直接将这套硬件卖给农户,而是卖给经销商,包括农机经销商、肥料经销商、农药经销商等。“耕简单”的商业模式主要是向经销商收取软件服务费及相关智能采集设备的硬件费用。

崔静波解释,这是因为种植户太过分散,拓客成本高;同时农资经销商群体对农业整体理解、理念、意识、知识结构等等均高于种植户,他们是产业进化的主要推进力量。

“ ‘耕简单’更像是医院的检验科室,仅给农户提供数据及生长趋势,不给出具体的建议,而农户拿到化验结果还是要找‘大夫’的,即肥料和农药的经销商。”他表示,对于这些经销商来说,“耕简单”相当于为其赋能,让他们更好地服务农户。

以往,经销商也缺少获客渠道与服务能力,通常就是坐在店里,农户需要什么就卖什么。而在为农户安装“耕简单”监测系统后,经销商可以根据监测动态主动与农户联系推销,强化了其服务能力,从而增加其与农户之间的粘性。农户也通过系统更好地辨识经销商的服务及农资产品能力,从而避免恶意推销和不必要的投入。

崔静波表示,使用“耕简单”后,经销商的服务能力至少可提升1倍,以往一家经销商能覆盖2万亩,现在可以覆盖5万亩以上的农户。

除此之外,“耕简单”也在试着根据其采集的数据驱动马铃薯从生产到零售的销售服务。崔静波表示,目前系统已经覆盖了约10万亩马铃薯,拥有超过300个种植户用户以及近10个经销商用户。

2019年10月,“耕简单”获得甲子启航的数百万元天使轮投资,本轮投资将主要用于产品的进一步优化和推广。

“我们想做这么一个事情,在农资供应业务由产品驱动向服务驱动转型的大背景下,通过农技环节切入到产业中,然后通过提升经销商的服务能力,让他们去更好地去服务终端农户,让大家‘种的更好’,即:产量、质量、成本三者的最佳状态。”崔静波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