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封城40小时:守城,出城,逆行者

原标题: 武汉封城40小时:守城,出城,逆行者

[摘要] 守城、出城、逆行,一个又一个武汉封城亲历者的辗转缩影,为这座正在历经磨难的九省通衢平添一抹人情和希翼。而疫情仍在蔓延,武汉乃至湖北的“封城战疫”已经打响。

文/时代财经 郭尧 陈媛 李阳

2019年岁末年初,一种“无形的病毒”袭来,从武汉到湖北,乃至全国都被笼罩在阴影中。没有人能界定到底是从哪一刻起,连呼吸似乎都被裹在未知的风险里。一时间,口罩成为全民必备品。

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防控紧张……这些关键词持续牵动举国上下的神经。截至1月23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29个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830例,其中重症177例,死亡25例。

为了遏制态势进一步恶化,1月23日凌晨2时,武汉宣布“封城”。

“没想到居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因为临时封城留在武汉过年的张艺,在凌晨时分听到这一消息时,再也无法入眠。

截至发稿,湖北省已有12个城市“封城”,区域公共交通停运。

大年三十,年夜饭飘香,春晚和红包如期而至。而如今,距离武汉市宣布“封城”过去了40个小时。对于全国各地众多笼罩在肺炎疫情阴影下的人而言,这一个大年三十显得十分特殊。

“路上只剩下寥寥无几的私家车,今年估计90%的武汉市民都不会出门了。”1月24日,53岁的武汉市民熊明向时代财经表示。

封城后短短的40小时,有人想出去,有人像熊明那样“守城”。还有一批人却想进城。

“我老婆和孩子都在武汉,我想开车去,但家里人不让。”一位焦急的广州人付先生告诉时代财经。

“我现在想回医院帮忙!”同日,一位刚硕士毕业的湖北省中医院实习生龙青向时代财经表示,看到前辈们都在一线忙碌,她也想出一份力。

实际上,在湖北以外,上海第一批重症和呼吸科医生已经出征武汉;时代财经也从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方面了解,该院有近千名医护人员自愿请战,其中就包括2003年奉命赴北京小汤山抗击“非典”的南方医院医疗队队员。

在武汉,还有一批私家车志愿者,放弃春节假期,在武汉周边义务接送医生。

武汉封城40小时,一批最美“逆行者”挺身而出。

一个特殊的“大年三十”

1月24日,除夕。

这一天,53岁的熊明骑着电瓶车行走在武汉武昌光谷街头,来到邮局上班。与过往年三十年不同的是,他戴上了口罩。在他看来,马路上弥漫着一种难以言表的冷清。

1月23日凌晨,武汉发出“封城”公告。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就像熊明和他的家人一样,对于许多武汉市民来说,对疫情真正重视起来,就是从这一则“封城”公告开始。

“确实有些紧张,但也不至于太紧张。”在武汉已经工作生活数十年的熊明告诉时代财经,他所在的邮政系统前几天就开始向外勤投递人员发放口罩,要求他们对外做好防护措施。并且,单位入口都会设有红外线体温检测。

熊明表示,尽管高速路口被封,公共交通停运,但事实上陆陆续续还是有人开私家车进出武汉市。“说是封路,但是还是有人出去。”熊明说道。不过对于他来说,今年春节响应号召,家里人哪里也不去,“今年估计90%的武汉市民都不会出门了。”

今年春节少出门,不拜年,似乎成为武汉人甚至更多湖北人的“默契”。

“我明确打电话给叔叔阿姨家,明确说了过年不让串门。”家在孝感的姚宇童告诉时代财经,今年家里人都明确不串门。

"基本没有人在外面的了,全在家里。”家在潜江的张丽说,一个突然袭来的疫情,让他们的春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不过,网络上疯传的武汉粮食日用品涨价情况,似乎并没有带来太多困扰。“确实存在生活用品的食品的抢购现象。”熊明表示,普通的生活用品普遍涨了几块钱,蔬菜涨幅偏高。但都在能够接受的范围内。

在超市购买生活用品的武汉市民 图片来源:新华视点

熊明向时代财经表示,网上80%的消息都是夸张的,“我们很好,武汉人很好。”

出城!进城!

对于武汉人来说,随遇而安也许是最佳选择。不过对于外地人来说,突如而来的“封城”,却让他们措手不及。谭女士就是其中一位。

1月20日,谭女士从长沙到武汉看望老人。23日凌晨,她在武汉宣布封城之际离开。

“原本是买了火车票,但感觉公共场所不太安全,所以选择了自己开车。”谭女士告诉时代财经,原计划是23日返回长沙,但武汉一则封城公告来的有些突然,于是她选择提前一点,在当天凌晨四五点就自驾返程。

原本是一次平常的自驾回家,却让谭女士感受到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景象。她说,当时高速路口并没有很多人,但所有出城的人都要查体温,有三四个工作人员在负责体温检测,旁边还有救护车和警车,有发热情况就要被立刻转送到医疗单位。“确实有人出于‘恐慌’心里选择连夜出城。”

武汉高速路口 工作人员检查进出人员 图片来源:微博

在谭女士看来,恐慌的情绪更多来源于网络,而不是武汉这座城市带来的感觉。谭女士称,自己去药店的时候都没戴口罩,反而是药店老板对她苦口婆心,非要她注意。让谭女士感受颇深的是,比起20日她刚到武汉,短短几天内公众对疫情的认知已经大大提升了一个层次。

从武汉回来后,谭女士主动到社区与小孩的学校报告登记,然后自我隔离,就连年饭都不打算跟家人父母吃了。最初其父母无法接受这样的安排,但从新闻和网络的舆论来看,渐渐也表示理解和接受。

谭女士表示,从武汉出来后,选择自我隔离是一种意识,但不是每个人都会这么做。“我觉得这应该一个公民的基本素质。”谭女士称,一些人从武汉出来后,以一种炫耀逃生的姿态在网络上发表言论,感到不能接受。

但另一方面,谭女士认为,很多武汉人选择出城,一部分原因是出于对当地疫情汹涌而医疗资源不足的恐慌。“在那种情况下,也许很多人是根本看不到医生的。在生与死之间做选择,其实也不好评价太多。”

有人出城,还有人想进城。

“太突然了,我这几天都忙晕了。”在广州做生意的湖南人付先生告诉时代财经,老婆和孩子现在都在武汉,宣布封城之后,让他措手不及。

付先生说,原本想自己开车去武汉,但家里人坚决不同意,“其实情况还好,就是心里忐忑不安,感觉有力使不上。”

封城之后,无论城里城外,人们的生活都发生了变化。

一批“逆行者”,正奔赴一线

作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中心,武汉很多医院目前已经人满为患。“发烧的都进不去,做手术的不是特别严重的,都后延。”张丽说道。

1月24日,湖北省正式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响应。

“我现在待命,一有通知就回去!”1月24日,刚毕业,作为湖北省中医院实习生的龙青,在武汉封城的前一天回潜江。龙青告诉时代财经,当时家里父母一直在催促她放假马上回家,但没想到回家第二天,武汉就“封城”了。

“老师没有叫我回去。”龙青说,她的科室现在已被征用成隔离病房,她目前只是实习生,“看到老师们都在一线奋战,我自己呆在家里不舒服。”

不过对于像龙青这样的医护人员来说,目前面临比较麻烦的问题是,由于市内公共交通已经停运,出行成为大问题。

时代财经发现,在武汉街头上,一个自发组织起来的“善缘义助公益接送医生”义工活动已经在运行,并建立起多个微信群,负责接送医护人员出行。

图片来源:微信截图

在其中一个义工群里面,时代财经看到,不断有私家车车主自发报名参与其中,还有人提出捐助包括口罩等物资。

一位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临时组建的志愿群已经有40多个,但因为需求量太大,志愿者仍严重不足,“我们目前最主要解决的是每个医院的医务人员的交通问题。”

武汉等地的疫情,也牵动着远在千里之外同胞的心。

据悉,上海、江苏、四川等地已完成第一批医疗队组建工作,多家医院重症医学科、呼吸科、感染科的医务人员已经奔赴武汉前线。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医护人员也纷纷报名请战。

在网络上,一封特殊的《请战书》被疯传。根据图片显示,这封《请战书》由2003年奉命赴北京小汤山抗击“非典”的南方医院医疗队队员共同签名。

《请战书》的最后,是医护人员的签名和红色手印。图片来源:网络

《请战书》称,17年后的今天,当全国人民正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肆虐,作为一支有丰富经验、战胜过“非典”的英雄集体,“随时听候调令,我们小汤山全体队员义无返顾!”

图片来源: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1月24日,南方医院宣传处处长宁习源向时代财经证实了该《请战书》的真实性。宁习源告诉时代财经,从23日得到武汉“封城”的消息,医院包括原小汤山队员等众多医护人员纷纷自发请战,表示愿意赴疫情前线支援。

时代财经记者了解到,广东省根据国家卫健委要求,组派135名医生护士组成的医疗队,即将驰援湖北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其中包括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30人。

“大部分都是在微信上向各自领导请愿,有许多同事把外出的车票机票都退了,随时候命。”宁习源说,原小汤山团队共有20多个,包括其它请战的医护人员,已经有近千人向组织请战,“不过是否出发、几时出发,还要等国家卫健委等上级领导组织的统一安排。”

守城、出城、逆行,一个又一个武汉封城亲历者的辗转缩影,为这座正在历经磨难的九省通衢平添一抹人情和希翼。而疫情仍在蔓延,武汉乃至湖北的“封城战疫”已经打响,更多的人和事将在滚滚向前的时代涛声中,勾勒出渺小又伟大的人性光辉。

注:应采访对象要求,文章部分人名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