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丽娅笑到僵掉被夸上热搜,我却无比怀念在舞台上啃鸡腿的他们

原标题:佟丽娅笑到僵掉被夸上热搜,我却无比怀念在舞台上啃鸡腿的他们

小可爱们晚上好鸭,大噶现在是不是在看春晚噻~

话说今年的春晚,大胆选用了演员佟丽娅担任主持人,很多网友纷纷表示拒绝。

毕竟佟丽娅虽有丰富的大型舞台表演经验,但于主持这一行还是个新人…

于是,这个消息一出,立马吸引了各方眼球。其实有很多观众对佟丽娅是相当认可的,但总觉得她当主持人哪里怪怪的…

一方面,由于董卿这类主持人有极其强大的业务能力,观众对主持人的期待就更高…

另一方面,佟丽娅没办法跟春晚女主持联系在一起。

那些被普遍认可的春晚的女主持,给人的第一印象并不是颜值有多高,而是端庄大气又有亲和力,一个人就能压得住国家舞台的场子。

大噶应该知道羊是向来都是佟丽娅的“颜狗”的厚,前些日子刚写了佟丽娅现在已然没有了往日的“怯”意。

但是佟丽娅这类美艳型的美貌、偏小的骨架,不是特别适合春晚这样的舞台。能看的出来,为了修饰佟丽娅偏小的骨架,造型师下了不少功夫,比如说选了件能扩宽肩膀的礼服。

今晚最开心的,应该就是丫丫的事业粉了吧~

但摸着良心讲,截止到羊发稿,佟丽娅的现场表现还行,至少没什么大错。

能看的出来,丫丫在登上春晚的舞台前,曾接受了严苛的训练——这个笑容的弧度实在是太“春晚女主持”惹。 就是赶脚丫丫笑得有点“累”😂,赶脚脸都被笑僵惹…

当然丫丫的美貌还是没的说,口红色号分分钟被扒了出来,想来这个色号又要被卖断货了。

话说历年春晚都是“带货”的,像是刘晓庆在1983年春晚上穿的红衬衣,被称之为“晓庆衫”,引发了抢购狂潮。

△现在在看这件衬衫,也并不觉得怎么过时。

刚巧《时尚芭莎》2月刊,拍了一套以春晚为主题的怀旧大片。《芭莎》这组大片的背景,还原的是1983年播出的第一届春晚。

还神cos了春晚历史上的经典场景。

△《时尚芭莎》2月刊(左)、1992年春晚(右)。

说起春晚的故事,那真的是太长了。

—— 难忘今宵 ——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春节联欢晚会始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其实在1956年,还有一部《春节大联欢》。

《春节大联欢》是一部以春节晚会为题材的纪录电影,和后来直播的春节联欢晚会并不相同。 要知道,那时候电视还没有普及,直到1983年,国内平均每33人才有一部电视。

1956年的《春节大联欢》先录制影片,然后由广播电视台播出实况录音。

凭借着在当时被称之为“话匣子”的收音机,《春节大联欢》带着那个年代所特有的播音腔,铿锵有力地传遍神州大陆。

晚会的报告员(那时还没有“主持人”这一特定身份)是演员郭振清,彼时他刚刚凭借《平原游击队》收获好评无数。

台下坐着的,更是一众重量级大咖——老舍、巴金、梅兰芳、侯宝林、周信芳、钱学森、华罗庚、郭沫若···哪个名字都是响当当。

现在再看这一版联欢晚会,哪怕画质极不清晰,但会有种敬畏之情,从心底涌现出来。

春晚作为我们过年必备的“仪式”,其实并没有太长历史。

1983年,央视第一届春节晚会横空出世,大量采用了动画形式来丰富视觉感受。

这也是中国电视晚会上,第一次出现主持人这个特定身份。

△在此之前,“主持”这个单词,对于观众而言意味寺庙里的“主持”。

因当年春晚演播厅的面积不大(只有600平),这使得舞台和观众席的距离很近,相当于以茶座的方式观看晚会;

△斯琴高娃和刘晓庆。

表演嘉宾就坐在观众席里,等到表演节目的时候再直接走到台前。

因为83年春晚是面向全国直播,所以不在晚会现场的观众,还可以打入电话,参与晚会的互动。

△1983年的春晚现场接入了四台电话,观众可以点播自己喜欢的节目。

当然,这对主持人的临场反应能力要求相当高。

1983年春晚的导演黄一鹤,大胆的启用了相声演员马季、姜昆,也许正是基于这方面的考量。

△1983年春晚的主持人分别是演员王景愚、刘晓庆,相声演员马季、姜昆。

但在晚会筹备之初,“相声演员当主持人”这个决定,并不被很多人看好,更倾向于选择台风稳重的新闻播音员。

但因83年春晚采用了直播形式,擅长带动现场气氛、临场发挥能力更强的相声演员无疑更合适。

在马季和姜昆的插科打诨下,主持人串场也像是一出节目,反而能传递出格外浓烈的联欢氛围,既亲切,又热闹。

比如说,喜剧演员王景愚要表演《吃鸡》,这个梗被“埋”在了整场晚会中:

先是王景愚端着一盘鸡打观众桌走过,和斯琴高娃有场像是即兴发挥一样的“对手戏”。

△那时的斯琴高娃刚演完《骆驼祥子》中的虎妞。

在两三个节目过去之后,王景愚举着个空盘上场,到处都找不到他的那只烤鸡…

随着王景愚大喊一声:“姜昆!”,画面一转,我们发现原来姜昆坐在台下正啃着一只不知道拿来的烧鸡…‍‍‍

姜昆的师父马季见状,一本正经的在台上训徒弟:

“你咋把人家演节目的道具给吃了?!”

而后姜昆立马把鸡肉塞进了师父的嘴里,注意看这个时候马季的神情变化⬇;

‍‍马季和王景愚老师这时候真是贡献了神演技——

‍“你(王景愚)这人也是!没这鸡就不会表演啦?无实物表演不会吗?!晓庆,给你他报幕!”

此时刘晓庆走上前来,朗声报幕:

“下一个节目,喜剧小品——《吃鸡》”。

此时,王景愚的节目才正式开始,可他在表演《吃鸡》前和斯琴高娃、马季师徒俩的那一段插科打诨不算演出吗?

可以说,虽然1983年春晚在技术上是落后的,但无论是节目的表演形式、还是节目编排、嘉宾的业务能力,都是日后的标杆。

1983年底,为了观看1984年春晚,不少家庭凑钱买电视。

1984年的导演还是黄一鹤,演播厅的布置还是那么朴实无华,但又开创了新的先河。

比如说,每年春晚结束时必唱的《难忘今宵》,就是出自84年春晚。

如果说《难忘今宵》已经成为一个春晚的仪式,那小品一直就是大年三十的“下饭硬菜”。

在1984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中,第一部春晚小品正式与观众见面。

这部小品,就是由演员陈佩斯和朱时茂表演的《吃面条》

《吃面条》开创了中国晚会历史上那个属于小品的时代,此后,每届春晚都少不了小品。

因《吃面条》取得了极大成功,陈佩斯和朱时茂这对搭档接着登上了1985年的春晚,合作了小品《拍电影》。

1985年的春晚,导演黄一鹤延续他大胆的风格,走出小小的演播厅,把春晚开在了工人体育馆。

为了追求更好的效果,使用了当时最新的声光电系统。

但可惜当时的技术条件有限,还不足以支持大型电视直播节目,现场意外频发,调度失灵,节目拖了6个小时才完成。

△当时的温度达到了零下十几度…

1985年春晚播出后骂声一片,央视不得不在《新闻联播》中向全国观众道歉。

无论是83年、84年春晚的成功,还是85年春晚的失误,都在一个“大胆创新”上。

但现在我们再提起85年春晚,没几个人在意它是否出现了重大失误。

我们更在意,已故相声表演艺术家马三立,唯一的一次登上春晚的舞台,就在1985年春晚。

在春晚这个大舞台上,年年都会有人离开,有人登台。

羊突然想到了1983年的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相声大师侯宝林上台介绍徒弟马季、徒孙姜昆时,是这么说的:

“这是我徒弟,那是他徒弟,相声的话就由他们说去吧。”

这好像是一种预兆——接力棒早晚要交到年轻一代的手里。

其实我们现在看的春晚,从秋天就开始准备了。

从秋至冬,有很多人奋斗在春晚的最前线,用可以用到的最新技术和工艺,来制作舞台效果。

为了精准地敲响零点的钟声,每年春晚都有一批工作人员为此提心吊胆。

近几年,吐槽春晚“一年不如一年”、“年味越来越淡了”的声音越来越多;

但春晚的意义在于春晚本身吗?

其实它只不过想让大家和亲人围坐在一起,好好吃一顿团圆饭,共同过个年。

有很多小伙伴,哪怕今晚不看春晚,也要开着电视听个响,好像只有春晚12点的钟声敲响,这个年才算是过的圆满。

春晚是不是一年不如一年?那并不是最重要的。

因为它现在已经是个过年的仪式了,我们一边吐槽它,一边不能离开它。

十二点的钟声就要敲响了,羊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