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网课,能一夜之间把学生老师家长都折腾哭

原标题:只有网课,能一夜之间把学生老师家长都折腾哭

当全国学校下达了“3月前不允许开学”的通知,很多师生、尤其是即将面临中高考的应届生家庭,多少 还是有些慌:

“疫情无情,升学压力更无情,功课落下了怎么办?”

因此当各级学校纷纷用筹划网络教学, 响应教育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时,不少人还对“全民高科技上学”的场景满怀期待。

直到2月10日,全国大中小学和幼儿园的线上教学第一天到来,两亿用户涌入各大直播平台。被网课折磨了两天的人们才知道,自己太天真了。

上网课的大家有多愁呢?从网课APP下载区突增的数万个一星差评,和社交网络上#叫停网课#的呼吁,就可见一斑。

某直播APP下的一星评论

全民吐槽的参与者,包括但不限于:听到点名,急忙从被窝里爬出来的高三学生;直播忘了开麦,徒留全班懵逼一小时的老师;为了监督孩子远程上课,不得不在远程办公时请假的家长……

从来没有哪一刻,让全中国人像如今这样盼望开学。

“让学生抱着手机上网课,

就像让孙悟空看守蟠桃园

如果你以为阻拦这届学生上网课的最大障碍,只是早上八点起不来床,那就太小看他们“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能力了。

毕竟让学生抱着手机目不转睛地上网课,可比让孙猴子看守蟠桃园还难。

@地球托儿所

事实上,在要上网课的消息刚出来的时候,就有学生交流起了“如何摸鱼”的经验——

比如只要在老师点名时,做出一个狰狞的表情10秒钟不动,又或者拿一个绿色的便利贴贴住摄像头,就可以 “网卡了”为借口躲避回答问题;

把耳机上拉得忽远忽近、用手指 堵住收声筒,装作自己信号不好;

又或者 试图用假人、手办、照片等一切想象中能 以假乱真 的替代品, 透过模糊的镜头,骗过同时盯着五十几个同学的老师。

架不住网络上课的仪式感,可是从学校规定每天签到、中途打卡、签退十几次开始的。

这届学生们不仅提前感受到了社畜的快乐,有的甚至还被要求穿着校服上网课。

@追风少年刘全有

被突然点名、打开摄像头回答问题时,才连忙从被窝跑到书桌前, 紧张地整理鸟窝般的发型,当着全班同学的注视背起课文。

上半身校服(棉衣)、下半身秋裤的同学们,比 上半身穿西装、下半身穿裤衩的新闻主播狼狈多了。

而“我不眨眼,老师就以为我卡了”的理想对策,更是很容易败在那个躲在你后面嗑瓜子没停过的老爸,和忘了关麦后老妈一句 划破长空“死丫头快起床”上。

要命的是,有些网课APP还配备了“老师打开学生摄像头 ,和“远程查看学生电脑桌面 的高级功能。

突然被全班同学从死亡角度欣赏了睡姿都是小事,万一在电脑上打游戏的你只是把老师的声音当成BGM就尴尬了。

当然想要积极上课学生也有,积极到一堂课 给美女猛男主播点赞 ,给老师们刷了 十几万次 666的程度的更不少。

知道的是在上课,不知道的是流量明星边开演唱会边直播。

前提是,因为封村被困在没有WiFi的奶奶家的学生们,手机4G信号足够通畅,新闻里“古有匡衡凿壁偷光,今有高中生借邻居家网上课”的段子才不至于一个接一个。

而就在你好不容易躲开全家人的围观,找到一个稳定的网络,戴上耳机准备在知识的海洋中来个自由泳时……

还得预防着讲到动情之处的老师喷麦,不然耳机党们就算不“原地去世”,一节课下来耳朵也得嗡嗡响。

“再不抓紧跟上高科技,

连老师都当不了”

祖国的花朵们从未像如今这般想念学校,老师又何尝不是。

尽管早在春节那几天,很多学校就把大家薅起来做了临时技术培训,但 中国绝大多数的老师还是从来没有上网课的经验, 更别提那些一线教学经验丰富、却在高科技面前一头雾水的资深老师们了。

比如今天刷屏的一位“网红”中年男老师,显然 玩不转直播APP的他,在镜头里的样子 既可爱又让人心疼

用博主@写文的尼罗的话说:

“他镜头对着鼻孔,美颜开了个满级,唇若施脂,面若桃花。全家老小还净拿些个鸡零狗碎的事情骚扰老师,气得老师粉面桃腮,几乎要在线翻脸。”

这样手足无措的老师,不胜枚举。

有的老师为了在B站上直播,专门把十岁的儿子叫过来做测试题;

有的老师滔滔不绝地直播讲课了一小时,才发现自己没开麦克风;

连续叫了十几个学生回答问题没人搭理,都不知道自己把全班禁言了;

@Accompany96_

有的生物和政治老师不了解平台的规则,认真地准备了和平常上课一样的教案,却因为涉及敏感内容被封了直播间;

有的老师看着学生们一个个非主流风、追星风、狂拽酷炫风的网名,也分不清楚谁是谁,只能硬着头皮喊出“XXX的小娇妻,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冒着眼睛都要看瞎了的风险,批改完全班 拍照发来的作业,然后被学生中二的QQ自动回复闪瞎了双眼。

@别亲奶膘

除了上课方式的不适应,身为社畜的老师们更得克服在家办公的客观阻碍。

据耳机另一头的不完全统计,在直播一堂课的时间里,有老师老家养的鸡打鸣了十五次 ,也有老师家里不满两岁的婴儿哭了三回。

为了在自己家中寻求安静的教学环境,有人躲去了卫生间录课,有人用衣架托着手机直播。

连个三角架都没有的家里,只能用拖布杆当教棒,浴室门当黑板,密密麻麻地写板书,学生还不一定看得清。

如果非要在一群上课难的老师中,选出最难的,幼儿园老师绝对算一个。

当她们好不容易跨过了心里对着空气唱唱跳跳的这一关,专门洗好了头、画好了妆,热情洋溢地喊出一句“小朋友们,跟着老师一起唱儿歌…… ”,自嘲踏上“一线教师走向十八线女主播”的道路时。

才看到手机那头的小朋友们早就跑到一边看动画片了,剩下他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围观自己僵住的笑容。

而比幼师们的心理羞耻更难熬的,或许是从来没这么忙过的体育老师。

别看以前的体育课,总是在“你们体育老师生病了”、“期末考试前得换节数学课”的借口中名存实亡。

可不知怎么的,一到了这会儿,学校就突然报着“再闲不能闲孩子”的宗旨,想起了要让学生们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于是平常最“窝囊”的体育老师们纷纷成了最勤劳的存在, 开玩笑说“我觉得我该生病了”,问题是别的老师也被折腾得不想占课了。

只能在空无一人的教室中直播折返跑,在乱腾腾的客厅里带大家做广播体操。

唯一的乐趣,可能只有看着比自己还傻的全班学生,穿着睡衣做蹲起的狼狈样子了。

@今天薛晓薛发糖了吗

“因为儿子用手机听课,

我已经错过老板三个电话了”

如你所见,不管是直播行业、在线教育行业,还是学校,都没有如此大规模的网课经验和提前预演。

很多APP的流量压力过载,导致系统直接崩溃;

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的各科老师,由于协调不充分,甚至连直播的平台都不一样。这导致很多学生面临的尴尬场面是——

英语老师在qq群开直播,数学老师在钉钉开直播,音乐老师在全民K歌上收作业,物理老师在群里发语音消息。

学生为了听课,不仅要下载无数个APP,还得加入每科老师都有一个的微信群,每天光消息就有上千条。

如果到了中学和大学,这种学生能自主使用手机,也能在学习时保持自我管理意识的年纪(似乎也没有)也就罢了。

很多一天下来除了监督孩子认真上课,啥事儿都干不了的家长们,则在困惑:

“为什么小学和幼儿园也要弄成这样?

在家长的吐槽中,有的幼儿园要求小朋友们给战斗在一线的医生叔叔阿姨们写信、做手工报,他们就得负责出门采购手工材料和彩色画笔;

有的小学要求孩子们就算在家,晨读、课间操、种蒜苗、做沙包、升国旗都一个不能落,每个老师都有书面、口头各种作业。

家长就得全天不间断地给孩子拍照打卡,稍微慢一点儿就要被班主任私聊;

段子里这种——楼下说孩子在听网课直播,希望楼上不要跳绳了,楼上的说孩子在上体育课——的心酸,同样不稀奇。

再摊上一个音乐课该学葫芦丝的孩子,家长们估计只剩下给邻居道歉的份儿了。

@哩格哩格朗

不能否认的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普及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生活。但并不是每一个家庭,都有条件专门提供出一台空闲的智能设备供孩子上网课。

更何况,那些承担着监督孩子远程上课任务的家长们,也基本都开始了远程上班。

很多社畜自己还正与那系统不兼容、连接不稳定的电脑做斗争,同时等待着老板24小时不定时的连环夺命call呢。

手机还时不时就得被孩子借走听网课,错过三个工作任务才追悔莫及。

因为设备不够,二手交易平台上,甚至出现了一群专门收购老手机、老iPad的家长。

有一两个学龄孩子,再加上两个远程上班的父母的家庭,足足攒够四台手机、两台电脑、一台投影仪 同时对付,都撑不住

考验的不只是网速,小小的房间还要时刻被钉钉、微信、学生直播平台、私信各种提示音立体环绕,家里宛如一个忙碌的客服中心

当突如其来的变化到来,不止挑战着全国防疫工作的能力,更打乱了普通人日常生活的节奏。

就目前最乐观的情况看, 这场让学生痛苦、老师辛苦、家长劳苦的网课至少要得持续20天。

面对网友们的吐槽, 质疑不是必需上网课的低年级学生和学科 应该“拒绝形式主义”,教育部在今晚的最新回应里也提到“不得强行要求学生每天上网打卡”。

但真到了一些极大升学 压力的年级,老师和学生们除了克服重重困难、硬着头皮上似乎也别无他法。大家只能盼望着疫情早日结束,教学生活早日回到正常轨道。

最后,你身边的那个上网课的人,怎么样了?欢迎在评论区吐槽留言。

希望大家的生活

都能早日回到正常轨道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