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大杰:免社保是给企业减负最有效的措施,住房公积金可由企业自己决定

原标题:唐大杰:免社保是给企业减负最有效的措施,住房公积金可由企业自己决定

当前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企业的生存发展获得了各界极大的重视。近日,清华产业转型顾问委员会主席黄奇帆发文提出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为企业减负的建议,引起较大争论。

赛意企业研究所研究部主任、武汉大学财税和法律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唐大杰认为,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的主要原因是目前住房公积金对企业是一种直接负担,并不给员工带来直接的福利。

赛意企业研究所研究部主任、武汉大学财税和法律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唐大杰

“主张废除的专家,通常是觉得住房公积金这个模式没有效率,企业和员工把钱交给公积金管理中心,这笔钱并不增值。它只是代为管理的机构,而且还限制公积金所有人的用途,管理成本和给个人带来的不便则就是福利的损耗。”唐大杰说。

他进一步分析,从制度上看,全中国每一个地方都要有一个住房公积金中心去运营,每个省级的住房公积金中心,每年的运营费用少说也要两三亿元,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要有办公场所,还要给管理中心的人发工资,全国省级住房公积金的运营费用估计有一百个亿。

“实际上这一百个亿的运营费用是由企业和个人共同支付的。”唐大杰认为,这种成本是不合理的,如果企业直接给员工钱,由员工自己存钱贷款买房,那这一百万亿就省下来了。

也有评论者撰文指出,住房公积金制度,背后还存在公积金贷款这项政策福利。唐大杰对此认为,现有的住房公积金贷款,一是政策导向,政府花很多钱去运营这个项目,另外一般的员工买房的贷款银行主要是基于两点,一是房子本身的质押,第二基于借款人收入的可确定性,就是还贷的可确定性,并不完全基于公积金。

“公积金的多少与工资收入成正比,工资高公积金也高,如果失业了没有工资,也就意味着没有公积金收入了。因此,银行主要看的是你的工资。”唐大杰表示,公积金只是政府帮人们托管了一笔钱,政府利用其行政能力,帮人们架起桥梁,但并不对员工的贷款资质有更大的帮助。公积金贷款购房,实际上受益的人并不是很多。即便没有购房,公积金也可以取出来,也就是有公积金可以贷款,没有公积金也可以取出来。

唐大杰认为,住房公积金表面上是一项福利,但实际上对员工并没有增加直接的福利。“员工的工资收入是市场化的,如果你是一位有竞争力的员工,企业就想方设法会提高工资去挖你、留住你,假设没有公积金,公司会把那部分直接给你,从这个角度看公积金是减少了你的福利。”唐大杰解释说。

“上海市关于这次疫情的一系列政策里面,提到企业可以降低住房公积金的缴费率,最低可以到3%,这也就表明了地方政府也支持企业可以少交一点,可以直接减少企业的负担。”唐大杰认为,可以让企业自己决定要交多少比例的住房公积金,适当降低缴纳费率。

当前,为了应对疫情对企业的冲击,不少地方政府出台暂缓社保的缴纳。唐大杰认为应在疫情期间缓缴社保的基础上,研究推出免除社保的政策。他认为,缓交的措施无法操作,本周一政府开工,多数企业还处于停工状态,但社保费被自动扣缴,企业还没来得及申报缓缴,账上资金就被划走。因此唐大杰建议,应简化政策,对所有企业直接减免1、2月份的社会保险费,已扣社保费原数退回。

从目前提出的减免社保、减税以及取消住房公积金这些举措中,唐大杰认为减免社保是最可行的,也是最简单、最有效的给企业减负的措施。

促进企业尽快复工这方面,政府还可以做一些什么?唐大杰表示,由于现在企业复工是一个刚性需求,这个刚性需求过程当中,有一个制约因素,复工必须要征得政府同意,口罩、消毒液、体温计等防疫物资是否齐备,防疫培训和准备是否充分,是企业获得开工许可的必要条件。“目前,一般的中小微企业不仅难以买到口罩,即使买到也数量有限、价格奇高。配备必要的口罩成为企业的一大负担,也是一笔特殊的成本。这个比税重得多。”唐大杰表示,希望政府可以把口罩问题帮企业解决了,这比减税的效果更直接更有效。(编辑/郑青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