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教导主任:中产家庭的教育,大多掉进了这个坑!

原标题:斯坦福教导主任:中产家庭的教育,大多掉进了这个坑!

文 | 朱莉·海姆斯 编辑 | 金雀儿

我们常常不由自主地幻想:孩子长大后会是什么样子?靠什么谋生?如何构建有意义的生活?一想到他们将来在工作中能干、成功,是富有成效、积极参与社会活动的公民,在社区受到尊重,有一天还会成为别人的伴侣、配偶,会为人父母,我们心中就荡漾着自豪感。

但是醒醒,想象终究只是想象,现实中,更多的是“问题孩子”。在那个想象中的未来状态,孩子得知道如何思考,也就是说,他们得能真正把事情想明白,自己解决问题。

但今天,太多的学校提倡鹦鹉学舌和死记硬背,而在家里,我们的指挥和保护又太多。我们帮孩子想得太多了,他们需要自己思考。

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

如果我们不让孩子自己思考,那岂不是剥夺了他们自由意识存在的权利吗?

斯坦福教导主任朱莉·海姆斯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曾担任斯坦福大学新生教务长十多年,自己是优秀生,工作中又常年指导优秀生。在斯坦福多年,她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不少孩子只会学习,不会独立思考。

分析问题原因,她发现很多美国中上产家庭都存在过度养育问题,一个直接表现就是代替孩子思考。她在她的畅销书里详细阐述了培养孩子独立思考能力的一些具体做法。

今天,我们摘录了书中一部分精彩内容,即:如何通过对话促进孩子的批判性思维?

一、你也中了“知更鸟妈妈”的圈套吗?

批判性思维把“应试教育”教学方法称为“知更鸟妈妈”法,认为这就类似于在思想上把什么都为孩子嚼碎,然后放进他们知识的鸟嘴里,让他们吞下。

用这种方法教出来的孩子可以复述学习内容,但并没有真正学会知识,因此可以说,他们并没有真正理解学习内容。

如果孩子采取这样的心态,那除非别人明确告诉他们要怎么说、怎么想、怎么做,以及说什么、想什么、做什么,否则他们什么都不懂。

他们需要别人帮他们思考,他们只愿意复述家长、老师或教科书上的话,而不愿意接受来自其他方面的挑战。

在家里,我们许多人对待作业、考试、活动、选择和任务的方法也都落入了“知更鸟妈妈”模式,而不是让孩子自己去解决问题。

1

过度保护

我们是他们的保险杠和护栏,我们为他们评估风险,告诉他们何时过马路安全、是否可以吃万圣节糖果,不让他们爬树、使用工具。

我们厌恶风险,无论是商店、户外,还是上学、放学,都宁愿他们随时处于我们的视线范围内,并且告诫他们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我们动辄称赞他们,裁判、教师发现他们不达标时,我们就站在他们一边,把他们的每一点努力说成“完美”。

2

为他们指挥

我们告诉他们玩什么、学什么、追求什么及要达到什么水平,甚至包括哪些大学值得一看、学什么专业及未来从事什么职业。

我们为他们解决问题,塑造他们的梦想。

3

我们手把手地帮忙

我们替他们去找老师和教练评理;我们充当门房,负责他们的生活后勤;我们在背后批评权威人物的决定;我们纠正他们的数学作业、修改他们的论文,大力篡改他们的申请书,或者干脆替他们操刀。

从本质上讲,过度养育就好比钻进孩子的大脑,驻扎在那儿。我们以自己的思想替代掉他们的,在他们的生活中不断警惕着,固执地存在着,还借助手机替代他们做决定。

我们做这一切,因为我们认为爱就是这个样子,并希望以此确保他们“成功”,这个“成功”指的是专业上的成功,以及发财致富的机会。

如果我们以这种方式养育孩子,那对孩子来说,童年就没有成为他们学习独立思考的训练场,他们只是“做”了童年清单上的各种事情。

如果我们没有教他们思考,也不允许他们思考,那我们就没有帮孩子做好在大学、职场和生活中取得成功的准备。

二、希望孩子独立思考,那就和他们 “对话” 吧!

如果你希望孩子独立思考,就必须与他们展开对话,抵制那种自然的诱惑,不要给出答案,说出我们所知道的情况,替他们解决问题,也不要以其他方式关闭对话,遏制他们的思考。

在孩子婴幼儿时期,我们进行有关环境的独白是合适的,那是他们学习语言的方式;但到了三四岁,孩子可以进行一点对话了,我们会希望他们承担部分谈话责任,回答我们提出的开放式问题。

对话是练习和观察批判性思维结果的最佳机制。

下面给出了一些亲子对话范例,展示了引导孩子独立思考的方式。

对话采用持续提问的方式,归结为:你,即家长,不管孩子刚才说了什么,接下来总是问“什么”“如何”“为什么”。不管孩子年龄大小,都可以用这种方法,尽管随着孩子的成熟和智力复杂度的提高,主题会改变、复杂程度会加大。

请注意,如果孩子年龄还小,那你的问题可能更多的是“引领”,即你知道你提出的问题的答案,把他们往那个方向引导;但随着孩子年岁增长,你对当前谈话主题的了解可能不是那么多,然而,你持续提出的好问题仍然会让他们和你对情况有更深入的理解。

以下介绍这种持续提问法的一些变体,可以用来教各个年龄段的孩子进行独立思考。别为此殚精竭虑,我们都很忙,不一定有时间或精神空间像苏格拉底那样坐而论道。无须随时进行这种对话,有机会、有时间的时候,进行一点持续提问就可以了。

1

与学龄前儿童交谈

❌ 这个对话范例赞扬了孩子知道的东西,但没引导他思考。

孩子:蝴蝶!

家长:是的,那是一只蝴蝶。说得好!蝴蝶什么颜色?

孩子:橙色和黑色。

家长:对的!你真聪明!

✔ 这个范例使用同样的场景,示范如何使用连续提问法开启对话。

孩子:蝴蝶!

家长:嗬,蝴蝶在干什么呀?

孩子:在那朵花上。这下它飞到了另一朵花上!

家长:你觉得它为什么喜欢花呢?

孩子:因为它们漂亮吧?

家长:也许。你能想到另一个原因吗?

……

与孩子的谈话可以这样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持续提问能帮助孩子展示他们已经知道的知识,并想出与既有知识相关的另一组概念。他们在学习,你的注意对他们来说是更大的奖赏。

2

与小学生交谈

小学时期,亲子之间的对话往往围绕“后勤问题”展开,比如自行车轮胎没气了,或者孩子把家庭作业落在学校了,指望我们替他们处理。

下面的对话范例涉及需要管理的局面,以及如何帮助孩子自己解决问题。

❌ 首先是一个很差劲儿的对话例子。

家长:今天在学校情况怎么样?

孩子:还好。但是我忘了带书包回来。

家长:哦!我开车送你回学校拿吧。

这位家长没有教孩子思考问题,而是马上帮孩子解决问题。

孩子不仅不知道如何分析情况、想出解决办法,而且将来忘记书包的可能性更大,因为他没有承担忘带书包的后果。

还有类似的情况是,孩子不能按时起床,如果父母继续叫醒他,或者,如果他错过了常用的交通方式,则让他采取其他方式去学校。

✔ 更好的对话是这样的。

家长:今天在学校情况怎么样?

孩子:不错。但是我忘了带书包回来!

家长:哦。

孩子:怎么办呢?

家长:我也不知道。你认为可以怎么办?

孩子:我不知道啊!你可以开车送我回学校吗?

家长:抱歉,不行。今天下午我还有其他情要做。你觉得怎么办好呢?

孩子:我可以打电话找朋友问作业。

家长:好的。

孩子:可是书包里有我要用的东西。

家长:嗯,是吗?

孩子:或者,我给老师发个电子邮件,告诉她我把书包忘在学校了,看看她怎么说。

家长:这两个主意听起来都不错。

……

然后让孩子尝试自己想出来的解决办法。

孩子能从中认识到父母不会为他的问题负责,得自己解决。对放纵型父母来说,这种“严厉的爱”的方法尤其困难,但请记住,这个时候,最爱孩子的做法不是帮他们解决问题,而是教他们如何自己解决问题。

3

与初中生交谈

初中生仍然是我们眼中的小孩子,但他们正在迅速变成青少年。我们把他们称为“青少年”,就是承认这个年龄介于两个阶段之间。

他们希望我们参与他们的生活,希望我们对他们的生活感兴趣,但如果我们过分关注他们觉得错误的事情,那他们很快就会对我们关闭心门。

❌ 首先感受一下不好的对话。

家长:今天学校情况如何?

孩子:还好。

家长:西班牙语考得怎么样?

孩子:很好!

家长:太好了!

家长关注的是成绩,而不是孩子在课堂上学习的东西,或者孩子感兴趣的东西。

✔ 较好的对话是这样的。

家长:今天学校情况怎么样?

孩子:还好。

家长:你最喜欢什么科目?

孩子:西班牙语。

家长:太好了!为什么?

孩子:这是我最喜欢的课!

家长:为什么?

孩子:我总是考得很好,作业从来就不困难。我从来没有不理解的地方。我不断举手,老师抽问我,特别是其他人不懂的时候,我的感觉是,耶!我懂,上!

家长:你怎么知道你擅长这门课呢?

孩子:老师讲解的时候,我能猜出她要说什么,因为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知道接下来是什么。

……

不断问为什么、怎么回事。

孩子知道自己喜欢一门功课是一回事,但正如这段对话所展示的,我们真正希望的是,孩子清楚自己是怎么知道的。

4

与高中生交谈

高中生的内心世界情绪激荡,因为他们受到了荷尔蒙的刺激。他们对自己来说都是一个谜,就更别说对我们了。询问高中生一天的情况,通常会得到一个简短的回答:“还好。”

作为父母,我们渴望了解更多的信息,也希望帮助他们了解涉及学习和经历的“为什么”和“怎么样”,这样他们可以形成对自己、他人和世界更深入的了解,做出更好的选择和决定。

要超越青少年典型的单字回答,我们可以针对他们的话语,以类似于学龄前儿童与蝴蝶的对话方式,反复但是深思熟虑、富有创意地问“为什么”和“怎么回事”,直到揭示他们经历或学习的要点。

进行这种批判性思维对话时,我们是积极的倾听者,一个额外的好处是,我们在向他们证明,除了关心他们是否完成了作业、成绩如何,以及球队赢了输了之类的事务性问题外,我们真的对他们本身感兴趣,这类对话就构成了品质时间。

❌ 先看一个不好的对话。

家长:今天学校情况怎么样?

孩子:还好。

家长:有什么作业?

孩子:有很多的数学、化学作业,还要交一篇英语作文(沉重的叹息)。

家长:我还以为你喜欢读《大鼻子情圣》呢。

孩子:是啊。我喜欢读,但并不意味着我愿意写一篇关于它的文章啊。

家长:得了,你写得出来的。想想你喜欢大鼻子情圣的哪些方面?

……

孩子:妈妈,不是那么简单的。

家长:我知道,但你很聪明啊,我只是希望你有信心,相信自己能写。

孩子:我只想完成任务就好了。

家长先是以自己的想法(你喜欢大鼻子情圣)代替孩子的想法(我害怕写这篇文章),然后又试图用自己的观点帮孩子建立自信心,而不是让孩子感觉到,他自己的能力可以发挥作用。

✔ 下面是一段更好的对话。

家长:今天学校情况怎么样?

孩子:还好。

家长:你最喜欢什么?

孩子:哦,我们在读英语版的《大鼻子情圣》。

家长:有什么好玩儿的吗?

孩子:呃,我们大声朗读,我扮演大鼻子情圣。

家长:怎么样?

孩子:真的很酷。

家长:为什么?

孩子:因为我喜欢大鼻子情圣。

家长:你为什么喜欢他?

孩子: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他做了那些帮助基督徒和罗克珊恋爱的事情吧,虽然他不应该这样做。

家长: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要那样做?

……

谈话从孩子“喜欢大鼻子情圣”的粗略感觉,发展到“为什么喜欢”这样更微妙的理解,这有助于他参与课堂讨论和写作,也有助于他完成必须要写的文章。

三、打开话题,把 “对话” 延伸到更大的范围

如今,孩子们似乎只有时间思考学业、课外活动及个人事务。但你也可以通过谈论他们周围的事情,鼓励他们形成对人对事的看法,以此培养孩子的批判性思维。

教育者和心理学家最近常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不管家庭成员的日程安排多么紧张,都要抽出时间共进晚餐。

研究表明,家人一起进餐会让孩子们觉得父母重视他们,从而对他们的心理健康产生积极影响,进而提高自尊心和学习成绩。

除了跟孩子谈论白天的经历和生活,还可以谈论时事,这有助于提高他们的批判性思维水平,提高到理论挑战的水平,提高到对周围世界感兴趣的程度,提高到对他们尚且不知的东西保持谦卑的层次。这让他们渴望知道更多。

一旦孩子上了小学,能够表达意见了,就可以询问他们“相信什么”这个问题。你得根据你的兴趣、信念、价值观以及孩子的年龄,决定什么话题适合你的家人。

下面谈谈如何进行时事讨论,以加强孩子的批判性思维能力。

1

提出一个有不同观点的话题

话题可能来自你读过的一本书、你看过的一部电影、你们全家一起观看的电视节目、学校的一项政策、当地报纸报道的一件事,或者是当地家长教师协会、学校董事会关心的话题。

只要至少有几个不同的合理观点,就能形成对话。以与孩子年龄相适合的方式提出问题,难度最好略微超出你家小学生的理解能力。

2

问问孩子的看法

询问他们对这个话题的看法以及理由。他们的意见是基于什么价值观或预设?如果他们的观点没有胜出,情况会怎样?会有什么后果?如果他们的观点果真赢了,为什么情况会变得更好?

3

充当“魔鬼代言人”

这意味着无论孩子站在哪一方,你都要表达与孩子相反的意见,而且,你说的话与孩子表达意见所说的话数量要相当。

解释为什么这个看法更好,说明你的观点依据了什么价值观或预设,以及坚持你的观点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用鼓励和打趣的语气,不要苛求或者过于挑剔。

4

鼓励孩子回应你的观点

鼓励他们说出第一次提问时没有陈述的理由,权衡孩子进行这种智力游戏的准备程度和意愿,别让他们感到不舒服。

我认识一位成年女性,在餐桌上交谈时,她的律师爸爸会把他们逼到眼泪汪汪的境地,让他们不得不奋起捍卫自己的观点。别走那么远!

5

高级的交谈:交换立场

从头开始,和孩子对换角色,看看孩子是否能清晰地表达与原来观点相反的观点和价值观。或者,以新的话题开始,当孩子说出最初的想法后,让他停下,从另一个角度开始辩论。

在家庭餐桌上谈论世界大事,其作用不只是让家里每晚吃饭时都有刺激性的交谈。阿曼达·里普利在《世界上最聪明的孩子》中说,生活在父母爱谈论书籍、电影和时事家庭中的孩子,在PISA阅读测试部分有更好的表现。全世界概莫如是。

四、不做孩子的代言人,让他们为自己说话

当年我还在斯坦福大学的时候,有位新生和他父母来找我讨论做研究的事。会见过程中,他父母包揽了全部谈话内容,尽管我尽量直接向孩子发问,并将目光转向他,但长达30分钟的谈话结束时,我还是不知道那孩子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也不知道他是否对做研究感兴趣。

他父母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这倒是毋庸置疑的。

我们不能挡孩子的道,要让他们在世界上发出自己的声音。

该怎么做呢?以下是我的一些思考。

1

重视

你的孩子需要有独立思考能力,在遇到人的时候,要能够主动发起谈话,也能响应别人的谈话。

无论是分享激动人心的消息、解释自己的兴趣或愿望,还是提出必要的问题,你的孩子总有一天需要完全自行处理这些事情,而童年应该给他们提供实践机会。

2

为自己制订一个目标

要下决心让孩子尽可能表达自己的看法,并且,随着你们彼此都对他的交谈能力有了更多信心之后,不断增加让他自陈观点的机会。

每次你做到了,你都是在告诉孩子,你相信他有能力独立思考。

3

实践

当你知道孩子要和一位成年人交谈时,比如运动队教练,或者他们想要参加的项目的领导,可以提前说明你希望由他来主谈,你可以负责提供他不了解的信息,但你知道他可以应付自如。

老师、商店店员也好,舞蹈老师、教练也好,都非常喜欢孩子问他们问题、提出想法或表达担忧。

4

要坚决抵制干涉的冲动

不要怂恿他们说话,不要在他们耳边嘀嘀咕咕。给他们机会,让他们自己处理。

在商店里,或者和指导老师、教练在一起时,你甚至可以站到一边,这样成年人就明白要把孩子作为交谈对象。

5

必要时补充你的看法

在孩子长大之前,你对某个主题的了解往往要超过他,你对事情总是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

你的想法很重要,但只能作为孩子想要表达的意思的补充,而不是取而代之。

就像工作中的好经理一样,让屋子里的下级,即你的孩子先发言,然后支持他的看法,只补充你认为必要的东西。这就是对他们赋权。

在斯坦福大学的时候,每周五下午是我的办公室接待时间,在那三个半小时里,我与学生们讨论他们面临的各种问题:有人寻求学术及个人事务方面的建议,如专业或者研究生院的选择、相互冲突的暑期活动机会,或者为了获得更多的喘息空间,为了追求其他的事项,需要放弃哪些科目、活动,等等。

不管他们提出什么问题,我都会以问题作为回应,例如:

  • “为什么你想要这个,而不是那个?”
  • “你的长期计划会受到什么影响?为什么?”
  • “如果你不做那件事,会有什么损失?为什么?”
  • “如果可以随心所欲,你会做什么?为什么?”

就这样以不同的方式问“为什么”,多问几次,层层剥开学生问题的外壳,深入问题的核心。这就是我在前面的章节讨论过的持续提问式的批判性对话。

的确,对学生提出的各种问题,我都有自己的看法,但我的任务不是给他们答案。我的工作是给学生提出好的问题,让他们更深入地了解自己。我会试着理清他们想法背后的价值观,帮他们认清自己的优点和所在发展领域的认识水平,以及心中的恐惧和梦想。

然后我会帮助他们,根据对自己的了解,审视现有的选项。

我教他们形成理论基础,并据此做出最终选择,而不是让他们依赖权威人物,即我的建议,或者是“应该”怎样,因为“其他人都这样”,或者因为“别人希望我这样”之类的理由,这些都是年轻成人常常脱口而出的话。

眼见一个人敞开心扉、独立思考,进而把事情弄明白,我心里既震撼,又激动……

本文选摘自作者畅销书《如何让孩子成年又成人》

朱莉·利思科特·海姆斯

诗人,戏剧作家,畅销书作家,知名TED演讲人。斯坦福大学美国研究学士,加州艺术学院文学硕士,哈佛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美国知名教育工作者,曾担任斯坦福大学新生教务长及本科生顾问十多年,获得斯坦福大学最高教学奖——丁克斯皮尔奖(Dinkelspiel Award)。

常年与大学招生官、教育工作者、家长及学生接触,对他们有深入了解,并和他们建立了密切联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