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贪了公司两年的生产总值,1979年被捕,一年后直接判处死刑

原标题:此人贪了公司两年的生产总值,1979年被捕,一年后直接判处死刑

我党起于微末,一大召开时全国只有十三位党员,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就是由这十三个人开始,我党这一“星星之火”越烧越旺,终成燎原之势,虽然期间也曾挫折不断,但我党还是愈挫愈勇,力克强敌,“笑到了最后”!到新中国成立时,全国已经有正式党员448.8万余人!

我党一路走来之所以能够百战百胜,靠的就是坚韧不拔,吃苦耐劳的精神,靠的就是严格的组织纪律和优良的作风!

据《党史》所载,“入京前夕”,我党在河北西柏坡召开七届二中全会,会上伟大领袖特意告诫全体党员:“夺取全国胜利,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

虽然伟大领袖敦敦教导,但还是有些党员没有经受住诱惑,在“万里长征”的途中贪污腐化,走向了人民的对立面!比如上世纪八十年代,被称为“建国以来最大的贪污犯”的王守信!

一个党员的腐化——从国企经理到“仓中硕鼠”

王守信,性别女,20世纪70年代担任黑龙江宾县燃料公司党支部书记兼经理,在任期间,一手抓权,一手抓钱,利用职权之便伙同他人疯狂鲸吞国家财富,短短几年间,共计贪污人民币53万余元,当时的53万元堪称“天文数字”,是她担任经理的燃料公司两年的生产总值!

王守信的贪污行为玷污了我党的光辉形象,不仅使国有资产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还对社会风气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事情败露后,王守信不说主动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反而与其同伙订立“攻守同盟”,转移销毁证据,干扰警方的办案方向,可惜“邪不胜正”,她的负隅顽抗不仅没有使她逃出法网,反而加速了她的灭亡!

1979年4月23日,黑龙江警方在掌握确凿证据后,一举破获王守信团伙的贪污案件,据《黑龙江日报》所载:案件破获后共计追回赃款413325元,缴获赃物折价70014元,总算为国家挽回了一些损失,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1979年10月20日,王守信被松花江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死刑,次年2月8日,死刑执行,随着“砰”的一声枪响,这个“建国以来最大的贪污犯”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罪恶的一生,肮脏的一生

纵观王守信的一生,除了名字起的还算“正派”,几乎就没干过一件好事,她是在“十年特殊时期”混入党内的“坏分子”,本来就是人民的敌人,靠着诬陷诽谤他人“摇身一变”成了人民的斗士,特殊时期结束后又靠着投机钻营进入国营企业,成为“仓中硕鼠”,监守自盗,中饱私囊!

她的所作所为与其名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名叫“守信”,却从没干过“守信”的事,真是莫大的讽刺!

毫无悔意,死有余辜

更为“恐怖”的是,王守信从头到尾都没认识到自己所犯下的罪行,毫无悔改之意,据《人民日报》所载:审判当日,王守信面对公审现场五千余名群众,一边用力扭动着被捆绑在身后的双臂,一边向上蹦跳着高呼:“我是无罪的!你们才有罪!”,“我要为真理而斗争!”

而当法官宣判判处其死刑时,王守信又蹦跳着高喊:“我是不怕死的!我是为真理而死!”“你们都是修正主义分子,我死也不服你们!……”

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王守信却是一个“特例”,到死都在口出狂言,负隅顽抗,当真是死有余辜,不杀都不足以平民愤!

说王守信是“贪官”都算是抬举她了,作为一个县级国营企业的经理,行政级别连科长都算不上,顶多就是一个“芝麻绿豆大点”的官,但就是这么一个小官,就能侵吞一个国营企业两年的生产总值,就能对整个社会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就能损害我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公信力,这是何等恐怖的一件事!

小官都如此,若是大官又待如何呢?

小结:

从私有财产出现的那一刻起,贪污就随之诞生,它总是与权力相伴而行,犹如附骨之蛆,怎么也难以根除,千百年来,每个统治阶级都与其内部的贪腐分子进行了不懈的斗争,其中有手段血腥残酷者。

比如朱元璋为了惩治贪污分子发明“剥皮揎草”之刑,将贪官的皮扒下,里面装入稻草,再放在继任者的座位旁边,以起到警示的作用,也有手段温和的,比如雍正帝开创“养廉银”制度,高薪养廉,然而这些方法全都治标不治本,贪腐现象依然屡禁不止!

之所以会这样,根源在于制度出了问题,所以十九大之后,我党从制度着手,“扎好制度的笼子”,立好从严治党的“军令状“,建立有效防止腐败的有效机制,相信假以时日,贪污问题一定会得到彻底根治!

参考资料:《党史》《人民日报》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