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行如隔山,富士康造车图啥?

原标题:隔行如隔山,富士康造车图啥?

“与手机或智能手表相比,汽车非常复杂,你不能去找富士康这样的供应商,然后说,‘给我造辆车’。”这是五年前马斯克调侃富士康时说的话。

只是没想到,当年的调侃之词竟然成真。如今的富士康果真一只脚踏入了汽车行业。前几日被媒体爆料,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最近提交一份备案文件中表示,计划与菲亚特克莱斯勒(FCA)组建合资企业,在中国开发和生产新能源汽车。而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也积极回应到,确认正与富士康就设立合资企业进行洽谈。

在备案文件中表示,鸿海精密及其子公司鸿腾国际将持有合资公司50%的股份,新成立的合资公司将负责开发和制造新能源汽车,并从事车联网业务,即共享位置、天气、交通和车辆信息的联网汽车生态系统的发展。其中,鸿海精密将会负责产品设计,零部件研发和供应链管理,而整车生产与组装则由菲亚特方面负责。

文件中还提到,他们的前期规划将先专注于中国生产电动汽车,再进行出口。

合资公司还将购置全新设备制造全新车型,而非采用当下菲亚特克莱斯勒投资的任何电气化项目。

这种气魄倒是符合富士康“高大上”的人设定位。这家1988年便在深圳建厂的企业,从珠三角到长三角环渤海、从西南到中南到东北已经建立了30余个科技工业园区。所以如今富士康涉足汽车行业,似乎并不意外。

当然看客们对于富士康“下海”的举动也颇为理解,毕竟随着近几年苹果、戴森、恒大等跨界领域企业均纷纷进入汽车行业,好似只要有钱,这年头大家都想着造车,毕竟这片已经有着无数造车新势力不断挣扎着红海,依旧魅力无限。

不安分的你,何时成就自己

提起富士康,脑海中第一浮现的还是苹果手机。

毫不夸张的说富士康和苹果手机属于依附,共存亡的关系。得益于苹果手机的加工,让富士康成为全球更大的代工工厂。我国的许多的电子产品也大多出自富士康。

成也苹果,败也苹果。

由于这位富士康现阶段最大客户2018年在中国市场遇冷。富士康的营收也出现波动。富士康2019年总营收高达5.33万亿新台币,同比涨幅仅为0.82%。虽然保持了微弱增速,但对于富士康而言并不是一件可喜的事情,随着2020年初突发的新型肺炎疫情,苹果公司于前段时间宣布关闭中国线下店,作为代工厂的富士康也将面临“最长假期”。

不难发现,寻求更多的出路,或许才是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选择愿意“下海”一试的根本原因。汽车行业分析师也给出了相似的结论,由于富士康过分依赖苹果手机供应链,随着苹果硬件产品销量前景不佳,富士康也没有了往日的荣光,鸿海精密急需寻找转型升级,这一点无可厚非。

根据鸿海精密预计,与FCA新建的合资公司未来将占据鸿海整体销售额的10%,如果顺利,汽车业务每年或将给鸿海带来1060亿元的营收。

充满巨大诱惑力的营收,鸿海精密决定赌一把,毕竟目前国内造车新势力们,有谁不是在赌博呢?

比起在2019年10月华为发布将正式成立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为智能汽车领域的端到端业务的责任主体,提供智能汽车 ICT 部件和解决方案的文件相比,鸿海精密似乎有更大的野心。

不过在鸿海精密之前,苹果、戴森失败的案例,并没有影响鸿海精密。

2014年悄悄启动代号“泰坦”机密项目的苹果,没能熬到最后,应了马斯克的那句“汽车非常复杂”。潜台词应该是,“并不是有钱有人就可轻而易举的制造出一款车“。毕竟特斯拉也是苦熬10年才看到曙光,汽车行业从没有可以平步青云的捷径。历经4年打磨,苹果在2018年对外宣称,已修改电动汽车Project Titan的短期计划,暂时放弃汽车开发,集中研发自动驾驶技术相关的软件。

戴森也是如此,这位在家电领域独树一帜的高端品牌,遇到汽车行业这位“烧钱的主儿”也选择及时止损。

计划将投资超过25亿英镑的戴森造车计划在2019年10月终结。戴森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已经取消了电动汽车制造项目,原因是“该项目在商业上不可行。”

在苹果和戴森折腾一圈后,纷纷选择退而求其次的研发AI技术、传感器、视觉系统等智慧领域开发,可见术业有专攻。

可一直做代工的富士康又有怎么样的汽车储备呢?

相互捆绑的软实力

零部件、供应链管理和制造业一直是鸿海的强项。单从制造业角度分析,鸿海精密旗下的富士康拥有着充足的制造流程经验与劳动力规模。拥有机械化生产的富士康拥有行业内少见的融合习性。

早就嗅到汽车行业商机的富士康还在2015年与和谐汽车、腾讯就签订了《互联网+智能电动车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这个轰动一时的“和谐富腾”也称得上早起的造车新势力之风,虽然最后不欢而散,但富士康迈入新能源汽车领域似乎成了早晚的事情。

不过富士康选择FCA,在外人眼中似乎成为了操之过急的做法。对于老谋深算的富士康,也许原本该有更好的合作伙伴。

毕竟这家全球销量都在同步降低的FCA正处于车企是否需要转型的风口浪尖,如何自我更迭,是他们目前的头等大事。

2020年2月6日FCA发布2019年财报,2019年FCA净利润为30亿美元,同比下滑19%;经调整后的营业利润为73亿美元,同比下降1%,低于全年74亿美元预期。

FCA方面表示,由于北美地区库存减少、中国市场销量下滑及欧洲部分产品停产,2019年营收为1190亿美元,同比下降2%。2019年FCA亚洲市场亏损达3960万美元。全年新车发货量14.9万辆,同比下降29%。中国地区“不及格”的成绩单拖累了FCA。

中国这块巨大的新能源市场蛋糕是FCA不会放弃,在FCA的电动化战略计划中,2022年将投资90亿欧元,为至少30个全球车型提供一个或多个电动化版本;到2023年底广汽菲克将完成全线产品纯电动化。而其中,当年别称之为“油老虎”的Jeep车型也将率先挂帅。

Jeep计划在五年内推出10款插电式混动车型,另外还有4款纯电动车型。并且到2022年所有新车都将搭载车联网系统,L3级别自动驾驶系统也将普及到除入门车型之外的其它中高端车型,为了博“中国市场一笑”FCA选择拼尽全力。

在刻不容缓的新能源计划中,富士康决定与FCA结盟,也让FCA松了一口气。无比了解中国市场的富士康,如同军师一般让FCA找到接下来面对新能源市场的某些方向。从两家并不避讳的回应中可以看出,他们对其合资车企的用心和信心,而更多的是着急,因为时间不等人。

的确,时势造就英雄,跨界合作造车屡见不鲜,但在这样的强强联合之下,更为其产品、渠道、营销等一系列固有的汽车问题而担忧,富士康能否胜任好自己将开始的全新角色,而非原地踏步,这一点很重要。

就在写下这段文字时,父亲突然出现在面前说到,“新闻上说,索尼要造车了,就是我耳机品牌,索尼吗?”

在今年1月的CES上,索尼毫无征兆的带来了一款纯电动概念车VISION-S,并表示该车进行了道路测试,宣布正式造车。显然同为电子巨头的索尼也没有到受苹果造车失败到影响,索尼一步一脚印的做法,得到了行业内的赞许。从电动概念车SC-1开始,索尼竟然已经有了试装车。而作为音响界的元老,其他的先不说,VISION-S车型起码在音质体验上一定不会差。

虽说隔行如隔山,但依旧有人乐此不疲。欲望使人年轻,带领着我们进入全新世界,看似被不断试水的新能源市场,也因有了不同行业的“搅局”显得生机勃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