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中人丨做了张文宏的迷妹,不仅因为他是医学界李佳琦,更因为他的硬核与焦虑

原标题:疫中人丨做了张文宏的迷妹,不仅因为他是医学界李佳琦,更因为他的硬核与焦虑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发生以来,我们都收获了一批新偶像,他们不是大牌影星歌星,不是选秀出道的人气小鲜肉,不是拥有盛世美颜的完美女神,也不是带货网红,而是拥有真才实干、危急时刻冲在前线、勇于担当、敢说真话的科研人员和医务工作者们!这份偶像名单里,一定有他的名字——张文宏。

作为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媒体采访中尽说大实话,句句硬核,句句让人热血沸腾;公开课里,他能把枯燥的医学知识讲得让人“一秒钟都无法快进”;就连他那快于常人的语速、一口的温州普通话、脱下口罩酷似沈腾的长相、还有日益加重的黑眼圈——这点点滴滴都成为了网友关注的亮点。

“我们要多想一点,再多想一点,我们要跑在病毒前头。”

——张文宏

耿直硬核金句王

大家对张文宏的关注和喜爱是从一则采访开始的。

1月29日,张主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了这样一段话:

“我今天做了第二个决定——换岗,把所有从年底到现在为止的医生全部换岗。这一批医生在对疾病的传播性、疾病性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把自己暴露在病毒面前,他们都是非常了不起的医生。人不能欺负听话的人,这一次我做了一个决定,把这批医生全部换下来,换成谁?换成科室里所有的共产党员。”

这样一番话引发网民强烈共鸣,大家纷纷为张主任的公平公正叫好、为他的管理水平点赞,从这天起,张文宏开始成为全民热搜的“网红医生”。

之后多次面对媒体镜头,无论是几分钟的简短采访,还是四五十分钟的深度专访,他都能在完全脱稿的情况下缜密表述,逻辑严谨、条理清晰,最重要的是,他从来没有一套一套的专业术语,他的话语总是那么贴近生活、生动形象,还相当幽默。

在谈到还需要在家隔离时,他说:

“现在开始,每一位都是战士,这点很重要,我们只要闷两个星期,就把病毒给闷死了。所以你现在在家不是隔离,是在战斗啊!你是在闷啊,把谁给闷死了?你很闷的时候,也把病毒给闷死了。闷两个礼拜,事情就解决了。”

在谈到企业老板捐款捐物时,他说:

“你(老板)老是给我们捐这个、捐那个,其实我们不要的,你只要员工返工过来在隔离点或者在家工作,你就算他上班,给他们照常发工资,就是对社会做了重大贡献。”

没有官腔、没有术语、没有口号,只有贴近生活、体恤百姓和恰到好处幽默,这样的大夫,粉了粉了。

被医学耽误的脱口秀演员

随着张氏金句的走红,网友们还开始“考古”,翻出张大夫2018年5月31日录制的一堂公开课。

在18分钟的讲述中,他科普了“鼠疫”“天花”“霍乱”等人类历史长河中出现的可怕传染病,以及当代人应如何应对“流感”这一每年都会发生的疾病。所有问题都脱口而出、侃侃而谈,解答得浅显易懂、明明白白。

而后,在2020年1月18日录制的最新一期演讲中,张文宏用通俗的语言科普了流感和普通感冒的差别,并回顾了人类为克服流感作出的努力,用客观事实坚定了听众对医护人员及当代防疫技术的信心。“绝大部分传染给了她的母亲而不是她的老公,在这一霎那,我对爱情产生了怀疑” “流感不是感冒,就像老虎从来不是猫”更是成为了网红金句。

很多网友都说,张大夫就像医学界的郭德纲,把枯燥的医学知识讲成了让人捧腹又记忆深刻的段子,教人听“看5秒就一直想看到底”“一秒钟都无法快进”。还有网友说,张文宏简直就是医学界的李佳琦,因为看完视频后,被他种草了好几款疫苗。

读书的时候,老师经常跟我们说,读书的最高境界是 “把厚书读薄”,听了张主任的课豁然明白,原来“把厚书读薄”长这个样子。

焦虑的守望者

1969年,张文宏出生在浙江温州瑞安。1981年9月,张文宏考进瑞安中学,这是一所开办于1896年的历史名校,也是浙江省最早的重点中学之一。

1986年,在老师的指导下,张文宏撰写的文章《论温州模式》获得了华东地区“中学生政治论文竞赛”一等奖,他和指导先生一起去景德镇领奖,这是他第一次走出瑞安。虽然来自小城市,但他很快就和来自四面八方的获奖学生们打成了一片,并得出了一个明确的自我定位——“瑞安中学不输给上海和杭州等大城市的名校,我也不输给这些名校的学生” 。

1987年,张文宏进入上海医科大学(现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就读,2000年获博士学位,随后在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伊利诺伊州立大学微生物与免疫系做博士后。现任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

华山医院感染科连续多年稳居中国感染病学科榜首。2003年非典时期,华山医院翁心华教授被任命为上海市SARS防治专家组组长。那一年,上海全市常住人口1700万,但感染人数只有8个,从始至终,也没有出现大规模聚集性爆发。翁心华教授与他的团队被称为中国感染科梦之队,而张文宏就是其中重要的一员。疫情过后,张文宏还协助翁心华教授一起主编了国内首部介绍SARS的专业书籍。

2013年,H7N9病毒来袭。张文宏主动接触十多个病例,全身心投入到抢救工作中。

如今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期间,除了在华山医院和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两边跑,接受媒体采访向公众传播防御知识外,张文宏还亲自上阵担纲“华山感染”公众号主笔,撰写与新冠相关的科普推送,多篇文章阅读量都超过了10万+,最高一篇点击量已经超过了1000万,《中国这么努力,新冠肺炎疫情还是成为PHEIC,应如何解读?》一文还被《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转载。

抗战还在继续,而由张文宏担纲主编编写的 《张文宏教授支招防控新型冠状病毒》一书现在已经由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这本书针对疫情发展态势以及大多数人的日常防护困惑——比如如何居家隔离、如何消毒、如何选择口罩、戴不戴手套、开不开空调、返岗如何防护等问题发出权威声音,给出科学指导,正本清源。

每个人的一天都是24小时,为什么张文宏的一天能做这么事情,他科室一位医生的一句话道出了其中秘密:“张爸应该是不睡觉的,无论何时你给他微信,他都会回。”

有医术更有医德的 “张爸”

对于张文宏的走红,与他共事许久的同事其实有些想不明白,因为在同事眼中——“他平常就是这样的呀!”

从30多岁起,在学生与同事中,张文宏就一直有一个外号——“张爸”,因为他总是有一种啥事都要操心的“大家长”式的焦虑,甚至平时一起坐车谁先下谁后下他都要管到位,就像家里爸爸一样。

张文宏之所以让大家着迷,除了他的专业水平、他的幽默、他的尽职外,也与他的善良不无关联。“张爸”的走红,让许多曾经与他有过接触的同事、病友回想起他医者仁心的许多故事。

一位医生回忆起:“30多年前,我到上海医科大学问研究生考试成绩,突遇冷空气。我到学生宿舍求助,在楼梯口碰到了一位医学生,他毫不犹豫地把毛衣借给我穿上。他,就是张文宏。”

一位上海市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我妈妈一个人去看病。张医生见我妈听力不好、腿脚不便,就取出一张处方纸,在上面一笔一划地写着:先去挂号收费处缴费;去1楼抽血;下礼拜一再到1楼拿报告;拿到报告后到XX号诊室给我看;不要再挂号!张医生平时字迹有点潦草,但这一次,他的字写得很大很清楚。”

“几年前,‘张爸’接诊了一个男孩,男孩病情很快得到控制,但男孩父母还是闷闷不乐。‘张爸’就问他们怎么了,男孩父母流着泪说,为了给儿子治病,把女儿上大学的学费给挪用了。‘张爸’听完之后,立马给了男孩父母5000元,让他们一定要让女儿上大学。”

“我们一家在华山医院看完病后,提着大包小包东西,在医院门口等车,恰好被开车的张医生看到了,他立刻按下车窗说,快点上来,我送你们!”

这样的大夫,自然常常会收到病友送的锦旗,但基本都被张大夫一一拒绝了,他唯一挂出来的锦旗是一位重病患者康复后送给他的,因为他喜欢这幅锦旗上的那句话——“我只是你们工作中的匆匆过客,而你们是我的人生转折。”他觉得这句话可以鞭策自己,鞭策整个科室。

张文宏在公开课中说过这样一段话:

“我们过着非常静好的时光,但是你在过着美好生活的时候,一定不要忘记有一群人,就是我们这样的人,在后面默默地在做这些事。我们好像看上去非常的伟大,其实没有,我只是认为这是我们的天命而已。什么叫天命?我不做这个事,我晚上就睡不着。不是我人格高尚,只是我就是一个特别焦虑的人。”

向这群保护岁月静好的焦虑的人,致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