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情人节没有鲜花,鲜花行业该如何自救?

原标题:今年情人节没有鲜花,鲜花行业该如何自救?

铅笔道荐语:

疫情给鲜花行业带来了最为残酷的生存危机,情人节也许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而对于原本就盈利困难的鲜花电商平台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自救行动已经开始,最终谁将成为幸存者?

铅笔道荐语:

疫情给鲜花行业带来了最为残酷的生存危机,情人节也许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而对于原本就盈利困难的鲜花电商平台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自救行动已经开始,最终谁将成为幸存者?

作者 | 向阳

来源 | 连线Insight

编辑 | 水笙

疫情之下,今年的情人节显得格外冷清。

面对“今年情人节怎么过”的问题,可能大多数人的回答是,“能怎么过呢?”相比包装精致的一捧玫瑰,也许送口罩会更应景一些。

美团外卖大数据显示,今年情人节的线上零售订单中,鲜花和巧克力不再是主流,取而代之的是更实用的物品,包括口罩、护目镜、消毒棉片、蔬菜水果等。

历年来在情人节卖得最好的鲜花,今年的需求急剧萎缩。

鲜花行业属于非常典型的节日型行业,利润较低,节日是生产企业、花店和电商平台每年利润的重大来源,而情人节又是节日中最重要的一个。

“在市场关闭、物流和快递受影响的情况下,整个行业从生产的源头到销售的终端,基本上都是停滞的状态。”鲜花电商平台花巴士总经理李珊珊告诉连线Insight。

鲜花电商平台情人节的当日达服务受到影响,线下门店被迫关停;个体花店也面临“无货可卖”或是“货送不出去”的窘境;生产企业的损失更是肉眼可见,大批的鲜花烂在了棚里,只能被倒掉。

情人节的“泡汤”,影响了很多企业一年的收入,也造成了巨额的损失,这不再是一场关于效率和增长的战役,而是一场不可避免的灾难。

面对这种情况,鲜花产业链上下的企业如何自救?

被放弃的情人节

被放弃的情人节

早在1月底,鲜花电商平台花巴士已经组织全公司在线办公,所有部门都非常忙碌。

在此之前,还在假期时,李珊珊参加了内部举行的针对疫情的管理层会议,花巴士各部门快速响应,针对疫情做了详细分析和预案。她提到,在这场会议上,花巴士的精力并没有放在情人节上,甚至连相关的讨论也并不多。

“2月份是整个花卉行业全年最旺的时候,基本上占据全年销售额的1/4,所以对于很多企业而言,等于1/4的销量直接就没有了。”李珊珊提到。

而在2月份,最能带动销量的就是情人节。

李珊珊观察到,往年情人节,都会炒爆几款花材。今年情人节,平台上商家和店主的营销推广活动很少,相比去年冷清很多。对商家而言,能保住现有的货品不受损,能顺利把货品运到消费者或是客户手中,“就已经很厉害了”。

鲜花电商平台花点时间武昌店店长九月提到,目前日常门店的利润和营业额相对平稳,利润也比较低,“节日是花店每年利润的重大来源,而情人节又是节日中最重要的一个。”

但疫情当前,九月的门店不得不放弃情人节,为了配合地区防疫工作,她所在区域的门店已经选择了暂停营业。据她介绍,其它地区营业的花店也不多,今年情人节即使开店营业,拿货也比较困难。

花点时间线下门店 图源 | 腾讯《一线》

同属鲜花电商的FLOWERPLUS花加,也在3天前发布了公告,于2020年1月21日起,暂时关闭了武汉仓,暂停配送湖北地区的鲜花、绿植等产品,全国除湖北地区外其他省市的恢复收花时间,也做了延期调整。

连线Insight注意到,还有一些鲜花电商平台没有放弃情人节,据花点时间发布的消息,其情人节活动正常进行,但只有情人节玫瑰产品可以当日收花,情人节桃花产品下单后将于2月19日起才能陆续发货,玫瑰包年套餐首期收花日为2月29日。

同时,当日达可配送区域有限,花点时间也在提示中提到,“因特殊时期全国物流正恢复中,不确定性较大,鲜花可能延迟或早到。”

销售端的情况反馈到生产端,情况则变得更不乐观。

盆栽销售平台绿工场公司的销售经理郭宗贵,常年和农户、基地等接触,据他介绍,做鲜花的农户一般是以量取胜,基地规模较大,但品种不会特别多。可分成种植玫瑰、康乃馨等各类,针对的节日也不一样,前者是情人节的常用花材,后者则主要用于母亲节、三八节等节日。

他提到,“因为很多农户主要是做玫瑰花的,等于说一年里面百分之五六十的产量都压在了这个时候,收入占比也压在了这里,这个时候如果没有卖出去,损失就会较大。”

艰难处境

艰难处境

市场的萎缩是诸多原因导致的,每个环节的问题串联在一起,最终让所有企业不堪重负、信心锐减。

最开始,一场来自供应链源头的危机,给鲜花行业泼了一盆冷水。

1月26日,包括云南昆明在内的全国多地花卉市场陆续宣布临时闭市,包括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KIFA)与斗南花卉电子交易中心(DFETC),两者为亚洲最大花卉市场,鲜花交易量占全国70%。

虽然2月10日两家鲜花拍卖交易市场恢复拍卖,但由于疫情影响,每天对进入拍卖大厅交易人员控制在150人以内。现场成交状况不佳,大多人还处于观望状态。

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 图源 | 经济日报

郭宗贵提到,在市场关闭的情况下,生产基地的货出不去,压货数量很大。很多基地只能将玫瑰剪了扔掉,出现了大量倒货的情况。

疫情下的封锁,让供应链源头出现严重问题,很多地区的鲜花供应商只能被迫停业营业。

另一层问题是,在部分市场还在营业、订单还存在的情况下,物流也是一道很难度过的难关。

花巴士主要做B2B业务,连接产地、批发地和用户,在疫情期间,帮助客户调配货物、传导行业资讯等。往年情人节,一天最少会有30趟货车在运输,但由于市场的关闭和交通的管制,今年花巴士的全部运输车辆只能停止工作。

目前,很多普速列车处于停运阶段,加大了鲜花运输的难度。中铁快运昆明分公司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今年的情人节鲜花运输需求较去年大幅下降,运输总重量仅占去年的13%左右。

在送到消费者的快递物流上,自2月10日起,申通快递、韵达速递、中通快递、百世快递宣布,全网全面恢复运营。但由于受各地疫情管控影响,均将优先集中资源保障医疗防疫物资寄递,部分快件时效可能会受到影响。

鲜花是注重时效性的商品, 在这个过程中,一部分鲜花由于快递的时效不保,报损率也会变高。

通过铁路运输的鲜花 图源 | 云南信息港

种种困难反映到实体店时,店主们面临的窘境就变成了:拿不到货,无货可卖;有货时,负责打包发货的仓库无法开门;货运到店里了,还会有快递无法运送的问题。

李珊珊提到,鲜花行业里花卉的主要走向还是走到了花店,实体店的消费者占比较大。

但在疫情期间,大多数消费者处于在家隔离的状态,很多人并没有过情人节的心情。即使很多电商平台推出了无接触送货,部分消费者还是会认为存在感染风险。种种原因,让情人节的消费欲望也减小了。

鲜花电商平台也不能幸免于难。九月提到,她所在的花点时间门店,在去年情人节客单价均价在300元左右,成交量几百单,“疫情爆出前,我们预估今年情人节订单量是去年的1.5到2倍。”

期待值较高的情况下,平台也会在备货上加码。一位在花点时间负责鲜花采购的业务人员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一般情况下,针对节日都是提前3个月备货。2020年的情人节备货相比去年有增加,但是疫情来的太突然,今年情人节期间订单减少了不少。

卖不出去的鲜花,最终会随着疫情的延续慢慢增多。这都是平台需要承担的货损。

在空白期,平台也需要承担门店成本。一位行业人士告诉连线Insight,20到30平方的花店,根据不同城市的不同选址,单个店租成本从几千到一万以上不等。除此之外,还有人力成本。

花加线下门店 图源 | 猎云网

2019年,鲜花电商平台过得并不好,在2019年,仅Flowerplus花加成功完成了金额为3500万人民币的新一轮融资。而花点时间的上一次融资要追溯到2017年7月。

花点时间创始人朱月怡曾提到,“如果拆分来看,一束花25块钱,一束花大概包括10枝花,平均一枝花2块钱,所以花点时间做的是非常薄利的产品。”同时,随着平台之间竞争的加剧,价格战已经成为一种常态。

利润薄、价格战,导致了盈利的艰难,这一切都影响了2019年各家鲜花电商的发展。

2020年这场疫情的持续,情人节这一重要节日受到影响,让鲜花电商的冬日更加寒冷。

如何自救?

如何自救?

每一次危机,都在考验着企业的应对能力。在缺乏信心的大背景下,部分平台、花店和供应商也没有放弃希望,试图在危机中找到机会。

据连线Insight了解,花点时间、FLOWERPLUS花加、roseonly等鲜花电商平台受疫情影响,当日达服务存在很大不确定性,但接连几天进行了情人节活动的预热宣传,推出了相应的产品套餐。

花点时间打出了“不见面也要送花”的口号,除了推广当日达产品,也顺势宣传订阅鲜花产品。因为订阅鲜花的首期收花日延后到了2020年2月22日或24日,还会跟随疫情发展调整时间,平台也通过这种预售方式获得了订单和销售额。

个体花店也在通过预售方式挽回损失,一家名为太阳星晨花艺的花店推出“等疫情之后每天拥有鲜花”的活动,299元送一个月花,每周送1束,一共送4束。推广中还提到,如果现在下订单,疫情过后可以享受5公里内免费配送。

“还有改变产品的花店,将鲜花产品换成永生花,还有用水果拼盘等方式替代鲜花的。”李珊珊提到。

永生花产品

个别花店甚至因为竞争的减少,在逆势中做到了比往日还高的销量。

李珊珊提到,一个名叫森润鲜花的鲜花批发商,在花巴士上最近几天的日交易额能够达到3到4万。相比平时增加了两倍以上。

森润鲜花做了两件事,一是在昆明花卉市场关闭的情况下,调用到国外进口花的资源来进货,二是实体店关门的情况下,通过线上平台接单,两夫妻做了平时八个人的工作。

“鲜花行业是比较传统的,买卖之间通过平台去下单,这个习惯需要一段市场教育的时间,但是在现在的情况下,一下缩短了教育,而平台对买卖家的好处也充分彰显。”李珊珊提到。

森润鲜花老板的朋友圈截图

花巴士也在试图化“危”为“机”。

花巴士将一部分精力放在了对未来的准备上。1月底,花巴士的所有开发人员回到岗位,开始完善整个交易平台系统;同时,也在着重准备内容素材库,为商家提供内容素材帮他们推广;利用这段供应商和商家都比较清闲的时间,进行提升销量等方向的培训。

趁此机会,花巴士也在给商家和供应商做深度的沟通和服务。一方面,将花卉市场、道路等各方面的信息整理好同步给平台上的商家,让他们随时了解疫情情况。一方面,帮助供应商进行货源预定,帮助商家找到货源。

随着疫情的发展,花巴士针对疫情带来的在物流人流上的长期影响进行筹划,为商家提供对应的线上工具和内容服务。比如在线直播的功能,帮助生产基地或是批发商在线直播给全国的客户,进行预售。

“可能我们还要更加保守地去估计整个形势。”李珊珊认为,原本我们可能觉得3月份情况就会好转,但保守一点的话,可能完全恢复要到6月份。

疫情给鲜花行业带来了最为残酷的生存危机,情人节也许只是一个开始而已。而对于原本就盈利困难的鲜花电商平台来说更是雪上加霜,自救行动已经开始,最终谁将成为幸存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