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变“法”图强拔穷根

原标题:变“法”图强拔穷根

仡乡道真释放农耕地产能走上精准脱贫致富路

道真自治县真的很穷吗?

又一个五年规划尹始,精准脱贫,已然成为国家战略主题。

心向道真,往之解惑。元月5日至11日,记者独自踏访了传说中“地老天荒、人穷地瘠”的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

初见道真,不以为然。但耳闻目睹一人后,被其行为感召,当即刮目相看道真脱贫真知灼见。

此人名曰魏泽伦,重庆市壁山县人。30年前曾在道真县隆兴镇打工时,结识了当地姑娘何贵婵,并恋爱结为夫妻。后携妻带母辗转浙江、四川打工创业,挣得家产2000多万。3年前,响应道真县委、县政府“反哺家乡”号召,抢抓道真县委、县政府释放农耕地产能政策,同时,守妻扶贫承诺,毅然放弃优越生活,再一次来到“后家”,在海拔1400米左右的高寒山区浣溪村一带,流转撂荒土地5000亩,种药材,当农民。仅流转撂荒土地一项,就给关门山村民组、花园村民组、老寨村民组200多户600多人,带来户年均增收15000多元。不仅如此,魏泽伦还出资80元一天、包中餐的优厚待遇,且每天开车接送村民到基地务工。村民冉大哥笑呵呵地告诉记者,2015年,他在此仅务工收入一项就超过了20000元。

这还是生活在国家级贫困县道真自治县土地上的农民吗?

记者内心震撼之余,也在纳闷?道真县委、县政府释放农耕地产能政策,在精准脱贫方面,真有这么“妙手回春”?若果真如此,道真自治县“减贫摘帽”不早就摘了?何苦还“戴”得这么“累”呢?

脱贫,路在何方?

道真自治县引以自豪的名片很多:黔渝门屏、银杉之乡、仡佬故土、傩戏王国······然而,这些“名片”,相比发达,却很偏远;相对现实,却很“古董”。特别是1986年“戴”上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后,内缺活力,外遭“白眼”,人贫不语,水平不流,穷,一直让生活在3000平方公里土地上的35万道真人“抬”不起“头”。

老一辈们吃着低保,抽着廉价的“银杉”,苦不堪言的同时,还“悠闲自得”的唠嗑着“闲话”。但总有一些有“想法”的人,不甘心贫穷,纷纷走出大山,走进城市,凭劳力挣钱,凭聪明才智偷师学艺。

壮年走了,青年走;丈夫走了,妻子走。

家空了,土地搁荒了。一时间,道真自治县的无数村落乡居成了孤寡村耄耋寨。

记得18年前,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建县10周年时,记者在采访时任县委书记王公强、县长雷甘霖时,他们就曾告诉记者,县委、县政府已在落后中认识落后,在贫困中根治贫困了。当时,道真农民人均纯收人已比1995年翻了一番达到957元。

根治贫困,已成为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县委、县政府历届领导的工作之重和心中之痛。

道真“减贫摘帽”,其路,究竟在何方?

地瘠人穷,还石漠化的道真自治县,真要找到一条“长治久安”的脱贫之路,的确,相当不易。

时光荏苒。针对贫穷的基本县情,自2013年起,道真紧扣精准扶贫要领,结合资源秉赋和地理、气候优势,尝试着将茶叶作为产业扶贫的主要内容,坚持“以茶促产,以产兴茶”,让贫困群众从传统农业种植转向专业化、规模化茶叶种植,提高农业种植效益,实现贫困群众增收致富。

谁曾想,不久,遵义的茶产业产能就已相对过剩。

2014年12月,福建省宁德市屏南县委副书记刘东明调任道真县委书记。

变“法”,黄土成“黄金”

刘东明自感肩头承载着无数人的脱贫梦想和希望,到任尹始,自觉不敢有丝毫懈怠,便一头扎进了农村,跑遍了道真10镇4乡。

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刘东明清醒地认识到,贫困落后仍是道真的主要矛盾,既“赶”又“转”依然是道真的主要压力,加快发展、减贫摘帽既是道真的政治任务,更是道真的根本出路。

说起刘东明,比他年长8岁的道真县委副书记樊建明可谓是“如数家珍”:年轻且基层工作经验丰富,务实能干又观念前瞻。

在传承上届县委书记肖发君自2012年以来,领导全县干部群众实施的交通建设三年大会战,以及路、水、电、讯、房、寨的“四在农家·美丽乡村”六项行动抓基础扶贫;开辟产业增收、创业增收、务工增收三大途径抓产业扶贫;创新智力扶贫机制、农村改革机制、党建扶贫机制抓智力扶贫等三大扶贫攻坚战略,群众初享扶贫开发甘霖成果的基础上,刘东明再次发动全县干部群众的力量,为进一步找准道真“穷根”开对“药方”,扎实有效推进精准脱贫出谋划策。

为此,刘东明率领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班子成员,在充分总结道真多年来扶贫经验的基础上,秉承农业现代化工作推进的基本思路,厘清县情,实事求是并深谋远虑地提出了道真县新的发展理念和精准脱贫的目标:在于优化农业结构,聚焦技术产能,按照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这五大发展理念,因地制宜,突出发展绿色有机农产品和优质高效作物种植,最大程度地释放农耕地产能,发展订单农业,补齐精准脱贫“短板”、补足内生动力“短腿”,实干兴县,实现小康。

道真农民致贫因素,如“冰冻三尺,非一日这寒”,其脱贫之路,重在“内在之变”,次在“外在之美”。由此,刘东明又开出了弃“等靠要”依赖思想,变“输血”为“造血”,着力扶穷志、拔穷根、换穷业、治穷窝;斩“意识贫困”、“思路贫困”、“方法贫困”,树新思想、新思路、新方法,主动作为,攻坚克难的自我发展、自我脱贫的疗穷“药方”。

君行制,臣行意。

道真干部立说立行。走村串户,摸底数、寻对象、查原因、制措施、担责任,精准一户一策、一户一档,真帮真扶真挂,其热情似火,暖了群众心窝,其行动如霆,化了群众心冰。

图强,只争朝夕

元月7日下午3时许,二九的天,寒风刺骨。

记者在道真县阳溪镇党委书记韩忠伟的陪伴下,采访到海拔1500米左右的龙台村时,巧遇正带着孙女在石漠化的荒山上刨土的已经66岁的大妈张德学。

见到张大妈时,她已经在山上刨除了一堆碎石,刨过的地方,小块小块的,还分布在石缝隙里。

张大妈告诉记者,她家有6口人,其中有2人是残疾。儿媳妇嫌长期吃低保丢脸,就主动退了,说要靠勤劳致富。

记者问张大妈在荒山上刨土种啥子时,她说,咱村的罗茂慑支书实验过了,种玄参最赚钱。

一旁的韩书记接过话茬,自从县委、县政府实施农耕地产能释放政策后,各乡镇在重庆中医科学院专家的指导下,因地制宜,都在招商引资蓬勃发展特色高效种植业。很多曾经撂荒了无数年的上好土地都成片成片地流转了出去,仅此一项,农民每亩每年即可获得450元至500元的收入,而“失地”农民又百分之百进种植园区打工挣钱。

打工之余,亲眼目睹种植中药材既有销路又赚钱,农民们一个个急了,纷纷精心照料起了自留地或搁置了多年的荒地。

在张大妈刨土的另一个山腰上,同一个村的张凤英,更是巾帼不让须眉,凭借年轻力壮,一人就流转了50亩荒地,种植了玄参、杜仲、黄柏树、核桃树等,她说她家负担重,上有老人要养,下有3个娃儿要读书,不得不勤快点。

家有“梧桐树”,引得“凤凰”来。

新常态下,道真包容的心态,开放的胸怀,共享“道真”的豪情,如“洼地”,资金、智力、人才、项目潮涌道真。

元月10日上午,记者在洛龙镇落龙村碰到了中国康盛健康产业集团总裁吴明先生。他正手拿图纸,聚精会神地与当地农民谈流转土地的事情。知晓是记者采访,颇有兴趣地聊起了他的“打算”。

原来,吴总是2015年国庆后,被李东明书记从贵阳前往毕节投资的路上,“生拉硬扯”来到的道真。介绍、考察一番后,吴明被道真的招商政策、环境以及蓄势待发的各类优势深深吸引,当即决定前期投资20个亿,在洛龙镇和阳溪镇流转20万亩土地,种植西洋参等中药材。

光是流转土地一项,中国康盛健康产业集团就为道真两镇1000多户农民精准脱贫增收2至3万元。

接着,中国康盛健康产业集团还将投资30个亿就地建厂,把从道真农耕地产能释放获得的利益,再向技术产能释放,让农民在家就转型为技术产业工人。

2015年7月24日至25

日,原中共贵州省委书记赵克志在道真自治县“百草谷”中药材种植基地考察调研工作时,欣闻道真县释放农耕地产能,走上一条精准脱贫致富路时,曾高兴地夸赞道:“观念一更新,道真遍地是黄金”。(樊高斌 安生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