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郑杰:OMAHA的前世、今生与未来

原标题:郑杰:OMAHA的前世、今生与未来

2016年1月9日,第一届开放医疗与健康联盟(Open Medical and Healthcare Alliance, OMAHA)会员大会在杭州召开。

面对“OMAHA”这个在医疗圈出现频率越来越高的词,作为OMAHA发起人、树兰医疗CEO郑杰先生在本次独角兽“医聊”不打码微信分享活动中,详细讲述了它的前世、今生和未来。(以下内容根据郑杰先生微信群分享内容整理)

OMAHA的诞生背景

2013年1月8号,在阿里巴巴的一个会议室里,医疗行业开放联盟的概念首次被提出,截止今年1月份的第一届会员大会已整整三年时间。三年间,医疗数据信息化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IBM公司。

在今年的CES大展上,IBM公司CEO在答记者问时提到:IBM公司将会有一个全球重大转型,将由一个咨询服务公司转型为一个认知服务公司。分别和可穿戴式设备企业及糖尿病厂商合作是这一重大转型的两个典型案例,也是IBM公司的战略转折点。这次IBM的全球重大转型也预示着整个医疗健康行业正在产生一个基于数据驱动的大环境的变化。

数据驱动医疗的产业环境的巨变让我们越来越深切地体会到:医疗就是信息处理。而整个医疗行业目前却面临严重的医疗数据碎片化、无标准、无语义、不可互操作等问题,患者想拿到完整的个人健康数据非常困难。

OMAHA的理念来源于美国的“蓝钮计划”(Blue Button),这项计划为个人、家庭和医生提供过去3年的疾病症状、会诊记录、用药情况、医学影像检查和住院情况等信息,个人在拥有了完整、可及和更具实效性的数据之后,将更多地参与医疗过程,也能获得更好的医疗服务。

OMAHA的运行现状

OMAHA参考国际化的标准联盟的做法下设五个工作组,分别为:文化推广工作组、术语和数据工作组、开放文档格式工作组、隐私和安全工作组、开源工作组。

1. 文化推广工作组:促进个人医疗健康数据的可及性、完整性和可交换性,倡导医疗机构和其他相关机构的数据开放;通过相关行业调研、社区建设、文化宣教等活动,推动医疗健康领域信息和数据的共享、共用和互操作。该组主席由健康界传媒创始人赵红担任。

2. 术语和数据工作组:结合国内外已有标准及行业应用现状,通过社区协作的方式,定义个人医疗健康数据的可交换和存储的术语和数据层面的标准,推动该标准被行业认可和使用,同时建立动态维护和更新机制,进行术语和数据的不断扩展。该组主席由中国标准化研究院人口与健康信息领域负责人任冠华担任。

3. 开放文档格式工作组:整合碎片化的个人健康信息,协作制定统一格式的开放个人健康档案(Open Personal Health Record, Open PHR)的标准文档,推动该文档格式被业内各产业链环节的组织机构及个人接受和使用,丰富支持该文档格式的各类应用,从而使老百姓受益。该组主席由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学术交流中心主任俞思伟担任。

4. 隐私和安全工作组:通过制定个人身份认证、个人文档的加密解密等方式确保信息交换和传输过程中的隐私性和安全性;研究机构与个人、机构与机构之间信息传输工具的安全性;同时,对国内外相关法律法规进行研究,积极参与和影响国内相关标准的制定过程。该组主席由杭州安恒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范渊担任。

5. 开源工作组:营造和推动医疗健康行业开放、开源的生态环境;支持医疗健康领域的开源活动,促进行业医疗开源项目的交流、展示和应用,推动医疗健康行业内基础共用件的开源化,并逐步探索不同浏览器对PHR文档的支持。该组主席由树兰医疗CIO李谭伟担任。

OMAHA的未来:民主医疗

民主医疗包含两层含义:第一,医疗的民主化趋势,未来患者的地位将上升,不再完全听医生的;第二,“民” 、“主”二字意味着老百姓自己主导自己的医疗,能够得到他自己健康状况的完整数据,在这一点上,民主医疗的含义和OMAHA的使命是高度一致的。

未来,随着医患关系的重构,随着信息流的改变,传统的家长式的医疗将逐渐被替换为民主化协作医疗。患者信息越来越完整,他可以很好的了解自己,一些在线的工具平台、第三方机构可以和患者形成一种伙伴关系。OMAHA的终极目标是让患者拿到他的完整数据,使患者成为更高水平的IAP(individual,active participant),从而独立、积极的参与主导自己的健康。

精彩问答

Q1:医疗数据来源影响巨大,似乎是政府的职责从上到下来推动,为什么OMAHA要从下到上来推动?

A1:医疗生态的复杂性使得自上而下的推动很有必要,例如:传染病控制、疾病直报都显示了很高的效率。但在信息领域中,标准的指定、形成及行业推广需要一个自下而上的协作过程,只有大家互相真正使用了,使用者慢慢聚集并开始共同使用标准,而且达到一种生长模式的时候才能被真正推广和使用。在这个过程中,有利益的协作、共享机制、文化推广认可,生态应用圈的繁荣,有一个生态形成过程。如果强行使用自上而下模式,一刀切下来,最终事情是完成了,但没有被应用开,最后的数据也是不流动的,毫无意义。

Q2:你认为医疗数据开源与共享目前的主要挑战何在?

A2:主要挑战有两个方面:第一,理念上,目前我国还是以公立医疗机构为主导,这些机构的院长、管理者是否能接受数据开放的大趋势,真正实践把数据以电子化方式拷给患者;第二,技术上,目前各类医疗信息化的公司是否能有足够的技术支撑,以OMAHA工作组的术语标准导出数据;此外,医院是否能与医疗信息化公司主动合作导出数据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Q3:你如何设定OMAHA团队的KPI?数据开放共享是个长期工程,你们分阶段的目标是什么?

A3:目前我们每个工作组的想法都在细化中:第一,进一步扩大老百姓问卷调查,建立面向医疗机构开放度的评价体系是文化推广工作组的核心目标;第二,组织相应委员会,搭建一个全国性的在线术语协作制定平台是术语和数据工作组接下来的目标;第三,参照欧盟的标准化组织,进一步分解开放文档格式是开放文档格式组的目标,具体工作还在细化中;第四,隐私和安全工作组目标还在细化中;最后,开源工作组负责开放文档编辑器开源小组的成立。

OMAHA的核心目标是5年内专注于把Open PHR文档格式落地,扩展目标是把Open PHR进一步深入到语义层面的理解,面对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提供支持。

Q4:工作组中公立医院和医生好像不多,他们不应该是数据开源的主角吗?

A4:OMAHA会员中有很多医生个人会员,医疗机构会员也逐渐多起来。OMAHA成长的整个过程是一个逐渐生长的过程:从个人到产业,从私立到公立一点点带动起来,产生蝴蝶效应,最终让老百姓和医院相互影响,共同参与进来。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