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李彦宏阐述中国如何引领全球创新

原标题:李彦宏阐述中国如何引领全球创新

1月17日,百度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现身“人类认知新百年·未来论坛2016年会”,做了“中国如何引领全球创新”的主题演讲。

在演讲正式开始前,针对日前百度所面临的舆论事件,李彦宏诚恳地表示,“过去一个星期对于百度来说是非常特殊的,感谢朋友们的关心,我们会深刻反省,把危机变成机遇,让百度陪大家走得远一点。”

在主题演讲中,李彦宏认为,我国在创新方面也有着别人所不具备的独特优势——“先行先试”的理念和巨大的市场。“我们有更多的机会去尝试和试错,在别的地方没有碰到的问题,我们先碰到了就有机会先去思考、先去寻找解决方案,解决方案的产生其实就是创新产生的过程”。

在他看来,把不同领域优秀的企业家、科学家,各个领域的优秀人才聚集起来,加深沟通,产生更多创新,将真正让中国走向一个引领创新的国家。“其实大家越争论,越进步,越有可能把创新做出来”,跨界交流所产生巨大的协同效应无疑将进一步赋予“未来”无穷的想象空间。

未来论坛由一批关心科学、希望弘扬科学精神的企业家、科学家和投资人共同组建,此次年会吸引到法国数学家、2010 年菲尔兹奖得主Cedric Villani,斯坦福大学物理科学讲席教授沈志勋等中外科技界大咖齐聚一堂。

以下为李彦宏此次演讲的实录全文:

大家早上好!我们在一年前开始做未来论坛的时候,确实没有想到今天能够聚集这么多优秀的科学家、企业家在一起举行今天这样一个会议。完全是爆满,本来八百人的会场,我听说一共有近2500人报名,确实是引起了非常非常多人的关注。我今天第一个讲,其实大家也知道过去一个星期对于百度来说是非常特殊的。感谢朋友们的关心,我们也会非常深刻地反省,希望能够把危机变成机遇,让百度陪大家走得更远一点。

其实我们今天这个论坛和“长远”是非常有关系的,论坛的主题就是“人类认知的新百年”。我们到了这样一个场合,其实大家都想放开自己的思维,去想一些更加长远的东西,去讨论科学的未来、技术的未来、国家的未来以及民族的未来。

为什么有这么多人现在对长远的东西这么感兴趣?其实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和一百年前有一个巨大的不同:一百年前中国虽然是一个大国,但可能是全球最弱的一个国家;而今天,我们应该说是处在一个盛世,只有处一个盛世时,才有这么多人有心情、有理想去做一些长远的事情,为我们的后辈、为人类做很多事情。

我今天讲的是我思考了比较久的一个话题,中国的创新能力怎样提升?怎样让中国不仅仅是一个大国,而且是一个创新的国度?怎样能够在全球的创新领域有足够强、甚至是引领性的地位?

我想,我们要做到这一点其实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其中最大的有两点,首先是语言。我们可能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就是在你读书的时候不管是读中学还是读大学,你都需要花很多时间要去学习英语。我在大学的时候可能花了近三分之一的时间去学英语,考托福、考GRE。我想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美国人就不用在大学的时候花这么多时间去学英语。但是我们中国人、尤其是非拉丁语系国家的人在这个方面都比较弱,我们要花比别人多很多的时间去学习在别人看来“天生就会”的东西,这耗掉我们很多时间。与此相关的就是文化,一直到今天,在中国的这些企业大多数的工作语言还都是中文,这导致的一个问题就是如果全球最优秀的人才来到中国的话,他们其实很难在这里舒服、长期地待下去,因为语言不通。

而第二个障碍就是目前而言我们中国的文化不具有那么强的包容性。中国不是一个移民国家,当然过去我们的人口可能太多了、有控制。总体来讲就是世界各国的优秀人才你让他去硅谷他愿意,他觉得那是全球创新中心而且可以说英语,大家说同样的语言。但在中国我们做不到这一点,其实不是没有尝试,像百度也招了很多有国际背景的人才,他们一开始进入公司时邮件沟通都是用英语,而过了两个月以后基本上都是中文,这里整体的环境是中文的环境,文化也是非常中国化的文化。不仅是中国企业,我知道日本最大的电商公司乐天,他的创始人也有类似的观察,所以他强制乐天所有的员工必须把英语作为工作语言。但是我看到收效不是特别明显,因为他整体的文化和环境还是让大家很难产生包容性、很难吸引全球优秀人才进入其中。

这是我所看到我们中国要想变成一个真正引领创新的国度面临的两个障碍:一个是语言障碍,一个是文化障碍。

与此同时我也看到我们在创新上有优势、有别人不具备的东西。尤其是过去近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之所以有这么长时间持续地、高速地经济增长,我觉得和一个理念非常相关,就是所谓的“先行先试”。很多东西在没有想清楚之前,我们这样的一个环境和文化是允许你去进行尝试和试错的,这导致很多东西可以在中国做得很快。盖一栋楼我们可以盖得很快,高铁我们可以把它做成全球最好、最发达的铁路交通系统。具体到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大家知道百度现在做的事情是无人车,一方面它背后需要很多技术和创新,很长时间的投入和努力,但是与此同时它是会改变现有格局的东西。我们看到美国和欧洲也有公司做无人车,但是在这些国家,尤其是美国不仅仅有技术上面的争议,在法律和伦理上也有很多争议。比如很多人问的一个问题就是说,当一台无人车需要做一个选择,比如向左走撞死一个小孩,向右走撞死一个老人,它怎么选择?但我们看来,这样的选择是没有意义——连一个人都无法判断的时候,我们却要一个非常早期、处于“婴儿期”的无人车技术对它做出判断,这对它要求太高了。我相信中国不会有这样的要求,这就使得很多创新在中国能够有更多试错的机会,我们就有可能走在世界创新的前列。

所以我觉得在“先行先试”上,中国是有很大创新优势的。当然我们还有一个优势也是全世界都不具备的,就是中国巨大的市场。中国有七亿多的互联网网民和十几亿的人口,可能是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如果从人口数目来讲它早就是了,在我们互联网领域和其他各个传统产业的领域,当我们要看人头数的时候,这个市场就是最大的市场。有最大的市场,又有很多去尝试、去试错、去创新的机会,在别的地方没有碰到的问题,我们先碰到了,于是我们就有机会先去思考、先去寻找解决方案,解决方案的产生其实就是创新产生的过程。所以我觉得,巨大的市场和“先行先试”的理念,将会是中国在未来创新中两个非常重要的优势。

要想让中国变成一个真正引领创新的国家,我们一方面要扬长,充分发挥我们在这些方面的优势;另外一方面我们也要避短、或者说补短。怎样在语言和文化上的这些缺憾能够变得不是那么的明显。

我知道北大有一个programme(项目)叫作“燕京学堂”,就是要吸引全球各地的学生到中国来读书,到北大来读书,特别是大学本科毕业之后到这儿读硕士。这个专业叫做中国学,但其实来这儿学什么?我觉得不是最关键,最关键是这个项目吃住、学费全部都包。用这样的方式吸引全球各地的优秀人才,在他们很年轻的时候就能够到中国来,接触中国的文化,接触中文,接触我们的语言。这样的话就会给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才一些机会,当他们想要进入工作领域的时候,就会去evaluate(评估)一下是不是在中国也能做出好的东西来。也许未来,我们这些企业家也应该更多地去资助这些好的大学,给世界各国人才提供奖学金,让他们来中国读书,这样的话他们在中国接受教育,了解了中国的语言和文化后,将来就更有机会在中国做出(创新性的)事情。这是我觉得第一个可以弥补的。

第二个可以弥补的方面和我们今天下午要发布的奖项也很有关系。我们做一些科学的大奖,就是要去奖励那些在中国做出的科学方面的创新。这也会对各种各样的人才会有一种吸引,让大家觉得做Science(科学)是有面子的,是受人尊重的,是有前途,是有未来的,这些方面我们都可以做。当然,在文化层面和语言层面,我们还有很多可以去尝试、可以去想象的事情。那么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企业家其实都应该去考虑这样的问题,也许有一天,中文变成世界上最通用的语言,也许有一天,中国的文化会变成比现在开放多的文化,全球各个领域的人都愿意到中国来,做出他们想做的事情,这是我们能够做的。

还有一个事情我们可以做的就是所谓的“跨界”。今天来的嘉宾真的是代表非常多、非常不同的领域。这些不同领域的人在一起多交流、多碰撞,对于创新也有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过去的一年中,未来论坛举办了很多的讲座和闭门“耕”,我也参加了其中一两场,觉得非常好。不同领域的人能够聚集在一起,大家敞开了去沟通、去争论,我们非常的喜欢被别人去挑战,即使相互之间不是很熟悉我们也会直言不讳地把我们看到的问题说出来。越争论,其实大家越进步,越有可能把创新做出来。所以我也希望今天未来论坛的年会能够真正不仅仅是把不同领域优秀的企业家、科学家和各个领域的优秀人才聚集起来,更重要的是我们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时,所进行的沟通能够产生更多创新,真正让中国逐步走向一个引领全球创新的国家。谢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