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正文

养老研究 | 十年后,我们这一代何去何从?

原标题:养老研究 | 十年后,我们这一代何去何从?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TO)定义,65 岁以上老年人口比率达到 14% 的社会,即称为高龄社会,达到 20% 即为超高龄社会。以此定义,台湾将在 2018 年迈入高龄社会,十年后如同今日的日本,成为超高龄社会,显见完善的长期照顾计划刻不容缓。2016 总统大选,长照政策成为三大党阵营必争战场,然而细究其内容,对深耕长照数十年的民间 NPO/NGO 来说,却是百思不解,且徒然停留在征税与长照险的争议对立中。

“台湾长照依赖外劳,是因为民众没有选项。”

照顾台湾老人超过 20 年的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自1995 年创立之初就开始做老人居家关怀,在弘道三大主力业务“弘扬孝道”、“社区照顾”、“不老梦想”中,“不老梦想”名气最高、最受欢迎,然而弘道九成的力气其实都花在“社区照顾”里的居家照顾,只因为涉及个案隐私与尊严,一直没有广加宣传。

高龄海啸来袭,在现今的台湾不是恐吓。检视台湾人口结构,根据卫生福利部去年推估,每个国人平均一生对长照的需求约 7.3年,随着少子化冲击,社会老化速度越发加快,预计在可见的十年内,老人占比将突破 20%,亦即每 5 人中就有 1 人是老年人。健全的、让每个人都享有尊严、能安心变老的“长期照顾”政策,是国家刻不容缓的责任。

然而,弘道的执行长林依莹却用一句话总结自 2007 年起实施的“我国长期照顾十年计划”:不到位的服务。

钱从来不是关键,服务才是

长照改革比一比,正是 2016 三组总统候选人的重点攻防战。从财源来看,蔡英文政营主打征税、朱立伦政营祭出长照保险、宋楚瑜政营宣称将成立超级基金,三大政营以预算来源与总额开打长照战。始终站在照顾老人第一线的林依莹口气一贯和婉,却坚定直指:“钱从来不是关键,服务长出来才重要。”

政府的长照预算目前每年约 50 亿,不论是扩充到蔡英文的 330 亿还是朱立伦的 1100亿,“服务跟人力都不会瞬间长出来。”台湾社会福利学会政策部主任王兆庆提醒,即使中央筹到了钱,全国失能人口每人能分到多少、如何运算、分配,都没有说清楚,“比数字大小,只是选举语言。”

由民进党拟定、国民党执政的长期照顾 1.0 版,从 2007 年上路以来,最值得讨论的数据便是“使用率”及“服务率”。据卫服部统计,截至 2015 年上半年为止,全台居家服务员人数约8000 名,服务个案人数 4.5 万,但全台老人数在去年年底已突破 300 万,失能长者约为 48 万,显然政府能提供的服务人数远远不及。

“长照十年”计划,原是让有需求的长者向各县市长期照顾管理中心提出申请,一个重度失能的老人可得政府一个月最高 90 小时的居家照顾补助。然而,长照中心通常只核定一天一个时段做居家照顾,林依莹质问,一个老人家的三餐备饭、吃药、换尿布,怎么可能在同一时段完成?

苦的除了需要照顾的长者,还有地方社福机构。曾有机构理事长向王兆庆倾诉,社福机构聘请了 80 多位居家照护服务员(居服员),政府拨款却效率低落,使社福机构不断在周转与借钱中心惊胆颤。

全台湾目前有 175 个提供居家服务的社福机构,政府补助居服员薪资,每人时薪可能仅 170 元上下。更别提无论面对轻度或重度、失能或失智的长者,居服员都是论时计费。辛苦、低薪又同酬不同工,服务品质自然不整齐,晚间、周末也经常排不到人,王兆庆无奈,“现行长照诸多问题若不改变,想要替新政策辩护都没有办法。”

长期照顾,顾身体更要顾尊严

“你问‘长照十年’是什么,绝大多数人不知道,”王兆庆直指关键:“服务输送不良,有钱没办法换成服务,有服务也送不到需要的人家里。”政府宣称长照涵盖率上看四成,其实是将居家服务、交通接送、送餐等服务内容一股脑同等衡量(一个月送一餐也当作长照业绩),这种“定义上的陷阱”忽略长期照顾的核心价值,也就是居家照护的长期需求是否真能被满足,导致民众始终认为“长期照顾还是要靠媳妇、靠外劳”。

2013 年,弘道推出 All in One 走动式照顾服务,打破过去居服员单兵作业、论时计酬、服务项目受限的窠臼,转型以月薪制、居服团队共同服务社区长者的方式,多人对多人“定点、多次、密集、就近”服务。

实验初期,虽然需要民众全额自费,但“全自费让我们找到民众真正的需求”。林依莹这才发现,政府原来设计的居家服务限时、限项目,掩蔽了失能长者零碎的渴望,“比如过马路去上教堂、帮宠物洗澡、让卧床的长辈可以在家抽血等。”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渴望,其实就是一个人行到老时最基本、最拚命想守住的“尊严”与“安全感”。

在 All in One 之下,居服员不仅有月薪保障、创业愿景,还能安排赴国外进修,规划专业职涯,服务品质自然提高,年轻人也乐于投入,目前 200 个照顾秘书中便有 50 位是大专毕业生。林依莹乐观看待这样的长照模式转型,也鼓励复制,“只要民众满意度高,除了能申请政策补助,还会愿意自费购买服务,长照市场与机制便能逐步健全。”

2016 总统大选,摊开候选人政策,不分政党都主打“社区化、在家老化”,这样的诉求没有人会反对。但林依莹叹息,政策应要具体说明实践力,不能只是抽象喊出“平价、居家、快速”;王兆庆也直言,无可挑剔的文字、漂亮的承诺,像是有张支票却没有数字,“不知道该信任还是怀疑,最后陷入困惑”,长照政策沦为只能空吵税收制或保险制的口水战。

文章来源:北京公益联盟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