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地球腰带上的绿宝石

原标题:地球腰带上的绿宝石

自西江返凯里,借道都匀达荔波至茂兰,其时已晚。安排好住宿,就去觅食当地的特色菜肴,有一种腌牛肉,味道尚好,其余无甚印象。

走出小店,在镇子的马路上漫步,细细推算,今日正是农历的九月初五。在北国,已是深秋的季节,而黔南却似乎是秋风初起,单衣微寒。记得李贺有诗云“茂陵刘郎秋风客,夜闻马嘶晓无迹”,踽踽独行,颇有“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之感也!

路边的高压电线杆上有一块蓝底白字的牌子,上面著“茂兰”。 我很喜欢茂兰这个名称,其实她是荔波县的一个镇子,详尽的官方名称应该是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荔波县茂兰镇,是布依族和瑶族的聚居地。茂兰有罕见的喀斯特原始森林生态系统,被世人称为“地球腰带上的绿宝石”,2007年正式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镇子上已经安静下来,驻足四望,可见点点灯火,周边有如竹笋样的山峰,一簇一簇,似乎谁人刻意种出来般,想起阳朔的十里画廊,就是这种样子的山,及至回程,从荔波到柳州,沿途几百里,所有的山峰都是这个形状,在落日的余晖中,就象海上的波浪,实在是壮阔的景色。

清晨,我约了瑶族青年小卢做我的向导,茂兰的路还好,于是,摩托车就在微寒的秋风中飞驰起来。茂兰是甘蔗之乡,沿途都是密密的甘蔗林,似乎风中都是甘蔗的甜。虽然有好山好水,风景如画,但这里的农人却并不富裕。中途我弃车攀上一座瑶寨,见农家的房屋破败,生活清寒,和二个带孩子的妇女聊天,得知寨子里的成年男子大多外出,她们留守,因为田地都在山下,每到农忙,辛苦自不必说,最怕收成不好……

曾在旅馆里咨询过几个资深旅友,茂兰景区面积大,他们徒步穿越,走了二天还没完成。途中看到一些徒步者,也有经验不足的雏儿,脱了鞋子在路上呲牙咧嘴地横行,——堪恨不能削足适履,让人忍俊不禁。

黎明关位于洞塘乡与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川山乡交界处之高山坳口上,地形险要,居高临下,具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当旭日东升,晨雾散尽的时候,我来到了黎明关前,关门似乎一顶古代将军的帽子,拖着长长的秋阴,四周是一片浩瀚的绿色森林,为荔波要塞,乃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如今却成为旅游胜地。

抗日战争时期一股日军从广西环江沿道向贵州进袭,至黎明关受到驻守的国民党军队的阻击,使日军伤亡很大,至今战争遗犹在。白色的关门二侧有联云:

要救亡,中华民族不做奴隶,空前团结,悲歌起来驱黑暗;

为抗日,万众一心冒敌炮火,英勇保国,吼声前进迎黎明。

横批“气壮山河”。门前五十余米处,立有一碑,题曰:“日寇焚尸处,”碑身铭刻有“当年日寇被歼200余人,曾在此拆民房焚尸。”

下了黎明关,途经红七军板寨会师旧址,四周俱是百姓人家,从八一中学的正门进去,见到一株粗大的榕树,树下就是会议的故址了,依稀可见当年红军指战员在这里宣传革命的境况。有几个妇女坐在石雕的党旗上面闲聊,奇怪得很,居然想起一句唐诗来,“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不远处有个院子,现今已辟为红七军板寨会师旧址纪念馆,紧闭的大门上挂着一个纸牌子,用粉笔歪歪扭扭的写着如要参观请拨打电话。懒得惊动他人,便让小卢帮我拍了一张相片以留念。

拉雅瀑布算不得茂兰的好风景,何况晚秋的时候,水流缩小,更是成不了气候,然而还是有许多的游客在留连忘返,大概是和我一样喜欢野趣的人。水上林就象是园林里的人造景观,精致非常,可以坐在光滑的石头上拍照留念,也可以和蓝色的蜻蜓嬉戏。

五眼桥是茂兰知名的景点,据说原来的五眼桥是因为青龙潭水上的五孔石桥,现在已经被水泥桥代替,名不副实。当地人说山上有九洞天,为比较原始的溶岩洞,上山需请向导,带电筒,拐杖之类,冒险之心忽起,便独自觅路上山。

山路是青石铺成的台阶,看来这里已经是开发在即了。倘是原始的山路,上山估计要费很多的周折。这种喀斯特地貌,山峰就象石笋,直上直下,走到山腰,才明白,我本是在相邻的两山之间穿行,一路盘旋而上,有草色连天,山虫鸣秋,碰到砍柴的人,颔首,问路,倒是觉得轻松自如,仿如远方的亲戚,并没有十分地陌生。

天下有名的溶洞,现今大致都经过了人工的打扮,其本来的面目怕真的是难得一见呢。这个九洞天确是原始的很,洞口杂草丛生,野树缠绕,第一个洞就是“黑洞”,字迹似乎山野之人用烧火棍随意画成。

进得洞来,有乱石参差,滴水叮当,周身顿起一层寒意。小心前行,寻到一个黑幽幽的洞口,往里一探,伸手不见五指,一时不知所措,退一步回头,却只有进来的洞口,似乎一张巨型的嘴,正待将我吞下。

打开手机,借着微蓝的光亮,硬了头皮矮身入洞,贴行有三五十米,始见远处有一点亮,正如绝处逢生般欣喜,手脚并用,不久即豁然开朗。好大一个洞呵,顶上危石垒垒,周围断岩滑溜,地面有水,大大小小如蘑菇,如玉笋,如未曾燃尽的蜡烛,如含苞欲放的花朵,真个是千姿百态。我想,将来不久,这里也许再会打上五彩的灯光,成为奇幻的世界。

踩着露出水面的石头过去,通过一处破败的栅栏门,进入另一个阔大的洞,估计是相邻的另一座山吧?洞顶悬挂几根硕大的木头,扯满了丝丝缕缕的红布,下面是一堆鸟类的毛,不知道是当地山民祭祀,还是遭受天敌猎杀?偶有顶上扑愣而过的不祥的蝙蝠,让人不寒而栗。

古人有说,黔南大山多瘴,造就出各色毒物,所以苗疆多养毒种蛊。一个人孤零零站在黔南的山洞里,突然害怕起来,山洞如此安静,可以听见隐隐的滴水的回声,后悔没带向导,也没带灯光就贸然进山。攀过一处石壁,见有三四个洞口可以出去,查看游人踪迹,居然得不出结论,走出就近的洞口,但见灌木丛生,此路不通也。

爬遍各个能看到的洞口,却不能顺利出去。迷路了!听着洞口不知什么怪物的悠长的嘶叫,头皮阵阵发紧,只好选择原路返回,当真应验了当地人所说,要走回头路,想起又要过几十米长的黑洞,不免腿都发软。

天助我也,回头没多远,居然有几个青年男女上来,带有手电筒,说明情况,便带头再次返还,借着灯光,居然发现黑魍魍的水边矮下一截,顺石壁走,才见柳暗花明。这几个青年男女是川人,略作攀谈,便先行下山,见到小卢,惊魂才定。看看天色,日头西斜,才知已然消磨了三个多钟头!

再到青龙潭看水,山里的水不同于大江大河,一路看来,既有动若奔雷,也不乏静若处子,有悬如匹练,也有碧若翡翠,这应该就是山水的美!

作别了青龙,回到茂兰镇,已是夕阳欲下,想起明日与樟江的约定,便赶往荔波县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