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虾》孤独或不孤独都是可耻的

原标题:《龙虾》孤独或不孤独都是可耻的

希腊鬼才导演兰斯莫斯的《龙虾》,是一部现代文明社会的黑色寓言。涵盖爱情和人性。

如果45天没有找到伴侣,那你将会变成动物(男主角科林法瑞尔选择成为一只龙虾,因为龙虾具有蓝色血液,象征着贵族气质,且可以存活百年)。如果你在丛林追逐中跑的慢了一点,那你将被射杀用来换取射杀者多一天做人的期限。

这个将丛林法则与繁殖至上论极端化的世界看起来并无不妥,似乎只是放大了社会现状,而故事里的人顺从的配合着这一荒谬的规定,安静地选择自己想变的动物,穿一模一样的衣服去结识可能与自己配对的人。

导演既没有批判婚恋制度本身,也没有赞扬森林里标新立异的独身主义。用导演兰斯莫斯自己的话说,他在本片中首要表现的主题就是爱:真爱是否存在,人们又该如何找到真爱。

通过对爱、伴侣关系和孤独的探讨,兰斯莫斯将讽刺的矛头指向了畸形的社会规则,和试图塑造千篇一律的单调人类的体制——如果他们尚可以被称之为人的话。从被规定相爱的时间到被规定什么样的两个人才可以相爱,他们已经被太多的规则所束缚、扭曲。也许表面上,这种极端的情况并不常见,但事实上,在现实社会各种各样的惯例、制度中,这种企图将个性统一化、同一化的洗脑从未离我们远去。

影片中成功在一起的哪一对是因为爱情呢?爱情是世间的稀缺品,所以需要格外珍惜。人人自危的时候自保才是第一需求,当必须有一个人生伴侣成为一条法律,合适赶时间才是最大的驱动力。这个故事是不是似曾相识?被逼婚被推着去相亲的人们。

这是一个关于爱与不爱的故事,是一个完全反乌托邦的假象,一个完全没有自由、哪怕在叛逃之处也没有自由的社会。人们对孤独的禁止衍生出的对不孤独的禁止同样可笑。

孤独或不孤独都是可耻的。

龙虾先生终归是不属于森林的。在孤独者部落的团队活动中,男主角爱上了另一位孤独者Rachel Weisz饰演)。尽管一再隐藏,他们的恋情还是被孤独者的首领察觉。作为惩罚,近视女被首领夺去了视力。愤怒的男主杀死了孤独者首领,并带着伴侣逃离了森林和孤独者们,以一对非法伴侣的身份试图再次回归城市。两人在旷远群山和无尽的公路的陪衬下,蜷缩着渺小的身躯,逃逸在这个世界的边缘。

弗洛伊德给“忧郁”的定义是:当人们失去了心爱之物,外界却不承认这种失去的痛苦,并不允许他们为之哀悼,此时唯有一种无望的纪念之法,就是把自己当做这个心爱之物,把自己也给“失去”了。

这部电影里的大多数角色都充满了一种莫名的忧郁。他们无疑都失去了太多,自由,人格,爱的能力,却依然必须假装生活在一个最幸福的社会,以求生存。所谓的黑色幽默,大概也是极其忧郁的幽默。在岁月静好的谎言之下,把自己活成一个空洞的躯壳,别人看着可笑,但这却是唯一的办法,去记住自己的残缺,记住世上本可以有个更好的自己,即使一切压抑人性的恶行都早已被伪善的社会忘记了。

选择生命中的另一半,不是拘泥于眼前的感觉和世俗的标准,要跳出现在的心态和眼目局限,想到你的一生。

那人,要有坦诚专注的行为和简单真实的心与你共同面对几十年的风雨;要有情趣和能力去追求共同的梦想;要有智慧与品格去抚养你们的孩子;要有毅力和责任去赡养双方的老人;要有信仰和无限的爱去支撑彼此的晚年。这是承诺,而非戏言。

在爱情中,真正能走得长远的一定是价值观相同,生活态度一致,人生追求相似,并拥有共同信仰和本真的人。随缘缘自来,缘来须惜缘。

微信公众|新浪微博:剑神弹棉花

(原创影评,转载请联系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