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旱逢甘霖」——记UCSF普内科游学感悟 | 协和八

原标题:「久旱逢甘霖」——记UCSF普内科游学感悟 | 协和八

题记:旧金山位于美国加州沿海地区,近年来连续遭受大旱,甚至出现水比油贵的景象。今年雨季终于迎来的久违的雨水。

随着国内越来越多对外交流项目的开展,我们对于大洋彼岸的医疗体系也愈发的了解。每年奥巴马的国情咨文都会带来看似振奋人心的医学新概念,比如精准医学。然而真正呆上三个月,感觉还是有点不一样的味道。

旧金山是个移民城市,近两百年前,各个种族为了同一个淘金梦走到一起。然而,如今无论是什么后裔,问我最多的不是股市怎么又大跌,男足怎么又没出线;而是你们的空气还能不能用来呼吸。我也淡淡一笑,「Pardon, my English is not good.」除去这些,整体的氛围还是很嗨的。

旧金山总医院大楼

这里的普内科主要还是以急性心衰、急性肾衰、急腹症、意识障碍、急性疼痛、肺炎、泌尿系感染以及蜂窝织炎等急性病种为主,但既往史及个人史则经常相当复杂,在旧金山总医院(SFGH)的住院人群中,HIV+HBV/HCV+吸毒/药物滥用常常是基本套餐,所以才能豁然理解uptodate为什么会把部分合并HIV的疾病单列出一个主题。

每天早上,来杯热咖啡,讨论一个有趣的病例,标志着一天查房和教学的正式开始。说到教学和学习,我对他们有什么利器和法宝还是非常感兴趣的,毕竟人总是「贪图捷径」的。轮转了三家核心医院,看到的基本都是同样的三件宝:Pubmed + uptodate + pocket medicine。闲暇之余,我问身边的哈佛韩裔小哥,「你平时下班回家还看看书嘛?」他「呵呵」一声,「基本不看,我就喜欢听听音乐,吃吃中餐,any other interesting questions?」 话题就此戛然而止,恍然有种学霸考前说自己还没复习的即视感。

旧金山退伍军人医院

三个月里,有两个人给我思路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和颠覆效应。其一就是旧金山退伍军人医院(SF VAMC)大名鼎鼎的LT教授(Prof. Lawrence Tierney),能亲眼见到这种活在人民群众口碑里的偶像人物,心情还是激动的,每日常规日间查房也是在他那个海景办公室进行的。与各专科查房引用各种临床试验和指南建议不同,这个以诊断见长的老专家,更喜欢说一说症状与诊断学的总结性研究(例如,可以引起胸痛的常见微生物排名),或者谈一谈20年前自己有篇case report跟眼前这个病人有点像(例如,蜂窝织性胃炎)。说到兴起,还会画出一张生化代谢图,虽然听不太懂,但还是有点陶醉的。据称他还曾拜访过协和西院挂号处,与熬夜排队挂号的患者进行过深刻交流。回忆至此,他一脸微笑的说,你们一个门诊病人看五分钟,好像使用循证医学有点来不及吧……

第二个人则是北美著名华人街医师王小怂(Dr. Weijia Wang),没想到这个大学里白天上课睡觉,晚上打打魔兽,有空再把把妹的小伙子,依靠着其独有的疯狗战术,硬是成为了人生赢家和诸多学妹的思维导师。对我的教导,也从当年的怎么打好篮球,变为了综述学科前沿、展望未来科技发展(例如,社会需要变革性的进步,而不只是新颖的观点)。当我还在热衷科比又飞到哪个城市巡演的时候,他则打开了动物世界,学习起普适的生存哲学。

本文作者柏小寅(左)与Dr. Weijia Wang

三个月里,不少亲朋好友问我,你觉得美国医院怎么样。当然是好,在全美前十的医院和医学院里,有着太多令人惊喜和崇敬的制度和细节值得模仿和学习。但这并不一定具有普遍性。然而,无论是春风得意的大教授,还是意气奋发的小住院医,他们那颗坚持向上的心值得人崇敬和向往。

感谢北京协和医院内科予以的宝贵机会,感谢王维嘉医师、万宁辛医师在此期间予以的思维点拨和临床经验分享。

作者:北京协和医院内科 柏小寅 医师

编辑:五色石脂

人赞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