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王帅说阿里不会干涉被投媒体,却被连串事实打脸

原标题:王帅说阿里不会干涉被投媒体,却被连串事实打脸

主编丨F姐

数字营销新媒体Fmarketing独家策划,严禁转载

3月2日消息,有媒体报道称,蚂蚁金服战略入股财新网,文中关于“阿里巴巴自建媒体帝国”的论述引发热议。

阿里巴巴合伙人之一王帅在朋友圈对该质疑进行了回应。

王帅,口口声声说阿里不会操控媒体,事实是这样子的吗?

据和讯网2015年11月04日的一篇报道“阿里收购新浪?马云要控制什么?里面就报道了:

“据美国金融新闻和分析服务网站Streetinsider,阿里巴巴收购新浪并非迫在眉睫的事情。目前阿里巴巴的主要精力集中在备战“双十一”上。在“双十一”大战即将拉开的这个关口,京东与阿里巴巴开始互掐,京东表示已向国家工商总局实名举报阿里巴巴集团扰乱电子商务市场秩序。 ”

另外据搜狐财经的一篇文章《阿里疯狂入股媒体背后:控制话语权》 ,里面就有报道:

“以阿里收购新浪微博为例,在阿里未收购微博之前,吐槽甚至否定阿里的言论在微博经常被曝出。而当微博被阿里收入麾下后,类似的言论陆续缩减,至今微博里已鲜见针对阿里的文章。这就是阿里从源头上控制微博话语权最大的益处。”

从两段八卦的料中,我们或许也可以推断(F姐只是推断,不是断言)阿里对于舆论的控制手段。

以最近入股的财新传媒为例,其掌舵人胡舒立,可以说是新闻业界毫无争议的旗帜,一直以来也都以其深度犀利的风格和大胆的揭露著称。而在曾经震动中美商业世界的支付宝拆分争议事件中,财新的犀利报道令人印象深刻,胡舒立也因一段与马云的辩论被广泛流传。舆论争论这或许是后来阿里收购财新传媒的一个原因之一,或许也反映了阿里控制舆论的迫切感。

与这个段子有异曲同工的就是南华早报了,这个F姐就不说了,想了解的人自己去搜吧。

最打脸的是这个

侧面打脸——不是说不控制舆论吗?刚出事,马上就忠诚护主。这还敢说没有利用被投企业控制影响舆论吗?

最夸张的是这个正面打脸

今天蓝鲸TMT发的一篇文章:《传阿里公关干涉被投媒体报道》,写到:

“今天,一位被阿里投资的知名媒体公司的媒体朋友指出,阿里致电市场部,声讨记者写的内容。这位阿里朋友敢于声讨的理由和底气在于“我们投资了你们,你们怎么还能这么写””

图片来自蓝鲸TMT

这个打脸可是妥妥的,不用F接说什么了吧!

为何最近对于阿里控制媒体的质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呢?

看了阿里的媒体帝国版图,你就大概心里有数了。

资料显示,在过去的几年中,阿里巴巴以及蚂蚁金服投资媒体,具外界知道的就已达到25家。

包括虎嗅、36氪,财经媒体第一财经、《南华早报》和博雅天下(旗下拥有《博客天下》和《财经天下》)、《商业评论》等,其中蚂蚁金服直接投资了虎嗅和36氪。去年,阿里还参与投资成立了无界传媒和封面传媒。此外,阿里巴巴还投资了新浪微博,并全资收购视频网站优酷土豆。

图片来源网络

而在今年年初又有消息显示,蚂蚁金服已与财新传媒签订战略入股协议。据悉,阿里还将《天下网商》等电商杂志类媒体,已全部收归己有。

阿里巴巴的触角还涉及影视公司,包括投资华谊兄弟、24亿元参与光线传媒增发,当初62亿元入股的文化中国已变身为阿里影业,市值最高达千亿港元,如今也有530亿港元。

阿里巴巴集团通过并购、合作、投资等方式向传媒行业渗透,已俨然成一个庞大的传媒帝国。

投资媒体一个明显好处是,自入股以来,新浪、微博、虎嗅和阿里在广告和市场推广上的合作更加频繁,有利于塑造更好舆论环境。

看着这么大的媒体帝国版图,难免让人后怕。

同时这也与阿里本身所处的商业霸主地位有关

阿里作为目前中国互联网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成员,其所在的领域又是与大众生活息息相关,我们生活的吃穿住行基本上都离不开阿里,购物有淘宝天猫,出行有滴滴,做生意有阿里巴巴,在这里F姐就不一一举出来了,所以阿里的一举一动都会备受关注,影响力之广是大部分企业无可望其项背的。而阿里收购的媒体又都是一些非常具有影响力的媒体,难免让人担忧舆论公信力。

以《南华早报》为例。

提起南华早报,内地读者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该报此前对斯诺登的独家专访。前美国中央情报局(CIA)雇员和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美籍技术承包人斯诺登在2013年6月自己30岁生日的时候爆出“棱镜”计划,在逃亡香港期间,《南华早报》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媒体优势,拿到了对斯诺登的独家采访,并利用网站和微博等新媒体渠道快速扩散,令内地更多民众开始关注到SCMP。

过去百年来,南华早报一直是香港、亚洲乃至世界范围内最具公信力的报刊之一。《南华早报》和星期日出版的《星期日南华早报》是香港销量最高的英语报纸。主要提供全面的国内国际新闻报道及权威性的商业和金融分析,是东南亚地区最有影响力的英文报纸,根据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传播学院2006年底的调查数据显示,南华早报是香港、大陆以及亚洲最具公信力的报章。

一个是最具公信力的报章,一个是举世瞩目的阿里商业王国,两者结合在一起,难免会让人质疑前者是否会成为后者的软文集中地,或者是舆论避难所,甚至是“黑公关”、“水军”。

同时阿里公关的心机深沉、彪悍霸气,让人后怕

互联网业界流传一句话:南阿里,北奇虎。在中国互联网行业,这两家公司的公关出了名的彪悍,而阿里巴巴的公关体系更加完善。这一切都得益于阿里巴巴从上到下的公关体系,从马云到一个普通的公关人员,形成了一个整体的团队,因而执行力非常的彪悍。

从上至下,由内而外的公关体系,在关键时刻当家人亲自上阵。当然,公关给阿里巴巴带来很多甜头。当年阿里巴巴“收购”雅虎中国并获得10亿美金的嫁妆,也是一个堪称经典的公关案例。事实当然大家都知道,那是雅虎以雅虎中国加10亿美金获得阿里巴巴40%的股份。但在公关的运作下,让阿里巴巴反客为主,成为这场收购的主角。

因此可见阿里公关人员的地位之高,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阿里会接二连三的收购媒体集团,先是南方系,再是SMG,阿里买媒体这件事的执着和坚持真是令人感动,似乎中国大半个媒体都被阿里买下来了。因为毕竟媒体是公关秀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

可正是因为权威媒体与巨大利益挂钩,就越会让人质疑,质疑其可能成为某利益集团的公关秀。而且对于很多公司来说,肯定是“家丑不能外扬”,大家说得差不多了也就算了。可是阿里不一样,大多是主动把话说出去,主动把家丑曝出去。如果有人去挖内幕,那一句话就可以噎死人:那都是我们自己说出去的,我们承认我们有问题,我们不回避问题,我们也在解决问题。

这样的结果和习惯,很像把人摆了一道,最后还装无辜,也就是现在所流行的心机婊,相比360式公关的蛮横不讲理,会更让人觉得其心机太深,让人后怕,最最重要的问题是你还离不开他。

就像弗洛伊德所说的潜意识和梦的解析说的,这次的质疑其实是公众心中所积累的怨气在潜意思里进行的一次集体泄,或许这也不单单是针对此次事件。

依附于利益团体与媒体所应具有的“独立性”之间的无法调和的矛盾

在全民媒体时代的今天,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在媒体也可以上市的今天,如何变现,如何在规定的某段时间内变现,比它是如何影响这个行业更能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大家很多时候忘了新闻媒体所应该具有的独立性这个基本特性,现在的那些所谓的“黑公关文”的存在其实也是涉及到媒体的独立性这个问题。

其实新闻人的独立性,是自新闻学创立之初,便一直被讨论的议题。新闻独立是新闻专业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新闻专业主义理论,新闻传媒是社会公器,新闻工作的目标是服务新闻受众,不受政治或经济利益集团限制,其运作和新闻活动完全独立,不接受除新闻界行业规范之外的任何控制。新闻包括了真实性,客观性,独立性和自由性。由此可见,独立性是新闻的最基本特质。

如民国时期由著名报人英敛之创办的《大公报》正是秉承着“不党、不私、不盲、不卖”四字方针,严格遵守新闻的独立性原则,不受任何政治和经济理论的牵制,成为当时公众心中的“耳目喉舌”。可见新闻独立性在新闻史上一直备受关注。

在传播时代的今天,信息大量增长,媒体和记者要在信息海洋中筛选出有用的,不偏颇的新闻,是一项重要考验。

自媒体时代,受众逐渐向传播者转型,新闻专业操守和伦理责任显得尤为重要。在李良荣教授的《新闻学概论》看来,互联网的发达和3G手机的出现,使得每一个人都具有到网上发布最新信息的可能,“信息不再是稀缺资源,思想才是稀缺资源。”保持独立性,是成为合格新闻人的第一要义。这也或许是现在一些不隶属于任何新闻机构,奔走于各个新闻现场,用自己独立的视角和思维,为受众带来最客观真实的新闻报道的少数自媒体获得大众认可的原因所在,因为他们的出现,在某种意义上完成了新闻人渴望“独立”的情怀。

李教授同时认为为什么看了互联网的报道,还要看报纸?因为报纸为我们提供了思想和独立性。

但是作为报纸的《南华早报》等媒体,却和所在领域的商业集团发生了直接关系,这就很难不让人质疑其独立性了。依附于利益团体与媒体所应具有的“独立性”之间的自相矛盾,或许才是这次质疑的最大症结。

而且很多事情也从侧面反映了,媒体平台一旦与利益集团挂钩,特别是触及到自身的利益的时候,他的公正性或者说是看待问题的客观性就会偏颇,前段时间虎嗅和新浪的恩怨,也从一定程度上证明了这点。(在这里F姐不想评判新浪和虎嗅谁对说错)。

这段话,F姐已经在某篇文章里说过了,但是觉得放在这里做结尾,还是妥妥的。

其实很多人都在问F姐,Fmarketing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对于这个问题,F姐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够告诉大家,Fmarketing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把内容做好,毕竟媒体最本质的东西还是内容,有了内容才有思想,所以Fmarketing现在在做的就是要做具有独立性、且有思想的媒体,就媒体来说,变现的重要性还是要靠后点,毕竟能够走到最后的媒体还是内容致胜的媒体。所以站在F姐的立场,还是希望能够有更多独立自主、具有思想的媒体前辈们供Fmarketing学习甚至参拜,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种动力。

但是我们也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就是不管西方媒体还是东方媒体,其独立性均是有限的,背叛其价值理念和利益集团的绝对独立性是不存在的。因此所谓的媒体独立性,不管一些媒体如何美化,自吹都只是相对而言的,不过这个相对独立性对于媒体人来说却是一道课题,这也表现了媒体生存的一种无奈,或许媒体也只能够在求生的本能基础上,让独立性在夹缝中成长。毕竟在这个一切与利益相挂钩的时代,第一步首先要做的急速求生,媒体被BAT收购,或许这样做的目的也是生存,所以我们也不能够对其进行过分苛责。

作为公众不能够去左右人家的商业行为,唯一可以做的是靠公众的力量尽可能的纠正媒体的公正性。

————The End———

欢迎关注中国数字营销新媒体Fmarketing

专注数字营销领域

以行业评论分析为主

深度专访、专题互动为辅

偶尔卖个萌、耍个逗比

快和我们来约吧!

《F公益》

108家初创企业扶植计划

作为一家正在创业期的媒体,Fmarketing对创业路上的艰辛以及希望得到外界关注、认可、提携的渴望感同身受,为此Fmarketing特别发起《F公益行动:108家初创企业扶植计划》,将为108家成立期在两年内的企业,无偿提供2次Fmarketing媒体平台的宣传机会。只要满足条件,就和F姐来约吧!若有媒体或者企业愿意参与到此次公益活动中来,也请与F姐联系。

联系QQ:2718929503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