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致爱女人节 | 她们是妇科肿瘤战场上的女指挥官

原标题:致爱女人节 | 她们是妇科肿瘤战场上的女指挥官

【打造首个医疗原创新媒体,报道中国最顶尖医疗团队,提供服务性最强就医指南】

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

在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里,有这样一群身影,一直为治疗妇科肿瘤默默奉献。出门诊,她们专心倾听病人主诉,像个谋略家分辨利害,做出精准判断;做手术,她们用一双巧手握紧手术刀,正面面对患者病痛,指挥作战,一招制敌。在她们从医的里程中,医护工作已融入生活,医者使命已了然于心,有时难忘的病人、病历更让她们加深了对职业的理解。借此女人节之际,小编带大家走进北肿妇科肿瘤科,一起认识一下奋斗在妇科肿瘤战场上的几位女医生......

高雨农:忙而不乱

——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妇科肿瘤科主任

在我眼里,工作早已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分不开了......

“快点!过来开会了!”不到1分钟,之前空无一人的会议室桌前齐刷刷地围坐了十几名医护人员,没有开场白,没有寒暄,大家立刻进入会议状态。而召集者,就是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妇科肿瘤科的高雨农主任,每周四下午是她们科室例行的查房会。

特殊病例的病情研讨,未来一周的手术日程安排,叮嘱大家工作再忙也不要耽误手头的科研论文……两个小时的会议时间,节奏快得不容你有一丝走神。

门诊室里的高雨农更是干脆利落,从早上8:30第一位患者进来到送走最后一位,两个小时内看完了当天挂出的25个号。问诊如考场,面对每位患者的复杂病情,她相当于平均每人5分钟内就要做出精准的问诊及判断。交流时,“患者请坐”、“病历给我”,“我建议你”是最高频的词汇,没有多余废话,甚至语气还有点冲,但她给的建议却是最中肯,最简单明了的。有时面对非妇瘤专科的病人,她则会给出转诊建议,而这竟然细到从北肿出门怎么走、坐哪路车、到哪站下、找哪位大夫,并会用笔写在纸上。

办事果敢,忙而有序,是高主任给记者留下的最深印象。她从1986年开始工作,如今将近30年。作为主刀医生,她每次上手术前都会亲自上手再次确认病人的腿部姿势是不是摆好,监视器是不是最适宜的角度,手术装备是不是已备齐;在每天几乎朝七晚七的快节奏生活里,她每周还会不定时的去三四次健身房举举哑铃,为的是在站(手术)台时保持良好的臂力。“医生(这份工作),在我眼里早就不是一份职业了,它就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分不开了……”

郑虹:指挥若定

——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妇科肿瘤科副主任

主刀时,我就像个大老板、总指挥官。

刷手、穿手术衣、戴手套,三步过后,一位“武装”完毕的女大夫站在了无影灯下,准备开始她今天的第一场战役。今天她有四场仗要打,据乐观估计,要到晚上7点才能结束。郑虹,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妇科肿瘤科副主任,从20多年前选择临床系开始,就与无影灯、手术刀结下了不解之缘。在她看来,手术台上,女人和男人没有任何区别,当手术刀被拿起的那一刻,她就是“总指挥官”。

“来,刀!”郑虹从护士手中接过手术刀,切下这台手术的第一刀。这是一台宫颈癌腹腔镜下根治手术,郑虹需要在不伤及周围脏器及多条神经的情况下,剔除盆腔内大片淋巴结,同时还要切除肿瘤所在的子宫和宫旁组织。

无影灯下的她全神贯注,“帮我提起卵巢”、“暴露出神经走行,往里面来”、“给我个远景,看看离宫旁还有多远”……郑虹说,大夫做手术的时候精神是高度集中的,但也要了解麻醉师、护士的工作,协调处理各种事情,并随时准备应对突发。“主刀时,你就像一个大老板、总指挥官。”郑虹形象地比喻。

作为“指挥官”的郑虹,习惯在手术前做好万全的准备。疑难手术前,她会反复观看同类病例的相关资料,再反复斟酌此次手术的流程,为所有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做好准备;动刀前,她会亲自监督护士为病人摆体位,她说,“病人要在这个体位上待四五个小时,姿势稍有不对就会受伤。轻则一段时间内走路会感到疼痛,重则影响神经功能”;手术后,她会亲自督促护士的纱布器械核对工作,尽量做到万无一失。“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外科大夫的”,在郑虹看来,这和自身性格有很大关系,需要果断、勇气、耐力、细心,“我比较喜欢做外科,因为外科医生能够快速有效地为患者明确诊断和解除病痛,比较痛快”。

郑虹很瘦,但她坚持说为了有更好的体力和耐力自己应该多锻炼锻炼的,但一年手术量200余台,加上门诊、病房、教学、科研、值夜班等,能供她自由支配的时间并不多。现在,她希望能多些时间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比如滑雪、潜水、骑马......她想考个潜水证,之前迟迟没有付诸行动,她希望今年能把这个愿望实现。

高敏:胸有乾坤

——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妇科肿瘤科副主任医师

希望我能做个有温度的医生。

戴上口罩,麻利地捋了下送来的病例,开始电脑叫号。她,就是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妇科肿瘤科的大夫高敏,一袭白衣坐在妇科门诊2室,问诊,查体,看片子,写病历以及告知注意事项。通常,一下午四个小时就这样从指缝间滑过。

她是东北人,却鲜见的娇小玲珑,就是这样的女子拿起手术刀,站在无影灯下的日子已走过了20多个春秋。

她的好脾气,是与生俱来的。但对医学,她又是敬畏而审慎的。她说,医生这个职业不比其他,一点马虎不得。

至今,她对几年前自己经手的一台手术仍耿耿于怀。当时的患者是一位年仅30岁的母亲,经诊断为原发性腹膜腺癌,盆腹腔广泛转移,尽管手术很彻底,但患者仍在短短6个月病情即复发,接下来的无休止的化疗仍未能阻止患者离去的脚步。讲到此高敏大夫眼神黯然,双手使劲握了一下,“真是太年轻了,才30多岁,她还有个八九岁大的孩子……有时觉得做医生很无奈,医学太过博大精深,而我们知道的却很少很少……希望用我绵薄的力量帮助到患者,让她们少些痛苦,希望自己能做个有温度的医生”。

愈加深入的临床工作和治疗体验,让她越发明白,很多病症并不能完全按照书本上的套路走,本本主义最是要不得,明晰个体差异,精准治疗最为关键。

同样,妇科女大夫做手术,对体力和精力都是极大的挑战,而最有别于外科男大夫的是,手术台以外的她们还要分出精力照顾家、照顾孩子。她常常打趣自己,自从医后,体重就没再上过90斤,“等春暖花开了,我也找时间去锻炼锻炼,我太瘦了,需要增增肥!”

做医生不易,做一名女医生更是难上加难,女医生不比男大夫,无论在脑力还是体力上,都是双重考验。这三位女大夫各有各的特点,虽然她们在性格、经历、诊疗习惯上有诸多不同,但都执着地有着一个共同的信念:一心只为患者。

女人节,小编在这里为她们以及工作在一线的所有女医护人员献上敬意。

撰文:大医生兵器谱 高晨 赵闪闪 白雪

以上内容是大医生兵器谱原创(或独家信源)作品,未经许可谢绝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医妹儿联系topdoctors@topmh.com

分享给有需要的人

免责声明

大医生兵器谱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

查看已报道顶尖医疗团队名单,愿大家不再乱投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