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毅资本杨瑞荣:医疗投资如何“放鸡蛋”“看年景”

原标题:远毅资本杨瑞荣:医疗投资如何“放鸡蛋”“看年景”

▲ 关注“健康点”轻阅读智库

#投资

杨瑞荣是一个“重度”马拉松爱好者。他戏称,投资与跑马类似,endurance(忍耐)是必须要经历的考验。用杨瑞荣的话说,就像阿里巴巴上市,孙正义理应回报最丰厚,因为他进来的最早,等的最耐心。

华大基因、壹心理、燃石科技、安诺优达、芯联达……这些医疗生物行业里赫赫有名的企业,背后都站着一位爱跑马拉松的投资人: 短发、精瘦、语速很快的杨瑞荣。他现在的身份是远毅资本合伙人。

曾在中国对外贸易与经济合作部(现商务部)、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任职的他在北极光创投网站的介绍是“具有15年以上丰富的投资、运营经验和广泛的政府背景”。从美国回国后杨瑞荣曾经作为兰馨亚洲投资的投资总监,创建了上海及北京办公室并带领其团队开拓业务。但他在投资圈里广为人知更多的是在北极光创投的履历。在北极光的5年多时间,杨瑞荣主要负责包括教育、医疗、零售在内的泛消费品和消费服务等领域的投资。

健康点近日专访了远毅资本合伙人杨瑞荣,一窥这位医疗行业投资界老兵眼中的2016年医疗生物创投市场大势和其投资理念。

早期风险如何规避?

目前在医药行业中,超过一半的投资交易集中在早期。这也给风投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判断早期项目的价值,如何应对早期项目所必须承担的风险。

杨瑞荣对此倒是十分淡定,他直言投资风险从来就没有什么办法去“做规避”——“有风险就绕着走也就不是风险投资了”。另一方面,风险越大,可期待的回报率也越高。他以奕瑞影像为例,北极光决定投资的时候,这家公司只有一款刚出来的产品。杨瑞荣看来,在医疗领域早期投资没有太多参照物的情况下,市场的判断其实并不是主要的,投资价值的判断更应该基于对创业团队的“人的判断”。

在杨瑞荣眼中,奕瑞影像的四人主创团队将做好一个公司所需的每个环节都把控的非常好,从这个层面上说,投资项目的技术风险已经不是主要的,而是供应链和产品生产的风险。如今,奕瑞的核心业务:研发和制造X光机数字成像的核心部件平板探测器已经步入正轨,进入了西门子和飞利浦等外资医疗器械巨头的供应链。

奕瑞影像生产的非晶硅平板探测器是医学影像设备的关键部件之一

更极端的是例子还有魅丽纬叶,这家专门从事血管微创介入技术和器械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的公司在获投资前只有三个人和一份商业计划书。今年3月,其研发的“经皮微创肾动脉去神经系统(RDN)”临床试验已经在南京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完成了第一例临床手术,成为国际上第一例采用网状六电极肾动脉消融导管进行的RDN手术,商业前景愈发明朗,其估值此时也已经翻了很多倍。

中国的投资者只会买买买么?

在今年早些时候于北京举行的一个医疗投资闭门会议上,曾有医疗行业投资观察者表示:中美医疗投资市场有微妙的差别。中国的投资者更倾向于交易达成,而美国的投资者更倾向于商业达成。

翻译一下就是,“中国公司拥有强大的资金实力,是去挖掘新的资产的。而且中国行业的产业链的缺乏也使中中国的投资人有急于达成交易的心态。这样的心态让中国的参会者抱着一种热诚,抱着明确的目的。而美国做投资和做企业都是基于技术,基于市场需求。先考虑能不能解决这样的医疗需求,然后才去想商业和投资的推出。”

不过杨瑞荣并不认可这种“妄自菲薄”的观点。他强调医疗行业投资的价值观和理念在中美没有本质区别,区别只是发展阶段的不同。“十年前在中国说投资原研药简直是痴人说梦,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才和创新涌现出来了,投资价值链就慢慢出来了。”

如何“放鸡蛋”,怎样看年景?

人们常说“不要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可翻看杨瑞荣的投资portfolio,常常会发现他在一个领域里面的重复投资。比如基因测序领域,杨瑞荣在北极光的时候就领投了安诺优达、燃石、基准医疗三家公司,还参与了华大基因的早期投资。在青睐领域重金做细化投资,这与谷歌风投(GV)的领导人Bill Maris的投资风格十分类似。

杨瑞荣认为,一个专业投资机构要求专注力。当一个行业有独特的优势不应该刻意规避,只投一个公司或一个领域反而会错过很多的机会。以基因测序产业为例,虽然现在的创业公司大都集中在早期癌症筛查、个性化用药等诊断领域,但是未来从治疗到提供数据服务,将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势必衍生出很多细分行业。比如安诺优达在NIPT(无创产前检测)、基准医疗提供的精准医疗整体方案、燃石的个性化用药,都有有竞争力的产品推出。

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寒意依然未消,时任兰馨亚洲投资集团投资总监的杨瑞荣曾表示,金融危机大浪淘沙,经过这一轮波折以后,值得投的企业站立起来了,创投去判断一个可以投和不可以投的企业更简单了,经过这段时间,企业将来的生命力肯定更将,大家可能更愿意投。

2016年,“资本寒冬”的说法再度甚嚣尘上,健康点记者采访杨瑞荣时问他对自己7年前的观点如何看时,他依然保持这个“市场低迷有利于风险投资”的论点。

杨瑞荣认为当下与2009年有惊人的相似。此前资本市场火热,大家都处于疯狂的状态,创业企业估值也价格偏高,那并不一定是好的投资选择。等经济下行风险渐渐显露,资本寒冬的说法弥漫市场,反而是向创业企业“雪中送炭”的好机会。

看好哪些行业?

医药投资和医疗器械投资是每个医疗行业投资人都会看的领域。坊间曾有观点流传,认为新药研发投入高、审批复杂,相对而言,医疗器械的审批更简单,加之国家有鼓励国产医疗器械代替进口的政策优势,因此医疗器械领域的投资相对更容易得到青睐。

杨瑞荣虽然在药物研发领域的投资案例并不多,但他并不认同这一观点。“药的门槛虽然更高,但是也一直有好的案子出来,像贝达、药明康德这样的公司,投资回报也更大。器械如果说相对门槛低,那么回报也相对低。

杨瑞荣认为,中国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愿意将重金投入药物研发领域,另外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产业链正在慢慢形成”,这不仅是行业的产业链,更是资本的产业链在慢慢形成。

以今年中概赴美IPO的第一单百济神州为例,这并不是什么闻名遐迩的大企业,事实上,这家公司主要依靠科研、尚没有规模化营收,近7亿美元的估值给的是这家中国抗癌公司科研能力和未来商业潜力。百济的例子充分说明了在药品研发领域,投资人并不一定要等到药物研发完成商业化上市才能退出,而是可以选择自己钟意的周期。这无疑为早期投资人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百济神州成为今年中概赴美IPO第一单

杨瑞荣“技术门槛决定投资价值”的理念也反映于他对现在火热的可穿戴设备的态度上。他认为无法监控重要医疗级别生命体征的可穿戴设备只能算是健康娱乐和时尚的品类。他更看好的是POCT、床旁诊断这些技术门槛相对高的检验检测手段。特别是那些“能把中心实验室或者大的医院做的项目在家里就完成的设备”。

杨瑞荣是一个“重度”马拉松爱好者。他戏称,投资与跑马类似,endurance(忍耐)是必须要经历的考验,杨瑞荣甚至用Marathon Venture Partners命名自己的一只基金,毕竟医疗行业动辄近十年的投资回报周期更是对每一个投资人的历练。好在耐心是每一个早期投资人都应有的美德。用杨瑞荣的话说,就像阿里巴巴上市,孙正义理应回报最丰厚,因为他进来的最早,等的最耐心。

- end -

- 精彩回顾 -

↑辉瑞腾讯想着医疗合伙,院长说你们先歇着吧!

↑如何在“领先半步”的产业里寻找机会

↑ 「招人啦」就职于顶尖媒体集团,你行你来啊!

尝试回复关键词,查看更多

移动医疗 | 分级诊疗 | 社会办医

医药电商| 网上药店 | 医疗改革

刘谦 | 赵衡 | 曹健 | 汤晨

回复“呼叫来福君”勾搭健康点嗷~

财新健康点出品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微信号caixin-life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健康点精彩文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