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明说吧]上海:疫苗管理的样板城市!

原标题:[明说吧]上海:疫苗管理的样板城市!

[明说吧]上海:疫苗管理的样板城市!

2016年3月25日搜狐搜天下【明说吧】节目内容介绍:

【今日深评】

疫苗是全世界的话题,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眼下调查结果还没有最终出炉的情况下,我们看看一些地方和国家的先进经验,可以换一个视野更理性看待。

此次山东问题疫苗事件,涉及的是自费的二类疫苗。一类疫苗,政府免费提供,国家严格管制,而对于二类疫苗,企业可以直接向接种单位供货。

此次问题疫苗可能流入24个省和直辖市,里面没有上海,这不是偶然。上海的二类疫苗,采取集中招标采购方式,统一由市疾控中心采购,冷链监控做得更好。

上海经验,能借鉴和推广吗?冷链存储,英国经验我们又能学什么?二类疫苗,怎样不被市场化绑架?怎样不被疫苗贩钻空子?

听听启明怎么说,请点击上方《明说吧》视频节目吧:)

亲们,视频内容将会在今晚20点30分准时上线,敬请点击。

搜狐出品《明说吧》:周一到周五每晚八点半,在搜狐网,搜狐视频,搜狐新闻客户端,手机搜狐网,四端同时上线。点击《明说吧》,我们与您一起纵论天下事。

《明说吧》微信公众号:明说吧栏目

《明说吧》公众平台地址:http://mp.i.sohu.com/s40000233710315/profile

《明说吧》视频主页地址:http://tv.sohu.com/s2015/stx/

【昨日节目回顾】一个“疫苗贩”的三重身份

这已经是我们连续第四天说疫苗了,没错第四天,明天也许还说,整整一周深度都做同一个疫苗话题,目的就是希望推动有关部门对疫苗问题的重视,或者说重视讨论的时间能不能再长一点,启明知道,按照传播规律,经过大约一周的热闹,疫苗话题就要热度消退了,这是最令人担忧的事。之前山西疫苗事件等报道,不就是淹没在舆论洪流中,没有回音了!

今天我们特别要说的是疫苗利益链的问题,其中,人的参与是最重要的因素。

启明想先给您看三个身份,疾控中心副站长、举报疫苗问题者、疫苗贩子,这是看似水火不容的三种身份,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三个身份是同一个人不同人生阶段的角色。

《从天使到恶魔:山西疾控官员曾举报问题疫苗 今沦为倒卖者》这是今天搜狐新闻当事人栏目的一篇独家报道,其中的主人公就是这次此次山东问题疫苗事件公布300人名单中的一个,他是一名下线,名单中是139号,一名疫苗倒卖者。

他叫张俊书,他对搜狐新闻同事说自己很后悔,对于是否自首还很矛盾。

张俊书录音:“我跟你说实话,我都崩溃了。我只有两条路,一个就是我跑,可是我跑不掉;一个就是我要去自首去。”

张俊书倒卖疫苗的行为我们要谴责,但是他站出来面对公众,勇气可嘉。值得注意的,张俊书的角色也把山东疫苗事件与此前的山西疫苗联系了起来。

2005年之前,张俊书的身份曾是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生物制品供应站副站长,在2010年轰动一时的山西“问题疫苗”事件中,他曾以举报者身份出现,犀利地指出山西省疫苗管理系统存在隐患问题。原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干部陈涛安多次举报山西“问题疫苗”问题。在他眼中,张俊书曾是“并肩作战的战友”。曾采访该事件的知名媒体人王克勤也说,当时张俊书曾为他的调查提供过帮助。

在上一次的山西疫苗事件扮演勇敢的“深喉”角色,张俊书为何最后成为疫苗贩子?他的人生有几个关键转折点,一是据知情人陈涛安介绍,张俊书这位昔日疾控中心部门的官员,从2007年开始举报一家为山西配送疫苗的北京华卫公司存在问题,包括疫苗高温暴露、财政腐败问题,后来山西省卫生厅调查称疾控中心有一定责任。就在2007年6月,张俊书被停工资,一停就是8年。

第二个转折点是,2013年张俊书曾经“卧底”一个涉嫌疫苗倒卖的QQ群,其中QQ群里倒卖疫苗的环节分配非常的齐全,很多商贩烈日下售卖疫苗,群里最大的一家商贩,就是这次山东问题疫苗事件的主犯庞某,当时陈涛安根据张俊书提供的卧底资料,写了一封建议书给国家卫计委,强调疫苗黑贩和冷链环节隐患问题。但是一直没有得到回应。

搜狐记者刘畅:“这个qq群是个能量非常大的群体,基本上人都已将满了,也包含全国各的的这种贩卖疫苗的商贩,这里面有很多邻近于过期的临期疫苗,包括很多紧俏疫苗。像这个市面上都没有办法很快买得到的,(群里)都能有提供。而且上线与下线之间随时可以转换身份的,而最严重的一个问题陈老师是在运输过程中,就是在冷链环节中,这些商贩的储存方法和流通环节保存方法都非常粗糙,庞某在这里是一个影响力最大的、生意最火的一个商贩。这个是陈涛安和他提供的一些线索,不能说是举报,向卫计委提了建议书,要求来更改一些冷面方面的疫苗流通方面的一些法律法规。但是可能据陈涛安跟我的反应反馈,确实还没有得到回信。”

停发工资让张俊书生活窘迫,2012年后他曾经帮一些企业、饭店捕鼠、灭蟑螂赚取生活费。最终一个冒险揭露疫苗黑幕的深喉,遗憾变成了一个倒买疫苗者。

我们做新闻的都知道,很多内幕揭露,很大程度上需要内部“深喉”的爆料,但这些深喉的安全和遭遇,却又都是非常令人担忧的,尤其是他所揭露的行业丑闻并没有得到彻底根除的情况下,很大程度上,张俊书就是这么一个例子,我们没法揣测他的心理,但是不是也因为看到靠疫苗发财的人得不到法律惩处,他的心理才慢慢被扭曲呢?每个人终究会变成自己所厌恶的那类人,这话常听人说,这次启明深深地体会到了。

张俊书的疫苗市场观察,同样令人震惊,2013年他发现山东问题疫苗的主犯庞某在活跃,那时陈涛安他们的举报信如果引起关注呢?悲剧是不是可以早点结束?

搜狐记者刘畅:“这是一个黑色故事,在我与张俊书交流的过程中,我明显的感觉到他对自己的遭遇还是有怨气的,但是又已经不打算为自己做什么申诉了,他说你不要为我辩解之类的,因为自己贩卖疫苗的事终究是不对的,是错误的。他原本就是在为这个监管方面作出过一些努力的,可惜的是因为自身的遭遇加上心理上的不平衡。”

而且搜狐这篇报道揭露的一个可怕事实是,在中国,不止有庞氏母女一家这样的疫苗贩子,所以说,仅仅按图索骥地查下线是不够的,现在需要的可能是全国范围的整体地毯式排查。

深喉变成贩卖者,足可以让我们看到,这条疫苗利益链上的各种不堪与黑暗。按照另一篇报道的说法,一支20元的疫苗,在逐层分发的过程中,会变成60块,100块,这个逐级增加的利润,足以养活靠疫苗生活的一个圈子的人,而如果是监管相对更弱的二级疫苗,这个利润可能会更大。不管什么东西,最终都会变成生意,启明觉得,变成生意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生意变的没有底线,而这个底线,不能靠个人的道德自律,要靠法律的外在约束,问题是我们的法律,真的在有效实施吗?

这次疫苗事件,让人担心的是,上一次山西疫苗事件那样的深度报道会不会更多发音呢?媒体沉默了,或者说媒体被迫沉默了,一定不是社会的福气,受害的也一定是我们大家。正是基于此,这期明说吧想拿出仅有的为数不多的几篇深度报道,跟大家分享,包括搜狐这篇从天使到魔鬼,包括昨财新传媒昨天按图索骥对黑名单上400多个电话号码的追访。

明说吧,张俊书从疾控中心官员,到举报者,到疫苗贩子,这个个体故事让人唏嘘,让我们审视我们的环境,究竟哪里病了?有病就要医治,媒体是啄木鸟,深度报道,独立的新闻监督也非常需要,即使所有专家说疫苗是安全的,我们也需要更多真实客观的声音。

进入速览时间

“让企业多减轻一点负担,让职工多拿一点现金”。这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16日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回答“五险一金”相关问题时的表态。如今,上海、广东等多地宣布下调社保费率。动作够快的!这是好事。也有人担忧:会不会引起社保支付待遇水平的降低?

俗话说:“甘蔗没有两头甜”。如果社保缴存比例明显下降,企业负担降低了,职工到手的现金多了,但以后的养老待遇真可能受到影响。原因很简单,我们现在缴存的养老保险,与退休后领取的养老金直接挂钩。一定程度上说,多缴多得,少缴少得。

据国务院副总理马凯说,目前养老保险缴费水平偏高,“五险一金”已占到工资总额的40%至50%。举个例子,如果你的税前工资是10000元,在扣除各类社会保险及其所得税之后,每月能够拿到手的工资是7454元,而企业实际支出了14410元。五险一金过高,对企业和个人都没有好处,是该降低了!但是怎么降?如何做到既能有所降低,又能保证我们以后领到较高的养老金,而不是摁下葫芦起了瓢,这非常考验相关部门的智慧。

养老很重要,如厕问题更是每天新陈代谢不可缺的。日前,在广州番禺北师大南奥实验学校里,读三年级的泽铭,读一年级的秋凝,这兄妹俩跟屎屁尿干上了。原因在于他们认为学校厕所太臭了,无法在学校里好好拉便便,都是憋到家里才敢“方便”。

也真是难为了我们的孩子了。要说现在的孩子,还真了不起,前辈发起了公车上书,他们发起了公厕上书——联合给校长写出图文并茂的建议书。与公车上书相比,公厕上书看起来一点都不高大上,但启明公厕上书一点都不无聊,一点都不low,相反我看到了这些孩子小小年纪就有权利意识,就有公民精神。

公厕上书的结果如何?校长看到后,在朋友圈中写道:翻看这图文并茂的建议书,既有实地调查,又有具体措施,由衷为兄妹俩点赞。校长还表示“请泽铭和秋凝看学校的行动吧!”在这里,也为校长点个赞。

小学生维权有气魄,而另一个花季学生的维权却让人心疼,那就是安徽合肥少女周岩毁容案。2011年,因求爱不成,同学陶某某向当时年仅16岁的周岩泼打火机油纵火,导致周岩全身约30%的面积烧伤。日前,该案民事赔偿在安徽合肥市中院终审宣判,法院判决陶某某赔偿周岩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赔偿抚慰金等共计1804993.70元。除掉诉讼费,还有170万元

很多人质疑,170万元能干什么呢?。如今的周岩,浑身都是疤痕。疤痕皮肤无法呼吸,一旦发烧就无法散热,吃药打针都不管用。她的手部、脖子、肩膀等身体功能都需要恢复。其实,再多的赔偿,也换不来健康的身体,换不来被损害的青春,也换不来原本明亮的未来。陶某某的一次冲动,毁坏了两个家庭。

周岩现在的生活很简单,正在做微商,在微信卖一些护肤品补贴家用;接下来,她还要治疗,动手术。周岩是一个爱美的姑娘,对未来有憧憬,“期待遇到合适的人,和他恋爱结婚”;她还希望考大学,挣的第一笔工资要给爸妈、姥姥姥爷、小姨买东西。启明祝愿周岩的梦想一个个都能实现,祝福她的人生就她的名字一样坚定、美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