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但这似乎不是好事儿 | 留学大潮下的阴影

原标题:留学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但这似乎不是好事儿 | 留学大潮下的阴影

(图片来源:华尔街日报)

当中国学生潮水般涌入海外的各个高校的时候,留学大潮的泡沫就产生了。不论是留学生,海外高校校方都发现,这并非是件好事儿。

几年前,邵楚天从中国搬到了美国中西部的伊利诺伊州香槟大学城。但他说,有些时候,觉得自己并没有搬离中国多远。

不久前的一个周一,22岁的邵楚天在一栋公寓里醒过来。和他住在一起的是三个中国室友。他步行去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听了一节工程课,课堂上和他坐在一起的都是中国学生。下课后,他和他的中国朋友一起去健身,随后在图书馆一直泡到深夜。

他努力地回忆了一下一整天来唯一讲过的几句英文。其中最长的是:“Double chicken, black beans, lettuce and hot sauce.”(双份鸡肉,黑豆,生菜和辣椒酱)。是他在Chipotle餐厅点墨西哥卷饼时候用到的。

邵楚天主修工程学,学习压力不小。他曾在大一入学时加入学校的兄弟会,但因需定期参加活动并且时常和同学出去喝酒,给本就紧张的学习带来不小的影响,遂决定退出。

他有着和很多中国留学生类似的经历。初到美国时期待多交朋友,融入当地生活,后来逐渐因课业负担和文化差异而放弃。

没人喜欢大量的国际学生,包括国际学生自己

邵楚天的情况在中国留学生中并非孤例。很多学生发现,他们不知不觉间已经把自己从美国同学中隔离了出来。很多中国学生感到听课吃力,跟不上教学进度。而学校管理层和老师也抱怨称,相当比例的中国学生并没有准备好接受美国大学教育。他们不愿修改教学计划,以配合这些尚未做好准备的学生。

乍看来,中国学生潮的涌入对美国高校来说是一件双赢的事情。国际学生,特别是来自中国的学生渴望获得美国的高等学历,而美国的学校则可以向他们收取相当于本土学生2到3倍的学费。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来,美国的校园却陷入大量中国学生持续涌入的困境。由于在录取中国学生时,没有充分考虑他们的质量,大量中国留学生的快速涌入,超过了美国大学的吸收能力。多名学生、教授和学校辅导人员都表示他们深切地感受到了这股大潮下带来的阴影。

邵楚天的教授戴夫·尼柯(Dave Nicol)说,为了使得中国学生更容易听懂他讲的课,他试图用更简单的语言来讲课,尽量避免俚语。他说,自己至今都叫不上很多中国学生的名字。而当这些学生提问时,他往往会让他们重复一遍问题,“他们往往表达不清”。

去年,中国留学生的数量已占世界975000个海外留学生总数的三分之一。同时也占美国各个大学和学院国际学生增长量的三分之一。这个由国际教育协会提供的数据印证了一个十分惊人的观点,也就是每一个中国留学生在出国读书时都会面对大量的中国同学,而且这个数量还在增长。

大量中国学生的涌入使得这些学生更加倾向于抱团,不愿走出舒适圈。因而也对融入当地生活缺乏动力。

邵楚天说,他主修的是电气工程专业,这个专业的竞争压力很大。他并不想花精力去专注两国文化和语言之间的差异。“我最在乎的只有这里的学术氛围,这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UIUC国际学生服务处的主管马丁·麦克法兰说:“我们不想看到国际学生作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一直与其他大学生产生隔阂,希望他们能够更好的融入到所有学生当中。但这需要一个过程。”

(图片来源:华尔街日报)

纽约大学的中国史教授Rebecca Karl犀利地指出,为了照顾中国学生,她有些时候需要调整课程的内容,她认为中国学生某种程度上是她教学的负担。

Rebecca Karl教授还说,中国学生的课堂准备总是不够充足,“他们对文本的批判性思维太差,很难应付一些基本的分析和写作要求。”

很多教授反映,中国学生在课堂上要么一言不发,要么提问时语言表达不清,很难知道他们到底想问的内容是什么。

然而不仅仅是教授对大量中国学生的涌入感到不满,很多中国留学生自己也并不愿意出国了还依旧生活在大量的中国人中间。

北京女孩张凌云今年25岁,在俄勒冈州立大学学商科,她的会计课总共有15个人,除了4个美国人之外,其他全部都是中国人。

“我真的没想过来了美国之后会有这么多的中国人和我一起上课。”她在最近的一次美国环境监管课上说出。

凌云说,她的一个中国室友希望能够多接触美国人,而不是整天生活在中国人的圈子里,因此最近转学去了俄亥俄州一个不出名的小学校。

(图片来源:华尔街日报)

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电影与媒体研究华裔教授凯瑟琳‧刘(Catherine Liu)指出,引入大量的国际学生的本意是建立文化交流。但我们把学生们都带到美国了,却没有认真思考国际学生的经验质量。”

美国的教授们认为中国学生难以应对他们教授的课程。而另一方面,中国学生表示,学校除了教学之外,在实习和找工作方面对他们的帮助并不大,甚至都没有教会他们应该如何写一份正式的简历。

我们要如何才能适应这里的生活呢?要怎样才能写好一份简历,申请一份工作呢?我们甚至连这个流程应该是怎样的都不知道。李海艺来自中国广州,今年21岁,她对未来充满困惑。

大量国际学生背后的是学校的财政需求

十年前,俄勒冈州立大学面临着国家财政支持不断下跌的情况,决定每年要招收更多的国际全日制学生来支持自己的财政需要。

为了努力适应国际学生不断涌入的状况,俄勒冈州立大学与一家英国的私人教学公司合作创立了一种类似双语教学的英语学习模式叫做INTO,这个项目可以接受那些英语基础较差的国际学生,用以帮助他们学好语言,为以后的课程打好基础。

该项目由俄勒冈州立大学出资安置在一个最先进的并且价值52万美元的设施内,房间里面装有环保管道,和一个布满太阳能电池板的屋顶,以及专门为国际留学生提供的有机亚洲食品。

“我们的首要目标是在五年内的使留学生数量增加一倍。INTO的创始人俄勒冈州立大学工程教授克里斯·贝尔说。

从INTO项目开始之后直到今年秋天,俄勒冈州立大学的留学生数量从2008年的988人到现在已经增长到3300余人。留学生所带来的收入已经使俄勒冈州立大学在同一时期增加了300个终身教职的教授,并且学校扩大招生学生总数已经从19000左右增长到29000左右。

值得关注的是,俄勒冈州立大学商学院的会计专业中,中国学生人数早已超过了美国人。但资深教授罗杰·格雷厄姆现在却面临了另一个新的问题“我到底是应该坚持原来的教学目标呢,还是进行修改以更好地适应中国学生?”

来自中国武汉的范一波,通过了INTO这个项目,但当他搬入主校区开始正式学习时,却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在他挂掉了一门工程课之后,他表示要等到自己英文足够好时再去重修这门课。现在,他拒绝透露自己目前的GPA。

21岁的小范,喜欢上课时坐在中国人旁边,因为当他遗漏了课上的知识点时,可以问一问旁边哥们儿。小范偶尔也会在课后向教授请教问题,有的老师对他很是耐心,但是他说:“并不是所有的老师都这样。”

小范说自从他2013年来到美国之后,只交到了2个美国朋友。一个是他的前室友,Jonathan Avery,他们偶尔会发短信联系;另外一个是他在网上认识的,那个哥们是当地汽车俱乐部的资深会员。

“我来这里之前,我本以为能够交到很多的美国朋友,”他说, “然而,来了美国之后我发现熟悉他们的语言和文化是一个大问题。”

随着中国学生数量急剧增多,中国留学生和那些留学生人数比较少的国家的同学相比,会有一个相对封闭的校园生活。

Provost Sabah Randhawa说俄勒冈州已经决定“减少”对中国留学生的录取,将更多的机会留给其他地方的学生,比如非洲,欧洲,拉丁美洲,以此来让学校更加多元化。

“我们学校将立志于让学校更加开放,为留学生提供更多互动交流的机会。与此同时,我们更加关注学生们在学校学习生活的反馈,然后不断完善我们的培养项目。”

与此同时,一些其他的学校如俄亥俄州的迈阿密大学,正在考虑要提高申请学生的语言成绩标准,选拔一些英语听说能力更加优异的学生,以保证他们在将来的课堂中能够更好的与参与互动。

但在实践中,这个理念被证明是把双刃剑。2012年,匹兹堡大学将托福的最低要求从80分提高到了100。匹兹堡大学本科学习中心的副教务长Juan J. Manfred说,他之所以作出这个决定,是因为一个学生跟他说,他不仅要在学业上费劲脑筋,连平时与其他同学的交流他们都需要借助电子词典来完成。这一改变的结果就是,当年的留学生招生人数下降了百分之二十五。

但Mr. Manfredi说:“我们必须要冒这个险,事实上我们之后的招生人数又有所回升,因而我认为提高语言成绩要求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UIUC的东亚和太平洋研究中心主任Elizabeth Oyler表示,在UIUC,中国留学生更倾向于选择那些可以在本国语言中找到相关阅读信息的课程。在东亚研究课程中中国留学生几乎占到总人数的一半,这已经导致了教学上的一种倾斜态势,很多老师不得不去改变他们的教学方式去适应中国留学生。

现在,学校里有很多教师和工作人员专门为留学生服务,在帮助国际学生解决文化和语言问题。同时,也有一些校园社交活动,包括“运动101”计划,他们试图让国际学生也参与到篮球、棒球和曲棍球这些美国传统运动中。

国际学生服务处主任Mr. McFarlane表示:学校不是一个为了汇集留学生而存在地方,尽管在促进多文化交流的过程中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但我们依旧为我们在多元文化方面所作出的努力而自豪。

注:本稿件内容译自《华尔街日报》报道

REVIEW

往期回顾

一来美帝,人就和发酵的面团一样,一年长个十几二十斤那根本不叫个事儿,相信许多海外留学党都有这种感受。一回国爹不亲娘不认,女神脸蛋变神经,男模身材变泡沫的惨剧,还少吗?

回复“ 国度”给你推荐一篇文章《 美帝:一个能让你胖得不要不要的国度 | 周末轻阅读》。

在成熟的世界观和审美观中,粘着妈咪的男孩和公主们都是极其不性感和缺乏异性吸引力的产物。所以,是时候,独生子女们应该长大和敢于冒险。

回复“ 海归女孩”给你看一篇文章 《一个海归女孩儿的自白,关于生活、婚姻、冒险和创造力》。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