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我们不是朗朗李云迪,我们是漂在北美的音乐留学生

原标题:我们不是朗朗李云迪,我们是漂在北美的音乐留学生

我们是留学北美的90后musicians。之所以说musician,只是因为找不到它所对应的最合适的翻译。如果说是“音乐家”的话似乎有些误导,因为我们不像大众心中的音乐家那样家喻户晓,我们只是一群热爱自己所学的这门艺术的年轻人。

结识新朋友时,听到我的自我介绍是“音乐专业”,常常能收获一声拖着长音的“噢~~~”。我一直很想问问这句“噢~~~”代表什么,可又怕这样显得太突兀。

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试探地问了一句:“这个噢很是意味深长呀?”对方挠挠头,说:“没别的意思,就是有点好奇:你们学音乐的人都什么样的呀?

什么样的呢?其实每个人都不一样。如果你有兴趣,请听我讲讲下面四个人的故事吧。

天才≠疯狂

“伊璇是个具有演艺功底的年轻钢琴家。”

句话不是我说的,是享誉世界的国际乐坛上最伟大的钢琴家之一,毛里奇奥·波利尼(Maurizio Pollini)说的。

而她当年只有14岁。

看着这位95后小姑娘的履历,觉得这是一个从小就开挂的人生:6岁,摘得了第五届“中法咪多”国际钢琴比赛头奖;14岁在“2011肖邦”作品比赛中以最小的年龄夺得专业青年组的一等奖;国内时是国内顶尖音乐学院附中的学生,本科赴美就读于一所美国一流的音乐学院。

这样的孩子只能用小天才来形容了。有趣的是,人们对这样的小天才总是有着一种偏见,仿佛对你打开了一扇窗就一定会关上一扇门;天才就该是孤僻的,偏执的,人际或生活自理能力很差的,好像这样他们配得上被赐予不同凡人的天赋。

我也曾经是这个理论的忠实拥护者,直到我遇到年幼的伊璇。那是在我老师的音乐节上,还在念中学的她一个人来到美国参加音乐节。老师叮嘱我多照顾这个来自中国的小朋友。可是几天的相处下来,我发现,伊璇年龄虽小英语也不算太流利,她热情开朗的性格却很快交到了不少美国朋友,并且在遭遇任何突发状况时都能淡定平和地处理好,完全不需要我的照顾。

让我真正体会到她那与她年龄不同的成熟,是在一次与她聊天中聊到她的比赛经历。“CCTV钢琴小提琴大赛”引起了我的兴趣,因为这不是一个业界最专业、最重要的比赛。而伊璇更是选择在考大学的这一年用一套与考学不同的曲目来参加这个比赛。我很好奇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参加一个这样的比赛。她笑了笑,说:“其实我老师当时也是不建议我参加这个比赛的。可是我爸爸说参加一下锻炼锻炼开开眼界,于是我就报名了。”

“现在看来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锻炼。”她缓缓地说到,“第一,由于这是一个电视大赛,会给你一种当明星了的幻觉:舞台华丽,每天有特别专业的化妆师给你化妆,下场了还有采访。这些是其他专业类比赛不可能有的。这段经历让我更能够看得清自己。”她冷静地说着。

“其次,由于这个比赛准备的仓促,让我学到了如何处理重压之下上台演奏。我当时在准备考大学的曲子,决赛的协奏曲一直没练,最后只有四天时间来学。在决赛前和乐队的排练中,由于对曲子的不熟悉,指挥家林大叶老师很生气:有个地方他打断了我,当着乐队的面用指挥棒使劲敲着谱台说‘你会不会弹琴?’”她平静地说着。

我无法想象那是一种怎样的场景。对于任何一个琴者来说,比赛前被指挥在乐队面前这样训斥,心中一定万分委屈和惊吓,更何况当时的伊璇只有18岁。而她却笑着说:“这是一段挺难得的经验。我爸说的对,这个比赛和其他的不一样。出来看看不一样的世界,让我体会到了很多不同的东西,也是有收获的。”

这个还不到20岁的女孩,静静地跟我讲着这些经历,不由得我想到一年前她在选学校时的小插曲。在收到若干所美国一流学校的offer后,她并没有急着做选择,而是默默地跟自己的内心对起了话。还记得她深夜发给我的一条信息,“走了这么多地方,我觉得我可能还是适合小乡村。”我当时暗暗地笑了:这个怪女孩,从小生活在帝都,手上又有纽约波士顿这样大城市里的一流学校发来的offer,怎么一点都没被灯红酒绿冲昏了头脑。

而最终令我诧异的是:她考虑很久后,既没有去自己喜欢的景色优美的小乡村,也没有去大家都喜欢的繁华的大城市,而是为自己选择了一所奖学金最优越的学校生活费也不算高的中型工业城市。理由是性价比最高,为爸妈减轻负担。

刚开始我还有点担心这个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女孩,能否适应这个治安不好、风景不美、冰天雪窖的地方。没想到她活的悠然自得,已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用自己寻找美的眼睛,拍拍东拍拍西,每天都能发不少学校周围的靓照。时而是窗外一群坐着的小鸟,时而是放学路上夕阳映照着粉色的云彩,时而是为干净整齐的书桌配了一颗盆栽,时而是雪后耀眼的阳光反射在雪地上,小日子有滋有味得让人直羡慕。

我有时候会默默的想:上帝给她的财富,不是音乐上的天赋,而是这一颗宠辱不惊的心。胜不骄,败不馁,接受生活的完美和不完美,把当下活出自己最好的状态,才是让她成为钢琴小天才的关键。

“Musician ≠ poor”

Allison的外表满足了大众对弹钢琴的女生的一切幻想:长发飘飘,身材高挑,永远柔声细语浅笑盈盈的。

这样的女孩加上这样的职业,原本让人以为她是个飘离于尘世间一辈子只钻研艺术,最后嫁个好人家享清福的命。可生活从不如此简单,她的志向也远不在此。

“第一次听到‘poor musician’这个词,是在音乐系排练厅的门口。我们的指挥正在台上侃侃而谈‘if you choose to be a pianist, you have to be ready for a poor artist’s life.’”A说。

没错,美国的古典音乐圈是存在着这样一种偏见,就是学古典音乐的一定都赚不了大钱。特别是古典音乐市场近些年来越来越不景气,就连赫赫有名的费城交响乐团都曾在2011年宣布破产。想成名挣大钱,郎朗李云迪能有几个,且不说不是人人都能有这个天赋,就算有了这样的天赋,成名需要的天时地利人和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在前不久的一堂seminar的课上,一位男同学说到自己和太太在LA租住的小公寓里举办了周末聚会,邀请了20个朋友参加。老师听到后半开玩笑地说:“Your living room can fit in 22 people, are you sure you are a musician?”

男生小声地答道:“Well, my wife is an engineer...”课上一众音乐学生们会心一笑。

大多数人对于这一看法是心里虽堵,但也认命了。一来是自己喜欢这一行业,二来是真正意识到这一行不挣钱时已太晚,从音乐改到其他专业跨度大风险高。也有少数人从上大学一听到这个消息就咬牙转行,但对于这样一个从小学到大的技术活,彻底舍弃转投他行实在让人有些惋惜。

A选了一条不同的路:她选择了她要证明音乐家们不是都要穷死。

“2011年,带着身边所有人的不解,我毅然决然地从东部回到了加州,问过自己很多次,如果弹琴不能让我填饱肚子,那还有什么意义。”

从此,她开始了在加州的创业之路。还在上学的她从收私人学生开始,湾区不同城市的人家她一家一家地上门跑。常常教完一个学生后在堵的不行的加州freeway上开一个小时去第二个人家上课,常常教完一天学生后为了练琴晚上咬咬牙又跑回琴房练琴。曾开玩笑地问过她身材保持这么好的秘诀是不是因为太忙了?她认真地说,“忙的经常没时间吃饭,千万别学我。”

创业必然是苦的,但最苦的是许多人对她的质疑。很多人觉得:还是个稚嫩的大学生,就这么拼命的挣钱跑场子,以后必然是要把弹琴这个手艺活放下了。质疑声有来自同学的,有来自长辈的,更痛心的是有来自老师的。

可这些质疑声并没有把A打倒。现在的她,拥有着成立了近三年的自己的音乐工作室,定时举办自己的独奏音乐会和学生们的汇报演出音乐会并经营着成年初级钢琴课,儿童室内乐等课程。音乐工作室里的学生分布在San Fancisco,Forster city、Cupertino 以及硅谷其他城市。2015年起,她的音乐工作室还繁衍出其他部门和活动包括HC教育、HC艺术画展、HC影视及琴童家长沙龙聚会等等。

她从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变成了一个靠自己双收能完全养活自己且在三番租着一套一室一厅的小CEO。这个外表柔弱的女孩又怎么会有这么坚毅的内心和过人的胆魄去用音乐来创业呢?

“那是偶然的一次机会,通过介绍我收到了在美国的第一个学生。她来的时候是一张白纸,四岁大的小手像极了当年初学琴时的自己。这份老师的工作,像面镜子一样照初了我琴童时代的生活和当初很多困惑已久的问题,也理解了作为老师的苦心。学生多了,我开始听到一些家长也在感叹,为什么小时候不学一门手艺。创业的思路就这么开始了,每个人都有梦想和为完成的心愿,为什么不去帮助这些爱音乐的人,让高雅的艺术走进每一个家庭,也让自己的手艺有个用处呢?”

当我问到创业的路上有多艰辛时,她并不愿多说这些苦楚。

“创业的路必然是艰辛的,刚回来加州的那些年,也有很多人都以为我不再弹琴了。可我知道自己要什么。现在想想,我感谢那些年在国内的刻板教育和身边不信任我的人。因为没有他们的质疑,我不会弹到现在,也许真的放弃了。”

“创业,就不要怕别人的眼光。既然当初没有放弃钢琴,就把它好好弹下去,提醒自己永远别忘了练琴。我不相信学音乐就注定一生贫穷,就是因为大家都这么想,趋势才会不停蔓延至今。为什么只有站在塔尖上音乐明星才能吃饱肚子?不管是美国人说的还是中国人说的,我都不信,我就愿意试试那不走寻常路的滋味。”

“非科班出身≠不能上名校”

认识Yoyo已有三年了,她的求学生涯打破了许多不可能。她本科是师范类大学且非音乐演奏专业出身,无gap year硕士一口气直接跨入世界闻名美国排名第一的伊斯曼音乐学院,成为当年业界泰斗Dr. Barr收揽的唯一两名学生之一。去年秋天,她更是考上了学校歌剧团的伴奏职位,成为四名歌剧伴奏中唯一的一名中国学生。

如此经历的背后,我一直想知道是什么样神奇的力量将她推到现在这个位置。

其实认识她这么久,我一直无法总结出Yoyo的成功秘笈。因为她总是那么低调,那么没有野心的样子;但她每一步似乎都走的很大。带着这个疑问,我约了快一年不见的Yoyo喝咖啡。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的经历有多么传奇,也不觉得现在的自己多么值得别人敬仰。一口气吃不成个胖子,我现在所处的位置不是你形容的那样一步跨上去的。而当你在自己所处的圈子里越来越优秀,身边的人脉自然会来,你也会不由自主的平移到了那些更高的圈子里。这个过程是缓慢的,缓慢到你只能认真做好当下的每一件事,而不能想着什么时候才能一步登天。现在让我回头看看大一的我,我一定想不到四年后我能处在我现在的位置。然而,我从来没给自己定过目标要让四年后的我考入什么样的学校,我只是一直做好大学里身边的每一项任务,尽力把他们做到极致。然后慢慢就会有一些音乐节呀比赛呀之类的机会,我赢过也输过,但是都没看得太重,最重要的是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在成长。”

她说其实她并不是他们那批里最优秀的。大四的时候,老师推荐了他们好几个同学来考美国的学校。她也没敢想过能不能考上,就想着第一次在这些顶级老师面前弹琴,得弹得有水平一点。

我又问到:“你所在的这个学校的中国学生基本上都是音乐学院附小附中出身的,入学后你有感到不适应吗?”

她说:“不适应是肯定的,毕竟刚出国。有时候搞不清老师在讲什么,感到困难融入我身边的同学也是常有的状态。我学的钢琴伴奏专业,不像独奏,一个人练琴然后给老师一对一的上课就行。我们是永远在跟别人合作。

“在每一次排练的过程中,我都必须要跟我的合作伙伴沟通和讨论专业问题。刚刚入校的时候,我连基本生活都在适应的期间,更不要说灵活运用各种专业上的词汇了。打个比方说,一个音乐术语,意大利文的,我在中国用中文学的,知道这词长什么样但读出来发音不准。跟人合作排练的时候,一开口,老想不起来有些词儿怎么读。想起来了吧,偶尔因为发音不够准,对方没听懂,更尴尬。搭档有时候说出来一串术语,速度快内容多,我一下子就蒙圈了。由于我们时时刻刻都跟不同的人合作,磨合期必须得短。我的托福虽然考的不低,但一来美国还是觉得英语眼中不够用。人家美国人跟美国人合作又是玩笑又是比喻的,咱们这方面一下就差了一截。”

所以,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认为自己有可能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但现在的Yoyo,不仅在这条路上走的风调雨顺,还当上了学校歌剧团的伴奏。

“我觉得不仅是我们学伴奏的或者是学音乐的,对于每个刚来到美国的人来说,克服胆怯,乐于跟别人交流,乐于结交新朋友,才能开始书写在美国生活的新篇章。

“跟搭档合作方面,虽然咱们不能跟美国人一样随时开个玩笑搞个气氛什么的,但是排练就是排练,只要你能力够强,搭档们还是非常愿意跟你合作的。这方面咱们中国人有优势,因为咱们认真呀!每次排练前都做好各种准备了,正式排练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有疑问我就有答案。我跟我的声乐搭档合作了两年,从开始不敢说太多,到现在经常跟她交流我的想法,合作的非常顺利,她毕业的时候我们其实彼此已经挺舍不得了。他们其实也期待你能跟他们表达出你的想法,而不是一味的赞同他们的观点。不管英语好坏,连说带比划,也要把自己的观点说出来,这样才能赢得更多的尊重。人生就是这样,科班出身的考上名校的几率大,非科班出身的也不要否定自己的未来。把每一件手上的事做到最好,胆大心细,才能越走越远、赢得尊重。”

Yoyo在说最后这两句话时,放下了咖啡,换上了只有在上台时才会看到的认真脸。我想,这也许是她在摔过跤后才得出的领悟。

音乐≠只是音乐

Sources: http://www.zhuoshengjin.com;http://huanan.artron.net/20150618/n751698.html

卓晟的title是作曲家,可我初次认识他却是因为他的文字。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们还在用曾经的校内现在的人人网。他是好友的同学,好友知道我喜欢读一些稀奇古怪的文章,便向我全力推荐他:“他太有才华了,你一定得看看他的文章,写了好多呢。”

这一看就一发不可收拾,我一口气读了一个小时才放下。很难说他的字里行间呈现的是一种灵性还是一种魔性,很难形容他的文字是呈示出了一种画面还是一种情怀,也很难相信这些文章出自于一个还在上中学的娃娃脸作曲学生的手笔。

而这只是他人生和事业发展的开端。后来的他,开始以“巾城”为笔名,发表诗歌、散文、小说等。高二那年,受中央音乐学院大学部艺管同学的邀请,编导了舞台哑剧《绝期》;三年后,自编自导自演了独立电影《亚当的葬礼》。2015年,更是在深圳策展了由深圳画院主办的《眼與心——中國當代聯覺實驗藝術展》。

你可能想问,天天做这么多跟音乐不相关的事,不会把作曲这个本行落下吗?

以他目前的经历来看,显然是没有落下。

2004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作曲系师从徐之彤和叶小刚教授后,他的作品开始多次在公共场合中被演奏。被称为“中国三个重要的音乐交流平台之一”的北京现代国际音乐节,更是四度上演了他的作品。与他合作过的音乐家和团体包括北京交响乐团,指挥家林大叶,钢琴家黄亚蒙,Derek Zinky,小提琴家刘潇,歌唱家Joa R. Helgesson等等。

2009年,他以全额奖学金考入了美国欧柏林音乐学院(Oberlin Conservatory of Music)师从作曲家Lewis Nielson和Josh Levine教授,开始旅美生涯。现年不足25岁的他,已在中国各大院校举行过讲座,并多次获得好评。

于是我问他,“作为一个作曲家,怎么做到又写诗又导演又策展灵活转换于跨界角色中”时,他却是这样回答的:

跨界是因为所有艺术形式是相通的。比如诗歌,我自己是认为诗歌和音乐是极度相像的。诗歌就是用文字表达出来的音乐,音乐就是用音符表达出的诗歌。我很多的作品是既有诗的版本,又有音乐的版本:是同一个想法,用了不同的载体和艺术呈现方式而已。”

当我问到,最初是怎么想到开始跨界的,他说,这一切其实发生得很自然。

“我从来没有故意去跨界。我觉得,所谓跨界,其实是因为我对艺术是充满了兴趣的。比如电影,是我喜欢的,我喜欢看,也喜欢写影评,才会写了《亚当的葬礼》的剧本和朋友一起拍;文学,是我喜欢的,所以那时我在李白的《长恨歌》最后两句中取了“绝期”两个字做舞台哑剧的名字;音乐,更是我喜欢的,所以我会在独自徒步西藏行的时候,收录了藏剧(Tibetan Opera),并最后写成了大学毕业作品‘Woeser’。音乐不是单独存在的艺术形式,你听我的作品时,你会听出画面感。你看我哑剧的‘绝期’时,你又会看到京剧的元素。”

听完他的介绍,我认真地听了他的音乐。时间仿佛被拨回了多年前第一次看到他的文字的那一刻。很难说他的音乐中呈现的是天使的灵性还是魔鬼的魔性,很难说他的音乐是在讲一个故事还是记录一种冥想,但不难想象这就是他的音乐。因为他的音乐只是他表达自己内心的一种艺术形式——他的文字,他的电影,都可以成为他的载体,来记录他当下的状态,或是传述他此刻的态度。

最后,我想简单的说说我。

我是个博士生,我读的专业是钢琴演奏。这对于非音乐圈的人来说听起来很神奇:钢琴演奏还能有博士?学啥?

我理解。就像小时候我第一次听到冯巩有相声的硕士学位一样。

我的生活很简单,练琴,上课,听音乐会,看书,写paper(是的,学音乐也要写paper,从本科就开始写)。博士不代表纯学术,我们这个学位叫做DMA(Doctor of Musical Arts)而不是PHD:PHD是给作曲和音乐学专业的。DMA代表着演奏也是我们这个博士学位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我没有像小时候爸妈想象的那样,因为学音乐就成为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而是跑偏了成为一个时不时在音乐中困惑的逗比。

常常不想练琴,可又不得不练。因为这是个技术活,手上功夫不练渐渐地就没了。更因为此时不练一会就没琴房了。

我常常熬夜。因为夜深人静的时候,仿佛能听到一些被白天的喧闹掩盖住的声音。更因为自己是严重的拖延症患者。

我的上一所学校,排名美国第一,可博士时我放弃了它的offer。因为我觉得音乐无法排名,去掉名校光环我仍是那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普通的我。更因为现在的学校周围美食更多。

你问我们,小时候是自愿学的吗?必然不是。别人放了学可以和小伙伴手拉手出去玩耍时,四五岁的我们就要坐在乐器前一练就是四个小时,再懂事的孩子也耐不住这种寂寞。不喜欢寒暑假,因为不能上学了每天就要练够八个小时。连过年也不例外,边哭边练。

你问我们,现在弹到什么水平了?我们其实也不知道。因为我们不考级,自己更是无法评判自己处于什么位置:音乐是如此主观,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有时自认为最闪光之处可能是别人觉得你最不可取的地方。

你问我们,当不了郎朗李云迪,你们学音乐从小投入那么多时间精力金钱,多不划算? 我们何尝没问过自己这条独木桥走的对不对呢,尤其是在美国,签证难拿工作难找。可想想,这门神奇的艺术能治愈伤口,能刺痛心灵,能突然让自己感到温暖,也能瞬间带来无限孤独。每天和它相处,与它对话,同它成长,用它装载你的情绪和记忆,似乎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了。

这就是我们,一群漂在北美的90后musicians。

PS.前几天有人在后台问北美音乐学院排名。在我看来,排名不是百分百准确的;但可以作为参考意见。以下是2015 U.S College Ranking前20名的美国音乐学院排名:

REVIEW

往期回顾

如果日报君给你带来一份表格,告诉你,其实国外的高等院校是没有统一的难易度评判标准的,有些学校就是很难、有些学校就是很容易拿高分,你的心情会好些吗?

回复“最难”给你看一篇文章《Final考不好真不怪你,你上的可能是考试最难的这50所大学》。

回复“朱丽亚”可看到一篇跟朱丽亚音乐学院相关的文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