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人物|派格总裁孙健君

原标题:南通人物|派格总裁孙健君

走,走得更远

都说人生如戏,可要数全孙健君至今扮演过的角色,却并非易事。

当你以为他是一个躲在被窝里看古典小说、在黑暗的角落里听古典音乐的“少年侯”时,忽然他已背着大提琴为生计奔波忙碌;当你以为南京艺术学院音乐系的讲台会使他放慢脚步时,他却放下教鞭只身去美国再次当起了学生;当你想了解一个硕士毕业生为何以摄影为生的时候,他又已经回国一头扎入了商海。

孙健君,从小学习小提琴。一附小学入学,读到三年级,跳级到二附继续学习。别人的小学读了五年,他只用了四年。中学升入南通中学,读到高二,他考入南京艺术学院,那时,他才15岁。毕业后,他成为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的大提琴手,后又被调回南京艺术学院任教。“回到学校教书的时候,我正好是20岁。我教的第一个音乐理论班里面,最大的学生是40岁,年龄比我大一倍。”孙健君说。

上世纪八十年代,出国热兴起,孙健君也试着与美国的学校联系。很快,他收到了七个大学的录取通知。“我选择了其中一个很小的大学,原因很简单,他们给我全额奖学金,管吃管住,学费也全包。”那个大学就是名不见经传的东墨西哥州大学。

很快,他揣着四十美元,兴冲冲地去上学。下飞机后,导师带他去学校,“我们的车开了三十多分钟都没有看到一栋房子,那一刻,我的心都凉了。”

半年后,他去纽约打工,并顺利地转学到加州大学,一直读到硕士毕业。

在纽约,他喜欢上了摄影。有一次,他用反转片拍照,可图片公司把胶卷当成负片冲洗了,结果片子废了。巧的是,那公司的老板是一位知名摄影师。“他对我说你的照片确实非常棒,但是我们也没办法赔你,这样,我给你提供全套的设备,你再重新拍一遍,我会给你一些补偿。”后来,这老板把孙健君重新拍的照片送出去参赛,获得好几个奖。

小有名气后,很多建筑设计师请他去拍摄自己的作品。著名的水晶大教堂便是其中之一。在那里,孙健君连续拍了几个月,调用了数辆消防车,把地面全喷上水,用直升机从空中拍摄,这组作品作为礼物被罗马教皇收藏,并两度入选《世界摄影作品年鉴》。

就在这时,孙健君却做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决定——回国。

闯,闯得更猛

“我要拍中国式国际化大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孙健君一字一顿地说。

“那什么是‘中国式国际化大片’呢?”记者追问道。

“中国式就是中国文化、中国元素、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国际化就是国际化的故事、国际化的技术、国际化的标准、国际化的市场。”孙健君答道。

说这话是要有底气的,而这底气,缘于他不仅是《天机·富春山居图》的导演,而且是国内民营传媒派格太合公司的总裁。

1994年,他带着合伙人和两三百万美元回到中国,创办了派格环球影视公司。

“刚到北京时,除了我的合伙人,我不认识一个人。最初的一年,我请人吃了400顿饭。”由于,当时的国家政策有很多限制,电影领域根本不允许民营资本进入,所以派格的电影业务开展不了。基于现状,孙健君只好将业务方向转向做电视节目。

《环球影视》是派格公司的第一个作品。拍摄第一期《环球影视》的样带,花去了50多万。上世纪90年代,用50多万做电视节目简直是天文数字。播出方看完制作精良、信息丰富的样带,连连惊叹:“还有这样做电视节目的,简直像拍电影”。就这样,《环球影视》顺利地在电视台播出,受到观众的极大欢迎,收视率一度达到17%—19%。

此后,派格陆续制作发行了《娱乐任我行》《春华秋实》《东方夜谭》等名牌电视栏目,节目覆盖全国200多家电视台,日产量达到6个半小时。接着,派格还在5年时间里,分别在美国好莱坞、俄罗斯克里姆林宫、英国千禧宫、希腊雅典卫城等地成功举办了《为中国喝彩》大型对外演出,并获得了文化部颁发给民营文化公司的第一张A级演出执照。2002年派格与太合集团合资成立派格太合公司。如今的派格太合已是一家拥有近亿资产规模和三百余名员工的民营传媒企业。

2011年,凤凰卫视总裁刘长乐促成了失散360年的黄公望创作的《富春山居图》在台北故宫“合璧”。“当年五月份,刘长乐来找我,希望我跟韩三平一起做一部与《富春山居图》有关的电影。当我们三人见面的时候,都一致认为,别拍古装戏了。最后,我觉得按照美国类型片中常用的夺宝护宝风格来做这部电影,应该有卖点。最后中影投四成,我们投四成,香港寰亚电影投两成。”孙健君说。

物色导演时,投资方找过韩国导演,不行;美国导演,不行;中国的大导演,要等档期;年轻导演,又不放心。最终,孙健君自己拿起了导演的话筒。

打通中西方的门

“在经济文化日益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的武侠片和其背后的中国文化依然让西方膜拜,所以,我要让中国的武侠片走向世界。”孙健君说。

作为那部饱受争议却在票房上大获成功的电影《天机·富春山居图》的导演,孙健君依然不后悔当初的尝试:“打通中西方的那道门,我做到了。”

“100年前,张謇在南通创办了更俗剧院,他还创办了南通历史上第一个中国影片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南通还走出了赵丹、陆川、江平等100多位电影人,是我们南通的骄傲。”说起家乡南通的电影事业,孙健君如数家珍。孙健君的姑父亦是南通第一代电影放映员,小时候的孙健君三天两头去文化宫看电影,那时候的电影梦,便在心底埋下了。

“但我不是单纯的导演。”在美国的留学生涯让孙健君有了更多的国际视野,他不甘心让美国大片占据本国市场,他未来的布局规划,是携手中、美、韩三国顶级电影机构,打造一批中外合拍大片,真正开拓中国电影、世界制造、全球运营的新途径。“以这样的途径让全世界了解我们中国文化,开拓国外市场。”孙健君坚信,中国电影国际化势在必行,国际化一定能行。

那么,孙健君是如何打通中西方的这道门的呢?

——“李安是优秀的导演,但他不应是唯一。如果中国少了李安就没有武侠片,那是一种悲哀。武侠片不应该重复,《卧虎藏龙2》和第一部也没有对比性。”孙健君觉得,中国原汁原味的武侠片虽然风格古朴意境幽远,却局限在本土市场。“现在海外有5000万华人,新一代的电影观众尤其是90后、00后,他们对中国的文化已不够了解,更注重高水平制作的视觉享受,观影需求也越来越多样化。因此我用中国的元素加上国际化的制作,以满足国际化的需求,以达到‘吃着汉堡看武侠片’的观影现象。”于是,《卧虎藏龙2》的故事由东方人编剧、导演,却让西方人拍摄,便出现了中国式故事融于西方式油画般的画面中。《卧虎藏龙2》中开场杨紫琼登山远望的场面,在中国武侠片中是绝对见不到的。

——“好电影不仅可以在设备齐全的影院中观赏,也可以随时在线观看。”孙健君说,《卧虎藏龙2》将在北美IMAX影院以及Netflix在线播放同步上映,改变了影片先在影院上映,几个月之后才可以在媒体上观看的传统方式。“影迷可以前所未有地自由选择自己将以哪种方式享受这部动作大片的魅力,是在网络上随心所欲地观赏或者在IMAX影院的超大巨幕上享受饕餮视听盛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