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吴亦凡鹿晗片酬都过亿了,明星限薪令为何还不出台

原标题:吴亦凡鹿晗片酬都过亿了,明星限薪令为何还不出台

  今儿,勿念寒想跟大伙儿聊聊明星片酬的那些事儿,不过这一点要好好感谢一下周迅给咱大伙儿提了个醒,因为她的身价在两年不到的时间竟然翻了3倍多,从之前的3000万片酬涨到了如今的9500万片酬。

  

  2014年,周迅主演《红高粱》片酬3000万。

  

  2016年,周迅主演《如懿传》片酬9500万。

  

  以点思故,说到这儿,咱突然想起昨天看到的一个新闻,大概讲得就是俩口子去一起去买房,然后犹豫了一个晚上,最后第二天房价竟然涨了10万元。如此比喻,用在周迅身上最恰当不过,甚至更为超前。

  不管价格如何上涨,请你始终坚信这个道理:羊毛出在羊身上。

  

  周迅9500万的片酬,你以为只是炒作这么简单吗?据说《如懿传》还未开拍,版权费都已经回了近14个亿,分别由两家签下版权的卫视买单,那么电视台去买单的话,钱还不都是广告主们去掏的嘛,那么广告主的钱都是从哪儿来的呢?还不就你我他她。

  

  环比其它明星,周迅如今的身价在圈子里算是上游的,但是还有比她还要价高的,比如说当红小鲜肉吴亦凡和鹿晗:

  

  据一名业内人士介绍,目前接触到的电视剧片酬最高报价是吴亦凡的1.2亿,不过吴亦凡的这个报价并未被接受。

  

  鹿晗的报价则有多个说法,有传报价8000万,也有传目前已经过亿。

  

  明星光环效应积攒的不仅只是人气,更多的是财富收入,好比当红女主播高收入背后全都是一群穷屌丝作经济支持,因为人气决定收入,并非代表Ta本质的价值,取决于光环背景的深度。

  所以说,很多人调侃说中国涨得最快的并非房价,而是明星片酬。也正因为如此,咱记得在前年的11月份,有人爆料称广电总局将会在2014年12月份出台“明星限薪令”,目的就是要对明星片酬进行限制,防微而杜渐,而此政策据说已经进入内部征求意见阶段。

  

  可是,这个限薪令的征求意见阶段,咱可等了17个月,估计花儿都谢了不知道有多少次了,难道说这个爆料人在造谣?或者说广电总局没法去做一个明确规定?

  信息决策权不在于道德层面,更多的在于利益层面,事件基于道德却推进利益结果。

  至于广电是否要效仿韩国copy限薪令,至少咱可以从两点看出可行度不是很大,第一就是韩国的限薪令推动者非政府职能部门,而广电总局则是政府机构;第二是明星限薪令一旦出台必定会逼其明星寻找第二商机,比如说作为投资人或是出国发展,现在政策还没出台,这不国内的明星都扎堆干起了商人这个职业,例子咱就不举了,大伙儿可以去网上搜罗一下。

  

  如果说广电总局单纯站在明星和粉丝角度上做决策的话,明星片酬高低与其创造的价值是挂钩的,但不完全等同于金钱数量,也就是说明星片酬高,粉丝愿意去买单,这就OK了,很简单也很粗暴。

  买与卖之间的关系可分为两种,一种是价值认同上的交易,货币则是介质;另一种是社交认同的交易,信任则是介质。

  

  当然,要是从经济学角度去看明星片酬的话,其实这就是一个很现实的市场经济,只不过是在资源配置上制定何种游戏规则。毕竟现在全球娱乐化产业越来越发达,人们对明星的需求量急剧上涨,明星效应不仅仅只是依照单纯的劳动市场所定下来的固定工资作为衡量标准,而明星工资率其实就等同于片酬,他们所创造出来的收视率和票房才是其价值的最终定位。

  

  说到这儿,咱得引用一下美国一位经济学教授的一段话:

  美国经济学家萨缪尔森将这种明星效应所生产的额外溢价回报称之为个人租金,个人租金的特点就是需求越大,即观众们对明星越青睐,随需求曲线向上移动的幅度就越大,这种个人租金就越高,明星的超额收入将越大。说到底,明星的片酬飙升是基于明星们供给的有效性劳动与观众对明星的追捧的产物。因此演员的薪酬价值理应由市场决定。

  其实咱说那么多,明星片酬压根是市场所决定的,如果市场不能够约束的话,估计广电总局才会出手救盘,至于何时出手,估计涨到10个亿再来看看有没有这样子的新闻出现。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看到更多有思想的原创娱乐评论?

  请搜索微信公众号:勿念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